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天驕 其他類型

都市至尊天驕

第246章給您道個歉,行不?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6日 07:18 [字數] 822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黃小龍心情很爽。

因為他終於有了自己的私家車。而且這輛保時捷911,對於黃小龍來說,也算得上是豪車了。當然了,在這座內陸城池來說,不管如何,保時捷911還是很能夠說明一些問題的。不敢和沿海城市那些動輒數百萬上千萬的車比,更不敢和那些改裝過的車比,但是在Z市,基本上還是很不錯了。

一個從雙喜街走出來的孩子,擁有了一輛這種車,在虛榮心上,還是得到了很大的滿足。黃小龍笑呵呵的開著車,在市區里溜達。顧悅茹把她的車停在一個超市的地下停車中,坐在黃小龍旁邊,陪他一起感受著新車帶來的快感。

顧悅茹眼角餘光掃視著高興得像是個孩子的黃小龍,也忍不住流露出會心的微笑。同時她對這個醫術高明,棋藝超群,住在貧民區,卻隨手能夠拿出200萬買車的男孩子,產生了越來越強烈的好奇心。

「呵,小黃,你把你的車停到你家門口,估計會引起轟動和圍觀吧。」顧悅茹笑著說道。

「嗯,那肯定的,我們雙喜街最有錢的宵夜老闆,也不過開的是奧迪AP這種級別的車。這輛保時捷還真是打眼。而且我現在還沒有駕照,就先暫時把車找個地方停了,等拿到駕照之後,再慢慢玩。」黃小龍扶著方向盤,笑嘻嘻的說道。「聽說最近交警抓得比較嚴,我沒有駕照,無論出了什麼事情,都是我的全責。」黃小龍強行克制住開車的癮頭,「顧姐,現在我把車開到前邊路口的沃爾瑪地下車庫停好,然後我們去吃飯吧。今天多謝顧姐給我介紹熟人,我才能夠這麼順利的提到車,我想請顧姐吃個飯·好好感謝一下顧姐,嘿嘿嘿。」

顧悅茹微微蹙眉道。「小黃,你和我之間,說什麼感謝頒那麼客套。把顧姐當外人啦?」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面對黃小龍的時候,顧悅茹越來越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親切感了。她潛意識裡不想讓黃小龍在她們之間築起一道隔閡。聽到黃小龍說見外的話,她就有點不太樂意。「要說感謝,也應該顧姐感謝你才對,說說,你想吃什麼?」

黃小龍側頭看了顧悅茹一眼·就看到她精緻風情充滿了知性美的少婦臉,還有那飽滿的胸脯,還有那被熱褲緊緊勾勒出豐美曲線的美腿,就暗自吞咽了一口口水,隨口道。「隨便吃什麼都行。我對吃的沒啥要求。」心裡卻道,『我說要吃你,你願意么?,

「那就在沃爾瑪旁邊的中餐廳吃吧,有一家『唐宋家宴川菜館,·味道非常不錯。」顧悅茹安排道。

黃小龍點著頭,然後把車開到了沃爾瑪的負一樓,把車停好·並且押了幾千塊錢,臨時租賃了一個車位。黃小龍早些日子打電話麻煩劉局長給他買本駕照,他心想,駕照買過來,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開車了。無照駕駛,他還是有點發怵的,怕出了事不佔理。

放好車,顧悅茹就帶著黃小龍,來到沃爾瑪旁邊的一個高檔中餐廳。

兩人在大廳左側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服務員把菜單遞給黃小龍和顧悅茹。

顧悅茹優雅的翻看著菜單。她的眼神里有思考判斷和很有主見的表情。其實在這種細節中,顧悅茹少婦的沉穩·幹練,不吆喝,不詐唬,就逐分逐寸的體現了出來。這種從容的氣質,和少女是不一樣的。剛才進酒樓的時候,黃小龍還刻意觀察過·顧悅茹是目光平視前方,清淡如水,一身滿滿的都是用成功的事業武裝起來的自信。

