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天驕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都市至尊天驕 > 第279章你們看看我夠不夠分量?

都市至尊天驕

第279章你們看看我夠不夠分量?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9日 17:44 [字數] 71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黃玲是個很傳統很純良很懂事的女人。是個賢妻良母類型的女人。很柔弱,很體貼。因此她今晚本來知道市教育局的宋副局長可能對她起了歹心,但是她依舊沒有把這件事告訴自己的男人。其實一方面是怕黃小龍為自己擔心。她比黃小龍大幾歲,所以骨子裡並不想讓自己的小男人處處為自己擔憂;另一方面,她可能把這個世界想得太簡單了,沒有預計到宋局長這麼風騷,暗示就不說了,還想當面把褲子脫了,把那活兒給掏出來。

不過事已至此,她一個人孤零零的給鎖在冰冷的派出所審訊室里,她終歸是個女人,是個寡婦,弱勢群體,她再也堅強不下去了。就第一個想到,要給自己的男人打個電話。

那兩個警員倒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刁難黃玲。其實也不怕黃玲能夠翻出什麼浪花來。宋局長可是z市教育局的副局長啊,就連這個派出所的所長,甚至南湖公安分局的一些領導,都拖過關係,讓宋局長安排自己的子女進z市最好的學校讀書。所以,一個寡婦再怎麼斗,也是鬥不過宋局長這種人的。這就是現在這個社會的真面目。溫情脈脈的面紗下面,是很多妊辰紋般醜陋的東西。

黃玲抖抖索索的抓起電話,撥通了自己男人的手機號碼。

電話剛剛一大通,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一肚子委屈就涌了上來,黃玲鼻尖一酸,淚水滂沱而下,嗚嗚嗚的就哭泣了起來。「龍~~~小龍~~~~~嗚嗚嗚~~~~~~~」

黃小龍在自己的場子里,招呼同學,正完成了現場招聘。和一些想過來做事的同學談妥了,心情也正愉快著。突然,就接到一個陌生的座機電話,一接聽,就聽到一個柔弱女人的嚎啕大哭聲,以及無助的呼喚聲。

黃小龍一下子就聽出來,是黃玲的聲音。

「玲玲,怎麼回事?你哭什麼?」黃小龍的心臟,一下子就揪住了!

在黃小龍的所有女人中。其實黃玲是最老實巴交的一個。而且也是和關靜一樣,不求名分,無怨無悔的愛著黃小龍的一個。她的純良是值得任何一個男人去好好珍惜和呵護的。再說了,她是黃小龍的第一個女人,黃小龍破處。就是在她身上,因而黃小龍對黃玲有一種非常特殊的感情。

一聽到黃玲哭泣,黃小龍就緊張得要死!

「玲玲,你怎麼了?怎麼了?你出了什麼事?有話你慢慢講,千萬不要急!你別哭,你放心,有我在!只要有我在這裡。天底下就沒有什麼事情能夠為難你1黃小龍急切道。

黃玲一聽到自己男人的聲音,一顆無助的心,就好似找到了最最安全和溫暖的避風港,她緊張慌亂的情緒。也平復穩定下來,就嗚咽著說道。「小龍,我出事了……我,我現在在南湖區高新路派出所。」

「玲玲。你去派出所幹嘛?好了,你別急。我在這裡,你慢慢說,出了什麼事情?具體出了什麼事情?」黃小龍一聽黃玲是在南湖區的某街道派出所,他緊繃的心弦,反而一下子鬆弛了一些。

黃小龍在z市公安系統中,是有人的。什麼市局局長苟火明就不說了。就南湖區,黃小龍的女人就在那裡當公安局分局副局長。尼瑪,黃玲出事了,在南湖區轄區內的一個街道派出所,這算個屁的事啊!難不成,還能讓黃玲在南湖地界受委屈?

