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天驕 其他類型

都市至尊天驕

第209章私了+把駱書記罵哭了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28日 02:07 [字數] 89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要怪就要怪黃小龍這部手機的聽筒效果實在太好了都市至尊天驕。有人打電話過來,只要挨近黃小龍一點,那第三者就能夠聽到電話那邊的聲音。剛才駱飛雪本身是靠著黃小龍,腦袋貼在黃小龍胸口,自然而然能夠聽到關靜在電話那頭膩聲膩氣的叫『親愛的』。

因而駱飛雪一下就火了,蹭地一下站了起來,一邊拿審視的目光看著黃小龍,心面那簡直是醋意翻飛……是誰啊?叫得嗲聲嗲氣的,叫得這麼勾_引人…太可惡了!!!!

駱飛雪的心理是很微妙的,她已經把黃小龍當成了自己的真命天子,正所謂愛屋及烏,因此在她心裡,她的小龍是很單純,很勇敢,很帥氣,很完美的男人;而且她的小龍絕對不會主動去勾三搭四;所有勾搭,都是被以現在駱飛雪倒不是特別發黃小龍的火,她是把一腔怒火都發泄到打電話過來那個女人身上。

黃小龍反應也不是一般的快,趕緊咳嗽了一聲,對著電話道。「那啥,關靜礙我現在正在福全縣啊,對,上次不是跟你說過了么,我過來看我女朋友……哎,以前就叫你別開這種玩笑,別亂叫,你看看,我女朋友聽到了,她都誤會了……」

關靜一聽黃小龍這麼說,哪兒還有不明白的,因此就在電話里裝腔作勢的說道。「哎喲,小龍,我和你開玩笑習慣這樣叫了…抱歉,抱歉……」因為關靜從來沒有想過要霸佔黃小龍,她更喜歡做黃小龍的地下情人,平時也慫恿黃小龍去泡妞,所以現在她聽到黃小龍這麼說,雖然心中也有醋意,但卻第一時間幫助黃小龍圓謊。

黃小龍就趕緊站了起來,把手機遞給駱飛雪。「飛雪,你發什麼火啊?你也聽到了吧?是我同事。平時在公司里就很愛叫我『親愛的』。叫習慣了。剛才她打電話過來,一時沒收住口…要不,你接電話,她給你解釋一下。」

駱飛雪也聽到黃小龍第一時間那句話了,她看到黃小龍居然敢把手機拿給她,因而馬上就相信了黃小龍。不過她心在心中更加肯定,是自己的男人太優秀了,正在被一些女人追求……

一種深深的危機感涌了上來,駱飛雪當著黃小龍的面就生氣的叫道。「同事?同事?普通同事,要是對你沒有想法,會叫你親愛的?怎麼沒有同事叫我親愛的?不像話1她說話聲音很大,故意說給電話那邊的關靜聽。然後才一把奪過手機,「你好,我是小龍的女朋友。我不管你和小龍之間是什麼關係,我也相信小龍和你沒有什麼關係,但是我希望你以後別叫得這麼肉麻了。你明白么?我現在是以小龍女朋友的身份來跟你說這些話,總之,以後你注意分寸吧!雖然我和小龍目前暫時分居兩地,不過我會儘快想辦法調到小龍所在的居住地工作的!小龍很愛我,他和我感情很好,請不要破壞我們之間的感情!謝謝!還有,我知道我們家小龍很優秀,很招女人愛,但是他已經有女朋友了,你沒機會了,就別黏過來了1

里啪啦的說完,駱飛雪就把手機交還給黃小龍。

黃小龍剛拿起電話,關靜就嘻嘻的笑道。「小龍,你女朋友很兇嘛。有機會還得認識認識。咯咯~~~行了,我掛了。」

結束通話。

黃小龍就站起來看著駱飛雪。他心裡吃不準駱飛雪到底還有沒有懷疑他,因此他就用了『惡人先告狀』這一招。假裝馬著臉道。「飛雪,你太過分了!你剛才沖著我同事亂吼什麼?我以後還要不要面對她了?你這樣會讓我很為難的,大家一個辦公室的,抬頭不見低頭見,本身就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被你這麼一鬧,以後大家見面得多尷尬?」

