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人皇 > 第三百一十六章曠世大戰!

人皇

第三百一十六章曠世大戰!

[更新時間]2014年09月22日 00:12 [字數] 933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道高大而強健的身影自遠方顯現出輪廓,龍太子敖乾邁步而來,他一頭天青色長發濃密,晶瑩如寶鑽,氣血煌煌如烈日。

這是一名丰神如玉的男子,青色眸子里有風雲幻滅,每一步落下,都好像踩踏著天地的脈絡,一股可怕的威嚴氣勢撲面而來,令人窒息,呼吸都凝滯。

龍太子敖乾的腳步不快,但是僅僅數步之間,就跨越了遙遠的距離,來到了眾人近前。

他眸子清冷,淡漠,自搏龍劍鵬軒身上掃過,道:「金翅鳥,你跑得真快。」

搏龍劍鵬軒目光一冷,金烏帝子幾人則神色古怪,顯然是想到了什麼,至於暗中的諸多年輕強者,則是面露異色,這是天生犯沖的兩族,金翅大鵬一族與龍族,自上古蠻荒至今,一直征戰不休,就連開創的法與道,都刻意針對。

甚至這兩族的恩怨,可以追溯到遠古洪荒年間,諸神並世的年代,遠古天龍獵殺天鵬以飼幼子,同樣,遠古天鵬也以天龍為食,這是宿怨,傳承至今。

「真是熱鬧。」

天地的盡頭,驟然間升起了一顆大星,星光璀璨,照亮了一片天穹,仔細看,卻不是一顆真正的星辰,準確的說,那是一個人。

只見無盡星光中,一道修長如玉的身影緩步走來,他沐浴星輝,通體星光繚繞,渾身上下散發出來一股恢宏的氣息,在其背後,有星河虛影,一片古老的星河緩緩轉動。

「星辰之子1

有人驚呼,又是一尊強大的年輕禁忌,來歷也非同小可,乃是當今星辰族星辰大帝的嫡血。

「上個紀元,最後一位星皇為求烙印箭道於混沌,抗擊諸天,身死道消,泯滅於混沌之中,這位星辰大帝,正是這個紀元皇道意志的傳承者,傳說中一身修為通天徹地,是最有可能在這個紀元之末成皇的存在,他唯一的子嗣,以星神九箭縱橫年輕一輩,至今未嘗一敗。」

「傳聞至今尚未有同輩強者可以接得下其三箭。」

「無上皇道箭法,不說三箭,一箭便可毀天滅地。」

暗中聚集而來的年輕強者愈來愈多,異族年輕一輩嘆息的同時,亦在振奮。

嘆息的是禁忌人物匯聚,不會有他們半點機會,振奮的是他們百族禁忌人物強橫如斯,足以謀奪一切造化。

「星辰之子。」金烏帝子倏爾開口,「錯過今日,願睹九箭之力。」

「好說。」星辰之子平靜道。

毫無疑問,星辰之子極其可怕,他身形修長,丰神如玉,星辰甲加身,三千銀髮晶瑩,手中一口星辰弓湛藍如玉,弓身流淌淡淡的神輝,散發出來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

一些隱匿的人族年輕強者鬆一口氣,到底不是出自一族,這些異族年輕禁忌之間也存在糾葛,遑論面對神明傳承,就算是大帝也會動心,在這裡,沒有絕對的朋友。

只是,那神光柱下盤坐的,究竟是什麼人?

