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天驕 其他類型

都市至尊天驕

第260章性命攸關!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09日 21:44 [字數] 968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1顧悅茹狠狠的千嬌百媚的白了黃小龍一眼,爛軟的身體趕緊站了起來,飛快的整理了一下被黃小龍磨得濕漉漉皺巴巴的小內內,並且手忙腳亂的把裙子放了下去,使勁的整理了幾下。

而黃小龍則是速度很快的把自己的褲子穿好,一個側身,衝過去拿起菜刀和土雞,在砧板上啪啪啪的切了起來。

顧悅茹臉色紅得跟猴子屁股似的,她也不知道是生氣還是羞澀還是什麼意思,就側頭掃了黃小龍一眼,「你,你小子,這麼耍你姐……你……你真有本事礙…你看姐回頭怎麼收拾你……」

這時,田珊珊就回到廚房。慢吞吞的走了過來,把醋放到灶台上,然後狐疑的看著顧悅茹,「咦,顧姐,你臉色怎麼這麼紅?跟打了胭脂似的,你……你們幹嘛了?」

顧悅茹呼吸平穩,很矜持的笑了笑,「珊珊,你還真會開玩笑,我和小黃能幹嘛?天氣太熱了唄,弄得我滿頭大汗不說,臉上都一陣滾燙,一點不舒服。」

「那啥,小龍,你家裡也應該安幾台大功率空調嘛。」顧悅茹就好像剛才發生的事情,完全跟自己無關一樣。還用很閑話家常的態度,對黃小龍說道。

「嘖嘖,少婦就是少婦,真藏得住事兒,」黃小龍心裡服氣了。「剛剛前一刻還被我弄得高潮了,現在卻一臉平靜的和我女朋友對答如流。厲害,厲害。」

田珊珊是看出來顧悅茹臉色神情有點不對勁,反正就是感覺水潤水潤的,彷彿受到了什麼滋潤似的,顯得明艷照人。不過她還是個處女,對男女之事。一知半解的,並沒有往那方面想,因而就嘟嘟囔囔的念叨了幾句,然後繼續幹活兒。如果是陳夜蓉或者關靜看到現在的顧悅茹,估摸著能夠推測出一些事情來。

三人繼續忙活廚房裡的事。

此時,黃小龍就感覺到了一種暗通款曲般的刺激,不動聲色的看了看被蒙在鼓裡的田珊珊,又看了看剛才被自己弄得高潮,痙攣嗚咽的顧悅茹。只見。顧悅茹正在擇菜,但是擇菜的手,都是略微有些顫抖。

忽然,顧悅茹也抬起頭看向黃小龍。兩人目光交接,顧悅茹臉色瞬間緋紅。用一個怪異的眼神瞪了黃小龍一眼,然後繼續低頭擇菜。

「小龍,你和珊珊把準備工作做好,等會我直接過來炒菜就行了。」顧悅茹把擇好的菜放整齊,就一邊洗手一邊說道。「我去一下洗手間。」顧悅茹現在私隱部位被黃小龍撩撥得一片狼藉,內褲都濕了一片,也的確需要去洗手間處理一下。

等顧悅茹扭動著成熟的美臀離開后。黃小龍才湊過去,直接摟住田珊珊。

「幹嘛呢幹嘛呢~~~~~~」田珊珊掙了幾下。「你顧姐在呢,你摟著我幹嘛。」小妮子有點吃醋。

黃小龍猛然一湊嘴,就穩住田珊珊的嬌嫩的紅唇。小妮子象徵性的掙扎了幾下,沒掙開,然後就迷失在愛人的長吻中。

唇舌交纏。

足足吻了5分鐘,黃小龍才放過田珊珊。這時。顧悅茹從洗手間出來了,回到廚房。田珊珊像是個做錯了事的小孩一樣。低著頭淘米,臉色紅彤彤的。

「哇塞,這種左右逢源的感覺太爽了。」黃小龍調戲一下顧悅茹,又捉弄一番田珊珊,心中漾開一層層異樣的快感。然後竟然突發奇想……「咦,我這輩子還沒試過雙飛,如果讓珊珊這個處女,和顧姐這個極品少婦,一起陪我,那該多麼霸道?」當然了,這種奇怪的念想,只是一閃而逝,黃小龍並沒有深入的去思考這件齷齪的事情。

