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 其他類型

人皇

第兩百六十九章劍王!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08日 02:00 [字數] 335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然而,僅僅只是短暫的半炷香光景,幽靜的空間黑河上,又再次掀起了波瀾。

有清晰的馬蹄聲自遠方而來,那是一匹天馬,卻血肉盡銷,只剩下雪白骸骨,七對天翅扇動,有風聲嗚咽,於這靜謐的洞虛世界,顯得尤為的驚悚。

在那空洞的眼眶中,紫色瞳光無神,雖有靈光,卻無生命氣機,彷彿一具行屍走肉,早已失去了靈魂。

嘶!

強如冰河劍聖五人,亦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五人隱隱察覺到不對,今日過於異常了,原本紀元之末到來,為防橫生變肘,大太上賜下斗戰王船,這一條空間黑河早已行走多年,理應風平浪靜,此時卻是凶物齊出,冥冥之中,彷彿有一雙可怕的眼睛盯住了他們。

「不好,看來早有人算計好了一切1

一名長老沉聲道,臉色很不好看,步入輪迴多年,聖者氣運昌隆,對於己身命運軌跡感應之深,幾乎到了聞險而避之境,這諸多異常,頓時令其心生不祥之感。

「先出去,另行擇路而行1

五位長老相視一眼,同時催動戰聖氣,五大聖者聯手,更是全力出手,即便沒有兵魂相助,亦可令王兵短暫復甦,迸發出可怕的威能。

轟!

一瞬間,斗戰王船復甦,王者氣機交織,船首烏黑的金屬角如一口絕世神劍,刺向了虛空壁壘。

鏘!

火星四濺,斗戰王船一震,居然沒有能夠刺穿空間壁壘。唯有火星四濺。每一枚火星都如同一輪輪太陽。灼熱而熾烈,散發出無盡神輝。

什麼!

不僅僅是諸多年輕強者,就是五位聖者也是心神一震,並非是斗戰王船不夠強,眼下幾乎被截斷的空間黑河就足以說明一切,深不見底的空間黑河,在這一擊之下幾乎斷成兩截,黑河水兩分。可以看到一道深深的溝壑,如隱匿的兇殘的猛獸的口。

即刻,斗戰王船巨震,那是白骨天馬,扇動著七對白骨天翅,如一座大山撞了過來。

船體劇震,諸人踉蹌搖晃,臉色都不好看,事實上,即便是五位長老。也身形搖晃,這樣的碰撞。即便是聖者也難以穩住身形。

「有人封鎖了虛空1

冰河劍聖目光冷厲,心神無比沉重,連斗戰王船都難以撕裂虛空,即便五人聯手,也只能勉強令其復甦,但是王兵就是王兵,即便是聖人,若無必要,也不會輕易交手。

咚!咚!咚!

不多時,就有腳步聲自遠方響起,所有人都寒毛直豎,這腳步聲太宏大了,四方洞虛世界都好像在顫動,每一步都隱隱與眾人的心跳相合,令人呼吸凝滯。

很快,一道身影就顯現在眾人面前,一個看上去有些邋遢的身影,一頭灰白長發肆意披散,一身灰色獸袍殘破不堪,隱約似乎是一名中年男子,卻顯得異常的蒼老,不過身姿挺拔而雄健,遠遠向眾人走來,彷彿與天齊高,那種氣息即便被斗戰王船阻隔了,也依舊令人窒息。

印無疆瞳孔收縮,這樣的氣息他太熟悉了,因為身在部族,他得到重視,每年都能夠被指點數日。

蕭易也是心中一動,即便心靈在顫慄,腦海中的記憶依舊如潮水一般湧現。

在那如同夢噩般的遠古龍洞中,四大人王降臨,王者氣機壓斷山嶽,攪動天地風雲。

「果然不知道是哪個小部落的遊民,修行常識匱乏,沒有半點修為不說,連仙與人都分不清。」天馬背上,那老者看著蕭易,沉聲道,「不管你是哪個部落的,還是閑散遊民都要記住,仙是我人族大敵之一,仙族身上有仙氣,在我人界大地無所遁形,可以輕易分辨,你這小兒,若是你日後有機會成為我人族戰兵,域外百界大族不分辨清楚,如何抗敵1

「小友,你替我們進去將那枚荒龍蛋取出,我天斧王可以收你進入我天斧王部,成為天斧族人,並在你開天境前,助你凝聚兵血,成為我人族戰師統兵。」

「晉陞所需,我烈陽王部承擔兩成半。」

「我刀靈王部同樣如此。」

「還有我山河王部,你不必猜測什麼,我四人的確無法進入這神禁,不過你一介凡身,這洞中之物於你無用,但是那荒龍蛋若是成長,必可對我人族北荒西域戰局有大用,所以,人要知足,明大義,懂取捨,你聽懂了嗎?」

