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天驕 其他類型

都市至尊天驕

第237章我想給你生個孩子…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18日 00:23 [字數] 701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四人民醫院真是攤上大事兒了;白素這個院長更是攤上大事兒了。堂堂市公安局局長的公子,在第四人民醫院搶救室的病床上,停止了呼吸和心跳。

市公安局局長苟火明同志,他不是一般人,他不僅僅是在z市手掌權柄,他在省城也是有背景的。他兒子把命送在第四人民醫院,就不說四醫院有沒有責任,反正只要他一鬧,白素這個院長基本上也就做到頭了。

那啥,白素剛剛當上四醫院院長,無非也就才幾個月時間,屁股都沒坐熱,就攤上這事兒了。這倒霉催的……

而且此時此刻,苟局長的情緒很激動,理智徹底喪失,當場就想掌摑白素,一點情面不留,恨不得打死白素。就白素這嬌柔的體格,經不住苟局長打埃

關鍵時刻,一直在旁邊觀望的黃小龍出手了。他身子一橫,猶如一座巍峨的山巒,一下子擋在白素身前,把苟局長的手死死的揪住了,並表示他可以把小威救活…

這句話猶如一石激起千層浪,整個病房的所有醫務人員,以及苟局長兩口子,都被震住了。

這年頭,報紙上網上,報道的神醫,還是蠻多的,蠻神奇的,但是斷然沒聽說過能夠把死人給救活的。心電圖很明確的表示,小威已經停止心跳了。現在有2個年老的醫務人員,把呼吸機氧氣罩從小威頭上小心翼翼的除了下來,探了探小威的鼻息,沒呼吸啦。再側頭聽了聽小威的心跳,也沒動靜。伸手摸一摸小威的脖子和額頭,冰涼涼的。有個老醫生就囁嚅道。「人確實已經走了…可惜啊,年紀輕輕的,真是造孽……」

「兒啊~~~~~我的心肝寶貝啊~~~~~」苟局長的老婆,小威的媽,就哭天搶地的嚎了一聲。然後直接昏死過去。病房裡的醫務人員,慌忙掐人中搶救。

苟局長目光熊熊如火的瞪著黃小龍,他被黃小龍死死抓住的那隻手,使勁的掰了掰,動了動,無奈,他的力氣沒黃小龍大,掙不脫。他怒氣勃發的對黃小龍喝道。「你是誰?你……你是這個醫院的病人?」他看到黃小龍穿著個病人服,右手纏著紗布,腳上踩著拖鞋,心中的怒火更是熔岩般爆發出來。「你滾開!否則,後果自負1

「小龍~~~~~別鬧~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為了保護我,可是,畢竟是出了事兒,我認了……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吧……」白素感激的對黃小龍道。她此刻心中暖洋洋的,心想。我出了事兒,還是我家男人第一個站出來維護我。當然了。白素雖然知道自己家男人醫術上面很有幾把刷子,但是死人肯定是醫不活的。

「你閉嘴1黃小龍很大男子主義的對白素低喝道。這一喝,白素就不由的老實了下來,就不吭聲了。

「嗯?」苟局長一愣。他也是知道白素這個人的。是四醫院的鐵娘子,一貫都是個極為強勢的女人,強勢到了28歲的年齡,還沒談上男朋友。現在居然被一個穿著病人服的年輕人一吼。就不吱聲了,一副小女人的樣子,這事情還真透著古怪。因而苟局長就不免多看了黃小龍一眼。

只見黃小龍英俊且不乏虛脫的臉上。泛出一股有飄逸的道骨仙風之氣,雙目深邃如古井,說不出來的神秘。一種自然而然的自信,就從黃小龍的眉梢眼角升騰了起來,讓人有一種下意識信服的衝動。