忙到7點半,一桌豐盛的晚餐才算準備妥當。熱菜冷盤,魚蝦蟹雞鴨肉,擺了一桌。

三人圍在桌邊,很有成就感的吃了起來。

黃小龍還開了瓶白酒。

顧悅茹和田珊珊,這兩大極品,心情都非常愉快,也就多喝了幾杯。黃小龍一眼看去,顧悅茹和田珊珊,都是說不出的嬌媚,說不出的俏麗。兩人雖然風格不同,但可都是足以秒殺一大片男人的絕世尤物。

而黃小龍能夠分別和她們發生親密的曖昧,也蠻有成就感的。

喝了些酒,顧悅茹的膽子也大了起來,也會不由自主的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對黃小龍暗送秋波。經過了剛才廚房裡的曖昧,顧悅茹和黃小龍之間那僅有的一層隔閡,都已經被撕裂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心面也清楚這層關係到底是咋回事。反正就是極深的曖昧。極刺激,暗爽得酣暢淋漓。特別是許久沒有被男人滋潤過的顧悅茹,經過了剛才的高潮,愈發的被撩撥了起來。愈發的不可收拾。如果說,上一次在大巴車上,顧悅茹被黃小龍本著治病為目的的特殊手法,按摩到了高潮,那是一片鴉片的話,那剛才廚房裡的碾磨,生生被磨到高潮,這就是第二片鴉片。顧悅茹已經中毒了!現在讓她抽身,已經有點不現實了。她泥足深陷,毒入膏肓。

可以說,顧悅茹和黃小龍之間,此時此刻,終於形成了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和關係。

這種關係不能單純的形容為『炮友』,因為顧悅茹如果想找炮友,早就找了。她也還是因為喜歡上了這個比自己幾乎小十歲的男孩子,所以才心甘情願和他發展成炮友的。

也許用情人來形容,更加貼切吧。

而黃小龍心裡也實打實的明白……如果今晚田珊珊不在家,那自己分分鐘可以把顧悅茹這個端莊極品的少婦,弄上床去,讓她真真實實的被自己弄到高潮。

之前大巴車上那次,還有剛才廚房那次,黃小龍認為,都只是擦邊球。偽高潮。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高潮。黃小龍有理由相信,自己能夠給顧悅茹更深邃更刻骨銘心的真高潮。讓她徹底被自己征服,爛泥一般的死在自己身下,喜怒哀樂,完全由自己掌控。

田珊珊一直很防備黃小龍和顧悅茹,也想在飯桌上觀察一下兩人之間的蛛絲馬跡,不過顧悅茹太聰明了,不動聲色的就灌了田珊珊幾乎半斤白酒,差點把田珊珊直接搞醉。不過。田珊珊雖然還沒完全醉,但至少也有七分醉意了,也觀察不出來什麼端倪了。

三人吃喝到了晚上10點左右,顧悅茹根本就沒有離開的意思。

黃小龍去廚房盛湯的時候,顧悅茹終於忍不住了。偷偷摸摸的跟了進去。

廚房裡。

「好你個小龍!剛才姐被你弄出事了……」也同樣喝了不少酒的顧悅茹,現在滿臉酡紅,嬌艷無方,說話也不是正常情況下的那種矜持和斯文了。

赫然,黃小龍一下子將顧悅茹抵到牆上,顧悅茹眼神一慌,旋即媚眼如絲道。「小壞蛋。你膽子真大,你女朋友還在外面呢。」

從顧悅茹口中吐出的如蘭似麝的少婦幽香,直接噴在黃小龍臉上,黃小龍目光炯炯的看著顧悅茹。小聲道。「姐,你剛才高潮了對吧?」

顧悅茹緊咬下唇,輕吟道。「小壞蛋,你故意的對吧?剛才姐差點被你弄死了。」

「呵。姐,剛才那種高潮。是偽高潮,真正的高潮,有機會我再給你。」黃小龍突然伸手,將顧悅茹精美的下頜抬起,將目光深深注入顧悅茹的眸子里。「姐,我想吃了你。真的。」

顧悅茹被黃小龍灼熱的目光燙得心頭髮慌,意亂情迷,塵封已久的芳心,突突突的狂跳起來。呢喃道,「小冤家,姐這輩子,算是栽到你手裡了……記住,以後要對姐好一點,知道么?不準嫌姐老。」