因為黃小龍是故意板著臉假裝生氣,所以駱飛雪心裡還是有點發虛的。不過她也是很要面子的,就馬上道,「小龍,現在這個社會很複雜,有很多人就是打著同事,朋友的幌子,去拆散別人的家庭!我又沒有天天在你身邊…那我實話實說吧,你年輕帥氣,嘴巴又會哄人,平時肯定很多女人圍著你轉,我害怕失去你,所以很多事情我必須提高警惕!剛才我說話可能是有點沖,但是任何女人站在我的立場上,都會這樣的。」

黃小龍忍不住想笑,但是極力憋著,就越來越生氣的樣子道。「那你總不可能讓我不跟異性打交道吧?沒你這麼霸道的1

「我就是這麼霸道1駱飛雪委屈的說道,「我對自己的男朋友霸道點,我有錯么?我在保衛我的愛情,我有錯么?現在這個社會小_三_二_奶多得很!我不想成為那些悲劇故事的女主角!小龍,我的性格是有點強勢,否則我在工作的時候,就不會得罪那麼多人,不會讓那麼多人害怕了都市至尊天驕。就算在家裡,父母和我商量事情,也是站在平等的位置,斷然不會來教訓我,安排我,吩咐我。家庭也造就了我的強勢。我這份強勢,是我父母從小培養起來的!小龍,你是我27年來,第一個愛上的男人,也會是我這輩子唯一的男人。在你面前,我可以放下所有原則,所有堅持,所有武裝,摘下面具,做你最溫柔的女朋友,最聽話的妻子。但是在個人問題上,在面對潛在的第三者的時候,我必須強勢1

黃小龍估摸了一下時間,也差不多快要到去紅富士酒樓談判的鐘點了,因而黃小龍就裝作怒氣未消,對駱飛雪道。「好了,好了,你自己叫份外賣吃吧。我現在還有點事情要出去,你在這兒等我回來吧。」

說著就要往外面走。

「站住1駱飛雪急得站了起來。「你到哪兒去?你…你…你到底想怎麼樣?我都陪你過來開_房了,你還想怎麼樣?」說著說著,駱飛雪愈發感覺到很委屈,眼眶都紅潤起來,「你,你因為一個同事,就這樣跟我鬧…你…你欺負人1

看到駱飛雪傷心欲絕的樣子,黃小龍心中一軟,就柔聲道。「我又沒和你生氣。好了,乖,在酒店等我。是我親戚出了點事。我親戚就是這福全縣城的人,我現在得過去看看……好了,時間來不及了,我先過去,你等我……」

說完黃小龍就小跑著開門出去了,還反手把門帶了上去。

駱飛雪一個人在房間里傻站著,喃喃道。「他親戚出了點事兒?是真的還是在生我的氣啊?我剛才的口氣是不是太沖了?」

說完,駱飛雪趕緊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胡姐,您好埃晚上好。」

『胡姐』是福全縣的婦聯主席,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大姐,平時就熱心管一些家庭糾紛,喜歡調和夫妻關係。據說福全縣每年都有上百對夫妻鬧到婦聯,要離婚什麼的,結果被胡姐一勸,一百對鬧矛盾的夫妻,倒是有九十對和好如初,感情還越來越好。

「喲,駱書記,你打電話給我,有什麼工作上的指示啊?」那話那邊傳來一把很有耐心的中年婦女的聲音。

駱飛雪腦子裡很快的整理了一下頭緒,然後道。「胡姐,這麼晚了打擾您休息,真是不好意思。其實也就是一點私事。是這樣的,我表哥和表嫂,剛剛吵了架。」

「哦?這樣啊,駱書記,那你慢點說,說詳細點,夫妻吵架,那可是大事兒啊!必須重視起來啊!具體是怎麼吵的啊?是因為什麼吵起來的啊?」

駱飛雪吞咽了一下口水,然後說道,「是這麼的,我表哥的一個女同事,平時很愛和我表哥開玩笑,可能也是對我表哥有那麼一點意思嘛,剛才打電話過來,剛好我表嫂也在場,就把電話抓過來,就是批評了那個女同事一頓。然後我表哥很生氣……」

「你表嫂真是太衝動了1沒等駱飛雪說完,胡姐就斷然道。「人家說捉姦捉雙,現在就是一個電話,你表嫂就捕風捉影的亂說。這樣會讓你表哥很丟面子的。以後你表哥還怎麼去處理同事關係?而且男人都是很愛面子的,你表嫂是不是太張揚了?太強勢了?她這麼一吵,會讓你表哥的同事認為,你表哥在家裡夫綱不振,是個妻管嚴呢!男人很注意麵子呢1