「你…你真能救活我兒子?」苟局長在黃小龍這種很獨特的氣質之下,情緒終於是穩定了下來,忍不住問道。他暴怒的狀態,也稍微平復了一些。

黃小龍哼了一聲,然後眉毛一掀就哼哼唧唧的道,「太不像話了!居然敢在醫院,毆打院長!這個社會還有沒有法律?還有沒有道理可講?你兒子是突發疾病,送到醫院搶救,前前後後不到一個小時,人就不行了,這和醫院有什麼關係?苟局長對吧?我告訴你,我是在幫你,剛才那一下,你要是真打了白院長,那你就等著掉烏紗帽吧1

黃小龍這一說,苟局長一蹙眉,心裡也湧起一些后怕。剛才他的確是衝動了。一反常態想打人。事實上,現在這個社會,網路如此發達,就算是公安局局長,都不敢亂打人,更何況是打一個醫院的院長兼衛生局副局長。真要是打了,後面處理起來會很麻煩。

「白院長,剛才是我氣昏了頭,對不起了。」情緒穩定下來之後,苟局長終究還是個講理*的人,就對白素道了歉。

白素心面立即就輕鬆下來。然後忍不住用崇拜和無比愛昵的目光看了看黃小龍,她心想,今天不說黃小龍能不能起死回生的救活小威,但他出來這麼一鬧,算是把苟局長從暴走的邊緣拉了回來。

這時,白素就想趁機說幾句迴旋餘地的話。卻被黃小龍一眼給瞪了回去。

「苟局,你剛才的行為,我還是能夠理解的。為人父母嘛,有誰願意眼睜睜看著後人撒手人寰。」黃小龍慢條斯理的說道。「這樣,我給你兒子治治。還是那句話,治好之後,你給白素院長一個正式的道歉,對了,送個錦旗什麼的給白院長。行不?」

黃小龍也想趁此機會給白素弄點業績。

「那個……好吧,我不管你是開玩笑也好,忽悠我也好,只要你能讓我兒子活過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老苟一家的救命恩人,往後你說要我幹啥,只要不違背原則,我都給你辦了1苟局長就抱著活馬當死馬醫的態度說道。呃……現在用活馬當死馬醫來形容,已經不恰當了,畢竟小威的心跳和呼吸都停止了,確實死了。現在就是一絲絲幻想吧……

黃小龍點了點頭。然後鬆開苟局長的手,拍了拍苟局長的肩膀,「放寬心吧,我給你想辦法。」

苟局長錯愕了一下,他也豁出去了,現在不放寬心也沒辦法了。兒子都走了,急也急不來。

這時,白素趕忙把黃小龍拉到一邊,低聲道,「我說親愛的老公,你…你還真準備出手?可關鍵問題是,小孩兒都走了,咱們還是和苟局長心平氣和的商量一下善後的事情吧……你別再…別再這樣了……我怕你現在給了苟局長一絲希望。等會再親手把這絲希望葬送,苟局長接受不了……」

「廢話就甭說了。」黃小龍也壓低嗓音道,「就這麼說吧,如果我真把小威給救活了,對你們四醫院,對你個人的聲譽,會不會有很好的提高?」

白素嘆了口氣道。「真要是死人都醫活了,那咱們四醫院不說在sc省範圍內了,就算是在全國,全世界。都將引起轟動……」

「那行,等會我給小孩兒治病的時候。你讓人用手機把過程拍下來。」黃小龍滿意的點了點頭。「你是我老婆,能幫上你的地方,我肯定會出手的。那啥,你老公我很現實,嘿嘿,如果我真救活了小威,你個人怎麼感謝我?」

「啊?」白素看到黃小龍一片輕鬆的態度。現在心面還真吃不準了。畢竟她這個老公,平時雖然愛開點玩笑,做事嘻嘻哈哈的。但正經事的時候,他還是很嚴肅的。她不相信黃小龍現在會拿這麼重大的事情來開玩笑。「老公,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你真有辦法?」

「我肯定有辦法。要不然我不會站出來。好了,快說,到時候怎麼報答我。」黃小龍笑著說道。

「那啥…我這個人都是你的了,還怎麼報答?大不了到時候你想要什麼我都買給你,你…你想要我陪你那個……我就陪你……」白素著急的說道。「好了,別扯了,老公,你快出手吧。」