「我會好好愛顧姐的。」黃小龍認真的說道。

「姐相信你。」顧悅茹情不自禁,微微一墊腳,在黃小龍左頰上吻了一下。

「小龍,你們在廚房裡幹嘛呢?」田珊珊在外面客廳里喊。

「噢~~~~~~我盛湯。」黃小龍輕輕鬆開顧悅茹,然後把一大鍋雞湯端了出去。顧悅茹失身的靠在牆上,低聲道。「剛才那還不算這正的高潮?那真正的高潮,還不把我爽死?糟糕,又來了……」顧悅茹趕緊又跑到洗手間去收拾突髮狀況。

吃完晚飯。已經11點了。

田珊珊站起來收拾碗筷,然後對顧悅茹道。「顧姐,時間不早了,你明天還得上班吧?行了,你先走吧,這裡我和小龍收拾就行了。」

田珊珊以女主人的姿態,下了逐客令。

顧悅茹根本就不想走。而且是喝了酒,做事沒有太多的分寸了。再加上被黃小龍撩得心中很想要一次,心痒痒的,更加不想走。而且,田珊珊對她下逐客令,令她有點吃醋,於是就針鋒相對的道。「噢?小龍之前沒跟你說么?我家小區今晚停氣停電,我就不回家了,在小龍家湊合一晚上得了。」

要是沒喝那麼多酒,顧悅茹是絕對不可能做出這個決肯定會回家的。可現在,她還真就直接表明了態度,自己不走了。

「啊?你什麼意思啊1田珊珊一聽這話,心裡就不樂意了,霹靂火爆的脾氣就有點上來了。「你不會出去找個酒店啊,非要擠在我們家么?再說家裡房間也不夠的……」

嘖嘖,田珊珊也還真是把自己當成了黃小龍的老婆,開口閉口就是『我們家』,而不是『小龍家』。

田珊珊越這麼說,顧悅茹心裡就越不爽,就故意道。「隨便將就一晚上唄,我稍微喝多了點,不想出去找酒店了。」

這時,黃小龍就出來打圓場了。

「行了,珊珊,這麼晚了,顧姐一個人跑出去找酒店,也挺不安全的。這樣,咱們先把碗筷收拾了,然後咱們都去洗個澡,今晚就別睡了,咱們三個鬥鬥地主,玩玩牌。這個挺好的。」黃小龍建議道。