人們狐疑,那粗布白袍的青年男子,渾身繚繞萬千神霞,竟是隱隱與神光柱氣機呼應,其眉心一道金色豎紋,身下隱約有一朵金蓮沉浮,在其頭頂之上,更有片片花瓣晶瑩,如春雨一般灑落,這種異象過於驚人與神聖,一時間,很多人都目眩神迷。

「人族!是我人族血脈1

暗中有人族年輕強者低喝,眼中滿是興奮之色,這佔據了神光柱的年輕男子,竟然是他們人族的年輕強者。

「化天手元化天1

「此人名不見經傳,只在北荒西域略有薄名,沒想到這一路居然闖到了第九關,還進入了神府。」

「以天為名,需要氣運與魄力,此人能夠成長至今,怕也有不凡之處。」

幾名隱藏的人族年輕禁忌相視一眼,只是就算再不凡,此刻面對金烏帝子等幾大強絕的禁忌人物,幾乎是九死一生,甚至十死無生。

幾人感到有些憋屈,同為禁忌人物,卻連現身的資格都沒有,在神光柱前的幾人面前,他們可以想象,只要一出現,必定會被強勢擊斃,眼下幾人之所以沒有動手,一來是為了防備人族,二來也是相互忌憚,都擁有著非同一般的來歷,除了強橫無比的戰力之外,絕對都有著難測的底蘊,真正交手,沒有人有絕對的把握能夠同時鎮壓數人。

「來得真早。」

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帶著凌厲,虛空生劍鳴,暗中,不少年輕強者的戰劍鏗鏘,似乎感應到了什麼,有鋒芒之氣迸射,劍魂自主復甦。

「劍子,你終於來了。」搏龍劍鵬軒目光一挑,看向不遠處。

只見一道劍光閃過,剎那間劃破天穹,降臨到近前,很多人露出詫異之色,因為不是男子,而是一名樣貌普通的年輕女子,手持一口跡斑斑的四尺鐵劍,劍身有不少裂紋,彷彿下一刻就要崩碎瓦解。

「劍皇玄孫,劍界劍子1

「名為劍子,卻是一名女子,傳說中劍皇二代兩子,三代七人,四代玄孫輩只有其一人,但即便是兩子早已一王一帝,三代皆聖或王,這劍子之名,依然落到了這玄孫女身上。」

「秉承一界氣運,乃是被命運眷顧的存在,傳聞中劍子擁有紫金戰名,曾進入神界,與神族那一位神明傳人交手,最終全身而退。」

四方不少人忍不住吸氣,嘴角抽搐,這實在是過於逆天,被命運眷顧的大氣運者,天生紫金戰名,劍皇玄孫,無論是哪一個,都足以造就出一尊強大的年輕禁忌,這諸多合一,劍界劍子,亦是被懷疑足以衝擊禁忌之王之位。

至於神族的那一位神明傳人,卻是沒有降臨到這北荒冤魂海,否則必將掀起萬丈波瀾。

與這神府的神明傳承不同,神族的那位神明傳人,傳說中是自神族眾神山獲得了傳承,繼承了遠古光明神的衣缽。

而其本身,亦是一尊禁忌之王,為神族當今神皇的次子。

至於遠古光明神,在諸天百族的一些古老的手札遺刻中,隱約有所提及,乃是遠古洪荒年間極為強大的主神之一,神力貫穿古今未來,其光明神位,遠非是一般的神位可比,神皇次子得到了傳承,一身戰力深不可測,隱約間,已經有了同輩稱尊之勢。

很多人族年輕強者臉色有些難看,就算是少數年輕禁忌也露出無比忌憚之色,同時也有些慶幸,那絕對是一尊可怕的禁忌之王,只是不知道進入了其它四方大地的哪一片冤魂海,想來那一片冤魂海,必將掀起滔天殺戮。

神光柱前,劍界劍子止步,手中鐵劍斜指大地,她看向搏龍劍鵬軒,淡淡道:「數年不見,不知道你的搏龍神羽劍參悟到了哪一步。」

「或許不會令你失望。」搏龍劍鵬軒挑眉,傲然道。

「我拭目以待。」劍子輕笑一聲,隨即目光自元化天身上一掃而過,微微蹙眉,「人族,居然佔據了先機嗎?也好,若是可行,斬了便是。」

「不錯。」黑暗巨人幕夜瓮聲道,紫黑色的瞳孔如兩輪黑色大日,震得空氣暴鳴。

果然!