忽然,黃小龍直接把白素扯了過來,嘴巴貼著白素的耳根,一口熱氣就呼到白素耳朵里。「你聽著,等會我要是治好了小威,今晚你偷偷穿個護士裝到我病房裡。還有……就是,如果可以的話,你用嘴幫我弄一次,行不?」

「下流胚子~~~」白素嗔罵了一聲,然後一咬牙。「行!反正我是你老婆,我現在又不是處女,我放開了,無所謂1

「ok!一言為定1黃小龍打了個響指,然後就走到苟局長旁邊,點了點頭。「好了,可以了。」

說完,黃小龍就直接搶救病床上僵硬的躺著的小威走了過去。那羅智鼓著眼睛道。「人已經走了,你想幹嘛?你難不成想醫死人?你這完全沒有科學原理啊1

「滾一邊去1黃小龍直接擰著羅智的衣領,就他甩到一邊。那個羅智趕緊跑到苟局長身旁,「苟局長,你可千萬別讓這小子亂來……哪有死人都能醫活的道理?」

「羅專家,請你走開。別在我面前聒噪。」苟局長厭惡的看了羅智一眼。這個傢伙一開始就在他面前拍胸脯打保票,可事到臨頭,不但束手無策,而且連過來給自己說一下情況的勇氣都沒有。這傢伙的醫德和人品,還真是不怎麼樣!

羅智灰頭土臉的閃到一邊,然後大聲道,「那個誰!黃小龍,你今天要是把死人都醫活了,老子就把這張椅子給吃了1他索性就坐在一張木椅上面,氣得翹起二郎腿吹鬍子瞪眼。

這時,黃小龍已經收起臉上的笑容,變得十分的肅穆和莊重,凝視著病床上已經死亡的小威。

突兀之間,病房裡的所有人,都感覺黃小龍的氣質變了!變得很穩重,很超然,很有點懸壺濟世的味道。

整個病房,鴉雀無聲。

黃小龍慢吞吞的將小威身上的所有醫療儀器,全部拆除,然後俯身,將耳朵緊貼小威的耳朵,仔細的聽了幾秒鐘,然後點了點頭,又用左手將小威的長褲脫了下來,手掌在小威的兩邊大腿內側觸了一下,又神秘的點了點頭。然後才抬頭道。「有沒有針灸用的銀針?」

針灸?

他是想對死人用針灸?

病房裡的醫生都一頭霧水。不過,一個護士長還是很快跑了出去,取了一副銀針,規規矩矩的交給黃小龍。

黃小龍取過銀針,左手拈針,赫然,只見黃小龍的左手動了一動,誰也沒有看清楚黃小龍的動作,而黃小龍手中的銀針。已經精確的扎入小威頭頂的百會穴上。

這用針手法的嫻熟,真是千錘百鍊,神奧無窮!

此時,苟局長的太太已經從昏死的狀態中蘇醒過來,然後迷迷糊糊的垂著淚被苟局摟在懷裡,傻愣愣的看著那個身穿病人服的年輕人,給自己已經死透了的兒子針灸。

當黃小龍將銀針刺入小威百會穴之後,病房裡幾十雙眼睛。都直勾勾的看著小威。心面都在問……他會醒過來么?他已經死了,現在,他會醒過來么?難道在頭上扎一針,死人都會被扎醒么?這難度不是在挑戰科學么?

黃小龍把銀針刺入小威百會穴之後,就用特殊的手法,捻了幾下銀針,然後就抬頭道。「病人將在15分鐘后醒來,不過要徹底治癒病人,還需要一些藥物。」說完,黃小龍就直接過去對剛才取銀針那個護士長說道。「大姐。麻煩你去準備以下幾味中藥,放在一個藥包里。加熱到五成,然後把藥包給我拿過來,快1

那個護士長不敢怠慢,很認真的將黃小龍告訴她的幾味葯記下來之後,然後馬不停蹄的衝出去到藥房準備去了。

吩咐完了之後,黃小龍就端了根板凳坐了下來,翹著二郎腿。居然還點燃一根煙抽了起來,「15分鐘埃大家都看看時間。」

「這…這怎麼可能?」病房裡所有人都極為懷疑。如果人死了,用針灸往頭上扎針。就能讓人復活,那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死人了。

不過大家還是都忐忑不安,緊張得要死的連連看錶。

這裡面數苟局長和苟夫人最緊張,他們快要窒息了!整個人像是被人扔到油鍋里煎熬著!