「好啊,洗完澡一起玩。」顧悅茹首先就答應下來。「明天我請個假就行了,今晚可以玩通宵。很久沒有鬥地主了,呵~~~~~~~」

「這怎麼行啊1田珊珊還堅持自己的原則,不想留其他女人在自己家過夜。

黃小龍連連給田珊珊打眼色,這才把田珊珊的情緒給穩住,算是勉強同意了下來。

收拾殘羹剩飯。

一直忙到12點,然後三人分別洗澡。

顧悅茹沒有帶換洗的衣服,只好從田珊珊哪兒拿了一套睡裙。

黃小龍坐在沙發上直搓手。心想。太曖昧了,尼瑪,今晚兩個美女陪我啊!雖然不一定要做什麼事情……呃,估計也做不成什麼事情,但是這氣氛也夠爽埃

田珊珊進去洗澡的時候。顧悅茹就陪黃小龍一起坐在沙發上。黃小龍一激動,就直接撲了上去。

「小龍你~~~~~~」顧悅茹本能的叫了出來。黃小龍趕緊用眼神掃了一下洗手間。「姐,別那麼大聲嚷嚷,被珊珊聽到了不好。」

「唔~~~~~」顧悅茹也做賊心虛的看了看洗手間門,然後就不吱聲了。

黃小龍趁機直接吻住顧悅茹的唇,三兩下就把顧悅茹吻得丟盔棄甲,渾身酥軟。主動用玉臂纏住黃小龍的脖子,主動和黃小龍對吻。

黃小龍一邊吻顧悅茹,一邊上下其手。

當黃小龍把手伸到顧悅茹裙子里的時候,顧悅茹身體一激靈。雙腿一夾,喉嚨里低聲嗚鳴道。「別,小龍,別摸那裡……要出事的……姐很多年沒被男人摸過哪兒了……」

黃小龍捧著顧悅茹的臉蛋道。「上次在車上。我不就摸過了?」

「那……那不一樣,再說。那次你也沒摸准啊~~~~~~~~~」顧悅茹輕輕拍了拍黃小龍的臉。「小壞蛋,你平時看起來斯斯文文的,想不到這麼壞……」

「我不壞,今天能有機會對姐這樣么?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唄。這個道理我已經親自驗證過很多次了,嘿嘿,」黃小龍壞笑著說道,然後輕輕揉了一下顧悅茹成熟豐滿的峰巒,弄得顧悅茹周身亂顫。

「姐,我摸摸。」黃小龍低聲道。

「小龍,你聽姐說~~~~~~」顧悅茹抱住黃小龍,嘴巴湊到黃小龍耳邊,「不是姐不讓你摸,關鍵是,姐怕受不了,叫出來被你女朋友聽見。姐又不是小處女,姐喜歡你,姐不矯情,不過現在可真不是時候……唔~~~~~~~~你怎麼摸進來了~~~~~~~嗯~~~~~~~~~~~」

這時,衛生間的噴頭出水聲一下子靜止,黃小龍趕緊放開顧悅茹,並且把手從顧悅茹裙子里縮出來。

然後黃小龍很猥瑣的將手在顧悅茹絲襪上擦了一下,立即擦出幾道濕痕。「姐,你身體好敏感埃」

顧悅茹啐了一口,就趕緊走開,田珊珊一出來,她就鑽進洗手間,開始洗澡。

田珊珊一邊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一邊坐在沙發上低聲質問黃小龍和顧悅茹的關係。都被黃小龍一陣太極敷衍過去。

隨後,顧悅茹洗完澡出來。她體型遠遠不如田珊珊那麼高大,所以田珊珊的睡裙穿在她身上,就顯得有些不倫不類,但是被風扇一吹,睡裙貼身,就勾勒出來顧悅茹成熟曼妙的線條。

黃小龍不敢多看,怕自己起反應,於是就跑到洗手間沖澡了。

兩個女人坐在沙發上。

顧悅茹有點臉紅的道。「珊珊,你還真夠開放的啊,居然穿那啥~~~~丁字褲~~~~~你們這些年輕人啊,是要比我們那一代人更能夠接受新鮮事物。」

顧悅茹現在是穿的田珊珊給她的丁字褲。

「切~~~~~~你可以不穿啊,你就換換睡裙就行了,幹嘛連內褲都換了。」田珊珊有點不爽的道。「這些丁字褲,都是我家小龍買給我的。」

「我的內褲都濕了,不換穿著不清爽。不舒服。」顧悅茹本能的脫口而出道。

「嗯?什麼意思?濕了?」田珊珊極為警惕的盯著顧悅茹,那眼神,就有點職業習慣了。就有點警察審問犯人的意思了。

顧悅茹心裡一驚,連忙掩飾道。「天氣太熱了,剛才在廚房裡炒菜,溫度太高了。我的汗水把內褲弄濕了。珊珊,你想太多了吧。思想不健康1

田珊珊抓不住顧悅茹的破綻,只是本能感覺有點不對勁,於是她冷哼道。「顧姐,你最好別在我面前耍花樣。你知道我是幹什麼的嗎?我是一名刑警!我奉勸你一句,不要做什麼出格的事情。懂么?」