「她好像是什麼政府機構的官員。對了,好像是教育局。」黃小龍心裡估摸著。「所以她無時無刻,才會體現出來這種自信和穩重。嘖嘖,其實把這種少婦壓在身下,才是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哩。嘿嘿,她已經有好幾年沒做過愛了,如果我用那種按摩手法給她來一下,不知道她會不會聲淚俱下,徹底喪失…」

黃小龍坐在顧悅茹對面,臉上展覽著很陽光很得體的微笑,但是腦子裡YY的內容,卻是有那麼一丁點的猥瑣……

顧悅茹點了幾個菜,叫了幾瓶啤酒。問了問黃小龍,黃小龍就連忙說顧姐點的菜正合我意。

酒菜上來了,兩人開始對飲起來。顧悅茹喝酒上臉,稍微喝一點,臉色就紅潤起來,水色十足,艷光四射,魅力無窮,一笑一顰之間,分寸拿捏得恰到好處,少婦的風情,簡直被她演繹到了極致!

弄得黃小龍胯|下都有了很強烈的反應,只能翹著二郎腿遮掩著…

從言語的交談中,黃小龍很容易就能夠分析出,顧悅茹雖然事業有成,但是在生活方面,卻並不是那麼的如意。

總的來說,黃小龍意識到,顧悅茹並不幸福。也說不上什麼具體的原因,也沒什麼具體的指標,反正就是能夠感覺出來,從神態,偶爾間流露出表情……等等方面。

也對,一個極美的少婦,好幾年沒做|愛|了,能幸福么?

也不知道是酒精的原因,還是顧悅茹有意要對黃小龍傾訴,兩人說著說著,顧悅茹就說到自己私人那點事兒了。

顧悅茹也不避忌什麼,她如實的告訴黃小龍,她和自己的老公,好幾年前就分局了,去年剛剛辦了協議離婚。

顧悅茹的老公是一個很成功的商人。Z市本地人,前幾年去省城打拚,依靠著家族內部的一些人脈關係,以及商場上彪悍的搏殺能力,硬是在省城闖出了一條路子。進入了省城商界名流的圈子。

一進這個圈子,各種名利美色的惑,就接踵而來。

他終究是沒有抵擋住一個比顧悅茹年輕12歲的女人。他和那個女人有了那個事情后,就不再碰顧悅茹了。而且成天催顧悅茹離婚。

顧悅茹倒不是不願意離婚,主要是因為她一離婚,傳出去對她的事業有影響。所以一直拖著。他老公索性也就在省城購置了房產,和小三兒雙宿雙飛了,還指著顧悅茹的鼻子說,『你拖吧!反正咱們這婚·是離定了!,

聽完顧悅茹娓娓道來的敘述,黃小龍做勃然大怒狀,討伐道。「這個狼心狗肺的傢伙!顧姐這漂亮,這麼有嘻居然和顧姐離婚!而且好幾年不碰顧姐,如果是我的話……呃,沒什麼,沒什麼。」

顧悅茹其實早就放下這段婚姻了,現在說起來,也不怎麼揪心和難過,聽到黃小龍的話·反而感興趣的道。「要是你的話,你怎麼?」

「呵呵,沒什麼嘛,黃小龍剛才是收不住話頭,一下子說漏了嘴。

顧悅茹看到黃小龍這種貌似青澀的樣子,就愈發的催促道。「小黃,你把話說完,可別說半句留半句,故意逗顧姐呢?」

黃小龍抬頭一看·顧悅茹眼波如夢,氣質飄渺,醺醺然微有醉意·嬌艷無儔,因而就硬起頭皮道。「我說實話哈,如果我是顧姐的老公,我根本不可能去找其他女人,那啥,每天,每天都和顧姐那個都還不夠哩,

聽黃小龍說出這麼露骨的話,顧悅茹臉刷一下就通紅了!不過她卻絲毫找不出發火的理由,一顆心反而像是裝了馬達一樣噠噠噠的跳躍起來,就白了黃小龍一眼。「小黃你亂說!你顧姐一個老太婆·哪兒比得上那些年輕妹妹啊?」