「玲玲你慢慢說,天塌了我撐著1黃小龍語氣穩定的道。

「嗯~~~小龍,是這樣的,今天教育局的一個副局長到我們學校,說讓我一起去和鄰市的一些音樂教師交流教學經驗。我…我以為不會出什麼事,所以,所以我就去了……然後,那,那個副局長,想,想耍流氓,當眾就要脫褲子,我又氣又急,就一腳踢了他……他的要害部位,他現在送醫院去了,我就…就被帶到這個派出所,他們說要拘留我……小龍,對不起啊,我,我不應該去應酬的,我沒有給你打電話,是怕你擔心,怕你罵我這種小事情都給你添麻煩……」

「什麼?對你耍流氓?」剎那之間,黃小龍只覺得一腔怒火往頭上直衝!臉紅筋漲起來0馬勒戈壁的!!!1

「砰~~~~~~~」

黃小龍順手把手機給摔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小龍~~」關靜立即衝上來。「小龍你別衝動,出了什麼事情?」

「沒事~~~」黃小龍暴跳如雷。

關靜非常懂事,也不急著多問,趕緊就彎腰去把地上摔碎的手機零件給撿了起來,把電話卡和內存卡找到。

同學們也被黃小龍暴跳如雷的情緒給驚住了。心想,今晚上黃小龍一直表現得斯斯文文,客客氣氣,很有風度,可沒想到,現在發起火,居然連手機都砸了。這前後反差也太大了吧?

話又說回來,黃小龍能不氣么?

自己的女人,居然被一個齷齪的傢伙暗示了!還想當面脫褲子!事實上,如果被欺負的是關靜,白素,那她們因為更圓滑,性格方面更潑辣,所以斷然不會吃什麼虧,而且還有反擊的能力。

但黃玲不一樣。她太老實了,太本分了,而且是個寡婦。在社會上又沒有什麼人脈關係。所以她被欺負了,就只有哭。

太可憐了!

「小龍你冷靜點,有什麼事情,咱們商量著應付,」關靜把自己的手機拿出來,關機,退出卡,把黃小龍的電話卡和內存卡插了進去,順手把電話遞給黃小龍。「小龍,冷靜,一定要冷靜。」

黃小龍用顫抖的手,接過關靜的手機。

這時,余科似乎終於等到了表現的機會,然後就耀武揚威的走了過來。「噢?黃小龍同學。我剛才聽你接電話,好像是你什麼朋友在南湖那邊出事了?你別急,你別急,我有好幾個朋友都是南湖公安分局的,要不然,我打幾個電話,幫你把事情處理了?呵……其實啊,這個社會,光有錢沒有用。還要有人脈關係。你……」

「滾1黃小龍正在氣頭上,那余科卻不知好歹的在他面前聒噪。黃小龍當下直接翻臉。「滾一邊去!你特么算什麼jb毛啊?在老子面前蹦躂什麼?想裝逼?回家在你爸媽面前裝去!傻逼1

「你~~~~~~~」余科直接氣傻了。

黃小龍稍微穩定了一下情緒,然後直接按照記憶,撥打了剛才黃玲打過來的那個座機號碼。

一會兒,那邊有人接起電話。倒是黃玲接的。

「玲玲,我剛才有點生氣,不過不是生你的氣,你別急,現在你就在派出所呆著,啥話都不要說,我給你搞定。你放心。絕對不會讓你受委屈。」黃小龍情緒稍微穩定了一些。

「小龍,我沒有被占什麼便宜,你別誤會……」黃玲急著解釋道。

「好了,玲玲。你別解釋,我相信你。你是我一個人的,不會和其他男人做什麼的。對了,那個教育局的副局長叫什麼名字?他現在在醫院?在哪個醫院?」

「他叫『宋建設』。是在第四人民醫院。」黃玲說道。

「嗯,我知道了。好了。玲玲,你就在派出所休息一會兒,我等會安排好了事情就過來接你。你放心,那個『宋建設』完蛋了,徹底完蛋了1黃小龍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乖哈,我掛電話了。」

同學們在旁邊聽到黃小龍通話的內容,都嚇得要死。聾子都能聽出來,黃小龍是在和一個女人通電話,而且是一個關係匪淺的女人。而同學們也看出來了,關靜和黃小龍也是關係匪淺。那麼,黃小龍當著一個關係匪淺的女人的面,和另外一個關係匪淺的女人說一些肉麻關懷的話。而關靜居然一點不生氣不吃醋,還一臉的關心。

這該多牛逼?