滴答,滴答,滴答……時間一秒一秒,倒數計時。

忽然,羅智抬著手腕上的手錶,尖聲叫道。「媽的,你這個江湖騙子!15分鐘已經到了!死人活了么?死人還是死人!我剛才就說過了,你要是能把死人救活,老子就把這根椅子嚼來吃了!你以為老子不懂醫術?」

「閉上你的狗嘴1黃小龍怒罵一聲,直接站了起來。

赫然之間!

病床上躺著的小威,右腳抽搐了一下!

很明顯的抽搐了一下!

病房裡所有人的右腳,都隨著小威的右腳,抽搐了一下!

白素死死的掩住自己的嘴巴,眼睛鼓得快要跳出眼眶,不可思議的看著小威。

這時,黃小龍走到病床前,輕輕伸手將扎在小威頭上百會穴的銀針給取了出來,立時,小威的左腳也抽搐了一下,然後,就聽到小威迷迷糊糊的聲音。「爸爸…媽媽……我……我我爸爸媽媽……」

「呃……」一個中年醫生,直接抽暈了過去。

已經死去的小威,居然開口說話了!這尼瑪怎麼回事?

「小威!!!!我的兒子!我的乖兒子1苟局長這個七尺男兒,瞬間哭了出來,就要不顧一切的衝過去抱自己的兒子。

「都別過來1黃小龍趕緊阻止道。「我說過了,治療還沒有徹底完成,還要等一會兒,誰都別急,否則,出了問題我不管1

聽到黃小龍的話,所有準備撲過來見證奇的人,全部停下腳步,不過,他們現在已經完全被黃小龍的醫術給震住了。一個個的看著黃小龍,猶如在觀摩一尊神袛。

黃小龍掃了白素一眼,白素扶著額頭,腳下晃晃蕩盪的站不穩的樣子……

這時,那個護士長已經按照黃小龍的吩咐,把一些中藥放在藥包里,加熱了,拿了過來,她一進病房,看到小威的軀體居然在活動,立即嚇得驚聲尖叫起來。

黃小龍取過藥包,開始在小威的兩個腋下藥熨起來。

過了半個小時……

小威終於自己坐了起來,他烏黑的眼珠子里,重新充滿了生氣,他張開雙臂,對苟局長和苟夫人道。「爸爸媽媽……」

「ok了。」黃小龍站了起來,擦了把額頭上的汗水,「小威已經沒事了。待會兒我再開幾副葯給他調理一下身體中的陰陽二氣,以後不會有什麼病根留下來。」

「兒子1苟局長和苟夫人就直接沖了過去,死死的將自己已經死掉。現在又活過來的兒子抱住,他們抱得那麼的緊,就好像怕再次失去他一般,他們早已經泣不成聲。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病房裡響起熱烈的掌聲!

白素一邊哭,一邊自豪的走了過去,手掌都要拍爛了。「小龍,你是怎麼做到的?你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這麼一問,病房裡的掌聲都偃旗息鼓。所有人都豎起耳朵聆聽起來,大部分醫生已經把隨手攜帶的紙筆取了出來,虔誠的準備記錄。

