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天驕 其他類型

都市至尊天驕

第258章主動的顧悅茹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07日 02:52 [字數] 709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本來,田珊珊被停職后,單獨行動,跑到黃小龍這兒來盯梢那伙毒販,是一件很危險,而且比較幼稚,且衝動魯莽的行為。

可她運氣還真是好,居然在這裡守株待兔,把Z市本地最大的一個毒梟『許雄』給發現了!

許雄今天親自來到雙喜街,和那伙被田珊珊盯上的毒販子接頭,交涉。

這意味著,接下來有可能會有一起驚天毒品交易,在雙喜街完成!

下午,田珊珊更是趕緊跑到室窗口監視。

黃小龍在一旁也略微有些緊張了。

田珊珊在窗口用照相機監視了2個多小時,只是看到那排平房外面,幾個小嘍在懶洋洋的抽煙聊天,卻並沒有發現光頭漢子或者許雄出來。正自焦躁之時,其貌不揚的許雄,提著個密碼箱,由光頭漢子和莫四送了出來。光頭漢子和許雄握了握手,然後也沒多說什麼,許雄就擰著密碼箱離開了雙喜街。

田珊珊低聲道。「許雄離開了1她轉過頭來,臉上有一些思考的表情,蹙眉道。「要不,我現在去跟蹤許雄……」

黃小龍阻止道,「珊珊,現在千萬不要打草驚蛇。我覺得跟蹤許雄沒必要。因為許雄和這個光頭漢子,始終是要在雙喜街進行交易的。咱們只要蹲點守在這裡,密切關注那排平房的情況就OK了。現在我考慮,咱們是不是應該報案之類的……」

「等到確定他們要進行交易的時候,咱們再報案吧。」田珊珊返身坐到床沿上,「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候,一旦報案,就會有警力潛入雙喜街,我怕那些毒販產生警惕;還有嘛小龍,我好不容易盯上這群毒販,現在手裡掌握了一些很有用的證據,怎麼說呢。要單獨破獲這起販毒案件,我沒那個能力,不過,我也希望儘可能晚一點報案,這樣……我的功勞會大一些。小龍。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田珊珊很不好意思的抬頭看著黃小龍。

黃小龍一下子就明白田珊珊心裡的想法了。

假如田珊珊現在就報案。那這起販毒案件破獲之後,論功行賞,田珊珊一個停職的沒有任何背景關係的小刑警,能分到什麼功勞?估摸著。有功勞,也被那些當官的人搶去了。

田珊珊是想在最後關頭報案,這樣的確能夠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呵,珊珊,我懂了。」黃小龍走過去溫柔的拍了拍田珊珊的香肩。「得了。你放心,我會盡最大努力幫你的。」黃小龍心裡就想,自己得掌握好時機,給苟火明通個氣,讓他調撥警力過來。當然了,事先要說清楚功勞的分配問題。

「嗯嗯,」田珊珊認真的看著黃小龍。「小龍你放心,我不會任性胡來的,該報案的時候。我絕對會報案的,不會讓你冒險的。」

「傻丫頭。」黃小龍坐到田珊珊身邊,一把將她攬入懷中,柔聲道。「現在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再說了。為了你去冒險,是值得的。」

稍微這麼一句話哄一下,田珊珊就渾身酥軟,愛意蒸騰。貼在黃小龍懷裡連聲說自己太幸福太幸福了。

黃小龍摟著田珊珊睡了個午覺。豐滿的尤物躺在自己身旁,黃小龍難免也心猿意馬。不過緊守著對田珊珊的尊重,黃小龍並沒有趁機破掉田珊珊,他只是把自己的褲子脫了,指引著田珊珊的玉手,握住,然後讓田珊珊用手替自己……

經過了昨晚的親密接觸,田珊珊對黃小龍這種淫蕩的舉動,已經完全不排斥了,並且深深的認識到,自己現在已經是黃小龍的女朋友了,有義務替黃小龍解決一些實際困難,因而就在黃小龍的教導下,極為生澀的用手上下活動起來。