「沒有1黃小龍據理力爭道。「各有各的優勢吧,年輕又怎麼了?我看啊,年輕的未必有顧姐你這種味道和氣質。常言道,少婦少婦,騰雲駕霧呃,算了·不說了,不說了。」

「少婦少婦,騰雲駕霧?」顧悅茹是個斯文人,初時沒有弄明白黃小龍這句話的含義,她重複了一遍,然後一下子頓悟了,就夾了一筷子韭菜,往黃小龍碗里一放,「小黃,你啊你,看起來很靦腆的一個大男孩,沒想到,你,你這麼,這麼……這麼流矮」

黃小龍把韭菜往嘴裡一送,就囫圇吞棗的道。「韭菜補腎壯陽,好吃。」

聊著聊著,兩人就從淺表層聊到了深層次

黃小龍對於這種談話內容的轉變,倒是沒有太多的不適,因為他本身就是個悶|騷|客而顧悅茹卻是隱隱然有一種極為刺激和亢奮的味道。

因為顧悅茹一向給人的印象,都是端莊守禮,溫文爾雅,談吐斯文,端著一種淑女的架子。但是她畢竟是個食髓知味且狼虎之年的少婦,好幾年沒有做過那種事情了,平時在人前人後,拚命的憋著,不敢有絲毫表露,她實在是憋得慌了!現在黃小龍這個比她年齡小差不多10歲,而且又觸摸過她私隱部位的『知根知底,的男孩子,居然和她聊到了這種話題,就好似是讓她積壓在心中的那方面的慾望,找到了一個宣洩口!

刺激!亢奮!大腦皮層充血!YY!有快感!

借著酒勁,顧悅茹說出一句讓黃小龍差點噴飯的話。「小黃啊,那個…你啊你,你長得這麼高大帥氣,又有才華,而且經濟條件也很不錯,嘴巴又會說話,平時應該有很多女孩子追你吧?上次我看見慕容小姐都圍著你轉悠。嗯,你你應該不是處|男了吧?」

「啊?1黃小龍沒想到自己把顧悅茹那方面的慾望勾起來了,現在她是喝了點酒裝糊塗,真刀真槍的問了起來。

當然黃小龍也不是怕事的人,就故作羞澀的垂頭道。「嗯,顧姐,你問得我好尷尬不過顧姐,你和我能夠在茫茫人海中相識,也算是一種緣分。而且吧,顧姐,不瞞你說,我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有一種特別親切的問道,就好像我們很久很久就認識了,呵呵,所以說啊,顧姐,無論你問我什麼問題,就算是我的隱私,我也會回答你的!對,我不是處|男了1

黃小龍給顧悅茹下了一個套!

他說,無論你問我什麼問題,就算是我的隱私,我也會回答你,其實這句話的目的在於嗯,你問我隱私問題,我都回答你·那我問你的隱私,你可也要回答我喲。

顧悅茹當然沒有黃小龍那麼賊了,她溜一下,就鑽到套里了·臉色紅彤彤的,眼波熏醉,性感的紅唇一開一合的,喜道。「小黃,我也感覺和你一起,蠻親切的,所以我才會把婚姻的事情告訴你呢!想不到你也有這種感覺!這可能就是緣分吧。你要知道·在其他人面前,我對這段婚姻,可是隻字不提的,今天卻主動對你說了。你不會笑你顧姐吧。」

「不會!這件事根本就不是顧姐的錯,他和你離婚,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錯誤,他以後會後悔了1黃小龍義正言辭的說道。然後目光一轉,「那啥·顧姐,你到現在為止,有過幾個男人啊?」

黃小龍開始還招了。你不是問我隱私么?行·那我也問你隱私!來而不往非禮也!

