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天驕 其他類型

都市至尊天驕

第276章到我的場子裡面玩吧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5日 18:44 [字數] 862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把胎打了嘖嘖,這傢伙一年時間,居然長高長帥了,人模狗樣了!不過,DIAO絲還是DIAO絲!他和他那個朋友嚴凱·都是DIAO絲!

「呵算了,我不想跟你多說了,今天開同學會,大家高興·我不想把心情搞糟,」最終,黃小龍還是不想和余科這種自以為是的傢伙糾纏。

恰好在這個時候,班長已經在招呼大家就座用餐了。

黃小龍趁機輕輕掙開了詹楠的拉拽,就直接找了張桌子,坐了下來。沒想到,詹楠像是一塊狗皮膏藥一樣·貼了過來,主動坐在黃小龍身旁。謝雯想了想,也坐到了黃小龍身旁。

余科本來是想等黃小龍說出自己的境況,然後大肆嘲諷的。可是黃小龍沒有鳥他,令他像是蓄力一拳打空,心裡憋得慌。他用審視的目光看著黃小龍,喃喃道,「這傢伙穿著儀錶·倒不像是DIAO絲。難不成……不會,不會,他是草根出身·這個社會,草根發跡,幾乎不可能。」

小娟忽然在旁邊低聲道。「親愛的,那個黃小龍,我見過,只不過是個DIAO絲而已。」

「嗯?怎麼講?」余科心中一動道。

「上次我姨媽給我介紹一次相親,沒想到相親對象是這個黃小龍的朋友。當時這個黃小龍也來了,兩個土包子。我印象很深,這個黃小龍,又悶|騷又土又窮·一上桌子,就盯著我的胸看,噁心得不行,就是那種沒有錢,只配在家擼的低賤的傢伙。」小娟蹙眉道。「他哪兒敢和親愛的你比啊?魂都給他比掉!他這種野DIAO」

「這樣啊?」余科心中立即有些放鬆下來。「你說的是什麼時候的事兒?」

「差不多一年之前吧。」小娟眼珠子咕嚕咕嚕轉,狡獪的道。「親愛的·當時我是被姨媽逼著沒辦法,才去相親的。這個黃小龍吃不到葡萄,老羞成怒,當時還侮辱了我。親愛的,你一定要替我報仇啊!好好的羞辱這個野DIAO!踩死他!親愛的,你放心,一年不到,這種野DIAO是不可能發跡的。你別看他穿得好還戴塊名表,我估摸著啊,都是為了裝逼,在淘寶上買的。」

「哈哈哈哈這樣矮,余科大喜,忍不住拍了拍小娟的盛臀,然後摟著小娟走了過去,「你放心寶貝,今天我們好好耍弄一下黃小龍這個……對,這個野DIAO」

「親愛的,你是不是想和那個詹楠好挨你可不能拋棄我矮」小娟我見猶憐的說道。「當初和你交往的時候,我答應過你,因為你這種優秀的男人,就好像馬群中最強壯的公馬,你不可能只有我一個女人的。所以我允許你去找其他女人。但是你不能拋棄我矮你有了這個詹楠,也不能不要我矮人家可是良家跟著你的」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寶貝,你功夫那麼好,我怎麼可能不要你?詹楠嘛,我只想弄上|床爽一盤。」余科低聲道。「好了,別說這些了,我們去耍那個裝逼的野DIAO」