「呵~~~~~~我懶得跟你這種小姑娘嘮叨。」顧悅茹把頭側開。

不一會兒,黃小龍就洗完澡穿了條花里胡哨的短褲子出來了。

上身隨便穿了件背心。這麼一來,黃小龍整個人那流線型的肌肉,就徹底暴露在田珊珊和顧悅茹視線中。

那完美的體型。那充滿了爆發力的強壯的肌肉,簡直令田珊珊和顧悅茹都痴迷了。

顧悅茹看著黃小龍無可挑剔的體型,心想,哎喲,小龍原來這麼強壯埃他剛才說真刀實槍才能讓我體驗到高潮。嘖嘖,他這麼年輕,身體又好,我……

顧悅茹越想越亢奮,剛剛洗完澡換了內褲,現在又有點潤濕了…

「走吧,咱們進室打牌。」黃小龍從抽屜里拿出一副撲克。「風扇在室里,客廳空調壞了,咱們都去室,涼快點。」

三人進了室。

顧悅茹一看到室里架的相機。臉色狐疑,「小龍,你…你幹嘛弄個相機在這兒,還是長焦鏡頭。該不會是?」

「顧姐你想多了,我可不是什麼偷窺狂魔。那啥,顧姐,你看了就看了,這件事你別往外面說,是珊珊在這裡查案。」黃小龍鄭重其事的說道。

「行,姐不多嘴。」顧悅茹立即認真的答應道。

三個人開始鬥地主。

本來嘛,跟兩個美女一起打牌,賭注最好是,那啥,脫衣服,輸家就脫掉衣服,一件一件的,那樣很過癮。而且黃小龍是個老千,顧悅茹和田珊珊無論如何,都玩不過黃小龍的。要脫衣服的話,三兩下,黃小龍就能夠保證她們輸得一絲不掛。

可是這種賭注,黃小龍也只能在心裡想想了,萬萬不敢提出來。

於是,沒有賭注,就這樣干玩。

還好,大家興緻都還蠻高,幾把下來,倒是越玩越起勁。

時間很快就到了凌晨一點。

黃小龍把手裡的牌一扔。「顧姐,這把你贏了,你當地主,你先洗牌,我上一下洗手間。」黃小龍笑眯眯的就站起來。出了室。

室外面的客廳,燈已經關了,一片漆黑。黃小龍進了洗手間。完事兒之後,黃小龍出來,走到室門口,剛想推開門,赫然,他聽到大門的鎖,發出一陣很輕微的扭動聲!

黃小龍整個人一下子愣住!

然後,黃小龍全身肌肉繃緊,整個人猶如一頭警覺的獵豹,隨時有可能朝即將出現的獵物撲上去!

「罵了隔壁,有賊?居然偷到老子家裡來了!1黃小龍心裡狠狠的咒罵了一句。

然後,當門鎖被扭開之後,黃小龍一下子就懵了。

大門被緩緩打開。然後幾條黑影直接竄了進來。

一共是5個人!

因為客廳沒有開燈,伸手不見五指,所以那五個人一進門,是沒有看到室外面的黃小龍的。而黃小龍卻是因為適應了房間里的黑暗,能夠看清楚進來的幾個人。

如果說單純的只是有5個『賊』,現在這樣開鎖偷偷摸進來,那黃小龍根本不消說,直接衝過去,就是一陣拳打腳踢,不說打死,直接打殘了事。

但是現在,黃小龍不敢沖!

不但不敢沖,而且,黃小龍還感覺到了一陣陣非常可怕的危險!

因為,摸黑進來的5個人,其中有4個,手裡拿著槍!

是黑洞洞的真槍!

黃小龍敏銳的從這4個人手裡的槍,感覺到了真真實實的危險!

五個一般的人和五個手裡面有兇器的人,是兩個概念。

而且對方拿的不是什麼刀,鋼管,匕首之類的,而是槍!