「啊?我錯…呃,我表嫂錯了?」駱飛雪心裡打了個咯,心想,這事兒難道還真是我錯了?「那…那怎麼辦呢?」

「咯咯,說起來也不是什麼大事兒,讓你表嫂好好給你表哥賠個不是。夫妻倆嘛,床頭吵架床尾和,讓你表嫂今晚溫柔點,把你表哥伺候好。那啥,駱書記,你還沒談男朋友,有些話我就不好明著給你講了。反正讓你表嫂今晚好好表現,還有,讓你表嫂以後在你表哥的朋友們面前,多給你表哥留點面子,有時候男人把面子看得比什麼都重呢1

………………

紅富士酒樓下面。

堂哥黃偉,大伯,嬸嬸,都已經到齊了。另外還有兩個女的,一個中年婦女,還有一個年輕的,長相身材都一般般,不過勝在皮膚雪白細膩有光澤。這兩個女的看起來像是母女。

黃小龍一過去,黃偉就拉著黃小龍介紹道。「小龍,這是櫻桃和楚阿姨…」然後他又對那對母女道。「這是黃小龍,我的堂弟。」

黃小龍一看就知道了,這個櫻桃是堂哥處的那個女朋友。本來按照計劃,堂哥去德國留學回來后,他們就要結婚了,但是出了事之後,這個櫻桃居然直接向堂哥提出分手。

因而黃小龍對這對母女,也就沒有太多的好感,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打了個招呼。

那中年婦女冷哼道。「小黃,我已經讓櫻桃和你攤牌了,你還想怎麼樣?好嘛,今天當著你父母的面,咱們三開六面的把事情給說清楚!以後你就別來纏著我女兒了!本來你和我女兒處對象,我和她爸就不是很同意,你……」

「好了,這位阿姨,今天把你們約出來,也是要談談你女兒和我堂哥之間的事情。實話說吧,今天我堂哥過來,其實是和那些人私了。我堂哥打工那家工廠的領導也過來了,反正所有事情,包括你女兒和我堂哥的事情,今晚上一併說清楚!說完了事,大家各不相欠就行了。」黃小龍有點惱怒的打斷了櫻桃母親的說話,然後招呼大家上樓。

這時,大伯和嬸嬸有點害怕的走了過來。大伯就道。「小龍,今晚上談判么?我和你嬸嬸有點害怕埃到底是和什麼人談判啊?」

黃小龍笑著遞了一支煙給大伯,「大伯,嬸嬸,你們放心,今晚上就把所有事情拿到檯面上來說清楚,解決好。這件事是堂哥受了委屈,對方要私了的話,必須賠償堂哥的醫藥費,精神損失費,誤工費!還要道歉!這個,是我的底線。如果他們不滿足我這個底線,那就沒得談了,就只好對簿公堂了。」

看到黃小龍態度如此強勢,堂哥也是有些吃不準,就湊過來道。「小龍,你…你找了關係的,對吧?你上面也有人對吧?」

「呵呵,放心吧堂哥,我剛才跟市裡匯東新區公安分局的劉局長又通了一次話,他拍著胸脯說這件事他會幫到底的。要不是因為他明天還要召開一個案情分析會議,他現在都會直接開車過來。」黃小龍笑著說道。的確,他剛才又找了劉局長,如果劉局長能夠把這件事搞定,他就不會去麻煩駱飛雪。

那邊的櫻桃母女聽到黃小龍和黃偉家人的談話,也悄悄的議論起來……

櫻桃就說。「媽,我看黃偉那個堂弟好像很有人脈的樣子…如果今天的事情私了下來,對黃偉有利,那我還要不要和黃偉分手啊?」

「私了個屁!黃偉一家人有什麼人脈?有個屁的人脈!今天晚上,他們還鐵定吃虧。說不定還得賠錢!女兒,聽你話沒錯。和黃偉分了!媽給你介紹一個小包工頭1櫻桃的母親不屑的說道。