顧悅茹很羞澀的咬了咬下唇,然後低聲道,「就一個。小黃,你相信我么?其實就一個。沒找過別的男人。」

顧悅茹頭上橫著一根標註1的粉紅色條子,她當然只被一個男人上過。黃小龍問這個膚淺的問題,是為了引蛇出洞,套出更多更隱私的問題。兩個人都十分興奮。黃小龍也是幾杯酒下肚,分不清輕重乾脆就把椅子往顧悅茹那邊一挪,「顧姐·我坐你這邊吧,這樣聊天比較方便。」

顧悅茹就趕緊把自己的椅子往裡邊挪了一點,好讓黃小龍坐下來有足夠的空間。

兩人從面對面這樣坐著,變成了並排坐,相隔很近。因而黃小龍就能夠很清晰的聞到從顧悅茹身上傳來的那種微微的熱氣,還有撩人的少婦味道。

「顧姐·你說你這麼多年沒做過了,你到底想不想啊?」黃小龍一刀直刺顧悅茹的要害部位!這個問題,犀利!

顧悅茹有些手足無措的夾著菜盤子里的一條黃鱔,垂著頭,耳根子都紅了。她真的是第一次面對和一個男人把褲|襠|下|面那點事翻開來說埃

羞澀,靦腆,道德上的顛覆,偷情一般的興奮,多年積欲的宣洩!

五味雜陳!

但是不可否認,很爽礙…

足足過了一分鐘,顧悅茹才小聲的道。「想有時候還是蠻想

小黃,你…你會認為你顧姐很淫|盪吧」

「這有什麼好淫|盪的,想是很正常的。」黃小龍心花怒放道。「不想就代表身體有病了1黃小龍現在已經有帶顧悅茹去開房的衝動了!不過此事莫及,千萬不要操之過急,必須要確定顧悅茹對自己有了愛意,然後再征服她,得到她的身心,這樣才會獲得悅女心經軟體技能點的獎勵。

如果是借著酒勁,借著這個久曠少婦的寂寞和生理需要,和她發生了關係,那悅女心經軟體是不認可的,不會有技能點掉落出來。

「我不但要獲得她的人,更重要的是獲得她的心!這種少婦,一旦到了床|上,可能是要比飛雪和素素她們放得開啊1黃小龍心裡蠢蠢欲動,然後就準備問一下更加下|流無厘頭的隱私問題。

就在這時,顧悅茹臉色忽然一變!

她本來因為和黃小龍深入聊天而不由的變得有些春心動蕩的臉色,一下子就顯得有些難看,尷尬,還有些淡淡的厭惡。

黃小龍心裡也一緊,順著顧悅茹的目光看了過去,就看到對面有兩個中年男人,夾著公文包,直接朝他們這張桌子走了過來。這兩個男人,都是一臉官相,而且樣貌方面,還有幾分相似,好像是兩兄弟。

顧悅茹慌忙拉著黃小龍站了起來,低聲道。「這是我前夫的大哥和二哥,一個是市交通局的局長,還有一個是市旅遊局的局長,都是很難纏的人,對我很尖酸刻薄,我和他鬧離婚那陣,這兩個人都各懷鬼胎,大哥是明目張的站在他那邊,指摘我的不是二哥甚至,甚至還想和我發生那個關係小黃,我們走,惹不起」

看樣子,顧悅茹還是有點害怕這兩個中年男人的。

「市交通局局長?市旅遊局局長?聽起來也沒什麼嘛。不過顧姐一個女人,這兩個又是她前夫的親哥哥,現在要面對,還是很尷尬的。對了,那個什麼二哥·還想和顧姐發生關係?媽的,畜生1黃小龍腦子裡胡亂想了一通,他當然也不可能給顧姐惹麻煩,所以也就站了起來·想和顧姐一起先迴避一下。

豈料,那兩個中年男人,飛快的走了過來,居然走到黃小龍和顧悅茹他們這邊,拉開椅子坐了下來。那個『大哥,就聲若洪鐘的道。「喲,弟妹,怎麼·和誰一起吃飯啊?嘖嘖,弟妹,你口味還是蠻高的嘛,這不,剛剛和我三弟離婚,就和別人好上了?哈哈哈,看來我三弟說得不錯,你也不是什麼純良噢·不說這些,不說這些,反正你們婚都離了·這都是你的自由嘛。不過你也要注意影響,你也是教育局的領導,不要給我們Z市的教育界抹黑啊1