余科和小娟,也坐到了黃小龍那張桌。

除了黃小龍,謝雯,詹楠,余科,小娟之外,班長也坐到這張桌上。另外還有兩男兩女四個同學。

開始上菜。

班長負責當酒司令,主持大局,在上菜的時候,班長就把酒杯舉起,站起來,對幾桌同學,說了一番熱情洋溢的久別重逢后的友誼宣言。

幾十個同學,還有同學家屬,都紛紛站起來,舉杯。

氣氛倒是一下子就被搞起來了。

第一輪酒過後,眾人坐下來,吃菜,聊天。

余科倒是沒有再直接找黃小龍聊天,而是和班長熱情的湊在一起交談起來。他們聊的都是一些『高端,的話題,比如Z市的什麼會所啊,新開的海鮮餐廳啊,出國旅遊之類的

小娟不陰不陽的拿眼神刺著黃小龍。黃小龍沒搭理這個黑黑的木耳。

詹楠倒是不停的給黃小龍夾菜,拋媚眼。說一些溫情款款的懷舊的話。

黃小龍則是和另外兩男兩女四個同學聊天。得知這4個同學工作都不太穩定,生活只能說勉強湊合,都想尋找更好的發展。

黃小龍心中大喜今天這個同學會裡面,還真能找到很多可以挖到桑拿浴中心上班的同學啊!

說實話,挖這些同學過去上班,總要比在社會上招聘好一些。

因為乾的是色|情|行|業,所以能夠用熟人盡量用熟人。黃小龍酒量甚好,連連舉杯和那兩男兩女四個同學乾杯。

「今天雖然遇到很多裝逼的傢伙·但也不虛此行了。」黃小龍心裡有數。「能夠挖到十幾個同學幫我打工,我再去找點人,基本上桑拿浴中心就可以正常營業了。」

詹楠看到黃小龍在酒桌上表現得不那麼沉悶了,連連舉杯·妙-語連珠,頗有點意氣飛揚,就愈發的看黃小龍順眼,愈發的喜歡了。

「黃小龍同學,你不跟我喝一杯么?」詹楠主動對黃小龍舉杯,眼波媚意盈盈,水汪汪的很勾人·胸脯挺翹,像是要掙脫緊繃著的衣裙的束縛。

「嗯,乾杯。詹楠,祝你越來越漂亮。」黃小龍應耕也沒有打開悅女心經軟體,觀察在場的任何一個女同學。這是出於尊重吧。

兩人幹了一杯。

然後,詹楠小聲的道,「黃小龍同學,我現在真的有點後悔·當初沒有……沒有接受你的情書……」

赤果果的示愛了!

「呃」黃小龍搞得一懵。

這時,一個男同學站起來對黃小龍舉杯,「小龍·來,我敬你一杯,以後有什麼好的機會,你打聲招呼,關照一下我們這些老同學。」把胎打了嘖嘖,這傢伙一年時間,居然長高長帥了,人模狗樣了!不過,DIAO絲還是DIAO絲!他和他那個朋友嚴凱·都是DIAO絲!

「呵算了,我不想跟你多說了,今天開同學會,大家高興·我不想把心情搞糟,」最終,黃小龍還是不想和余科這種自以為是的傢伙糾纏。

恰好在這個時候,班長已經在招呼大家就座用餐了。

黃小龍趁機輕輕掙開了詹楠的拉拽,就直接找了張桌子,坐了下來。沒想到,詹楠像是一塊狗皮膏藥一樣·貼了過來,主動坐在黃小龍身旁。謝雯想了想,也坐到了黃小龍身旁。

余科本來是想等黃小龍說出自己的境況,然後大肆嘲諷的。可是黃小龍沒有鳥他,令他像是蓄力一拳打空,心裡憋得慌。他用審視的目光看著黃小龍,喃喃道,「這傢伙穿著儀錶·倒不像是DIAO絲。難不成……不會,不會,他是草根出身·這個社會,草根發跡,幾乎不可能。」

小娟忽然在旁邊低聲道。「親愛的,那個黃小龍,我見過,只不過是個DIAO絲而已。」

「嗯?怎麼講?」余科心中一動道。

「上次我姨媽給我介紹一次相親,沒想到相親對象是這個黃小龍的朋友。當時這個黃小龍也來了,兩個土包子。我印象很深,這個黃小龍,又悶|騷又土又窮·一上桌子,就盯著我的胸看,噁心得不行,就是那種沒有錢,只配在家擼的低賤的傢伙。」小娟蹙眉道。「他哪兒敢和親愛的你比啊?魂都給他比掉!他這種野DIAO」