黃小龍被田珊珊溫熱香膩的手掌控著,一上一下的擼動,只覺得通體舒坦,四肢百骸都湧起一陣陣快感。他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享受,時不時的就伸手搓揉一下田珊珊美妙碩大的峰巒……爽爆了。

而這個時候,黃小龍的手機鈴聲響起。田珊珊手上動作停止。黃小龍低聲道。「珊珊你別管這個,你繼續。」

「色鬼。」田珊珊羞澀的看了黃小龍一眼,也就『任勞任怨』的用手繼續活動起來。

黃小龍抓起手機,是顧悅茹打過來的。

極品少婦顧悅茹。

黃小龍調整了一下呼吸,接起電話,用盡量平緩的嗓音道。「呵,顧姐,你好埃」

「小黃,那輛車你開著還行吧?」顧悅茹那優雅而得體,充滿了知性美的聲音,就通過電話傳遞了過來。

一聽到顧悅茹的聲音,黃小龍腦子裡就一下子閃現出這個極品少婦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那成熟透了的身體,那自信滿滿的氣質,那寧靜美麗的臉龐,那清美的眸子中,時不時掠過的一抹不易察覺的寂寞和渴望……

在這種YY之下,田珊珊又在不停的擼動,黃小龍得到的快感就愈加強烈,猶如一**強電流,不停的衝擊著他的大腦皮層和周身竅穴。

黃小龍甚至突然產生幻想,自己在一個乾淨的辦公室里,把顧悅茹壓在辦公桌上,從後面不停的撞擊,使得這個久曠乾涸的少婦,不停的婉轉呻吟……

黃小龍越來越興奮了。

隨著田珊珊的擼動,開始下意識的挺著腰腹,一下下的迎合。

赫然,熟能生巧的田珊珊手上的動作加快起來……

「嗯」黃小龍鼻腔中忍不住發出一聲顫抖的尾音。

「小黃,你幹嘛呢?」顧悅茹在電話那頭疑惑道。

「沒幹嘛,沒幹嘛,顧姐,因為我沒有駕照,所以暫時不敢開車……嗯」黃小龍一邊朝田珊珊點頭,示意她做得很棒,一邊用怪異的音調和顧悅茹聊天。

「不對勁啊,小黃,你的聲音怎麼這麼怪。連呼吸都有些急促的樣子。」顧悅茹還是覺得不對勁。當然了,她永遠也不可能猜到,她和某人通電話的時候,某人正在享受一個女人的玉手服務,更加猜不到。某人在這種時候。一邊聽著她的聲音,一邊腦子裡幻想著和她在一個辦公室裡面XXOO……

「顧姐,我可能是有點感冒了,沒事沒事。」黃小龍敷衍道。

「噢那你去醫院沒有?小黃埃天氣熱,經常進出空調房,是很容易感冒的,室內和室外的溫差太大了。吃藥沒有啊?」顧悅茹關心的道。

而事實上,此時此刻。顧悅茹正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坐在那寬大的紅木辦公桌後面,把辦公室的門反鎖了,偷偷的給黃小龍打電話。

她是實在忍不住了,才不顧矜持,主動給黃小龍打的這個電話。

為什麼忍不住了?

顧悅茹今年三十好幾了,說俗點,正是一個如狼似虎的年齡。性慾旺盛。然而,她已經和前夫分居很多年了。一直沒有做過那件事。生理上就一直憋著,都憋出內分泌紊亂的毛病了。都憋成月經不調了。當然了,顧悅茹是個成熟有理智的女人,這種事情,只要不被挑逗。強行憋,也是能夠憋住的,大不了自己偷偷解決一下。

可是,尼瑪的!她被挑逗了!

上次在去福全縣的長途汽車上。她被黃小龍按摩那幾下,被黃小龍那有魔力般的手。直接弄到了高潮。

像顧悅茹這種情況,就屬於不被挑逗,那就沒事,一旦被男人挑逗,那簡直一發不可收拾啊!