暗中不少人族年輕強者捏緊了拳頭,神明傳承非同小可,想要傳承,絕對不是一時半刻,也難保沒有兇險,眼下金烏帝子幾人不出手,實在是視化天手為試水者,若是無礙,自然不會手軟,沒有人能夠逃過眼下幾大年輕禁忌的聯手殺伐。

「該來的,都來了。」突兀的,一聲冷厲的聲音遠遠傳來。

有劍鳴聲鏗鏘,穿金裂石,一道修長的身影行走在斑駁的石兵間,顯現在眾人眼前。

這是一名青年男子,白衣如雪,卻生有一頭火紅的長發,每一根髮絲都晶瑩,彷彿燃燒著熊熊神焰。青年丰神如玉,劍眉入鬢,一雙眸子有劍光迸射,沒有幾個人敢與之對視,而有膽子的幾個人也都悶哼一聲,口角溢血,險些藏不住身形。

「烈青衣1

有異族年輕強者驚呼,這是北荒西域烈陽王部二少主。

「人族年輕禁忌中的強者,擁有傳說中的先天劍體,這是一種罕見的體質,有傳聞,那烈陽劍王的體內,也流淌著上古神裔的血。」

「上古神裔,那是神明後裔,或多或少,血脈中都有一點神血,若是有機緣造化,覺醒神血,可得到殘缺的傳承。」

「先天劍體,這是劍界諸多劍靈也萬中無一的體質,而神話傳說中,遠古洪荒,有劍神出世,一劍光寒八荒十地,就是以先天劍體登臨神位。」

暗中很多人族年輕強者眸光湛亮,人族終於也到來了足夠分量的人物,事實上,闖過了九重關卡,年輕禁忌中,也逐漸分出了三六九等,真正沒有出手過的極少,對於各自的戰力,也都有所了解。

烈陽王部二少主,曾經在一天之內連斬兩大異族禁忌強者,震動四方,烈陽八劍令眾多異族年輕強者聞之色變。

「烈青衣。」

不同於此前的淡漠,這一刻的劍界劍子眸子里彷彿有億萬神劍錚鳴,她看向烈青衣,手中鐵劍亦輕鳴,一股令人窒息的劍勢在盤,哪怕極盡收斂,也令得暗中不少年輕強者吐血,心靈世界劇震,忍不住踉蹌倒退,驚駭失色。

太強了!

眾人震驚,這就是足以擊聖的存在,年輕禁忌中的至強者,都有著問鼎年輕至尊的潛力,光是不經意間散發出來的氣機,就足以擊潰諸敵。

「劍初雪。」

烈青衣長發晶瑩,如一團神火在燃燒,他語氣平靜,劍眉輕挑,瞳孔深處亦有劍光迸濺。

至此,人們方才知曉劍界劍子的名諱,看來這兩大年輕禁忌,此前已經有過交集,是否曾經交手,就不得而知。

嗡!

下一刻,無聲無息的,兩者之間,原本還相隔著數百上千口石兵,這一刻無聲無息地化成齏粉,與此同時,兩名異族,一名人族年輕強者避之不及,亦在無聲中化成劫灰。

這是無形的劍道鋒芒,兩大年輕劍道強者的交鋒,令得金烏帝子幾人都挑眉,眼中露出玩味之色。

只有搏龍劍鵬軒眸光微冷,自劍界劍子與烈青衣身上掃過。

倏爾,包括金烏帝子幾人,劍界劍子也收斂鋒芒劍勢,目光越過烈青衣,看向他身後不遠處揚起的滾滾煙塵。

鏘!鏘!