蕭易很難想象,若是當初的四大人王再見到他,會有怎樣的反應,曾幾何時,一頭尚未出世的幼年獸王就這樣被自己生生吞食,而眼下,自己也要進入冤魂海,去別人爭奪機緣造化。

此刻,即便時隔多年,幾位人王的聲音依舊銘刻在心靈深處,那是他永遠也忘不了的一刻,平生第一次嘗試到絕望的滋味。

「你們四人可能掌握時空?」

「你居然知道時空,看來你並不是個普通的遊民,只是我很好奇,你是如何避過我等的感知,進入到這龍洞之中的。」

「你天真了,人皇也不能掌握時空,人有壽終正寢,皇者也不例外,若是可以掌握時空,就掌握了長生,可以永恆不滅。」

人王的語氣鏗鏘,沒有半點遲疑,很堅定也很肯定,也正是從那一天開始,蕭易在心中埋下了野望,或許後世的歷史過於淺薄,比不上這片遠古大地動輒數以萬年的歲月,但在後世,沒有人信命,尤其是步入了科技大時代,諸多道統更是遭受了莫大的衝擊,人講理性,講前因後果,不重氣運,不信天地,不敬鬼神,人們只相信自己。

人定勝天!

這就是兩個時代的根本不同,而在骨子裡,蕭易流淌的,也是同樣的熱血。

……

「人王1

一位長老終於忍不住驚呼,怎麼也沒有想到,此刻出手的,居然是一位真正的王者。

轟!

斗戰王船再次復甦,一股同樣宏大的氣機升起,白骨天馬被一下震飛出去數里之遙,但令人震驚的是,其周身瑩白神輝閃爍,竟是毫髮無損。

黑色龍柱輕鳴,屬於斗戰王船的兵魂再一次走出來,青年的背影彷彿擠滿了整個世界,深邃的眸子似乎有日月星辰幻滅,盯住了遠方行來的中年男子。

中年人的速度很快,幾乎在數步之間就來到了王船前方,不足丈許高的身影,在眾人的眼中卻好像天界的神山一般巍峨,顯化在每個人的心靈世界。

灰白色長發有些散亂,中年滿臉枯草般的鬍鬚,同樣呈現出灰白色,彷彿被耗盡了生命力,但是斗戰王船上,即便是諸多年輕強者,也能夠感受到那一具身體中蘊藏的氣血,磅如汪洋,浩瀚如星空。

好像一座天地洪爐屹立在洞虛世界,整條斗戰王船在這一刻都搖晃起來。

「人族的王者,為何攔住我的去路。」

斗戰兵魂的聲音響起,如刀劍鏗鏘,響徹在整片洞虛世界的上空。

「我要幾個人。」

中年人緩緩抬頭,灰白色長發散開,終於露出了一雙略顯渾濁的眸子,看不出絲毫的情緒變化,彷彿一切都被埋葬。

「劍王1

幾乎在瞬間,冰河劍聖渾身一震,瞳孔深處顯現出來難以置信之色。

其他四位長老也幾乎在聞言的瞬間神色大變,全都顯露出來驚恐之色,強如聖者的意志,也不能夠抑制心靈深處滋生的恐懼。

烈青衣沉寂的眸子一下迸射出驚人的光芒,周身有劍鳴若隱若現。

除此之外,很多年輕強者露出驚悚之色,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是劍王攔路。

「劍王,劍道王者,以劍為名,我西域戰皇殿有刀聖,以刀為名,為刀中聖者,劍王以劍為名,亦是劍中王者。」

「傳說放眼整個人族,諸王之中,單論劍道,無人可出劍王左右。」

「只是有傳聞,劍王叛亂,反出中域百界山脈,為我人族叛逆……」

有王部傳人目光沉凝,道出一些秘辛,身在無上王部,他們知曉很多不為人知的隱秘,如蕭易與冷月長軒等人,或是遊俠,或是出身將部,修行至今,真正獲知的隱秘與傳說,實在是太少太少。

「因何而叛?」

有人不信,身為人王,豈能不知大義,遑論反出中域百界山脈,如果說中域是整個北荒的無人區,那麼百界山脈就是中域的禁地,沒有生靈進入其中可以活著出來,那是埋葬鎮壓百界殘魂之地,每一個負責看守的人族強者,都是心志堅凝之輩,甚至很多人都曾鎮壓天路,對人族有不小的功績,不用說是人王,這樣的人物會是人族叛逆,有人打心裡不願意相信。

「勾結妖族,打破鎖妖山,殺死三十四位鎮守聖者,其中包括兩位聖人。」

開口的是烈青衣,他語氣平靜,眸光卻愈發犀利,有一種懾人的氣韻。

(快捷鍵:←)人皇 第兩百六十八章大凶再現! 人皇目錄(快捷鍵:回車) 人皇 第兩百七十章人王之威!(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人皇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