雖說顧悅茹自己解決問題的時候,偶爾也能夠有高潮的情況,但是自己弄出的高潮,和被男人弄出的高潮,是兩個概念。

就自從長途汽車上被黃小龍弄得欲仙欲死那一次,徹底把顧悅茹的心給搞亂了。

往後的日子裡,她幾乎每天晚上,都會想起那件事,回味起那次**蝕骨的感覺。每當想起黃小龍那靈活的手,那溫熱的感覺,那飛上雲端又被砸下來的死了般的爛泥一樣的快感,她都會潤濕……

後來,和黃小龍接觸了幾次,在公園裡看到黃小龍下象棋;又陪黃小龍去買車;然後黃小龍幫她解決了前夫的大哥和二哥……

人,就怕接觸,石頭捂久了都會捂熱呢!人接觸久了,就難免要出問題。

經過這幾次接觸,顧悅茹更是腦子裡時不時就閃過年輕帥氣的黃小龍,時不時就想起黃小龍用手讓她舒服了一次。

而且黃小龍後來還在言語間,調戲過顧悅茹好幾次。比如直接和顧悅茹聊她很久沒做愛了之類的話題;又比如暗示顧悅茹,他雖然年齡不大,但是特別喜歡少婦。

人家顧悅茹就是一個極品少婦埃

你說一個男的在一個少婦面前,大肆吹噓自己喜歡少婦,這是個什麼概念?

這尼瑪不是勾引么?

所以顧悅茹現在一想到黃小龍說過自己喜歡少婦這句話,她心裡就一片燥熱。

這回主動和黃小龍通電話,顧悅茹是硬著頭皮豁出去了。而且她潛意識裡,知道黃小龍對她還是有點那啥意思的。畢竟也是個少婦了,這些苗頭她還是能看出來的。

「小黃啊,」顧悅茹整理了一下措辭,然後就故意苦惱的說道。「剛剛接到通知,我住的那個小區,今晚停氣停電,太無語了,停氣就做不成飯,這個還好些,可以去外面吃;可停電的話,這麼熱的天氣,不能用空調,也不能用電風扇,還不把人熱死?」

說完這句話,顧悅茹矜貴優雅美麗的臉,都刷的一下子緋紅了。

這就是一句暗示性非常強的話。

黃小龍也不是白痴,他自然聽出來了顧悅茹說這句話的潛台詞。

事實上,顧悅茹這句暗示的話,其精妙之處在於,說出來之後,主動權扔給黃小龍了。黃小龍可以約她吃去吃飯,約她去一些可以用空調和電風扇的酒店賓館。

現在就看黃小龍怎麼應對了。

黃小龍垂頭看了看滿頭大汗,右手換左手的溫柔的田珊珊,心想,顧姐啊,你打這個電話過來。真不是時候啊!我這幾天走不開啊!

「呵,顧姐……停氣啦……停氣就只好到外面吃了……」黃小龍吞吞吐吐的說道,事實上,在田珊珊的動作之下,黃小龍渾身都爽透了。精蟲上腦。說話之間,也不如平時那麼機靈,那麼滴水不漏了。

這句話說出來,就讓顧悅茹誤以為。黃小龍是同意了要和她一起去外面吃飯。

「呵,小黃,那我們去南湖新開的一家土耳其烤肉店裡吃晚飯,你看行不?」顧悅茹開開心心的道。

黃小龍心裡叫苦不迭……尼瑪,你讓我怎麼把女朋友扔在家。溜出來陪你吃晚飯啊?他只好委婉的拒絕道。「顧姐,外面吃飯不太乾淨,我就在家裡吃得了。」

豈料,這句拒絕的話,聽到顧悅茹耳朵里,就完全變調了。

顧悅茹一顆心快速的蹦躂跳躍起來,耳根都紅了……天啊!這小鬼!是在暗示我!讓我去他家吃飯!

一個男人約一個女人去他家,恐怕除了吃飯之外,應該也還有其他方面的娛樂吧?