有刀鳴聲鏗鏘,若一曲天歌,一股無形鋒芒撕開空氣,驅散煙塵,這是一名少年,一身淡青長袍,黑髮如墨,他信步走來,手中一柄三寸飛刀晶瑩如玉,在指掌之間不斷翻轉,卻散發出來實質般的長吟聲,彷彿天箏撥動,動人心弦。

少年身上沒有什麼迫人的氣勢,但無論是金烏帝子,劍界劍子還是鬼厲,星辰之子,皆露出些許凝重之色,目光不離其掌心的三寸飛刀,彷彿在警惕一頭洪荒猛獸,他們隱隱嗅到了危險的味道。

「刀靈王部四少主刀玄1

諸多人族年輕強者愈發震動,熱血翻湧,這是屬於人族的強大禁忌,亦開始現身,與諸多異族禁忌人物對峙,這預示著年輕一輩一場曠世大戰即將揭開。

「三歲煉血,五歲淬骨,八歲融魂,十二歲闢地,十八歲開天1

「傳聞中繼承了刀靈王的衣缽,三寸神刀,例不虛發,同境中還沒有人能夠避過。」

「輕易不出刀,出刀奪命,雖然同為刀道,但是靈刀王開創的刀法著實恐怖之極,即便是這一代的北荒人皇,也曾經出言讚歎,有成帝之基。」

人們緊盯著刀玄一步步來到近前,很多異族年輕強者臉色很不好看,人族的禁忌強者逐漸現身,這是難以避免的,看來無需進入百獸島,一場大戰在所難免。

「異族,想要侵吞我人界傳承,要問過我手中的問天斧1

一道雄渾的聲音自無數殘兵深處炸響,若雷音滾滾,成千上萬的石兵粉碎,顯現出一道巍峨的身影。

咚!咚!

腳步聲沉重,如一座山嶽在滾動,一名青年男子,身姿雄健,黑髮披散,如金鐵澆鑄的肌體透發出來驚人的血氣,哪怕相隔了十數里,也令得很多人呼吸凝滯。

「盤斧,天斧王部五少主1

這一下,一些人族年輕強者的目光也變得古怪,北荒西域這一代出的禁忌強者雖然不比其它三域要多,但是隱約達到上游層次的,卻是近乎佔據了半數,這就令眾人咋舌,遑論如烈青衣與刀玄,都不是出自那些底蘊深厚的古老帝族,人皇世家,而是這數萬年間剛剛崛起的新晉王部,至於這盤斧,卻也同樣如此。

「傳聞中天生契合斧道,甫一出生,就引動王兵天斧,震動了整座天斧王部。」

「這一紀元,自冤魂海百獸島得到古獸王幼子認可,締結契約,生命共享的,寥寥無幾,而最終成長起來的,也唯有四位王者。」

「四大王者,曾經於一條帝路上聯袂而行,擋住了一尊異族大帝,將其擊退。」

有人族年輕強者道出這樣的秘聞,四大王者的戰力超乎想象,難怪可以得到當代人皇的看重。

而很快,山河王部三少主也到了!

印無疆一聲碧藍戰衣,身姿挺拔,一雙眸子清亮,龍行虎步,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來一股懾人的氣機,眸光所過之處,不少人忍不住避過目光。

一些從未見過印無疆的年輕強者則是心中駭然,這就是百年來,北荒西域走出來的年輕禁忌強者,至尊之姿,僅是目光,就令得他們心驚膽寒。

「印無疆1

隨著山河王部三少主現身,星辰之子的目光瞬間變得凌厲。

四方諸多年輕強者隱約察覺到不對,只見數步之間,印無疆就跨越了十數里之地,他盯住了星辰之子,相隔里許之地,輕輕抬手,朝著右前方的虛空拍落。

轟!

難以形容這一掌的威嚴,似乎囊括了九天十地,驚人至極的氣血如一片汪洋在涌動。

「無疆掌1

「山河王的兩大無上王法之一,山河印,無疆掌。」

有人低喝,言道此前印無疆與星辰之子曾有過一戰,爭奪過一場造化,只可惜兩人戰力太盛,最終打到山崩地裂,尋常人很難接近,至於結果如何無人知曉,眼下看來,兩人那一戰結怨不校

「狂妄1

神光柱前,星辰之子冷叱,回應印無疆的是一桿星辰神箭,星光璀璨,空氣被撕裂,如一道銀河垂落,偏偏快逾閃電。

可怕的箭氣未至,就令得四方暗中諸多年輕強者如芒刺背,心靈世界都顫動,隱隱生出崩潰之象。

鏘!