「這樣啊?」余科心中立即有些放鬆下來。「你說的是什麼時候的事兒?」

「差不多一年之前吧。」小娟眼珠子咕嚕咕嚕轉,狡獪的道。「親愛的·當時我是被姨媽逼著沒辦法,才去相親的。這個黃小龍吃不到葡萄,老羞成怒,當時還侮辱了我。親愛的,你一定要替我報仇啊!好好的羞辱這個野DIAO!踩死他!親愛的,你放心,一年不到,這種野DIAO是不可能發跡的。你別看他穿得好還戴塊名表,我估摸著啊,都是為了裝逼,在淘寶上買的。」

「哈哈哈哈這樣矮,余科大喜,忍不住拍了拍小娟的盛臀,然後摟著小娟走了過去,「你放心寶貝,今天我們好好耍弄一下黃小龍這個……對,這個野DIAO」

「親愛的,你是不是想和那個詹楠好挨你可不能拋棄我矮」小娟我見猶憐的說道。「當初和你交往的時候,我答應過你,因為你這種優秀的男人,就好像馬群中最強壯的公馬,你不可能只有我一個女人的。所以我允許你去找其他女人。但是你不能拋棄我矮你有了這個詹楠,也不能不要我矮人家可是良家跟著你的」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寶貝,你功夫那麼好,我怎麼可能不要你?詹楠嘛,我只想弄上|床爽一盤。」余科低聲道。「好了,別說這些了,我們去耍那個裝逼的野DIAO」

余科和小娟,也坐到了黃小龍那張桌。

除了黃小龍,謝雯,詹楠,余科,小娟之外,班長也坐到這張桌上。另外還有兩男兩女四個同學。

開始上菜。

班長負責當酒司令,主持大局,在上菜的時候,班長就把酒杯舉起,站起來,對幾桌同學,說了一番熱情洋溢的久別重逢后的友誼宣言。

幾十個同學,還有同學家屬,都紛紛站起來,舉杯。

氣氛倒是一下子就被搞起來了。

第一輪酒過後,眾人坐下來,吃菜,聊天。

余科倒是沒有再直接找黃小龍聊天,而是和班長熱情的湊在一起交談起來。他們聊的都是一些『高端,的話題,比如Z市的什麼會所啊,新開的海鮮餐廳啊,出國旅遊之類的

小娟不陰不陽的拿眼神刺著黃小龍。黃小龍沒搭理這個黑黑的木耳。

詹楠倒是不停的給黃小龍夾菜,拋媚眼。說一些溫情款款的懷舊的話。

黃小龍則是和另外兩男兩女四個同學聊天。得知這4個同學工作都不太穩定,生活只能說勉強湊合,都想尋找更好的發展。

黃小龍心中大喜今天這個同學會裡面,還真能找到很多可以挖到桑拿浴中心上班的同學啊!

說實話,挖這些同學過去上班,總要比在社會上招聘好一些。

因為乾的是色|情|行|業,所以能夠用熟人盡量用熟人。黃小龍酒量甚好,連連舉杯和那兩男兩女四個同學乾杯。

「今天雖然遇到很多裝逼的傢伙·但也不虛此行了。」黃小龍心裡有數。「能夠挖到十幾個同學幫我打工,我再去找點人,基本上桑拿浴中心就可以正常營業了。」

詹楠看到黃小龍在酒桌上表現得不那麼沉悶了,連連舉杯·妙-語連珠,頗有點意氣飛揚,就愈發的看黃小龍順眼,愈發的喜歡了。

「黃小龍同學,你不跟我喝一杯么?」詹楠主動對黃小龍舉杯,眼波媚意盈盈,水汪汪的很勾人·胸脯挺翹,像是要掙脫緊繃著的衣裙的束縛。

「嗯,乾杯。詹楠,祝你越來越漂亮。」黃小龍應耕也沒有打開悅女心經軟體,觀察在場的任何一個女同學。這是出於尊重吧。

兩人幹了一杯。

然後,詹楠小聲的道,「黃小龍同學,我現在真的有點後悔·當初沒有……沒有接受你的情書……」

赤果果的示愛了!

