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天驕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都市至尊天驕 > 第205章這不叫幼稚,這叫牛逼

都市至尊天驕

第205章這不叫幼稚,這叫牛逼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25日 02:46 [字數] 577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福全縣城永安街派所處。現在派出所所長蘇真虎的態度,簡直讓整個派所處的所有民警,協警,後勤人員,大跌眼鏡!

蘇真虎對黃小龍的態度,近乎諂媚!

這實在讓熟悉蘇真虎所長的副所長,以及全體警務人員納悶不已。要知道,蘇真虎這個人是相當勢利,相當虛偽的一個人埃他不可能無緣無故對誰這麼親熱,這麼肉麻,這麼討好。除非是他惹不起的人或者是對他有幫助的人。

那現在黃小龍的身份,就值得玩味了!

在場沒有人比蘇真虎更清楚黃小龍的背景了…

上次陳夜蓉的同學會,駱飛雪那個電話差點把蘇真虎嚇死。

駱飛雪是個什麼角色?

福全縣縣委副書記。

這可是福全縣的第三把手啊!

在福全縣,有兩個縣委副書記,一個是第一副書記並且兼著縣長,另一個是專職副書記是,也就是駱飛雪。她是協助縣委書記工作的。副書記不管是第一副書記還是第二副書記都比常務副縣長大,因為黨領導一切,副書記是黨的副書記,在縣委書記出差時副書記可以代表縣委書記主持工作,常務副縣長只能代表縣政府。黨和政府誰大啊?第一副書記是兼職縣長是正縣級,另一個是第二副書記是副縣級,常務副縣長也是副縣級,第二副書記職務大於常務副縣長,不管副書記是常務或不是常務,職務都比常務副縣長大,因為他代表縣委,所以排名在常務副縣長前面,權利也比常務副縣長大。

也就是說,在福全縣,第一把手是縣委書記;第二把手是第一副書記兼縣長;第三把手就是駱飛雪這個第二副書記。

駱書記負責縣政府日常工作。負責財稅、金融、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工商、政務服務、信訪、目標管理、應急管俐務管理、兵役、民_族_宗_教事務、台僑事務、外事、機關事務等工作。聯繫統戰、軍事工作。

分管縣政府辦公室、財政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信訪局、政務服務中心、公務員局、目督辦、保密局、法制辦、政府新聞辦、台辦、僑辦、民宗辦、機關事務管理局、社保局、農保局、就業局、醫保局。

聯繫縣人大辦、政協辦、人武部、國稅局、地稅局、工商局及金融各單位。

就這種人物,要拿捏一下蘇真虎這種街道派所處的所長,那還不跟鬧著玩似的?

就別說蘇真虎這種小角色了,就連縣公安局的領導,在駱飛雪面前,還是得靠邊站。

而且蘇真虎能夠當上福全縣縣城裡面一個比較繁華的街區派出所所長,他也不是完全沒有政治頭腦的。

福全縣的第一把手,縣委書記,劉開明,劉書記,今年是52歲;

福全縣的第二把手,縣委副書記兼縣長,郭衛兵,郭縣長,今年是50歲;

福全縣的第三把手,縣委副書記,駱飛雪,駱書記,今年是27歲!

閉上眼睛都能夠想到,這三尊大神,哪個的潛力更大。

況且,駱飛雪能夠在27歲就當上福全縣的第三把手,難道單純用一個能力強就能夠解釋么?就沒點背景,沒點貓膩么?

那天晚上,駱飛雪是把蘇真虎罵了個狗血淋頭的。而這一罵,倒是把蘇真虎罵開竅了……狗_日_的!黃小龍這個傢伙,和駱書記之間,絕對不是什麼普通朋友那麼簡單!

草泥馬!兩個人搞不好是男女關係啊!