結束了和黃玲的通話之後,黃小龍心神算是徹底穩定下來了,她對關靜道。「靜,給我點支煙。」

關靜立即乖巧的跑到茶几上,拿起一包軟中華,抽出一根,叼在嘴裡點燃,然後遞給黃小龍。

黃小龍抽著煙,思考了幾秒鐘,然後開始打電話。

第一個電話,打給田珊珊。

電話打通。

「老公,你今天一直沒給我打電話,一條簡訊都沒有,你不愛我了啊?」田珊珊一把電話接起來,就賣萌道。

「好了,珊珊,你在做什麼?」黃小龍語速極快的說道。

「我啊?在想你唄。剛剛洗完澡,穿著你給我買的睡衣,躺在床上用手機上網,腦子裡全部都是你,小流氓~~~~~~」田珊珊用塗滿了愛昵的語氣說道。

「那你現在馬上起床,穿好衣服,親自去南湖區高新路派出所一趟。」黃小龍用毋庸置疑的口氣道。

「老公,出什麼事情了?」田珊珊立即緊張起來。

「我一個朋友出事了,正在高新路派出所的審訊室里。你馬上過去一趟。」黃小龍說道。

「好,我現在就過去。」田珊珊也不含糊。不過,還是多嘴了一句。「男的朋友還是女的朋友?」

「別問那麼多廢話了!快趕過去1黃小龍有點生氣的道。

「好了好了,我不問了,你幹嘛生氣。好了,乖老公,不生氣了,我保證不嗦,馬上就去1田珊珊溫柔的告饒著,然後就掛了電話。

田珊珊是個很強勢的女人,從小學散打,喜歡和男人打架。不過她是被黃小龍徹底馴服了的女人。一是黃小龍的單挑能力徹底完爆她,比她強;還有就是,她現在的一切,都是黃小龍給她的;還有就是不可能破獲的案件,被黃小龍兵不血刃的搞定,這讓田珊珊對黃小龍的崇拜,是盲目而瘋狂的;還有一個,就是在床上,黃小龍每次都能弄得田珊珊死去活來。所以說,現在別看田珊珊是南湖區公安分局的副局。但是在黃小龍面前,就跟一個小女人差不多,黃小龍讓她幹啥她就幹啥。

和田珊珊打完電話,黃小龍又給白素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老公,這麼晚了給我電話,想約我出去么?呵呵……我告訴你啊,這幾天,我大姨媽來了,小壞蛋。我事先聲明,那啥,要出去的話,做那個事情就不行,頂多……頂多用嘴給你弄出來。然後讓你抱著我睡覺……」白素呢喃的說道。「我想你了呢。要不,我現在立即出門?」

「素素,你馬上打個電話去醫院查一下,今晚上是不是住進來一個叫做『宋建設』的病人,是教育局的副局長。」黃小龍語氣嚴峻。

「出什麼事了?」白素疑惑道。

「你別問那麼多,你先查查。」黃小龍面目表情的道。

「好,你等等。」白素也是個極為幹練的女人。也不多問。她掛了電話。

幾分鐘之後……

「老公,我問過了,宋建設,教育局副局長。今晚是住進來了,在外科,那啥,是那個地方被人踢了一腳。有些紅腫,海綿體有點損傷。軟組織挫傷。不太嚴重,在輸液。」白素對黃小龍彙報道。

「馬上讓他滾出四醫院!輸液?都給撤了!讓他滾!也別給他開藥,讓他立即滾蛋1黃小龍用咄咄逼人的口氣道。

「這樣……這樣違反了醫院的規矩埃小龍,他,他得罪你了?」白素遲疑道。

「我現在不跟你講什麼規矩。立刻讓他滾!出了事情,或者是有人投訴你,我扛!素素,我沒求你辦過什麼事情,這件事情,你要給我辦好。」黃小龍冷漠的道。

「哎呀,老公,別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你安排的事情,我統統給你辦了,你滿意了唄?」白素趕緊柔聲安慰了幾句。「好了好了,不管什麼規矩了,我現在打電話過去,讓他……讓他滾出醫院,行了吧?」