「呃」黃小龍搞得一懵。

這時,一個男同學站起來對黃小龍舉杯,「小龍·來,我敬你一杯,以後有什麼好的機會,你打聲招呼,關照一下我們這些老同學。」黃小龍趁機站起來,「好的,陳學良老同學,沒有問題,不會忘記老同學們的。」

「砰」

就在這時,余科重重的把酒杯往桌子上一頓。陰陽怪氣的道。「黃小龍同學·適可而止哈,我勸你適可而止!這是同學會,不是裝逼會1

剎那間,喧囂的包間,就略微安靜下來,其他桌子旁邊坐的同學和同學家屬·都把目光投擲了過來。

黃小龍向那個給他敬酒的同學點了點頭,把酒喝乾了,然後坐了下去,緩緩掏出香煙,點燃吸了一口。「余科,你啥意思啊?誰裝逼了?」

「黃小龍,你這是明知故問1餘科聲色俱厲的道,眼睛裡面有著挑釁和踐踏的光芒。「你說你混得不如意,你就低調點,別那麼蹦,也沒什麼。可你偏偏還嚷嚷著要幫老同學們找門路。我就了,你能給老同學們找到什麼好門路?退一萬步講,你就算要裝逼,也別在我面前裝逼。我最厭煩的就是這個1

余科這番話說得很大聲,是要故意挑事,故意羞辱黃小龍。

現在,整個包間都聞到了火藥味。

熟悉余科的同學都知道,余科這貨,從讀初中開始,就喜歡踩人。現在他越混越好,當然更加變本加厲了。

而且,心思稍微細膩一點的同學,就看出來了,詹楠對黃小龍似乎有想法,而余科又對詹楠有想法,這種錯綜複雜的關係,就導致余科和黃小龍,理所當然的要站在敵對面。

小娟眼睛裡面閃動著蠢蠢欲動和報復的快感,心中發狠道,野DIAO!你當初羞辱老娘,現在老娘要讓余科替老娘連本帶利的討還回來!你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踩,哈哈哈哈,爽死你!

「余科你怎麼說話的?大家同學一場,你幹嘛說這些!人家黃小龍和其他同學聊天,也沒惹著你吧?」詹楠打抱不平的道。

這時,那牛逼哄哄的班長也開口了,「黃小龍,你也真是的,自己都住在雙喜街,幫別人打點工,你有什麼本事替老同學們找出路?好了,好了,大家就當你喝了點酒,說了點大話。」

「黃小龍,你要是真這麼有本事,你今天怎麼連個漂亮女伴都帶不來?呵…」余科又嘲諷的道。然後不無得意的對自己帶過來的『極品,小娟道。「娟兒,你來幫我敬班長一杯。」

小娟很嫻熟的站起來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敬了班長一杯。班長看到風騷|迷|人,胸器碩大的小娟,眼睛都直了,不停的吞口水,「余科,你小子啊,真的有辦法。真的有辦法。」

「那是。」余科得意洋洋的道。「那啥·下個月我會在九鼎百貨開一家馬克華菲的專賣店,Z市就我一個人代理那個牌子,在座的老同學要是喜歡的,過來找我·統統打八折1

頓了一頓,余科將目光看向黃小龍。「黃小龍同學,以後不要到處裝逼了。這個社會就是這樣的,能夠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人,畢竟是少數。你懂?」

「哎呀親愛的,這種野DIAO是不會明白這些道理的啦。」小娟用一種報復的口氣·嗲聲嗲氣的道。

在這個時候,黃小龍終於忍無可忍,終於爆發了!

即便黃小龍今晚不想挑事,但是畢竟是年輕人,鋒芒還是有的,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終於爆了!