就在這時,蘇真虎從酒樓里跑下來,直接跑到黃偉他們那邊,點頭哈腰的說道。「龍哥,您們來了?那啥,尹局他們已經在樓上包間里了。人都到齊了。咱們也快點上去吧。」

頓了一頓,蘇真虎非常嚴肅的走到黃偉身邊,伸出手道。「你就是這件事情的受害者黃偉吧?哎,以前是我們的工作做得不到位,讓一些社會垃圾欺行霸市,你受委屈了!放心,今晚絕對會給你,還有你的家人,一個最合理的解釋,一個最合法的結果!你要相信,這個世界,是邪不勝正的1

「礙謝謝,謝謝……」黃偉就連忙感動激動的同蘇真虎握手。

櫻桃母女倆在一邊看得臉色微微一變。

話不多說。一群人跟著蘇真虎一起,進了酒樓,來到一個包間。

包間里,有兩張圓桌拼湊起來。桌子旁邊已經坐了一群人了。

坐在上首的是福全縣公安局的一個副局長,尹趙;坐在尹趙旁邊的,是福全縣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隊的大隊長朱剛;朱剛臉色不善,目光雄赳赳的瞪視著黃小龍等人,那長期審問犯人和犯罪分子做鬥爭而形成的犀利目光,令得大伯他們心裡都發慌,不敢拿正眼去看朱剛;尹趙是一臉笑嘻嘻的,但是這種笑容背後,隱藏著一種陰沉和深深的城府,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個尹趙不但官職比朱剛大,而且為人比朱剛更難對付。

桌子旁邊還坐了永安街派出所的副所長,鄭所;還有羅警官。

然後是兩個中年男人。這兩人,一個是黃偉打工那個工廠的廠長;還有一個是廠里的黨支部書記兼工會主席。他們一看到黃偉進來,臉色就有些難看,心中都想……好你個黃偉,自己出了事情,現在還把我們拉進來,你想怎麼樣?得了,你連縣公安局的尹局,趁著這次談判,咱們正好把你開除了。堅決和你撇清關係!

另外還坐著兩個中年男人。都是一臉官相。一個是縣公安局警務保障室的副主任,金主任;還有一個是縣公安局刑事偵查大隊的伍教導員。這兩個人現在表情是比較糾結的。因為他們在接到戰友老劉的電話時,老劉只是說朋友黃小龍和福全縣永安街當地的痞_子打了架,希望他們幫忙從中通融一下,這種小事情,他們肯定願意代勞的。畢竟以後到了市區,他們沒準也需要老劉幫幫忙。然而,今天下午他們才知道,他們幫這個忙,還真是幫不了!

老劉的朋友黃小龍,居然把三兒給打了!三兒在福全縣的公安系統裡面,可是很有點關係的啊!

他表哥是縣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隊的大隊長啊!

他姐夫是縣公安局的副局長啊!

論行政級別,劉局長和尹局是一級的。可是劉局長管不了福全縣的事啊都市至尊天驕!而尹局屁股坐在他們頭上,是他們的頂頭上司啊!

除非他們是白痴,否則,他們是不可能為了一個市區里當區公安分局副局長的戰友,去得罪頂頭上司的。

因而金主任和伍教導員,就用愛莫能助的眼神看著黃小龍這群人。

雙方人員都到位了,蘇真虎就殷勤的現場介紹起來。黃偉,大伯,嬸嬸,還有櫻桃母女倆,在這種場合,自然是不敢插什麼話的,因此只是吶吶的傻笑著和桌子上這些檯面人物打招呼。

黃小龍畢竟見過世面,因此應付得比較從容,不卑不亢的。當他聽到蘇真虎介紹金主任和伍教導員的時候,就熱情禮貌的過去握手。笑道。「金主任,伍教導員,你們好,你們好,今天的事情,多虧你們了。」

那個金主任和伍教導員相視苦笑了一下,然後用微妙的目光看了看坐在旁邊的尹局。尹局面冷笑了一下,沒吭聲。

金主任就嘆氣道,「小夥子,你真的太衝動了。哎……」

「哦?」黃小龍打了個咯,心裡似乎明白了什麼。不過,他不動聲色,就坐了下去。

尹局吩咐服務員上菜,開了幾瓶五糧液。直接舉起酒杯站起來招呼大家把門面酒喝了。然後坐下來,就拿眼睛看著蘇真虎。那是一種很嚴肅很失望的目光,「蘇所長,今天我讓你把黃小龍和黃偉他們叫過來,你也知道是什麼原因吧?黃偉的事,是在你蘇所長轄區內發生的,我現在就想聽聽蘇所長你的處理意見。」