黃小龍對自己的身手非常有自信。等閑十幾二十個壯漢包圍之下,黃小龍都絕對不會怵;但是……對方手裡有槍,那性質就完全不同了。

黃小龍現在的搏擊能力,是黑市中級拳手實力,加上一招必殺技。可他相信,就算是頂級拳手,甚至拳王,在面對荷槍實彈的時候,還是一槍就完蛋了。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

剎那間,黃小龍血液有些發冷,但是他現在已經不是普通人,因而在電光火石之間,腦中種種念頭。紛至沓來……這幾個傢伙,絕對不可能是小偷或者是入室搶劫的。4把槍,尼瑪這已經可以組成一個小型的恐怖組織了。對了!一定是那伙毒販!而且,他們應該不是來殺我的,一定是來試探我,觀察我的。

也就是在那5個人進來的剎那,還沒來得及適應屋子裡的黑暗。黃小龍已經做出反應。他沒有直接撲過去搏殺,反而是大笑道。「哈哈哈,珊珊,顧姐。咱們今晚上玩個痛快!那啥,說清楚了哈,我不戴套的,等會珊珊你趴在床上。顧姐你在後面推我的屁股~~~~~~~~哈哈哈哈~~~~~~~~~」

黃小龍反而直接推門室門,發出一陣淫聲笑語。鑽了進去,然後把門反鎖。

那5個黑影窒了一下,然後互相交換了一下眼色,便持著槍,貓手貓腳的走到室門外。

其中一個黑影雙手舉槍,直接對準室門。

然後另外兩個黑影,將耳朵貼在室門上,在偷聽。

事實上,他們過來的目的,倒不是說直接要殺人,或者綁架什麼的,主要還是偵查黃小龍和田珊珊到底是個什麼關係。

田珊珊是不是條子?

黃小龍是不是線人?

亦或者,兩人就的確是戀人關係。

他們是想搞清楚這個。

這時,黃小龍衝到室里,顧悅茹已經洗好了牌,就抬頭看向黃小龍,剛想說什麼,田珊珊也想開口。

黃小龍直接給她們打了個眼色,然後大聲道。「顧姐,來,你給我吹一下。快,快~~~~~~~」

顧悅茹一下子就懵了,脫口道。「吹什麼啊?無語了,小龍你~~~~~~~」

黃小龍已經聽到那幾個黑影摸進屋,現在正在室外面偷聽。他們手裡都有槍,一旦露陷,可能衝進來就要殺人滅口了。

情況非常危急。

黃小龍直接一步搶了上去,左右手分別伸出,捂住田珊珊和顧悅茹的嘴。大聲吆喝道。「顧姐,別裝傻了,吹什麼?吹簫啊!你之前說過你要幫我吹的,別賴賬。」

聽到黃小龍大聲說什麼吹簫,還捂住自己的嘴,顧悅茹和田珊珊都有點發傻。顧悅茹更是不悅,心說,小龍你發什麼神經啊,吹簫?你……你也太猥瑣了吧。你女朋友還在這兒呢。

黃小龍眼珠子一轉,就側頭看了看室,然後用最低的嗓音對顧悅茹和田珊珊道。「噓~~~~~~~你們現在都冷靜點,聽我說!現在情況非常危險,動輒就有死人的可能性!那群毒販盯上我們了,外面有5個人,4個手裡有槍。現在根本沒有被的辦法,打是打不過了,再能打,人家一扣扳機,咱們就得完蛋!不過,他們並沒有闖進來,看來也是想不打草驚蛇,只試探試探我們。聽著,我現在鬆開你們的嘴,無論我說什麼,你們都必須配合,知道么?4把槍,一旦破門而入,咱們瞬間就會被射成篩子!配合我演戲1

說完,黃小龍才深吸一口氣,輕輕鬆開顧悅茹和田珊珊的嘴。繼續大聲道。「顧姐,求你了,給我吹吹,快~~~~~~~~」

顧悅茹被黃小龍剛才說的話嚇住了,她緊張的看了看禁閉的室門,腦子裡有點沒反應過來。

而田珊珊畢竟是刑警,膽子要比顧悅茹大多了,黃小龍一番話,讓她立即明白了當下惡劣的局面。她也就大聲道。「好了好了,老公,我給你吹吧……壞蛋。」

黃小龍心想,尼瑪,你一個處女。你吹個毛線。不過你反應倒挺快的。

「行,你先替我吹。顧姐,你在旁邊看著,哈哈哈,我就不信了,等會,保准你來求我,要我給你,哈哈哈。珊珊,咱們先來。」黃小龍大聲說道。

說完,黃小龍想了一想,然後直接湊到田珊珊身前,把食指和中指伸了出去。低聲道。「珊珊,你現在吸允我的手指,最好是發出那種嘖嘖的聲音,讓外面的人以為你真的在給我那啥……這次千萬不能夠演砸了,否則,咱們直接完蛋。」