和白素結束通話之後,黃小龍又給顧悅茹打了個電話過去。

黃小龍也沒有多說,直接對顧悅茹道。「顧姐,你們教育局還真是個出人才的地方啊!」

「啊?我的小老公,你,你這話啥意思啊?」顧悅茹疑惑的很。「我正在做面膜呢,姐現在得好好保養著,要不然,哪天你看不上姐,嫌姐老了,不要姐了,姐真就沒法活了。小色鬼1

「你在家等著,我等會直接過來找你,門別反鎖,電話別關機。」黃小龍交待了幾句,然後就掛了電話。

「一個教育局的副局長,老子不玩死你1黃小龍打完三個電話,心裡也就有底了。然後返身招呼了同學們一聲,讓大傢伙暫時散了,改天再聚。然後,黃小龍便是讓關靜先回家休息,自己要去南湖區高新路派出所處理一些事情。

關靜本來想一起跟過去,不過被黃小龍婉拒了。關靜也是個聽話的女人,也不像小女孩那麼糾纏,立即就知情識趣的開車回家了。

黃小龍叼著煙,開著自己的保時捷,直奔南湖區。

………………

第四人民醫院。vip5號病房。

宋建設躺在病床上,疼得齜牙咧嘴。他吊著輸液瓶,雙腳岔開著,只穿了一條內褲,私隱處完全紅腫了,一陣陣的火辣辣的疼。他正在等著護士進來給他敷藥消腫。

「媽的,黃玲,敢踢老子?得了,老子不死你,老子就不姓宋了!這回,你要是不讓老子一個月,老子不但讓你在第八中學下課,在z市教育界找不到飯碗,老子還要讓你蹲班房1

宋建設在病床上罵罵咧咧,然後又痛得不斷的倒抽涼氣……「哎喲喂,媽的,疼,疼礙…哎喲……」

病房門打開。

一個身穿白大褂的主治醫生,帶著兩個護士小妹妹走了進來。

「醫生,快給我開藥,敷藥,敷消腫的葯,疼死了……」宋建設趕緊尖叫道。

那個主治醫生客套的笑了笑,然後道。「好了,宋局長,你這沒什麼大問題,不用敷藥了,也不用輸液了。現在你可以出院了。」

「什麼?!!!!剛才你不是說必須住院么?你不是說要敷藥么?這怎麼回事?」宋局長疼得冷汗直冒。「我受不了了,太疼了,趕緊敷藥,趕緊敷藥。」

主治醫生沒有理睬宋局長,然後對身後的兩個護士打了個眼色。兩個護士立馬手腳麻利的跑過去,把宋局長的輸液管子給拆了。

「嗯,宋局長,你趕緊回家休息吧。」主治醫生嘴角扯出一抹嘲弄的譏笑。

「媽的!這是怎麼回事?老子jb都腫了,你讓老子回去休息?老子要投訴你們1宋局長咆哮道。

主治醫生聳了聳肩。「宋局長。您儘管去投訴吧。話說,這是咱們白院長的意思。呵,白院長倒是不怕您投訴的。」說完,主治醫生頭也不回的帶著兩個小護士走了。出了病房,兩個小護士低聲道。「馬醫生。這樣做會不會不好啊?」

「這個人肯定是得罪白院長了。不然,白院長不會親自打電話過來讓停他的葯,把他攆出醫院。」那個馬醫生很睿智的笑了笑,「得了,他那裡也就是有點挫傷和腫脹,死不了人。也不怕他投訴,他也就是個市教育局的副局長。咱們白院長擔任著省衛生廳的副廳長。你們說說誰大誰小?再說了,白院長的男人是幹嘛的?尼瑪,省長的救命恩人1