駱飛雪是福全縣政府機關里有名的鐵娘子,工作起來雷厲風行,一絲不苟。她人長得漂亮,身材又好,又年輕,但是她卻散發著一種冰川女神的氣質,哪個男人稍微多看她一眼,她拿眼睛一瞪,這個男人都會心虛!記得有一次縣公安局局長工作上的一次失誤,40歲的大男人,當場就被駱飛雪罵得差點哭了出來…

就這種女人,居然被黃小龍拿下了…

當時蘇真虎心裡就已經捲起滔天巨*,恨不得當場跪下去向黃小龍請教幾招泡妞秘法。

而蘇真虎也明白了,黃小龍這個人,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人,得罪了黃小龍就等於是得罪了駱書記。

可今天,蘇真虎居然看見黃小龍被自己手下的民警給扭送到派所處,喊打喊抓的,他剛才冷汗直接都下來了,一顆心都要崩潰了。

「**!這可是我的祖宗啊,你們這幫王八蛋在幹嘛?想死么?想死別把老子拖下水啊1蘇真虎現在是把自己手下這幫民警和協警的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個遍。

他點頭哈腰的給黃小龍點上了煙,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就隨口道。「您吃午飯了吧?」

「嗯?啥意思?」黃小龍心說,你特么怎麼語無倫次了,這特么都下午3點了,你問我吃沒吃午飯?你腦子有病么?

「沒,沒,我的意思是,如果您方便的話,晚上能不能賞臉吃個飯喝個酒什麼的礙上次和您喝酒,沒喝盡興嘛…」蘇真虎討好的說道。

黃小龍想了一想,就笑道。「蘇所長,大家是朋友,吃個飯喝個酒聯絡一下感情也是很正常的。不過,我現在是代罪之身礙蘇所長,你沒瞧見么?你手下的警察同志們,剛才還想抓我去審訊室錄口供呢…**,嚇死我了。」

蘇真虎臉上的肉都顫抖了一下,冷汗涔涔滴落。「錄…錄口供,錄……錄個屁的口供啊1情急之下,蘇真虎就掃了周圍的民警協警,包括鄭副所長一眼,「你們,你們完全是在瞎搞!我跟你們說,小龍是我的朋友!你們還想給他錄口供,要不要老子跟你們錄錄口供?」

聽蘇真虎這麼說,副所長和民警們,腦袋就懵了。

旋即,鄭副所長心裡就暗罵道……你這傻_逼!朋友?朋友個屁!你這個朋友,把三兒都打了!你特么還想袒護他不成?行,行,那你特么就護著他吧,這麼搞下去,你這所長的位置,就該給老子挪一挪了……嗯,哈哈哈哈哈……

這時,黃小龍笑道。「既然蘇所長親自出來了,那我就把情況向蘇所長反應一下,是這樣的,我堂哥是福全縣城的人,前段時間在縣公安局辦證大廳辦理護照,結果被一個混_混插隊,嗯,那個混_混就叫鍾大漢,據說在永安街是比較出名的一個地_痞。那個鐘大漢欺辱我堂哥老實,當場就暴打了我堂哥一頓,把我堂哥直接打到醫院裡去了。這人被打了,鍾大漢不僅不賠禮道歉,不承擔任何醫藥費,反而還每天去醫院威脅恐嚇我堂哥,要敲詐我堂哥10萬塊錢。這些都不說了,他居然還把我堂哥去德國學習的機會給弄砸了……**1黃小龍越說越生氣,當時就爆了粗口…

「冷靜,冷靜,別生氣,別生氣…」黃小龍一生氣,蘇真虎心裡就崩潰,他連忙賠笑道。「鍾大漢這個人,欺行霸市,看來,是要把他弄進去關幾年了。太不像話了1

那個鄭副所長在旁邊聽得人都獃滯了……蘇真虎,你在玩什麼玩?你特么真的是瘋了么?你不知道鍾大漢是三兒的人么?你要關他?看來,你這個所長真的真的是當到頭了。

本來嘛,鍾大漢和黃偉之間那點事兒,蘇真虎是知道個大概的,不過蘇真虎是不可能為了一個平頭老百姓去得罪鍾大漢和三兒這群人的,他也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可現在,他知道黃偉是黃小龍的堂哥,那這件事他就必須好好去處理了。

論勢力的話,蘇真虎還真弄不過鍾大漢這幫人,更遑論鍾大漢上面的人了。但現在情勢逆轉了。人家龍哥上面有駱書記啊!呃…或者說,人家龍哥身下面有駱書記啊!那一切就不是問題了!

