耕耘記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耕耘記 > 一百一十九就是噁心你【三更】

耕耘記

一百一十九就是噁心你【三更】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24日 07:40 [字數] 340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divlign=ener>

「?!你家的也在鎮上私塾裡邊?」

趙春玲顯然沒有想到趙家居然也有能力將人供到鎮上的私塾去,頓時就大吃了一驚。她以前一直趙改花和狗蛋都在鎮上,卻以為那兩都是在鎮上打短工掙錢的,從來沒有想過狗蛋居然是在鎮上私塾裡邊上學。

因為本家那邊供著一個在私塾裡邊的,所以趙春玲也要供一個人到鎮上私塾去是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就算是人供了,也並不代表著一定就能通過鄉試。

她愣了愣,可馬上就反應了,眼神也跟著變了變:

「喲,還說這是沒被富貴人家看上呢?要不是被鎮上的貴人瞧見了,你們趙家哪裡能有這樣的富貴,能將你阿弟送到鎮上私塾去。嘖嘖,我說你這娃子哪裡來的這樣傲慢呢,原來是勾上了個大方的。也不愧是柳燕燕的女兒呀,連發家的方式都是一樣的。」

這話講得難聽,蘭花兒卻根本懶得去反駁。

首先她根本沒有搭上富貴人家。是得了兩次賞,不過那都是她應得的。還有一次給家裡招了偷兒呢,其實到手的也沒有多少。覺得錢多,不過是因為村裡邊的人太窮罷了。

而且趙家的柳娘子的確是個紅姐兒,旁人不,本家的人和蘭花兒當然是的。既然是事實,蘭花兒也就沒想著要說。

橫豎那也不是她親娘,只要趙春玲不是講得太過分,她也不想因為這種事情動肝火。

臧狼倒是覺得有些不高興的樣子,蘭花兒本來想伸手摸摸臧狼的腦袋,後來根本不夠高,只能又像之前那樣,拍了拍臧狼的手背,小聲講:

「沒事兒的,不管她。要是她每次說咱都給個大反應,那不是抬舉了她。趙家和我的確是有個紅角兒的阿母。又不是丟人的事兒。阿狼你看我長得好看么,可都是阿母傳下來的樣子呀。」

臧狼本來就不太覺得紅角兒是壞事。只是趙春玲講話難聽,他才不高興的。現在見蘭花兒都不在意,就點了點頭,也不再搭理後邊的趙春玲了。

趙春玲以為說得有道理,蘭花兒不敢接話,因此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在後邊絮絮咦曰啊;掛槐囈萄蛋繞著個彎兒說蘭花兒不好。

蘭花兒是無所謂的。她原本就不喜歡阿虎,都沒有想著要給阿虎做好吃的。剛才也是看著阿虎巴巴跑的份上,這才逗了他一下。既然現在人被趙春玲捉了,蘭花兒也整好樂得不再去搭理那個小娃子。

阿虎好像還是惦記著蘭花兒講的好吃的,可他又掙不脫趙春玲的手,只能淚眼汪汪地跟在後邊,還一副不高興的表情看著被臧狼抱著的阿寶。

在他心裡邊,大概是覺得阿娣好不容易答應了要給他好吃的,結果卻被他阿母拖了,所以他還在用一種委屈的眼神看著趙春玲。

趙春玲自然沒有注意。要是注意到了,大概會更氣得厲害。

蘭花兒在和關雎方甯嬡分手之前,就已經給她們講過了,讓她們先家去以後,就將家裡邊存著的都給收一收,不要放在外邊顯眼的地方。所以帶著趙春玲以後,屋子裡邊的確是空蕩蕩的,幾乎都沒有可以帶走的。

趙春玲一進門,果然又是照例地在屋子裡邊巡視了一圈,卻沒有像之前那樣看到有野味和晾著的熏魚,連雞窩那邊的雞都不到哪裡去了,不由得也愣了愣,轉頭問蘭花兒:

「你家裡邊的呢?」

「家裡的都在這了。姑母這是要找?不過,原本就是我家的,姑母要找來做。」

蘭花兒這麼一問,趙春玲倒是被噎住了。她又不能直接講說要找帶家去,只能沉著臉,一屁股做到了旁邊的凳子上。

關雎馬上走了,將趙春玲之前濕了換下來的衣服遞了,笑眯眯地講:

「她姑母,還是趕緊換了衣服家去吧。夜路不好走咧。」

「?1趙春玲一瞪那衣服,聲音就拔了起來,「你們這是要趕我走?!喲,我就說你這關的不是個好。這是誰家呀,這不是花兒的家么。你這是哪裡來的人,就敢對著我這個長輩指手畫腳的。」

蘭花兒在旁邊聽了,差點沒「噗嗤」一下笑出來。她都不趙春玲是真的蠢還是的,到現在這個時候,還敢跟著關雎擺譜么?