「呃?」田珊珊是順著黃小龍的話在說,可真要說什麼吹什麼的。她還真是一腦子霧水。

這時,顧悅茹也徹底醒過味來了,她看到田珊珊遲遲不動,就趕緊道。「哎呀。小龍,還是讓姐給你吹吧~~~~~~」

說完,顧悅茹從床上站了起來,然後蹲伏下去。抓住黃小龍的手,直接一湊嘴。將黃小龍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含了進去……

只見,顧悅茹頭一動一動的,真的開始認真吸允黃小龍的手指,併發出隱晦的吧嗒聲……

田珊珊在一旁看傻了。然後臉上一下子就湧起一團紅暈,心想,原來,吹,吹是這個意思礙…

而黃小龍,此刻兩根手指被顧悅茹包裹在口腔中,就感覺到一陣陣的縮緊和溫熱,他忍不住嘆了口氣。「姐,你技術真好~~~~~~~~哇~~~~~~~快點~~~~~快~~~~~~~~」

門外。

兩個黑影耳朵死死的貼住室門,也聽到了裡面的對話,甚至還聽到了顧悅茹故意弄出來的嘖嘖聲。

此時,黃小龍精神極度緊張,他不時的回頭去看禁閉的室門,他能夠感覺到,外面的人根本就沒有離開,但是幸好,那些人雖然沒有離開,但是也沒有闖進來的意思。

而顧悅茹在吸允黃小龍的手指,很快就令得黃小龍產生了一些下意識的反應,他低頭看著蹲伏在地上的顧悅茹,看著她不斷聳動的頭顱,以及一頭濃密烏黑的秀髮,並且由手指處,感覺到了一陣陣酥麻濕潤縮緊的快意。腦子裡再腦補一下,幻想顧悅茹不是在吸自己的手指,而真的是在……

赫然,黃小龍大腦皮層就有些發熱了。

而田珊珊則是橫眉怒目的在旁邊瞪著。

黃小龍低聲解釋道。「珊珊你不要亂想,現在情況很危險…」

說完,黃小龍就再次大聲道。「好了,顧姐,行了,嘿嘿,我要來了,你趴床上,我從後面,嘿嘿嘿~~~~~~」

說完,黃小龍又低聲道。「姐,對不起了,這回真是難為你了,那啥,等會我假裝是在和你那個,你……你試試叫床~~~~~~~」

沒辦法,外面的人不走,黃小龍,顧悅茹,田珊珊三個人,就必須把戲演下去。

不但要演戲,而且必須要演到最逼真,以假亂真。

所以說,叫床這個環節,是必須要的……

顧悅茹一聽黃小龍這麼說,臉騰地一下就紅了。她趕緊把黃小龍的手指吐出來,然後用蚊子般的聲音道。「小龍,姐…姐就這麼叫床?姐也明白現在不是扭捏的時候,關鍵是,沒有的事,怎麼叫?姐又不是那些職業坐台的小姐,一張開嘴就能來,姐……姐怕弄巧成拙啊!被聽出來是假叫,那我們就死定了1

黃小龍又回頭看了看禁閉的室門,他緊張得要死了,生怕外面的人發現事情不對勁,衝進來開槍。

黃小龍,滿腦子汗,然後一咬牙,「顧姐得罪了!珊珊,性命攸關,你別胡鬧哈~~~~~~」

說完,黃小龍直接將顧悅茹的睡裙掀開,右手食指和中指……

「嗯~~~~~~~~~~」顧悅茹立即發出一聲本能的顫音~~~~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