尹局並沒有稱呼蘇真虎的名字,而是直接叫蘇真虎的職務,這明顯就是把蘇真虎當成外人了。

那個鄭副所長在旁邊幸災樂禍的看著蘇真虎。心面嘿嘿嘿的笑。

若是在平時,面庵幟抗陀鍥,能把蘇真虎的尿給嚇出來,但是現在不同,現在蘇真虎是在幫黃小龍的忙,而黃小龍身體下面又有駱書記,因此蘇真虎是有恃無恐的。

蘇真虎下流的想道……你們這群傻_逼!直到現在還在裝逼!哈哈哈哈!笑死老子了!你們還不知道吧,一個小時之前,咱們龍哥正在酒店裡,把駱書記壓在身下啪啪啪呢。你們敢動駱書記的男人?那簡直就是糞坑裡打燈籠,找死!幸好老子前段時間去開了個同學會,要不然,今晚老子肯定被整死!

蘇真虎整理了一下頭緒,然後義正言辭的說道,「尹局,朱隊長,這件事情的起因和經過,我經過多番的走訪和調查,已經搞得清清楚楚。是流_氓鍾大漢無禮毆打黃偉,致使黃偉全身多處軟組織受傷,頭上縫了好幾針,然而鍾大漢拒不支付黃偉的醫藥費,還恐嚇威脅敲詐受害人黃偉。期間,我們永安街派出所的協警,三兒,和鍾大漢勾結,多次阻攔了黃偉家人的報案,把黃偉家人報案的情況,都扣了下來,就連我這個所長,都全不知情。作為永安街派出所的所長,我深深的為警隊有這種害群之馬感到內疚,覺得對不起老百姓啊!現在,我建議逮捕鍾大漢,並讓鍾大漢賠償黃偉住院期間的所有醫療費,誤工費,以及精神損失費;至於三兒,我的建議是解除協警合同,開除1

「砰1那朱剛直接把酒杯往桌上重重的一頓,厲聲道。「好你個蘇真虎啊,你舔_屁_股,舔到市區裡面了1

「舔什麼屁股?我覺得蘇所長是在為人民群眾說話1黃小龍看到這個朱剛的態度極為惡劣,因此也就是針鋒相對的說道。

「你行啊1那朱剛目光逼視黃小龍。「你特么一個外地過來的人,就敢在咱們福全縣隨便毆打警務人員,誰特么給你的膽子?你特么以為你在市區里認識一個區公安局副局長,就厲害上天了對吧?你現在馬上給那個副局長打電話,你看看老子給不給他面子!這裡是福全縣,他還指揮不動老子1

「什麼雞_巴_毛啊1那個朱剛脾氣暴烈,直接嚷嚷道。

這時,那個尹局就用眼色阻止了說狠話的朱剛,他笑看這黃小龍。「小夥子,事情要解決,但是這件事,你也有錯。你畢竟是毆打了咱們福全縣的警務人員。既然是私了,那就容我說一說我的想法吧。」

黃小龍從桌上抓起自己的軟中華香煙,抽出一根,點燃吸了起來。

「鍾大漢的確做得很過分,我們警方會依法處置他。你堂哥黃偉的醫藥費,我們也會勒令鍾大漢支付。不過,你堂哥當天也動手了,鍾大漢的朋友被你堂哥打傷了。這件事不是沒有根據的,是我走訪調查得到的結果。因此,什麼誤工費,什麼精神損失費,就不要再說了,再說就變成蓄意敲詐了1尹局故意頓了頓語氣,就乜斜著黃小龍道。「至於你毆打警務人員的事情,我們福全縣警方可以不追究你的法律責任,不過,你必須賠償那名協警住院期間的所有醫療費,精神損失費,誤工費,你必須親自去醫院道歉!如果那名協警同意原諒你,那這件事就算完了。如果他不同意,那麼……我們警方保留刑事訴訟的權力1

「哈哈哈哈哈哈哈1黃小龍聽完大笑起來。「這特么就是你們所謂的私了?」

「小子,你裝什麼逼?」那朱剛怒聲道。「你的關係,只不過是在市區里,你要搞清楚,這裡是福全縣!他_媽_的,私了就是這樣了!你不服氣對吧?你馬上打電話給那個副局長!1