蘇真虎這個人是那種很典型的面帶豬相心中嘹亮的人,看起來傻乎乎的沒腦子,衝動,但是心面比誰都清楚。

蘇真虎知道,按照自己的能力和人脈關係來說,這輩子估計就是在一個街道派所處當個所長,基本上就到頭了。

可現在,一個有可能升遷,有可能巴結上駱書記這種大人物的絕佳機會送上門來!

蘇真虎的眼睛就亮了起來!

「龍哥,您放心,您放心,您堂哥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會處理好的,一定會處理好的。不會讓任何痞_子_混_混,不法分子,欺負我們的老百姓1蘇真虎用一種保證的口氣道。

黃小龍心裡樂了,然後就接著道。「對了,蘇所長,我聽說鍾大漢之所以這麼猖獗,是和你們派出所的一些協警和民警有關係,這樣的話,你處理起來,會不會很為難呢?」

「龍哥,我們所里,可能的確是有一些害群之馬,嗯,沒什麼為難的,一切依法辦理1蘇真虎非常有正義感的說道。

「啊!蘇所長,你真是一名好公安啊1黃小龍感嘆道。

「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1聽到黃小龍誇讚,蘇真虎臉上就展覽出來得意洋洋的笑容。

就在這時,蘇真虎的手機響起,他趕緊接起電話。「喂,您好,我是永安街派所處的蘇真虎。噢,是警務保障室的金主任。您好,您好。嗯,對,人在所里,嗯,金主任放心,我不會讓人吃虧的。對,對,我明白了。」

剛剛接完這個電話,立即又有人打來電話了。「您好,哦!刑事偵查大隊的伍教導員,您好,您好,嗯,剛才金主任已經打來電話關照了……好,好,我完全明白。伍教導員您放心,只要有我在,就不會讓人吃虧1

掛了電話,蘇真虎面部表情更加熱情洋溢討好賣乖,在黃小龍耳邊低聲道。「龍哥,您真是厲害,剛才縣公安局警務保障室的副主任,金主任,還有刑事偵查大隊的伍教導員,都打來電話,說是不能讓您吃虧……嘿嘿,龍哥,您的人脈關係真是太廣了,那啥……是……是……是您女朋友找的人吧?」蘇真虎膽戰心驚的看著黃小龍,他是忍不住在試探黃小龍了!他口中的『您女朋友』,自然就是駱飛雪了。

黃小龍哪裡不知道蘇真虎這點小伎倆,他壓低嗓音道。「這只是小事,我倒是沒有告訴我婆娘,我是找的市裡的其他朋友。那啥,如果搞不定,我就直接找我婆娘了。對了,我和我婆娘的事情,你不要嘴巴大到處說。我怕影響不好,你懂吧?這種事要是惹飛雪生氣了,我倒是沒什麼,大不了就是哄哄,該怎麼處還是怎麼處,我是擔心蘇所長你……」

婆娘!!!!!!

蘇真虎震驚了!

按照Z市的土話來說,婆娘顯然比女朋友,甚至比老婆更加有說服力。『婆娘』一般都是指老夫老妻很恩愛那種關係。

「龍哥,我明白,我明白,我現在完全明白了。您放心,事情一定一定一定處理好。」蘇真虎現在是一臉激動。他知道,自己只要出力氣把這件事給黃小龍搞定,還愁攀不上駱書記這條線?

「鍾大漢這群人!一定要嚴肅處理1當即,蘇真虎就厲害哄哄的大聲吆喝道。「居然敢打人!還敢敲詐老百姓1

那個鄭副所長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就直接走過去對蘇真虎道。「所長,借一步說話。」

蘇真虎用很微妙的眼神看了看鄭副所長,然後不動聲色的跟著走了過去。

鄭副所長把蘇真虎拉到一邊,低聲道。「所長,這傢伙是你朋友?」

「是啊,怎麼滴?」蘇真虎理所當然的說道。

鄭副所長冷笑了一下,「所長,我看你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如果說,你朋友單純只是和鍾大漢這種人結怨,那一切都好說,鍾大漢再厲害,還是服咱們拿捏的。可關鍵是,你還不知道吧,這傢伙把三兒都打了。所長,這事兒你看著辦吧。別怪我沒提醒你。一失足成千古恨啊1

「三兒?」蘇真虎心裡不屑的很,心想,如果黃老弟沒有駱書記這層關係,只是警務保障室和行事偵查大隊教導員的關係,那他還真鬥不過三兒,那老子還得趕緊和他撇清關係。可現在,有駱書記這尊大*oSS在後面鎮場子,三兒算個屁啊!

