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記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耕耘記 > 一百一十二新八卦【二更】

耕耘記

一百一十二新八卦【二更】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24日 07:40 [字數] 341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divlign=ener>

八卦只能算是生活的調劑。

既然磨不出來具體的情況,蘭花兒也就不再那麼糾結這個事情。只是偶爾她還是會不動聲色的試探一下,看看這兩人到底是回事。

方甯嬡是非常安靜的人,不是性格原因還是因為現在身上藏著事,比蘭花兒更不願意出門交際。

她倒不是那種很傲慢的,也並沒有把蘭花兒當成是個小女娃子看,還常常地在灶間幫忙。

臧狼和顏大郎都要到田裡邊去做事。不過因為不是農忙,事情總沒有那麼多的。因此空出來的就幫著藍渡和方甯嬡將房子給建起來。顏大郎以前一直在做這樣的事情,建起房子來完全不需要圖紙之類的,讓蘭花兒著實傾慕了一把。

藍渡挑的地方離蘭花兒家並不十分遠,來回走一遍也用不了五分鐘的。而且周圍比較空曠,倒是挺得方甯嬡中意的。

那幾個男人完全不打算要讓自家娘子插手幫忙,因此蘭花兒就只能領著關雎和方甯嬡燒個飯的。

現在他們三家合到了一塊兒燒飯的,又有三個人做事,倒比以前燒飯還要更簡單一些。只不過是煮得比較大鍋罷了。

村長曾經派人來問過幾次,見這邊一直發展順利的,也就不再多過問了。再過一些日子,村長家的阿茹就好要出門了,他家裡邊也都忙亂得很,哪裡來更多心思去管藍渡和方甯嬡。

關雎自從上次和方甯嬡講過了悄悄話以後,就再沒有和她兩個人私下躲開再說了。

蘭花兒好奇得要命,卻也只能暫時先放下。

她做的第二批酸萊菔和辣白菜也已經出來了,味道比她第一次做的要更好一些,口感也十分的不。關雎和方甯嬡試了試,都誇這好。又講:

「在京城的時候也沒有吃到這種味道的。要是拿到鎮上去賣了,必定會受歡迎的。」

蘭花兒大喜過望。

她一直都在擔心做出來的在外頭早早就有流通,那麼她做得多了,可能反倒賣不出去。所以在改花以前,她都不敢做得太多。

有了關雎和方甯嬡的話,她終於敢放心大膽地多做一些。就是沒法子全賣出去,留著點兒吃,也是可以的呀。只要能有銷路有前景的,她倒是樂意更多做一些。

關雎和方甯嬡都是很有眼色的人,估摸著也瞧不上這麼點兒小錢。完全沒有主動問過蘭花兒到底是做的酸萊菔和辣白菜,甚至不會問蘭花兒用的是料。如果蘭花兒不開口,她們也一點兒不上去幫忙這些事情。

蘭花兒現在輕鬆得很,空出來,還能到後山上邊去捕個魚,回頭加在晚飯裡邊。

沒法子,現在顏大郎和臧狼都一心地撲在建房子上,沒有到後山上別去獵野味的。藍渡是付了銀子的,他們關係好,就更不好意思讓藍渡多花錢。

於是家裡邊的肉頓時就緊缺了起來。

蘭花兒又覺得他們在外邊乾的是體力活,能光吃菜的。只能去捕點魚蝦,湊著家裡邊養著的兔子和雞下的蛋,這才覺著營養一些。

方甯嬡以前過著的大概都是的日子,乍換到了個村子里過日子,便整個都有些不習慣。甚至都不大該做好。

關雎看著倒是比方甯嬡強一些。不過關雎是成了親的人,的確是不一樣的。

蘭花兒便常常帶著這兩人到後山上邊去,又領著她們在村子里跟前後鄰里都招呼了一遍。

關雎是個性子好會交際的,跟著蘭花兒轉了一圈,和村裡邊人的關係迅速的就好了起來。和有些人家的關係甚至比蘭花兒這個在村子裡邊生活了好多年的人還要好的樣子。

蘭花兒看得目瞪口呆的,關雎卻先失笑了,對蘭花兒講:

「不過是交際。你瞧他們現在對我這樣的熱情,你看有事兒了,我最多還是個外人。表面上過得去就是了。他們不歡喜我,我也沒必要歡喜他們。」

這些蘭花兒倒是際關係,人情來往罷了。

村裡邊的人覺得沒有必要得罪關雎這樣一個有錢的兒,就好比他們奉承村裡邊的那個大財主一樣。當面見了,自然是恭恭敬敬甚至熱情恭維。可背後到底在講些,那就不好說了。

蘭花兒甚至覺得有些同情起關雎來:

「嫁到這地方來,雎雎是受累了吧。」

關雎顯得很不在意,還笑著點了點蘭花兒的額頭:

「哪裡的話。難道京裡邊的日子就好過的。你瞧瞧阿甯,要是樂意的,會跑到這村子裡邊過。她要是不跑,被抬進哪個府里那都是肯定的事兒,她來不樂意咧。」

蘭花兒扭頭看了一眼站得稍遠的方甯嬡,頓時覺得這是個八卦的好機會!

