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天驕 其他類型

都市至尊天驕

第329章去梅婷婷家做客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2日 16:48 [字數] 677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懵了!震撼了!獃滯了!亂了!

黃小龍傻傻的看著站在門口發飆的蓉姐。*.c om*他知道事情糟糕了!

心目中最敬愛的女人,居然眼睜睜看著自己給另外一個女人用嘴……

黃小龍有點承受不住了。現在要怪就只能怪他和蓉姐太熟了,關係太親密了,他有蓉姐家的鑰匙;蓉姐也有他家的鑰匙……

而陳夜蓉,現在心裡的震驚程度,一點都不輸給黃小龍,她心亂如麻,臟腑之間,一股子酸味兒翻江倒海。她心想,小龍怎麼可以這樣?他怎麼可以給女人做咬……

而且三小姐剛才把內內撩撥開,讓黃小龍真刀實槍的給自己做了之後,徹底爽翻了,爛軟在沙發上,一派迷醉顛倒,回味無窮的姿態,更是刺激到了陳夜蓉。

陳夜蓉那個心酸啊!

她和黃小龍之間的關係,發展到現在,已經不是純粹的姐弟關係了!特別是上次在她家,悉心的幫助黃小龍治療『性癮』,兩人已經『坦誠相對』,彼此都看見了對方的私隱處,黃小龍還當面擼,最後弄到她冰肌玉骨的臉頰上……事情發展到現在,基本上就是很深層次的曖昧了。而經歷了這件事之後,陳夜蓉非但沒有半點後悔,而且心裡時常還回味這件事,每每憶及,嘴角都會彎出會心的微笑。說穿了,可能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已經那啥……喜歡上黃小龍了!喜歡這東西,很抽象,難以準確的描述。但是,一個女人若是願意把一個男人帶回家過夜,還在這個男人面前把自己給脫光了,還幫著這個男人發泄出來。那麼……除非是做台的。要不然,就真是喜歡上這個男人了。

現在的情況,說複雜也複雜,說簡單也簡單。一句話,就是一個久曠的少婦,親眼看見自己喜歡的小男人給別的女人咬。那個女人爽得要死而且還沒心沒肺的高潮了;那個女人剛才還摁住自己的小男人的頭,使勁的在哪兒摩擦摩擦啊摩擦……

陳夜蓉就哭了。

「姐~~~~~」黃小龍心虛的叫喚了一聲。

「你太讓姐失望了!你知道上次姐給你治病的時候,姐是花了多麼大的苦心么?姐每天都在祈禱,小龍你的病能夠快快好起來。可沒想到,小龍你這麼墮落!你帶女人回家,也就算了,你居然……居然……太過分了1陳夜蓉哭哭啼啼的道。

「姐,別這樣。聽我解釋,聽我解釋……」黃小龍趕緊衝過去安撫陳夜蓉。

沐冰在那邊磨磨蹭蹭的把小內內穿好,有點慌張,有點羞澀,有點惱怒的看著陳夜蓉,不過渾身沒力氣爬起來。

「姐,」黃小龍衝過去用雙手扶住陳夜蓉的雙肩。

「放開!從今天開始。姐不會管你了1陳夜蓉生氣的嚷嚷道,不過只是象徵性的扭動了一下身體,腳下卻像是生根了一般,並不馬上轉身離開。

「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怎麼說呢。」黃小龍鑒貌辨色,敏銳的發現,陳夜蓉好像是吃醋大過於生氣。而且,陳夜蓉現在的狀態里。也還是有一些對黃小龍的擔心。其實應該就是擔心黃小龍的『性癮』難以痊癒。

黃小龍腦子反應很快,初始的慌亂開始逐漸平復下來。他低聲道。「姐,我不是故意的,冰冰是我的……那啥,新的女朋友,我並不是在外面隨便找的女人。姐,我沒有亂來埃還有,姐,我知道你擔心我的病,但是你也看見了,我並沒有和冰冰真正的做愛,不是么?這樣其實並不會導致病情惡化的。就好像上次在姐家,姐幫著我發泄出來一樣……」