不過蘇真虎並沒有把駱飛雪的事情說出來,就白了鄭副所長一眼。「我跟你說,我這朋友,小龍,也是有關係的!縣公安局警務保障室和刑事偵查大隊的關係,夠分量了吧?」

「呃……」鄭副所長一窒,旋即咬牙道。「好了,好了,所長,你愛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吧。反正我最後最後提醒你一句,聽老羅說,三兒是被打得不輕,被你朋友一腳踹飛出去幾米遠,現在躺在醫院裡連坐都坐不起來。」

「他那是活該1蘇真虎不屑道。「那傢伙就是個害群之馬!整就一個混入我們警察隊伍里的流_氓!活該被打1

「所長,你,你,你厲害,你厲害。」鄭副所長用極度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蘇真虎。心說,得了,蘇真虎,你特么就等著被調去當站馬路的交警吧!

蘇真虎回到黃小龍這邊的時候,黃小龍又把蘇真虎拉到一側問道。「蘇所長,剛才在醫院裡,一個協警很厲害的樣子,直接掄著警棍往我頭上砸,我是沒辦法,就踢了那個協警一腳,這事兒,沒關係吧?」

蘇真虎就用推心置腹的口氣道。「龍哥,如果換成其他人過來,肯定就是有關係,而且是大有關係。被您打得躺在醫院爬不起來那傢伙,叫做『三兒』。三兒本人是一個不學無術的混_子,以前就是街道上的古惑仔,成天惹是生非,後來找關係進了永安街派出所當協警,也就是混混資歷,一年半載之後,就會轉正,調到看守所或者拘留所,甚至是鄉鎮派所處當個一官半職。」

「哦?看起來這個三兒倒是很有背景的人埃」黃小龍一愣怔道。

「嗯,對於一般人來說,三兒的確是厲害哄哄的。龍哥,我跟你說,三兒的表哥是縣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隊的大隊長;他的姐夫更厲害,是縣公安局的副局長。」蘇真虎嘿嘿嘿的笑道。

「呃?貌似很厲害的樣子…」黃小龍愣了一下道。

「噗~~~~~~」蘇真虎掩著嘴想笑又沒想出來,憋得很辛苦的樣子。「龍…龍哥,這您就不懂了……駱…駱書記是縣委常委,縣委副書記,權力比副縣長還大…在咱們體制內,處級幹部,可比科級幹部厲害多了,更遑論駱書記這種進了常委的縣委副書記了……沒事,沒事,那啥,龍哥,您要有事的話,您就先走吧……我現在要研究一下處理鍾大漢這群流_氓的方案……」