「呵,其實沒什麼。小威根本就沒有死亡。他是中了屍蹶,也就是常說的屍蹶症。這種病,可是千年難遇的奇病,發病的人,就是全身找不出病因,但是心跳和呼吸都會停止,給人一種死亡的假象。病發的原因呢。從中醫角度來說,那是因為陽氣陷入陰脈。脈氣纏繞衝動了胃,經脈受損傷脈絡被阻塞,分別下注入下焦、膀胱,因此陽脈下墜,陰氣上升,陰陽兩氣會聚,互相團塞。不能通暢。陰氣又逆而上行,陽氣只好向內運行,陽氣徒然在下在內鼓動卻不能上升。在上在外被阻絕不能被陰氣遣使,在上有隔絕了陽氣的脈絡,在下有破壞了陰氣的筋紐,這樣陰氣破壞、陽氣隔絕,使人的面色衰敗血脈混亂,所以人會身體安靜得像死去的樣子。不過耳朵內有耳鳴嗚咽聲,大腿根部有微弱的溫度,剛剛在對小威用針前,我就已經有過觸診了,確定他沒有死亡,只不過是患上了傳說中的屍蹶症而已。說來湊巧,我的醫術,繼承的是扁鵲一脈,當年扁鵲在路經虢國時,正碰上虢太子死去,實則,虢太子也並非死亡,而是屍蹶而已。和今日小威的情況,一般無二1

繼承扁鵲一脈的神奇醫術?

如果在平時,黃小龍如此這般吹噓,旁人肯定以為黃小龍是神經病,吹牛不打草稿,而現在,黃小龍的確是連死人都醫活了,而且將病理說得頭頭是道。因而,大家都相信了。

扁鵲是什麼人啊?中醫的鼻祖啊!歷史上最偉大的醫生啊!黃小龍居然繼承了他的醫術?這尼瑪還得了?這種人應該被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起來啊!

全場安靜,人人都用叩拜天神的目光看著黃小龍。尤其是白素,現在基本上是對黃小龍徹徹底底的跪了,就現在黃小龍隨便讓她做什麼,她都會照辦的。絕對不可能忤逆黃小龍半分意願。黃小龍現在是她的真命天子,是她的神,是她的一切礙…她愛黃小龍,崇拜黃小龍。

「我真想為他生個孩子~~~~~~」白素心裡發痴的想到。

這時,苟局一步搶了過來,直接抓住黃小龍的左手。「先生!真是太感謝您了!您就是我們一家人的再造恩人!您的醫術,簡直太神奇太神奇了,我現在對您,是五體投地啊!先生,我一定會好好感謝您的1

「感謝什麼的,就沒必要了。」黃小龍雲淡風輕的說道。「我也是恰好在這裡住院,就遇到你兒子生病,一切都是緣分。好了,苟局,說感謝什麼的,太俗了。我不需要任何感謝。如果你瞧得起我,以後大家做個朋友,經常走動走動,喝喝酒什麼的,也是可以的。」

「啊?太好了!太好了!實在太好了1苟局長受寵若驚的道。

黃小龍想了一想,把白素叫了過來,然後壓低嗓音對苟局說道。「苟局,我也不瞞你,白院長,素素,是我馬子,這件事嘛,我全沒功勞,都是我馬子的功勞,如果苟局長有心,隨便弄點錦旗給我馬子,然後找點記者什麼的。你要知道,素素剛剛當上四醫院院長,也是需要一些業績,來鞏固地位的嘛……」

「我懂,我懂。」苟局長把頭點得像是小雞啄米。然後鄭重其事的對黃小龍道。「兄弟,以後你的事,就是我的事1

黃小龍又和苟局長客套寒暄了一句,就一本正經的把白素拉到一旁,猥瑣的道。「老婆,人我是救活了,嘿嘿,那個,之前答應我的事,今晚兌現不?」

白素愛昵的千依百順的掃了黃小龍一眼,紅著臉道。「你喜歡新款的護士服還是老款的?我現在去準備。晚上我回家交待一聲,就過來陪你。還有那個……用嘴的話,我沒有試過,到時候你要教我……」

「嗯嗯嗯,我教,我教……」黃小龍恬不知恥的道。「那啥,我是不會戴。套的,你別準備什麼套子什麼的哈。」

「呵~~~~~我巴不得你不戴……」白素痴痴的道。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