「余科,你不要以為你開了幾家服裝店·有幾個店面,你就牛逼翻天了。我本來不想說的,是你一直在逼我。也對·同學會嘛,就是一個裝逼炫耀打臉的場合,你有能力,你混得好,你裝一下逼,踩一下人,也是合情合理的,但你找錯了對象!還有,你今天帶一個黑|木耳過來裝逼,簡直就是個笑話1黃小龍咄咄逼人的道。

「黑?黑木耳?」余科有點愣神。

小娟臉色一下子就漲紅了。「媽的·你說誰是黑|木耳?你……你血口噴人!你有證據么?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毀謗1

「哈哈哈哈,你反應這麼大,有意思,真有意思。」黃小龍笑道,然後對余科道。「余科,你身邊這位·被500多個男人上過喲,你很得意是吧?哈哈哈哈,笑死老子了1

「什麼?1餘科騰地一下站了起來,臉色陰晴不定。

「親愛的,別聽他的!簡直胡說八道!這種野DIAO,自己只配擼,所以到處毀謗別人,說人家是黑|木耳……」小娟可憐兮兮的道。

「黃小龍,你過分了!!!1餘科聲色俱厲的道。

這個時候,氣氛已經劍拔弩張了。

立時,就有好幾個同學沖了過來,強行把余科和小娟拉動另外一桌去。

有很多同學出來打圓場,有效的制止了黃小龍和余科之間的戰事升級。

黃小龍也不想趁勝追擊。恰好這個時候,黃小龍的手機響起。

一看電話,關靜打過來的。

「親愛的,你要的酒水和香煙,我找的那個商家已經搞定了,現在直接往你場子里拉?」關靜在電話那邊問道。

因為關靜現在供職於Z市工商局,擔任個體私營經濟監督管理科的副科長,所以認識很多做生意的,自然也認識一些煙酒供貨商。黃小龍的桑拿浴中心,一樓也有休閑吧,提供給客人休息,出售一些香煙酒水。所以黃小龍是讓關靜幫忙進一批折扣多,而且絕對是真貨的洋酒,名煙。畢竟黃小龍自己去進酒和煙的話,折扣拿不到不說,還有可能弄到假貨。

「嗯,親愛的,你現在幫忙把貨直接送到場子里去,謝工在現常嗯,就放在一樓的倉庫里,現場有裝修工人,你讓他們幫忙搬運一下,等會我直接過來,把賬結算了。」黃小龍低聲道。吃完飯,班長組織同學們去瀟洒。

「去帝豪吧,我們Z市最好的夜常」余科建議道。

「走,走,走,」同學們起鬨道。

班長又直接安排道,「大家到山莊外面集合,有車的同學,載一下沒車的同學。然後車不夠的話,就打的。咱們在帝豪門口匯合。」

黃小龍並不想去帝豪,就急匆匆的往山莊外面走去。謝雯跟著黃小龍。

「謝雯,你去帝豪玩吧。我晚上還有點事,我可能去不了。」黃小龍對身旁的謝雯道。

「噢……那我出去打車。」謝雯道。

「你搭乘同學的車就行了。」黃小龍笑道,「在山莊門口,打車不是很容易,因為很多客人就餐出來,都需要打車的。」

謝雯有點面露難色的道。「我和……我和有車的同學不熟。」

「呵,那我把你送到帝豪得了。你坐我的車。」黃小龍笑道。「對了,我還差你300塊錢呢。等會把你送到帝豪,我再取錢給你。」

鹿鳴春山莊大門口。

十幾輛車已經停在大門口,黃小龍的同學們在大門口抽煙,然後分配車輛。余科大大咧咧的站在一輛豐田凱美瑞旁邊對幾個同學吆喝道。「你們上我的車。」

班長開的是一輛東風起亞KZ,他拉開車門,讓幾個女同學進去。

詹楠開了一輛大眾甲殼蟲過來,打開車門目光東張西望,囁嚅道。

「黃小龍這小子跑哪兒去了?」

這時,余科也在同學之中找尋著,他的目光溜了一圈,然後大聲道。「黃小龍那個裝逼男呢?好像沒看見他。媽的,他不是很牛逼么?我看,他可能是打車取;蛘吒本不敢去。」

班長在旁邊嗤笑道。「余科你放心,那傢伙會塞是繳了500塊錢的,哈哈哈哈,當時我問他要500塊錢的活動經費,他還裝模作樣的,最後500塊錢都拿不出來,包里就只有300…哈哈哈,他要是不去他的500塊錢不是虧了?你放心,這種小市民,是不肯吃虧的。」