「閉嘴!不準再說這件事1陳夜蓉羞道。少婦的嬌羞,真的是別有一番滋味。「小龍你跟誰學的?你居然用嘴……是不是這個女人教你的?你那麼單純的一個男孩子,不可能主動給女人用嘴的……她亂教你!她只顧自己舒服,根本就不管小龍你的尊嚴!小龍你放開姐!姐要去找她說事兒!太過分了!居然這樣對我家小龍1

得了,現在陳夜蓉是開始偏袒黃小龍了。把所有的罪過,都推到沐冰身上了。

黃小龍心裡那個感動啊,心想,蓉姐真把我當一家人。那啥,經過了上次的事情,蓉姐不把我當一家人都不行了!切~~~~上次若是再使把勁,蓉姐不就成我的女人了?

黃小龍現在完全不慌不忙了,就拉住正想衝過去對沐冰興師問罪的蓉姐,插科打諢的低聲道。「姐,您要是生氣,下回,我也用嘴給您弄一下……」

「什麼?1陳夜蓉一個激靈,一張臉完全紅透了,眼睛像是要滴出水來,她彷彿是一下子就幻想到了那柔軟溫潤酥麻的**滋味,有一瞬間的失神,然後趕緊道。「不,不,小龍,別亂說……你別逗你姐……」

「姐,」黃小龍幾乎用耳語的方式對陳夜蓉道。「姐,你還不懂我的心?說白了,我早就想佔有姐了,讓姐這輩子做我的女人。用嘴給姐弄,也是我的一個心愿礙…」

現在黃小龍就是用胡扯的方式,消除陳夜蓉的憤怒。

這一招果然奏效了。

「別瞎說!姐……姐……姐不稀罕那個1陳夜蓉說道。但是從言辭來講,已經有點閃爍,有點言不由衷了。

這時,黃小龍知道節奏掌控得差不多了,就回頭沖沐冰吼了一聲。「冰冰,這是我姐,你過來見見,都是一家人。」

沐冰『哦』的答應了一聲。剛才被黃小龍連續兩次弄到高潮,而且黃小龍又滿足了她的生日願望,因而她現在對黃小龍可以說是言聽計從,完全把自己當成黃小龍的媳婦兒了。

沐冰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扯了扯t恤,遮住自己的小內內和大腿根部那無限美好的風光。可是,她的腿太長了。線條太**了,這一遮,反而形成了一種更加勾人的視覺效果,有一種朦朧而致命的誘惑。

沐冰就走到黃小龍跟前,本能的挽住黃小龍的胳膊,一時間有點不好意思。

「叫一聲『姐』吧。姐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之一。」黃小龍認真的道。

「姐姐你好,」沐冰客客氣氣的道。「我是小龍的女朋友。姐姐是小龍最重要的親人,那以後也是我的親人。我叫『沐冰』。姐姐叫我冰冰就可以了。那啥……姐姐以後要進來,記得敲門就好……」

「唉!冰冰你瞎說什麼啊1黃小龍趕緊在旁邊打圓常「姐。你別聽冰冰的,她當千金大小姐當慣了,不太會說話。」

「冰冰……嗯,上次小龍你的熏鴨開業,她來過。我有印象。」陳夜蓉直直的看著沐冰,眼睛里忍不住流露出來驚艷的神色。

太漂亮了!太驚艷了!氣質太完美了!

女神!

即便同為女人,陳夜蓉也不得不承認,沐冰就是傳說中的尤物,女人!