那個大哥一過來,就機關槍般的掃射了一陣,給顧悅茹安了很多莫須有的罪名。

顧悅茹是有點害怕這兩個人的,但是聽他們說得那麼難聽,同時也顧忌到黃小龍的聲譽,就解釋道,「大哥,你不要亂說!我和小黃也就是普通朋友。」

「哈哈哈哈·普通朋友?」旁邊那個二哥就冷笑了一陣,他用一種色迷迷的眼光,直勾勾的盯著顧悅茹的胸脯,然後獰惡的說道,「弟妹,我認識你也有很多年了·除了工作應酬之外,你什麼時候和普通朋友一起出來喝過酒?而且你們還這麼親密的坐在一起,湊在一起。你當我和大哥是傻瓜么?嘖嘖,當初裝得多純啊,連我這個二哥約你出來吃個飯,你都端架子,哦,我明白了,年輕人嘛,身體好,弄起來帶勁是吧?你就圖這個吧?給我們家族丟人!歪門邪道1

顧悅茹氣急。但是這種事情,真是越描越黑,而且她心裡潛意識裡,面對黃小龍,還是有一些曖|昧的,所以她一下子氣得說不出話來,周身都因為氣憤而瑟瑟發抖。

這時,黃小龍根本就忽略了顧悅茹的年齡,忘記了她是一個比自己都大了差不多KO歲的少婦,純粹把她當成了一個受到欺凌的孤苦弱女子。

黃小龍的大男子主義被很好的激發了出來,他直接搶上去一步,擋在顧悅茹身前,義正言辭的說道,「你們在這兒瞎說什麼?我和顧姐是光明正大在這兒吃飯,礙著你們什麼事了?還有,顧姐已經離婚了,從原則上來說,跟你們這一大家子人,也沒有什麼關係了,她跟誰吃飯也好,甚至做了什麼也好,你們都管不著!別哩嗦的,你們要吃飯就請便,別坐在我們這張桌子旁獯!1

這個大哥和二哥,沒想到黃小龍這個『小白臉,居然牙尖嘴利的,衝出來就是一頓頂撞。

他們在Z市都是身居高位的政府職能機構一把手,長期就是聽人奉承聽慣了,哪裡被黃小龍這種『小白臉,數落過埃

一下子,那個大哥的官威就爆發了出來,砰的一下,就拍響了桌子,厲聲道。「你是什麼東西?我跟你說,你亂搞男女關係,你還在這裡有禮了?行,你看看老子怎麼整治你!敢動我家三弟不要的女人?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我1

黃小龍聽得勃然大怒,他心想,這個旅遊局和交通局算個屁啊,又不是強勢部門公安局,跟自己的利益關係八竿子打一到一塊兒,自己何必在這兒忍氣吞聲,赫然,黃小龍也『啪,的一下,把桌子一拍,桌上的湯碗菜盤子都蹦起來,油水四濺,差點濺了那個大哥和二哥一身。「滾!罵了隔壁的,再叫,再叫弄死你們1

黃小龍一方面是被氣到了,一方面是在顧悅茹面前,不肯失面子,再者,就是喝了點酒,壯了膽,因此一開口就是要把人弄死。

顧悅茹人都傻了,看著黃小龍如此強勢的保護自己,這個年齡比自己小了10歲的男生,一下子令她充滿了安全感。不過,她也怕事情鬧下去不可收場,然後就從後面一下子抓住黃小龍的胳膊,「小黃,我們走,別和他們鬧。」

那個大哥和二哥,同時跳了起來,目眥欲裂的瞪視著黃小龍,五官都氣得挪位了二哥掏出手機,一邊撥打電話,一邊橫眉怒目的剜視著黃小龍。「!還敢罵人?威脅我們?你等著!這片區的派出所所長是老子的哥們!你看老子不整死你1