關雎倒是沒跟趙春玲生氣,只是將衣服塞到了她手裡,淡淡地講:

「還是換了趕緊家去吧。不然哪裡能趕得上晚飯。」

趙春玲扭頭往蘭花兒那邊瞪,卻只見蘭花兒抱著阿寶,轉身就走到灶間裡邊去了,擺明就是一副不搭理不管不問的態度。趙春玲眼珠子轉了轉,馬上又找了個借口:

「花兒將我的娃都抱走了,難道我能自個先家去?」

蘭花兒馬上從灶頭那邊喊了一句:

「我這是給阿寶拿些吃的在路上吃咧。家裡邊也就這麼點兒了,你要是不高興他要,我就不給了。你瞧,家裡邊就是都沒有,你不要,我還省下來了唄。」

趙春玲一頓,顯然沒想到蘭花兒會這樣回答。

她倒是還想瞎鬧,可是看著臧狼坐在旁邊,最後還是把話給咽了下去,讓關雎帶著她到後頭房間換衣服去了。

換衣服的時候,她還因為實在是氣憤,故意在林大娘的衣服上扯出來了好大一個口子,然後地將口子個疊著藏了起來。想著等蘭花兒直接把衣服還的時候,讓蘭花兒給丟個大臉。

她將那套衣服給疊好了放在房子裡邊的炕上,心裡邊不由得得意起來。

只是,她原本是想在趙家蹭個飯的,出來卻已經看到臧狼又拎了個扁擔,冷冷地看著她。

蘭花兒果然只是給阿寶拿了點兒零碎的,讓他在路上吃。

說是零碎,其實不過是一些炒過的堅果,還有一點兒用蜂蜜泡過的果漬。以前趙家環境不好的時候,那些用蜂蜜泡出來的果漬都是讓改花拿到鎮上去賣了換錢的。最近兩年家裡邊過得好一些了,蘭花兒才捨得稍微留下一點兒,備著家裡邊吃。

狗蛋十分喜歡吃這個,臧狼其實也是喜歡的。不過臧狼常常講,說吃都一樣,好吃的該留著給小娘子,因此家裡邊才省了一點兒。

蘭花兒便拿了些出來讓阿寶吃。還特地嚇唬阿寶,講:

「你乖乖的,在這就把果子給吃了。要是沒吃完就出門,仔細你阿兄搶你的果子。」

阿寶歪著腦袋想了想,居然講:

「阿兄要,分阿兄。」

蘭花兒被他說得心都化了。想想這樣軟綿綿的娃子很快就要被趙春玲養成那副蠻橫不講理的模樣,就覺得有些悲從中來的。她點了點阿寶的鼻尖,講:

「阿兄不要吃的。你趕緊都吃了吧,只有這麼一點兒。」

想了想,終於還是沒忍住,就說:

「果子好吃么?你要是往後都乖乖的,不哭不鬧,還是像現在這樣,阿娣就給你做各種好吃的。可你要是成了個又哭又鬧的,哼,我以後可就再也不搭理你了。」

這話對阿寶這樣的小娃子來說還有些複雜。他眨了眨眼睛,想了好久,才用力地點了點頭:

「乖乖的。」

等蘭花兒把阿寶領出去,他已經將手上的蜂蜜果子吃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小塊咬在嘴裡邊,而手上則是拿著一小包炒過的堅果。

趙春玲一看阿寶才得了這麼點兒,臉頓時就拉得老長。

蘭花兒哪裡管她,又故意在阿虎面前,向著阿寶說了一遍:

「你這樣乖,管我叫阿娣,又管阿狼叫阿兄,我自然不會讓你吃虧。阿寶這樣乖,以後還給你做好吃的。」

她這話原本是要說給趙春玲聽的,專門要將趙春玲氣上一氣。

沒想到她話剛說出來,一直站在趙春玲旁邊的阿虎居然眼神一亮,「蹬蹬蹬」地跑到臧狼邊上紉瘓洌

「阿兄……」

他年紀比阿寶大一些,還記得之前臧狼打他阿母的情形,所以有些怯生生的。不過……他忘了一眼被抱著的阿寶和阿寶手上拿著的,居然將害怕都忍了。

這會兒輪到臧狼愣住了。

臧狼之前在村裡邊的時候,都常常地會嚇著小娃子。特別是阿虎,之前還一副差些被他嚇得咬哭出來的樣子,現在突然跑到他面前來喊他,把他都給喊呆了。

方甯嬡在旁邊「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又覺得好像不大好,連忙忍住了,轉過身去抖著肩膀。

就算不去看趙春玲的臉色,蘭花兒都能想象出來那有多難看。

她其實並不十分喜歡阿虎這樣滑頭的表現。不過既然他已經喊了臧狼,蘭花兒也不會吝嗇給他分一點兒零嘴,好讓趙春玲噁心一把。

蘭花兒後來總覺著,這趙春玲,大概是被阿虎的事兒給噁心跑的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是由】更多章節請到網址隆重推薦去除廣告全文字小說閱讀器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耕耘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