而且,沐冰的氣質裡邊,根本就沒有一丁點淫蕩的成分。反而很冷艷。很矜持。所以說,之前陳夜蓉本來想狠狠的教訓沐冰一頓,但現在基本上是不好意思出口斥責了。

「噢~~冰冰……小龍啊,你有本事埃這種女孩子都被你泡上手了……呵,姐是不是應該為你感到驕傲?剛才,小龍你蠻有成就感的吧?」陳夜蓉吃醋的道。

「姐,別這樣。你聽我說嘛……」黃小龍對沐冰打了個眼色,然後就把陳夜蓉拉到一邊。「姐,你也別說氣話了,我發誓,在我心裡,其實最愛最愛的,還是姐。姐,下次我偷偷去你家,然後,我給你那啥一次……嘿嘿……」

陳夜蓉悸動了一下,然後嗔道。「少來了1

「姐,時間也不早了,要不,您先回去休息,明天我再給你解釋。」黃小龍怕陳夜蓉呆久了會和冰冰發生矛盾,畢竟沐冰這個女神,也不是什麼善類。

「嘖嘖,想把姐支開,然後和你的女神那啥?」陳夜蓉橫了黃小龍一眼,「沒門!姐跟你說,在你的病沒有完全康復之前,不准你和女人發生關係!像冰冰這種女孩子,哪個男人遇見了,能安心睡覺?沒準兒姐一走,你就和冰冰胡鬧到天亮,下不了床1

「姐,你太粗俗了吧……」黃小龍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姐是個少婦,怕什麼?什麼都敢說1陳夜蓉咕噥道。「嘖嘖,現在就開始嫌姐粗俗了是吧?」

「姐,我真沒這個意思,我保證,你走了,我絕對不和冰冰做那件事,可以了吧?」黃小龍哭笑不得。

「不行!得了,姐也豁出去了,從現在開始,姐就住下來了!沒法子,不是姐臉皮厚,是姐想讓你快快好起來,做一個正常健康陽光的男人1陳夜蓉彷彿下定了決心,然後直接掙脫黃小龍,蹬蹬蹬的跑到沐冰那邊。「冰冰,我和小龍是一家人,這幾天我就住小龍家了。那啥,我們兩個女人住室,小龍睡沙發,你沒意見吧?」

「呃……」沐冰懵了。她用求助的目光看向黃小龍。

黃小龍做了一個無奈的姿勢,心裡叫苦……糟糕了,我和冰冰做不成那件事了。

不過黃小龍心裡也清楚,陳夜蓉越是這樣,就代表了她越在乎自己。越吃醋。

一時間,黃小龍心裡也愈發的有數了。而且,他也不是什麼按捺不住性子的小處男了,忍一忍,也就過去了。今晚不做就不做唄,反正冰冰遲早是自己的。

於是乎,陳夜蓉就真的住進來了。

陳夜蓉和沐冰睡室;黃小龍睡沙發。倒也相安無事。

第二天白天。黃小龍出去買菜,回來看到陳夜蓉在客廳里上網,沐冰盤腿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兩個女人看到黃小龍買菜歸來,都很親熱的過來替黃小龍接東西。這讓黃小龍湧起一種妻妾成群的幻覺和快感。

下午。

黃小龍又接到了梅婷婷的電話。在電話里,梅婷婷反覆叮囑黃小龍,讓他今晚一定要過去吃飯,不能變卦。黃小龍連聲答應下來。

傍晚時分,黃小龍穿戴整齊。一身阿瑪尼,軒昂的身材,飛揚的氣質,抖擻的精神,斯文英俊的面容,出門直奔梅婷婷家。

梅婷婷家住在市委大院一號樓。黃小龍的車已經送給上官婉兒了,於是直接打了個的士過去。

到了梅婷婷家,敲開門,迎面而來的是青春飛揚。漂亮嫻靜的梅婷婷。

「呵,黃小龍,你來了?」梅婷婷歡天喜地的把黃小龍迎了進去。她偷眼看了看今天特別打扮得很帥氣的黃小龍,雙目中立即閃爍出來心動的神色。以至於,她看向黃小龍的眼神。都變得含情脈脈起來。

黃小龍的態度是客客氣氣的,但是他今天知道,梅婷婷邀請自己到家裡吃晚飯,是自己的一次機會。

只要能夠搞定梅婷婷,就不怕梅明遠再拿捏自己!

哼!你女兒都被我搞定了,你還敢毀我的場子?