火花四濺,每一粒火星都如利劍一般激射四方,洞穿空氣。而在印無疆的掌心,那桿星辰箭晶瑩且古拙,熒光燦燦,鋒芒凌厲,卻在下一刻寸寸崩碎。

「哼1

星辰之子眼中冷芒閃爍,手中星辰弓湛藍如玉,他再次抬起手中的弓,星辰弓無弦,一隻修長晶瑩的手掌虛握,緩緩拉動,彷彿推動太古神山般沉重,弓身上,一口湛藍的星辰神箭緩緩浮現,初始時只是虛影,很快就凝若實質,甚至有星光垂落,神輝點點,這是無形箭氣化箭,星光璀璨,有照耀九天之勢。

!!!

箭嘯聲如潮,星辰之子連續開弓,一箭比一箭勢大力沉,箭勢凌厲,這種箭力凌厲且恢宏,四方無數人色變。

四十八箭后,年輕的星辰族強者湛藍的眸子微動,一頭銀髮輕舞,他周身繚繞星輝,神聖而強大,散發出來一股極其壓抑的氣勢,四周的空氣都盪開了淡漠的漣漪。星辰弓輕鳴,星辰之子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而後再次抬起修長的手指,無形弓弦被拉動,這一刻,他的速度比此前慢了許多,但幾乎是剎那間,一桿足有七尺長的星辰大箭就在弓弦上凝形,可怕的鋒芒之氣升騰而起。

印無疆不語,掌勢更盛,他右手連震,這是怎樣的一隻手掌,仿若無骨,卻又堅如神鐵,晶瑩如玉,虛空中接連生出金鐵交鳴之音,與一口又一口星辰箭硬撼,將之粉碎,其掌心有水光氤氳,凝而不散,不見半點傷痕。

一直到第四十八口星辰箭崩碎,印無疆方才收手,他左手背負於身後,右手輕垂,盯住星辰之子。

轟!

一聲箭鳴,若驚雷炸響,恐怖的箭勢籠罩,兵冢的大地都被一股無形偉力鎮壓,方圓百丈的堅固土地,都生出了密密麻麻蛛網般的裂紋。

一道星光閃爍,彷彿沿著時空的軌跡,星輝垂落,真空被撕裂,留下了一道蒼白的箭痕。

這是極致的美麗,但是四方每個年輕強者都渾身繃緊,星辰箭勢鋪天蓋地,鋒芒冰冷,令人不寒而慄,瞬息之間,就好像來到了深淵的邊緣,如履薄冰,時時刻刻,都會萬劫不復。毫無疑問,這是極其可怕的一箭,如金烏帝子幾人都微微色變,雖然不是皇道箭法,也是星辰界聞名諸天的可怕箭術,且在星辰之子的手中,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著皇道箭法的影子,愈是強大的箭法,在他的手中威能更盛。

眼中浮現出些許凜然,印無疆抬頭,右手平舉,掌心朝上,有水光氤氳,彷彿可見山河萬畝,波光粼粼。

他緩緩抬手,那七尺星辰大箭越來越小,最後化成一粒微塵,被水光吞噬,消失不見。

嘶!