比如……

「呵。小龍你想在家吃啊?行,那顧姐下班直接買點菜過來,你想吃什麼菜啊?」顧悅茹盡量使自己的語氣,顯得平靜平靜再平靜。事實上,她內心已經激動慘了。

她是個離婚的少婦。而且對黃小龍這個年輕人有好感,心面喜歡,又貪戀黃小龍曾經給過她的久違了的高潮的感覺。因而如果時機成熟了,她是不排斥和黃小龍做做那種事的。她早就不是小姑娘了。有的方面,不必要那麼扭捏。那麼保守。

有好幾次,顧悅茹心裡都在想,還沒真正的做,他只是用手,就讓我飛起來了,那真刀實槍的做那件事,還不把我爽死?

而且她看出黃小龍這人善良,在經濟上也沒有太大的問題,所以她也不擔心黃小龍事後像很多網上報道的新聞那樣,敲詐她的錢財。

「啊?你,你買菜過來?」黃小龍愣住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

黃小龍只覺得周身一麻,一種恐怖的酥麻和快感,海水一半覆蓋了他!

黃小龍腦子裡嗡的一炸,一種歇斯底里的衝動魔鬼一般附身了他,他直接將手裡的電話一扔,然後翻身爬了起來,把田珊珊的T恤掀開。嘴巴里發出連聲悶吼「吼!!!!!!啊!!!!!!!氨

田珊珊嚇得不知所措,等黃小龍完事之後,她才發現,她那件奶白色的文胸上面,已經沾染了很多穢物。她紅著臉啐了黃小龍一口,然後就跳下床,去洗手間了。

黃小龍這時候才鬆弛下來,舒舒服服慵慵懶懶的躺在床上,順手將手機拿了起來,之下,他頭皮都炸開了!

剛才他極度興奮之時,將手機一扔,可是忘記掛掉和顧悅茹之間的通話了!

而現在,他和顧悅茹的通話,依舊保持著……

也就是說,剛才黃小龍在釋放的時候,情不自禁的一連串悶吼,很有可能被顧悅茹聽到了!

黃小龍握著手機,顫抖道。「顧姐」

「小龍,你,你剛才在哪兒吼什麼?你,你到底怎麼了?」顧悅茹很奇怪的問道。

此時,田珊珊正在洗手間清洗,黃小龍也沒管那麼多,而且他一直覺得,調戲顧悅茹這個少婦很有意思,於是就壓低嗓音道。「姐,我……我說了你可別罵我……」

「怎麼了?」顧悅茹連聲道。「到底怎麼了?你快說,姐不罵你。」

「姐剛才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那啥,我正在自己……就是,你知道的,我這個年齡的男人,也有那個**……所以,你……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就正在自己解決……然後,聽到你的聲音,我……我竟然很興奮,然後就……關鍵時刻,我電話都掉了,也……也就叫出來了……姐,對不起礙…」黃小龍弱弱的道。

「啊!!!1顧悅茹驚叫了一聲,然後慌亂道。「你,你。你竟然在……小龍,你啊你,你……」

「姐,你生氣了?」黃小龍故意道。

「去去去,虧你還。還這麼直接的跟姐說這個……好了好了。這個還是很正常的,別說你了,現在很多學校的大學生,甚至高中的男生都……算了。不說這個了,反正你20幾歲的小夥子,是正常的,你也別自責,不要有什麼心理壓力。那啥……有人叫姐了。姐先出去忙工作,等會買菜過來……那個……姐……姐……」顧悅茹欲言又止,不過,很快就咬牙道。「姐覺得,就是上次你給姐按摩之後,姐身體好多了,就是……你能不能再給姐做一次那種按摩。」

聽到黃小龍說他一邊給自己打電話,一邊正在那啥,顧悅茹也興奮了。雙腿之間熱流噴涌,她心想,既然黃小龍都當面和自己說那些事情,那她還有什麼不好說的?因而就把今天給黃小龍打電話的真實目的給說了!

她想再次體驗一下黃小龍的手,給她帶來的那種感覺!!!!

那種**的感覺!