而且,黃小龍也知道。梅婷婷請自己吃飯,並不是去外面隨便找個酒樓餐館,而是請到自己家裡,這足以顯示出梅婷婷一家人對自己的重視了。再看看梅婷婷的眉梢眼角表情。黃小龍心裡就認定了一件事……只要自己加把勁,這女人恐怕就拿下來了!

今天梅婷婷穿著打扮,都是刻意準備過的。小洋裙是新的,牛仔褲也是新的。髮型是剛燙的,臉上還稍微化了點淡妝。她身材很好。婀娜多姿,前凸后翹,加上五官漂亮,氣質文靜,真的是不可多得的美女!梅婷婷看到黃小龍在觀察她,臉色一紅。黃小龍趕緊道。「梅小姐今天好漂亮。」

「呵~謝謝,」梅婷婷開心的道。

這時候,梅老爺子和老太太也迎了出來。老爺子今天精神狀態蠻不錯,一看見黃小龍,就趕緊拉著黃小龍的手,一陣誇讚。說什麼當今社會,像黃小龍這種見義勇為的年輕人,越來越少了,彌足珍貴什麼的。還連連誇獎黃小龍一表人才,風度翩翩,有才華之類的。把黃小龍都誇得不好意思了。

老太太在旁邊笑道。「小龍啊,老頭子可是很少夸人的,呵呵呵,」

梅婷婷也在旁邊溫情脈脈的笑。老太太用胳膊肘輕輕捅了梅婷婷一下,梅婷婷趕緊瞪了老太太一眼,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那啥,小龍啊,來,坐下,坐下,到了咱們家,你也別客氣,就當自己家裡一樣哈,坐下咱們就開飯,」老太太很慈祥,感情是把黃小龍當家裡人了。最後補充了一句,「這一桌子菜啊,是咱們家婷婷親手張羅出來的,早上就起床買菜,在廚房裡忙了一個下午,來,小龍你嘗嘗咱們家婷婷的手藝。婷婷這孩子啊,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這可不是老婆子自賣自誇,那是有口皆碑的……」

「行了行了,奶奶你別說了,」梅婷婷臉上掛著兩朵好看的羞澀的紅暈,趕緊拉著老太太坐了下來。

梅老爺子頗有深意的看了看黃小龍,然後不住的點頭。

一桌子菜,有葷有素有湯,色香味俱全,黃小龍淺嘗了幾口,忍不住連聲讚歎梅婷婷的廚藝。梅婷婷很高興的接受了黃小龍同志的表揚,老太太又在旁邊插嘴道。「小龍,好吃吧?那你以後常常過來吃就好了。」

「呵,感情,是兩老也看上我了,得了,梅婷婷跑不掉了1黃小龍心中一動,忍不住朝梅婷婷看了過去。恰好,梅婷婷也在看著黃小龍,兩人目光一接觸到,梅婷婷趕緊調轉頭,裝模作樣的去夾菜。

梅老爺子咳嗽了一聲,然後道。「小龍啊,你現在在什麼工作單位工作啊?家裡有些什麼人啊?」

黃小龍知道,尼瑪,肉戲來了!

整理了一下頭緒,黃小龍有條有理的道。「老爺子,我現在是自己創業。我覺得呢,無論做什麼工作,在什麼單位上班,亦或者是自主創業,自由職業,其實都是一樣的。最重要的是體現出自己的社會價值。找到自己的社會存在感。」

這種老調陳詞的話,恰好是梅老爺子這種老古董最愛聽的,因此,他聽黃小龍一說完,立即拍了拍桌子。「好!有覺悟!小夥子非常不錯。非常不錯啊!太難得了!小龍,那天早上,老頭子我犯病了,往來那麼多行人,都是看熱鬧的,沒一個敢出手幫一把。這個嘛,老頭子也理解,畢竟現在這個社會……但是小龍你見義勇為,這份情操。真的,太難找了。你這個人的人品,老頭子現在是非常的敬佩1