即便是隱於暗中的一些年輕禁忌都駭然,這樣的手段,著實強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境地,換做是他們,根本不可能如此輕易接下這一箭,勢必要付出代價。

「無上王法山河印,一方山河印,納億萬里江山,鎮八荒六合,山河法則,掌中世界,可怕的法與道。」

金烏帝子沉聲道,他青衣飛揚,金色髮絲晶瑩,身姿英武,即便出身不凡,見識廣博,對於印無疆的手段,也不禁開口讚歎。

「你成功了。」突兀的,星辰之子開口道,眼中冷芒閃爍,伴著殺光,「激怒了我,今日斬你於此。」

即刻,星辰之子年輕而修長的身影散發出一股令人驚悚的氣機,星辰弓橫陳,古樸的弓身浮盈星光,顯現出來一枚又一枚星辰,諸多星辰交織,整張星辰弓宛若一條星河鑄煉而成,成千上萬的星辰閃爍,一股極其可怖的氣機自弓身升騰而起。

強如印無疆,此刻瞳孔深處也顯現出來十分鄭重之色。

嗡!

沒有弓弦,星辰弓卻開始顫鳴,無形的弦顫動,箭鳴聲鏗鏘,隱約間,星辰之子的身上,也開始浮盈起古老的星芒。

隱約間,此刻四方眾人似乎聽到了古老的祭祀音,彷彿流星墜落,又好像古星在轉動,這種聲音太久遠了,令眾人有些發毛,背脊生寒,沒有凌厲的箭勢,卻令人毛骨悚然。

「星神九箭,上古星皇傳下的無上皇道箭法,星神九箭1

倏爾,有異族年輕強者色變,肌體生寒,這種異象,與傳說中的那門箭法十分相似。

「真的是皇道箭法,遠超無上王法與帝道,屬於皇者的道與法。」

「星辰之子動用了星神九箭,這是要絕殺對手1

很多異族年輕強者興奮,嘴角露出猙獰而殘忍的笑。

毋庸置疑,星辰九箭的強大聞名諸天,少有人可以躲過九箭,若非是箭道未入混沌諸天,星神九箭足以更勝一層樓。

而諸多人族年輕強者則是感到慶幸,即便是人界大地,諸多部族也都修習弓術,狩獵荒獸於荒莽古林與大山間,卻不聞箭道之名,因為星辰界歷代星皇與當初的歷代仙皇一般,想要將箭道與星辰大道一般,化為無上大道,銘刻進入混沌諸天,可惜無盡歲月過去,一直未能成行。

儘管如此,因為星辰大道,星神九箭依然是名震諸天的皇道大術,想要接下這一箭,多半要付出代價。

「路是你自己選的,有人求生,有人求死,求生難而求死易,你執意如此,就送你上路1

星辰之子目光冷漠,他銀髮飛揚,左手握住星辰弓,右手虛握,有星芒在掌心浮現,這是一桿四尺神箭,通體湛藍,若星芒凝聚,晶瑩若藍寶石,甫一出現,就散發出來一股懾人的鋒芒箭氣。

彎弓搭箭,神箭箭尖遙指,一顆又一顆大星在四周浮現,隱約有一片古老的星空浮現,這種氣韻,簡直通達神明,這一刻,星辰之子眼中迸射殺氣,眸光彷彿跨越了無盡時空,眼中映照出一片古老的星空。

一聲箭鳴,若星辰隕落,天塌地陷,又宛若天界戰鼓擂動,令群星隕落,星辰之光撕裂真空,生出滔天蒼白的氣浪。

嚓!

真空波動,隱約間生出裂紋,難以想象,屬於神明府邸的空間之堅固,尋常年輕禁忌都不能撕裂空氣,而今星辰之子卻幾乎撕裂真空。

這是恢宏的一幕,群星齊現,星光璀璨,一片古老的星空,在眾人頭頂之上浮現,在星空的中央,一顆古老的大星星光璀璨,墜落而下,沿著古老的軌跡,對準了印無疆。

不再是此前的有形氣箭,一股可怕的箭氣在箭身流轉,一桿真正的神箭,以大道星辰神金鑄成,甚至其中摻雜了少許星辰精金,這是世間少有的王鐵,單是鑄材,尋常聖者也難以尋到,這一桿星辰神箭,配以星辰神弓,乃是施展星神九箭的殺伐大器,自踏上修行之路以來,就伴隨著星辰之子不斷進化,早已到了心神相通,意指臂使的入神之境,乃至隱約間,已生出了些許通神之意。

轟隆隆!