………………

南湖區。高新路派出所。

一輛保時捷風馳電掣的開進了派出所大院。停好車,黃小龍拉開車門直接沖了下來。

一個值班民警趕緊跑過來大聲道。「你找誰呢?報案還是怎麼的?」

黃小龍衝過去遞了根煙給值班民警。然後道。「朋友,審訊室在啥地方?」

那值班民警本能的接過煙,朝大院後面的一棟樓一指。「三樓。從左數第4間就是了。」

「謝了。」黃小龍一個箭步衝上那棟樓。

「咦?幹嘛呢你?」那個值班民警這才反應過來。

黃小龍一溜煙的跑到三樓,第4間房。然後看到房門上面掛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審訊室』三個字。

「砰砰砰!!!!砰砰砰!!!!1黃小龍雙拳在房門上狂擂。

不多時。門開了,一個穿著警服的傢伙探出頭來,掃了黃小龍一眼,然後勃然大怒道。「你是誰?你在這兒瞎敲什麼?你作死呢1

「閃開1黃小龍伸手將那警員一推,直接走了進去。

然後黃小龍就看到了煙霧沉沉的審訊室,以及坐在長椅上,一臉無助驚慌的黃玲。

「玲玲1黃小龍看到黃玲俏麗的臉上,淚痕未乾,他心中一痛,直接沖了過去。

黃玲看到自己的男人進來了,也是忘乎所以的站了起來,迎了上去。

黃小龍握住黃玲的手,黃玲本來想一頭擁進黃小龍懷中,但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審訊室里有兩個警員在。於是她只是緊緊握住黃小龍的手,眼眶裡晶瑩的淚珠不停的滾動。「小龍,我……我……」

「別說了,一切有我。」黃小龍認真的道。

「媽的,你是誰?」兩個警員,這時候才回過神來,直接迎了上來,沖黃小龍怒吼道。「你特么連派出所審訊室都敢闖?誰給你的膽子?」

黃小龍耐住性子,輕輕鬆開黃玲,從兜里掏出香煙,遞給兩個警員,然後冷笑道。「我聽說你們要拘留我朋友。這是不是不合規矩啊?嗯?」

兩個警員一窒。年輕的一個當場就毛了,就想發作,年長的一個趕緊勸阻祝年長的警員,一邊安撫自己的同伴,一邊用審視的眼光觀察黃小龍。他閱歷豐富,他深深知道,如果沒有點關係,一般人不敢這麼硬闖審邀接過黃小龍的香煙,試探的道。「兄弟,你是誰?你朋友涉嫌故意傷人,有點麻煩埃我們都是按照規矩來的。當然了,如果你朋友願意去醫院給傷者道歉,傷者願意接受道歉,不再追究,那一切就好說。」

「我聽說是那個王八蛋耍流氓,我朋友是自衛。怎麼弄成故意傷害罪了?」黃小龍冷笑道。「好了,我現在要帶我朋友回家。」

兩個警員臉色劇變。年輕的一個惡聲惡氣的道。「你以為這裡是菜市場么?你想帶人回家就帶人回家?」

年長的一個警員,強忍住即將噴薄而出的怒火,冷聲道。「朋友,我看你應該也是有備而來,我在這裡提醒你一句,宋局不是一般的人。就連我們所長,在宋局面前,都要客客氣氣的。這件事,說穿了,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不過,朋友,你想強出頭的話,先要掂量一下自己夠不夠分量!分量不夠,就別瞎攙和了,否則引火燒身1

黃小龍還沒說話。審訊室外傳來一把剛毅的女聲。「你們看看我夠不夠分量1

聽到這句怒氣沖沖的話,兩個警員身體下意識一哆嗦,然後就回頭一看。

他們就看到一身筆挺警服,身高一米八,英姿颯爽,豐滿得不像話的田珊珊,走了進來。

「馬上打電話把你們所長叫過來。」田珊珊一進來就鐵青著臉道。

「呃……田,田,田局……」兩個警員冷汗都下來了。

(快捷鍵:←)都市至尊天驕 請假條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快捷鍵:回車) 都市至尊天驕 第280章顧悅茹出謀劃策(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