這時,堂哥打工那個工廠的黨委書記就斷然道。「黃偉,這次你和社會上的人打架鬥毆,對我們公司的聲譽造成了惡劣的不可挽回的影響,現在我和廠長經過討論,一致決定,將你開除出廠1

「什麼?1黃偉一下子就懵了。大伯和嬸嬸也六神無主。

「我警告你們,別太欺負人了1黃小龍憤然站了起來。指著尹局的鼻子道。「你特么在這兒裝什麼逼?你這是在歪曲事實!那個三兒,衝進病房就跳起來用警棍敲我的頭,我能不反擊么?還有,三兒的確是多番阻撓我大伯家人報案!這些都是事實1

「你胡說什麼1尹局被黃曉指著鼻子罵,他城府再深也憋不住了,厲聲道。「金主任,伍教導員,這件事,你們是怎麼看的1

金主任和伍教導員被尹局那猙獰的模樣嚇了大跳,紛紛站出來表明立常

「小夥子啊,你…你別在這裡叫囂了,這件事……算了,老劉也沒有插手的權力。」金主任說道。

「我馬上給老劉打電話,這件事我們不管了。」伍教導員也說道。

一聽這話,那邊的鄭所長和羅警官,都強忍住笑。鄭所長低聲的對羅警官道。「老羅,你看看,金主任和伍教導員都撒手不管了,那個傻小子還能找誰幫忙?」

「是撒,就算是那個市區裡面的什麼區公安局副局長親自過來,咱們尹局都可以不買賬。」羅警官也嬉皮笑臉的說道。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黃偉一家人,已經絕望了!

這時,金主任接到電話,只聽他愁悶苦臉的道。「老劉啊,這事兒,我和老伍真就幫不上忙了。我們尹局很強勢啊,算了,這件事你也別管了。愛莫能助,愛莫能助埃你要和我們尹局通話?」

金主任就拿著電話對尹趙說道。「尹局,老劉想和你通話。」

尹局大馬金刀的把手機拿了過來,傲慢道。「老劉埃你好你好,去年咱們一起喝過酒,對,對。這件事不是我不給面子,實話實說吧,被打的人是我小舅子!好了,不說了,我掛了,以後你來福全縣,我請你喝酒。」

砰!

尹局把手機往桌子上一放,就瞄著黃小龍道。「小夥子,我這個處理方案,你還有什麼話說?」

這時,黃小龍已經義憤填膺,他更加深刻的感覺到這個社會人吃人的殘酷。而這時,他的手機響起。

是駱飛雪打過來的。

接聽電話。

「小龍,就算我做得不對,但是你一走了之,把我一個人丟在房間里,你……你不認為你做得很過分么?」駱飛雪在電話那頭,聲音很委屈,很哀婉。

黃小龍正在氣頭上,語氣就有點硬。「別跟我扯這些,我現在正生氣呢!不是因為你,而是因為其他事!沒事就別打電話煩我了1

「你在什麼地方?你…你怎麼可以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我一下班就陪你到酒店開_房,你還要我怎麼樣?你難道真要我把心挖出來給你么?」駱飛雪哭了。

「我說過不關你的事!我是和別人正在干架呢1黃小龍嚷嚷道。

「你在什麼地方?我馬上過來找你!我們要當面說清楚才行!我心裡委屈1駱飛雪哭泣的說道。

「我在紅富士酒樓,你要過來就過來,我心情非常煩躁,我掛了1黃小龍直接掛了電話,然後抓起酒杯就倒了杯酒灌了下去。

桌上其他人倒不覺得黃小龍剛才那個電話有什麼不妥。一旁的蘇真虎是聽出味道了。蘇真虎就坐在黃小龍身邊,他忍不住湊過來附耳道。「龍哥,您和駱書記鬧矛盾了?呵,我聽您剛才的口氣,有點凶礙…」

「剛才出來的時候吵了一架。」黃小龍沒好氣的說道。「我正在氣頭上,口氣能溫柔么?剛才直接把她罵哭了,那啥,等會她可能要過來,別哭哭啼啼的就行了。」

「您,您把駱書記罵…罵哭了……呵,您,您真是厲害礙…」蘇真虎又嚇尿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