迎著這一箭,印無疆沒有退後半步,他驀地抬頭,滿頭濃密的黑髮亂舞,竟是生出金鐵鏗鏘之音,他雙手連震,左手震天,似乎囊括了九天八荒,右手震地,有水光氤氳,彷彿可見山河萬畝,波光粼粼。

「山河印!無疆掌1

「山河王的兩大無上王法之一,山河印,無疆掌。」。

「山河無疆,這是真正的巔峰無上王法,當年那一條帝路上,山河王曾以此將那一名異族大帝生生逼退。」

暗中,無論是諸多人族年輕強者,還是眾多異族,皆是閉住了呼吸,一些修為不足者甚至雙目刺痛,難以承受這樣的戰光,但依然倔強地支撐著,這樣的大戰,才僅僅只是開始,就算不能加入其中,觀摩這樣的交鋒,對於日後的修行,將有著莫大的助益。

鏘!

一道刺耳的金屬摩擦聲,連綿不斷的火星四濺,四尺星辰神箭,竟是被印無疆生生夾在了雙掌之間。

這是駭人的一幕,印無疆雙掌如磨盤,山河無疆,長江萬里,神箭鋒芒不斷被卸去,化為虛無,而其身形,也緩緩被向後推動,腳下堅固的土地被犁出了兩道深達尺許的溝槽。

此時,在眾人的眼中,印無疆身前的,已然不是一桿星辰神箭,而是一顆古老的大星,這古星緩緩轉動,滄桑古老的星芒照耀四方,蘊藏著一股久遠而強大的偉力,足以磨滅世間一切抗力。

「可怕!傳聞中星神九箭共有九式,這才是第一箭,若是九箭齊出,那是怎樣的氣象。」

「似乎連星辰之子,也沒有掌握完整的九箭,傳說中九箭出,就連天上的神日都能夠射落,上個紀元,星皇成皇前,一日間連開九弓,懾服了九族大帝,更有三位大帝因此重傷坐化。」

眾人呼吸停滯,神光柱前,元化天周身神霞一縷縷,如一條條小蛇在遊動,他氣機隱晦,坐下的金蓮愈發凝實了。

金烏帝子幾人目光斜睨,心中一動,卻沒有人出手,他們幾人在,不會任由此人奪取傳承,只等其有所收穫,確認無險,便會截斷後路。

眼下,星辰之子既然出手,若是能夠提前除去一名大敵,自然是眾望所歸,幾人雖然沒有意志交流,但是渾身氣機皆已緩緩轉動,只等合適的時機,不介意將其聯手虐殺。

噗!

十息后,點點血花迸濺,諸多人族年輕強者驚呼,四尺神箭,流淌著古老的星輝,箭尖刺穿了印無疆的胸膛。

敗了嗎?

一些人族年輕禁忌目光黯淡,皇道箭法太強,強如印無疆,也底蘊不足,只是這第一箭,就難以擋祝

「我不信1

有人族年輕強者咬牙,只是最初就要敗嗎?若是如此下去,被異族奪取神明傳承,此地眾人,多半難逃一劫。

嗯?

唯有鬼厲幾人方才察覺到不對,因為不知何時,印無疆倒退的身影已然止祝

星辰之子蹙眉,他看到了印無疆被黑髮遮蔽的臉,大風拂過,顯露出來半張臉,嘴角,一抹譏誚之色浮現。

既而,印無疆大喝,聲動四方,若一頭蠻龍復甦,他驟然間發力,雙掌如兩方神磨轉動,水光瀲,碧波萬頃,一瞬間綻放出無量光。RS

,無彈窗閱讀請。

(快捷鍵:←)人皇 第三百一十五章禁忌齊聚! 人皇目錄(快捷鍵:回車) 人皇 第三百一十七章臨近沖關!(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人皇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