「哈哈哈哈500塊錢都拿不出來?」余科放肆的咆哮起來然後對詹楠道。「詹楠,你看看,我說得沒錯吧?繡花枕頭,草包一個1

同學中,也有人發出嘲笑聲。

就在這時……

一輛黑色的,在夜空下閃爍著富貴光澤的保時捷911,緩緩的靠了過來,最後停在余科的那輛豐田凱美瑞旁邊。

豐田凱美瑞也算是中端車,但是和保時捷911比起來,就遜色太多了。因此這輛保時捷911一靠過來,余科的豐田凱美瑞就完全黯淡失色。

「媽的,保時捷91餘科低聲咒罵了一句,「不知道是什麼富|二|代開的。咦?本地車牌號。」

然後,余科就大聲對有車的同學道。「大家注意點,開出去的時候不要刮擦到這輛保時捷了要不然,咱們走不了路。」

班長也戰戰兢兢的道。「媽的,這輛車靠過來幹嘛?還停在我的車和余科的車中間,等會老子倒車出去的時候,可要當心點」

就在這時,那輛保時捷的車門打開,黃小龍和謝雯一起走了出來。

「呃……」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黃小龍,然後又木訥的看向那輛嶄新的保時捷qU1。

黃小龍朝班長走了過去,「班長,我開車送謝雯去帝豪。然後我就不玩了。我晚上還要處理生意上的事,大家以後有機會再約吧。」

「黃黃小龍,這,這輛車,保時捷,是,是你的」班長失魂落魄的看著黃小龍。

「嗯。」黃小龍淡然的點了點頭。「生意剛起步,買輛車代步。」

這時受到衝擊力最大的,除了班長之外,就是余科,小娟,詹楠。

余科只覺得耳邊嗡嗡嗡的一陣轟鳴,「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這個野DIAO怎麼可能開這麼好的車?這種車,我都開不起1

詹楠則是用一種痴迷的目光看著黃小龍…高大,帥氣,豪車!

「黃小龍!!!!你,你,你到哪兒借的車?1餘科近乎病態的咆哮起來。「你還真是用心良苦啊,為了撐場面,去借一輛保時捷……」

而這個時候,一個瘦小的男同學拿著一部手機,快步跑了過來,對班長道。「班長,帝豪那邊包間都滿了,演藝大廳也全部是人,我們這麼多人過去,恐怕不行礙…」

「啊?這樣啊?尼瑪,好不容易同學聚會,居然遇到這檔子事兒……可Z市最好玩的地方,就是帝豪礙…」班長一臉苦悶道。

黃小龍忽然心中一動,就道。「班長,我們這裡有好幾十個人,不說帝豪了,其他場子,可能也容納不了這麼多人。乾脆這樣吧,到我場子里玩玩,我那裡下個月才正式營業,現在過去,是沒人的。那邊地方也寬敞,不說玩得多嗨,但大家坐著喝茶聊天喝酒的優雅環境,我還是能夠提供的。恰好今晚上我要進一批酒水。」

「你的場子?」班長和余科異口同聲的道。

「嗯。下個月開業,但是已經裝修好了,今天就當是試營業吧。對了,所有消費,全部免單。」黃小龍笑著說道。

「什麼什麼場子…茶坊還是,還是什麼,」余科臉色陰沉顫抖。

「呵,過去了就知道了,大家開車過去吧。」黃小龍招呼著同學們。「我開車在面前帶路,大家跟在後面就OK了,幾分鐘的車程。」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