「我可以走了?不用錄口供了?」黃小龍笑道。

「不用,不用,您走好,您走好,對了,把您的手機號碼留一個給我,您堂兄的事兒,我會跟進的。」蘇真虎巴結著說道。

另一邊,鄭副所長和民警老羅等人,已經遠遠的退開。

他們目送黃小龍被蘇真虎放行,大搖大擺的出了派所處。

羅警官就趕緊低聲道。「鄭所,事情沒對啊,那小子把三兒打得這麼慘,蘇所就這麼把他給放了?」

鄭副所長一臉挖苦的道。「這傻_逼!好了,趕緊給尹局,朱隊長他們打個電話。這回,我倒,蘇真虎這頭豬怎麼玩!他這個所長,是當到頭了!走,我們趕緊去醫院看三兒。」

………………

從永安街派所處出來,黃小龍曬著下午…多的太陽,緩緩的沿著一條主幹道走著。事實上,現在堂哥的事情,他已經不擔心了。

那個鐘大漢和三兒的人脈關係,黃小龍已經通過蘇真虎,完全摸透了。無非也就是縣公安局的關係。而且還不是正局,只是一個副局。

黃小龍知道,這種關係是鬥不過駱飛雪的。差得太遠太遠了。

不過,雖然堂哥的事情最終應該會處理得比較圓滿。但黃小龍的心情,還是比較沉重。他現在更清楚關係和人脈在這個社會上的重要性了。

如果不是有駱飛雪這層關係,蘇真虎的態度可能就會極度惡劣了;單憑劉局長的關係,也搞不定三兒後面的治安管理大隊大隊長,縣局副局長。

一邊走黃小龍就一邊升騰起來一種亟需馬上去征服駱飛雪的**!他已經意識到駱飛雪的社會地位。很顯然,徹底征服這種女人,不但在生理和精神上,會給黃小龍帶來一種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和滿足感。而且還會給黃小龍帶來許多看得見摸得著的實惠。

征服駱飛雪,就差最後一步了。

「趁著這次來福全縣,一定要把飛雪給辦了1黃小龍心裡就暗暗發誓道。「那個,想點辦法,給飛雪製造一次浪漫……就這麼打電話給她,叫她出來吃飯什麼的,太平淡無奇了……這個……」

黃小龍一邊走一邊嚴肅的思考起來。

走著走著,忽然就經過一個很大的花店。

黃小龍抬眼往裡面一掃,花店裡玲琅滿目,全部都是活色生香的鮮花。

玫瑰,芍藥,白蘭花,百合,木槿,紫薇花……

花香馥郁,令人心曠神怡…

黃小龍的腳步就不由的停了下來,然後不由自主的走進花店。

20分鐘之後,黃小龍一臉興奮的從花店裡跑出來,直接打了個車到前面2個站的紅綠燈路口。

下了車,黃小龍嘟嘟囔囔的念叨著。「不知道飛雪喜不喜歡花。我看她平時蠻嚴肅的樣子……不過是女人就應該都喜歡鮮花的……」

黃小龍走到一排熱鬧的街邊,一個租車的店子里。

經過短暫的協商,黃小龍直接租了一輛長安麵包車,一個司機。

黃小龍讓司機把麵包車開到之前那個花店。

後備箱和兩側車門都打開。

一個**就招呼花店裡的員工,把一束束一盆盆新鮮的玫瑰花,全部往車裡搬。

「老闆,您到底要多少玫瑰啊?」**就在旁邊客客氣氣的道。

「具體要多少,這個我也說不清楚,總之,把這輛麵包車全部給我裝滿。最後你統計一下花的數量,我再把錢給你。記住,一定要裝滿。」黃小龍說道。

「好,好,我這間店的玫瑰是不夠那麼多,不過老闆你放心,我馬上打電話到其他分店調過來。」**接到這麼一筆大單子,自然心花怒放,就忍不住道。「老闆,是送給女朋友吧?」

小龍矜持的笑了笑。「對了,你說我這樣搞會不會顯得很幼稚,很無聊,我女朋友會不會反而不喜歡?」

「噗~~~~~老闆,別傻了。只要是女人,就喜歡男人送花!幼稚?花幾千上萬塊錢幼稚一次,也不是誰都幼稚得起的!老闆,這不叫幼稚,這叫厲害。」**信誓旦旦的說道。「老闆,在我這店裡買花送給女朋友的男人,每天都有不少,但沒有誰比老闆你更厲害啊,送花,直接送一車……嘖嘖,你女朋友看見,保證感動到哭1

那個開車的司機也跳了下來,遞了一支煙給黃小龍。「兄弟,就你這種玩法,基本上沒有拿不下來的女人埃對了,冒昧問一句,你女朋友是幹什麼的啊?」

「呵,一般的公務員吧,在縣政府辦公大樓里上班。」黃小龍模稜兩可的說道。

「牛1司機豎了豎大拇指。「兄弟,等會咱把車開到縣政府大樓門口堵你女朋友。聽說這幾天縣委在開會,不過下午5,6點鐘,你女朋友應該也會下班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