「哎呀,老爺子,您折殺我了。不敢當,不敢當。」黃小龍趕緊謙讓道。

繼續吃飯。

黃小龍就注意到,梅老爺子不動聲色的對梅老太太點了點頭,梅老太太笑逐顏開的替黃小龍夾了一塊鴨肉。

於是乎,這樣一頓晚飯,四人坐在一桌,拉拉家常。氣氛倒也越來越輕鬆。倒像是一個普通的幸福家庭的聚會一樣。不過梅家的人,始終沒有提起梅婷婷的父親,就是當今z市的一把手,市委書記。當然了。住在市委一號樓,傻子也能猜到一些內容。但人家梅家的人就是不親口說出來,就是不想給黃小龍造成太大的壓力。

席間,也談到了梅婷婷的母親。長期下半身癱瘓,但也只是一筆帶過。沒有多說。今天因為黃小龍要到家裡做客,所以梅老爺子讓人把梅婷婷的母親接走了。似乎是怕黃小龍看到梅婷婷的母親是殘疾,心裡產生什麼想法。黃小龍並不多說什麼,但是他心裡已經拿定主意,等自己和梅婷婷關係再進一步,他就可以提出,去幫梅母看看病了。

吃完飯,梅老爺子很有興緻的帶黃小龍去參觀他的書房。梅婷婷在一旁作陪。

梅老爺子的書房,這是一間大約三十多平米的房間,布置得書香味十足,方桌上鋪著一層方布樣的棉紙,筆架上掛著琳琅滿目的毛筆,還有一個玉硯台,幾瓶大墨水,各種顏料。書架上擺滿了書籍和捲軸,各種各樣的書畫本,各種軍隊建設方面的文集……

「呵,退休了沒事幹,就練練書法,寫幾個字,隨性塗鴉。」梅老爺子指著牆上的一幅駿馬圖說。「這是我的習作。」

黃小龍看見這幅八駿圖栩栩如生,動中有靜,筆力非凡,忍不住贊道,「好畫1

「哈哈,也就是業餘水平罷了。」梅老爺子謙遜道。但是氣質裡邊,也有一些文人的自負。

黃小龍心中一動,趁機道。「老爺子,乾脆,你寫幾個字給我,我拿回去裝裱好,掛在家裡。您看這樣行么?」

沒等梅老爺子答話,梅婷婷趕緊道。「爺爺願意寫的。」她心花怒放,心道,這黃小龍還真會討好爺爺,好聰明。

要知道,梅老爺子的書法,是自學的,在家裡寫寫畫畫,難免有些孤芳自賞,其實他蠻喜歡有人向他討要字畫,今天黃小龍正好戳中了他的喜好。當即,他爽朗大笑,揮毫潑墨,給黃小龍寫了一句詩,筆力遒勁,倒也有幾分大家之氣。

梅婷婷在旁邊磨墨,讚歎道,「爺爺,您的字寫得真好。」

黃小龍看了看梅老爺子,又看了看梅婷婷,一道靈光忽然閃入腦際,他摸了摸鼻子,低聲一笑道。「老爺子,今天登門拜訪,也沒帶什麼禮品……我看老爺子非常喜歡書畫,那麼,我就借花獻佛,在老爺子書房裡,作畫一幅,送給老爺子當禮物,呵呵呵,小子我也是隨意塗鴉,興之所至,希望老爺子能夠喜歡。」

「噢?你會畫畫?」梅老爺子和梅婷婷驚訝的看著黃小龍。

「嗯,自學過幾個月,」黃小龍矜持一笑。

「行啊!小夥子太有才了!那小夥子準備畫一幅什麼畫送給老頭子?」梅老爺子饒有興緻的問道。

「董其昌的關山雪霽圖。」黃小龍淡然一笑道。

「我給你磨墨,」梅婷婷又是好奇,又是歡喜。

筆墨紙硯伺候。

當黃小龍拿起畫筆的一瞬間,他整個人氣質大變,一種古樸的,大氣的,古色古香的味道,從黃小龍身上散發出來。

梅婷婷在一旁看著黃小龍英俊的側臉,感受到了那種飄逸出塵的氣質,一時間,整個人就痴了……

無彈窗小說網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