「呃」黃小龍還沒反應過來。顧悅茹就把電話給掛了。

黃小龍能夠感覺到顧悅茹的欣喜和快活。

「不是吧?原來她是想…是想讓我給她按摩?」黃小龍心裡也終於明白了顧悅茹今天專門主動打電話過來的目的。

怎麼按摩?

像上次在長途汽車上那樣,按摩她私隱部位,直接把她弄高潮?

一時間,黃小龍又陷入到無邊的遐想中。腦子裡面迅速醞釀出來一些場景……親手把這個端莊優雅少婦脫光,然後用手在她最私隱的部位按摩。

「如果我對她使用出加藤鷹之手。那她是什麼反應?」黃小龍吞咽了一口口水。

這時,田珊珊在洗手間清洗完畢,紅著臉回到室。「你…你剛才為什麼弄到我身上啊,你好壞……」

「嘿對了,珊珊,今晚我有個朋友要過來我家吃晚飯。」黃小龍笑眯眯的說道。

「朋友?什麼朋友?」田珊珊一蹙眉。「男的還是女的?」

「就一普通朋友,一個大姐。大概就是三十好幾歲了。」黃小龍故意把顧悅茹的年齡往大了說。

「噢三十好幾歲的大姐埃」田珊珊也就沒有太警惕,點頭道。「好埃」

………………

黃小龍家樓下的平房。

陰暗潮濕的平房內。

此時,那光頭漢子大馬金刀的坐在一張椅子上,屋角堆放著一些木箱,幾名壯漢環抱著手站在屋裡里,那莫四唯唯諾諾的站在光頭大漢身旁。

「冷哥,許雄那邊沒問題吧?他可是咱們Z市本地最牛逼的毒販啊,能吃進大把的貨。」莫四略微有些激動的說道。「冷哥,這一票干下來,咱們可是好幾年都不用開張了。」

光頭漢子獰笑道。「許雄要多少貨,老子都能給他辦齊。和這個許雄合作,最大的好處就是能夠準時收到錢,這傢伙手頭上現金多。是個大買家。」

「那就行了啊1莫四搓著手道。「冷哥,要不,就按照許雄說的,明晚交貨,反正越早交易越好,拖久了心裡不踏實。」

光頭漢子突然抬起頭,用審視的目光看著莫四,他的目光就好像一頭飢餓兇殘的草原狼,盯得莫四心頭髮慌。

「冷哥,沒,沒啥問題礙…您也在雙喜街住了好長一段時間了,最近,最近也沒有什麼新面孔出現在雙喜街埃我是雙喜街本地人,哪些人是普通食客,哪些人有問題,我看得出來。條子方面,您可以完全放心,我莫四保證,條子沒有盯咱們。」莫四膽戰心驚的道。

光頭漢子活動了一下脖頸,發出喀拉拉的聲音。「這樁生意很大,一旦出了紕漏,那是掉腦袋的事情。所以,一定要把細。老子覺得,那天那個黃小龍,還有那個豐滿的女人,有點問題。」

「冷哥,我都上去套話了,沒問題啊,那個女的是黃小龍那小子的女朋友。」莫四苦著臉道。「黃小龍那傢伙,是雙喜街本地人,悶騷的很,色胚子一個,以前沒本事,就每天在家看毛片,擼管子,現在稍微混出點名堂,就開始帶女人回家玩。沒問題,冷哥,絕對沒問題。」

那光頭漢子思考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知道老子為什麼現在還活著么?感覺!老子一向對一些有危險的人,會產生一種特別的感覺。好了,小強。」

一個粗壯漢子,立即點了點頭。「冷哥。」

「今晚上,四兒帶著你們幾個,去那個黃小龍家瞧瞧。」光頭漢子斟酌了一下,「等他們睡著了再過去,偷偷摸進去。如果那個女的是條子,那他們肯定不可能睡一間屋。小強,你會開鎖對吧?晚上帶著兄弟,偷偷摸進去。那啥,把槍帶上。」

「冷哥我明白了。」那個粗壯漢子沉聲點了點頭。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快捷鍵:←)都市至尊天驕 第257章大魚出現了!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快捷鍵:回車) 都市至尊天驕 請假條(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