吃飯的地方,是匯東新區地界黃小龍的哥們在匯東新區公安分局當副局長,黃小龍也不怕事,也是將手機掏了出來,準備打電話。

就在雙方劍拔弩張,不可開交之際,那個大哥一下子拉著氣呼呼在撥打電話的二哥,小聲道。「老苟和李秘書過來了先別鬧。先招呼他們。」

哥兒倆同時轉過目光,就看到Z市公安局局長苟火明,陪同著SC省省長的專職秘書,李秘書,笑呵呵的走進這家中餐廳。他們一進來,目光就定格在黃小龍他們這張桌子上,然後臉上同時綻放出來欣喜的神色,直接大踏步走了過來。

大哥和二哥受寵若驚的唯唯諾諾的迎了上去。臉上都是討好的味道。

要知道,Z市的公安局局長,旅遊局局長交通局局長,其實級別都是一樣的,都是處級,但是公安局在所有政府職能機構中,權力是最大的。

一個地級市的公安局局長,百分之九十是要入市委常委的,但是旅遊局和交通局這種局長,根本不太可能入市委常委。權力的高下,一下子就區分開來了。而且公安局是半軍事化管理的單位,就不說什麼苟火明這個Z市公安局局長了就算是老劉這種區公安分局的副局長,都能吃死旅遊局長和交通局長這種級別的人。

而李秘書的身份,就更不得了,那是省長身邊的人啊!說起來,比Z市的市委書記還牛逼呢!

「啊哈!李秘書,老苟你們也來吃飯啊?哈哈哈哈,」大哥和二哥一張臉都笑爛了,而且都覺得臉上有光,畢竟李秘書和苟局長這種大人物,看到他們兩個之後,竟然一臉笑意的主動走過來打招呼,這真長臉啊!

另外一方面,顧悅茹臉色嚇得有些發白,她趕緊道。「小黃,我們快走!這兩個人都是大人物!惹不起的大人物!不要和他們鬧了,再鬮就要吃大虧了1

「吃大虧?」黃小龍一愣,心想,我還會吃什麼大虧?

這時,大哥和二哥分別伸出手,要和李秘書,苟局長二人握手。

然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李秘書和苟局長,似乎是把他們當成了空氣,根本無視他們仲出來的手,而是快步和他們擦身而過!

兩人直接走到黃小龍身邊。

苟火明親熱的拍著黃小龍的肩膀。「哎呀,兄弟,你在這兒吃飯?」

李秘書也是客客氣氣的道,「龍哥,我和老苟過來給領導買點白切雞,聽說這裡的白切雞很出名。」

因為上次在醫院裡,黃小龍和李秘書之間,鬧得不是很愉快,以至於黃小龍並沒有把給華省長按摩穴位的手法,教給李秘書,因而李秘書現在是心急如焚,你要問李秘書在Z市最不敢得罪的人,還有最想巴結的人,那他一定會回答……黃小龍。

所以李秘書都主動叫黃小龍為『龍哥,了。

苟局長叫黃小龍『兄弟,

李秘書稱呼黃小龍為『龍哥,。

而且他們的態度,是那麼的端正,近乎有些討好的意味在裡面了

這令得,大哥,二哥,顧悅茹,三人同時被震住了!

「龍哥,既然都碰上了,咱們哥兒三個好好喝幾杯成不?龍哥,你可能對兄弟我有點誤會,這樣,今天老苟也在,兄弟就自罰三杯,給你龍哥道個歉,如何?」李秘書誠惶誠恐的說道。

你馬勒戈壁的!省長的專職秘書,要給一個小年輕道歉!

大哥和二哥,現在一身冷汗,腦袋眩暈。

顧悅茹用一種發現新大陸的眼光,看著黃小龍,心中波瀾起伏……天啊,他到底還有多少秘密啊!第246章給您道個歉,行不?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