難得關雎主動開頭提到了這個事情,蘭花兒便帶著一臉八卦地湊了,問:

「阿甯這到底是回事兒呀?我瞧著她和藍渡該是一對兒的……他們倒說不是。」

關雎低頭瞧了蘭花兒一眼,就給笑了出來:

「你怎地和阿福一個性子,愛打聽這些事兒。不過,跟你講了大概也是不礙事的吧。阿甯之前和我一道,都是女使。只是東家遠嫁,她便家去了。也不是哪裡聽到的話,說是她好要被抬到大家子裡邊去了,她不樂意,就拉著藍渡跑了。我和東家以前就覺著她看藍阿郎的神情不一樣,只是從來不曾想過阿甯還有這樣的膽子。」

這話說得風淡雲輕的,好似渾然不在意私奔的驚世駭俗。

蘭花兒想了想,就講:

「我倒覺著他們看起來還很不的……只是……阿甯就這樣跑了出來,家裡邊可不是講不么?」

關雎聽她這麼一說,頓時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有的。她能出來,家裡邊自然有人招呼著。她又不是嫡子,跑了也就跑了。況且,有個那樣的東家,阿甯沒有直接將藍阿郎壓炕上去,已經很守規矩了。她可是我們裡邊最膽小的一個。宵禁打馬的時候,她總是不敢出去的。」

蘭花兒忍不住摸了摸的下巴,看看下巴到底掉了沒有。她突然有些沒辦法想象那到底是個樣的東家,又是樣的場景。

難道大胤其實是個跟唐朝一樣的時代?

她腦子裡邊能想到的最豪放的一個朝代就是唐朝了。特別是貞觀之治前後,準確說是武女皇當位的時候,唐朝豪放之風實在是到了一個鼎盛的階段。女子可以坦胸在街上走著,以此為美,甚至還能參加科考……

可這村子裡邊一看,完全不是這樣一回事埃

不過,會這樣也是有可能的。

大胤朝著才是第二代皇呢。先皇的位置是打下來的。估計登基的時候年紀已經不少了。如果是在大胤之後才開始的豪放之風,那麼還沒有傳到坳子村這樣的邊陲來,還是十分有可能的。

蘭花兒正發著愣了,關雎已經反湊了,眼神閃亮地問:

「,阿甯和藍阿郎仍是分炕?」

「哪裡光是分炕,這都分到不同屋裡邊睡去呢。要雎雎你這樣講,這兩人就該湊到一塊去才是呀。怎地現在一個頂一個地分著,看著可不對勁。」

關雎也跟著皺了皺眉,眼神也跟著淡了一些:

「按理說,不該這樣的呀。阿甯要是都有心思扯著藍阿郎跑出來了,哪裡還會這樣。以前東家只是覺得這兩人有些不對,常常地和我提起他們來。當時都覺著阿甯這樣翼翼的,說不準要等旁人先開口了,才會跟著接受。要不然,那就真是被抬去一個府上去了的。」

蘭花兒歪了歪頭。她不京裡邊到底是個情況。她所有對古代富貴人家的認識都來自於上輩子在電視劇和小說裡邊看到的。那畢竟不是真的。連到底能幾成都讓人懷疑得很。不過她這些天來和方甯嬡接觸得多了,也關雎對方甯嬡的評價是正確的。

方甯嬡看著哪裡都不,就是性子太過內向了,也不主動和別人講話。真的一點兒瞧不出來會是主動私奔的類型。

關雎想了想,又提供了一個八卦:

「阿甯覺著藍阿郎不歡喜她。是沒有法子,才跟著她一塊出來的。」

蘭花兒一聽,覺得這簡直是天大的誤會吧。可是她想了想,又覺得不大確定,就問關雎:

「……哪裡有的事兒,不歡喜的,會一塊逃婚么。而且……難道你們還有侍從給送鐲子的習俗?那還不是外邊隨手買的,是動手削出來的。一點兒不帶敷衍的。上次阿甯將那鐲子寶貝似的收起來,藍阿郎還講壞了再給她削,都不樂意她取下來的。」

關雎張口正準備答話,外邊院子里突然傳來了好大一聲喊。

「花兒!花兒1

蘭花兒一聽那聲音,臉色「唰」地就沉了下來。

她算是叫陰魂不散了。

又是她的那個便宜姑母趙春玲。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是由】更多章節請到網址隆重推薦去除廣告全文字小說閱讀器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耕耘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