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天驕 其他類型

都市至尊天驕

第145章早餐奶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01日 23:18 [字數] 632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一晚黃小龍是摟著駱飛雪睡的。

兩情相悅。

當然,黃小龍受制於傷體,並沒有對駱飛雪做那件事。

不過,除了那件事之外,該親的地方都親了,該摸的地方也摸了,不該摸的地方也摸了…

駱飛雪這晚上睡得十分香甜。酣暢。安穩。

她把頭枕在黃小龍胸膛上,似乎是找到了最可靠的避風港灣,黃小龍身上散發出來的體味,令駱飛雪產生了一種強烈的安全感和踏實感。

第二天一大早。第一縷晨曦透過落地長窗折射到病房中。使得整個病房都沐浴在充滿了朝氣和希望的金黃色澤里。

黃小龍其實早醒了。

他微微撐起身子坐好,低頭看著熟睡的駱飛雪。

只見駱飛雪左邊的粉嫩臉蛋兒,輕輕躺在黃小龍胸口,她的脖頸修長精美,驕傲如天鵝一般;她的馬尾已經散開,一頭綢緞般柔順烏黑亮麗的秀髮披散著,絲絲好聞的發香浪漫氤氳,發梢在黃小龍胸前微微掃動著,撩得黃小龍心裡痒痒的;更有那淡淡的處女幽香在徜徉。她那張線條分明的臉龐,筆挺的鼻樑,性感緊抿著的紅唇,閉合的眼睛和長長的眼睫毛,在晨曦中美得驚人!

雖然還沒有和駱飛雪實質性的發生**關係,但是黃小龍在心靈上,產生了一種成就感。他知道,自己已經徹底得到這個女人的心了。現在就差最後那一步了。『恩,找個機會,捅破她的處女膜,讓這個掌握著百萬老百姓生計的縣委副書記,成為我的私寵…那啥,我還沒有碰過處女呢…』

黃小龍有些晨勃。

他看著駱飛雪熟睡恬靜寧謐的美麗面孔,就忍不住惡作劇般的輕輕拿起她的纖纖玉手,放進那條憤怒的小鳥內褲中…

然後他就感覺到了她小手的溫暖和柔順…

「呼」黃小龍就舒服得呻吟了一下。大清早的來一下這個,還是蠻有創意蠻爽的。

黃小龍開始控制著駱飛雪的手。輕輕的擼動起來;且一邊注視著駱飛雪熟睡的精美面孔。

別有一番風味和樂趣。

10分鐘之後…

「小龍,你…你幹嘛呢……」駱飛雪很是吃力的睜開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的道。「什麼東西啊?這麼熱?又這麼大,這麼硬……」

「呼」黃小龍正舒服得不行,就控制著駱飛雪的手,開始使勁的動,開始衝刺…

駱飛雪終於醒過味來,眼睛徹底睜開了。然後目光往下面一掃,就明白黃小龍這廝在幹什麼了…

「我暈1駱飛雪沒想到她的男人已經饑渴和齷齪到了這種程度,立時就想把手給收回來。

黃小龍哪裡肯依從,死死攥著駱飛雪的手。

「小龍…你幹嘛呢……我暈了,你這是幹嘛……」駱飛雪雙頰染紅的低嗔著。

猛然!

「吼」黃小龍低吼一聲,身子直接撐了起來,把駱飛雪的手給鬆開,然後把那條憤怒的小鳥內褲給脫了。

然後……

「!!!!你弄到我衣服上和臉上了!我暈死了1駱飛雪極度震驚的想從床上跳起來,但是被瘋狂狀態中的黃小龍摁祝黃小龍再次把駱飛雪的手給拿了過來,握篆

讓駱飛雪感受到那猙獰的顫抖餘韻。

直到黃小龍的身體微微痙攣了幾下。

一切才風平浪靜下來。

黃小龍低頭。駱飛雪素凈的白襯衫上,有著幾團粘稠的白色液體;她臉頰上和嘴角上。也殘留著幾滴…

駱飛雪一張臉又羞又急又怕…「是…是什麼礙小龍……都弄到我衣服和臉上了…我暈,燙燙的……我知道了!這是你們男人那個……你太壞了!小龍!你壞到骨頭裡了1

「汗,我只對自己的女人使壞…」黃小龍就溫柔的朝駱飛雪笑了一下。他覺得自己太有才了。

駱飛雪是真的拿黃小龍沒辦法,只好低聲道。「別壓著我,我要去洗手間洗洗,我…我要上廁所……」

黃小龍放駱飛雪下了床。

縣委副書記匆忙的跑到洗手間處理殘局,她連洗手間的門都沒關。不一會兒。駱飛雪洗完之後,關了水龍頭,然後黃小龍忽然聽到一股水花激蕩的聲音…

「尼瑪…她在上廁所?」黃小龍腦子裡又浮現出一些香艷的遐想。

不多時。駱飛雪從洗手間出來。

她臉上濕漉漉的洗過,襯衣上也有幾團水漬,披散的長發凌亂,素顏絕美的臉上有著一些嬌嗔和埋怨。「小龍,你也太好色了,我暈了,以後我還不知道要被你整成什麼樣……」

黃小龍剛才是做得過了點,現在就溫柔的陪著笑。弄得駱飛雪也發不出火來。

駱飛雪無奈而認命的搖了搖頭,就把頭髮紮成馬尾,然後對黃小龍道。「小龍,我下去給你買點早餐,你想吃什麼?」

「豆漿油條就行了。我現在身體基本上沒什麼了,可以吃這些了,沒問題。」黃小龍就笑著說道。「飛雪你真好。」

駱飛雪也無語的很,自己這麼保守這麼傳統的一個女人,為什麼就找了個如此荒唐色急的男人…不過想想也對,男人不好色,那可能么?

「算了,只要他以後對我好就行了。別見到一個女人就想著那些事就行了。」駱飛雪安慰了自己幾句,就整理了一下儀容,下去給黃小龍買早餐了。

駱飛雪剛剛出病房不久,關靜就端著一大袋早餐溜進了病房。

今天關靜還是一身時尚白領麗人的打扮。淺咖啡色套裙,肉色絲襪,化了淡妝,風情四溢。

「小龍,我給你買了小籠包子,豆漿油條,煎餅牛奶,還有我在家煮的土雞蛋…」關靜就輕輕的把口袋放在柜子上,沖黃小龍嫣然一笑。「親愛的。你今天氣色很好埃你先等一下,我上個廁所。」

說完關靜就往洗手間跑。她估計也是憋急了,也忘記關門了。

黃小龍就第二次聽到那種水流激蕩的悉悉索索的流水聲。

尼瑪,受不了!

因此黃小龍又有強烈的反應了。

關靜上了廁所,洗完手,從洗手間出來,就坐在病床邊,開始拿起口袋裡的早餐。想要伺候黃小龍吃早餐。

黃小龍心癢難撓呢,心裡一動,就輕輕伸手,摸了摸關靜粉嫩的臉頰。「親愛的,這幾天,你清瘦了,我好心疼。」

關靜身子震了一下,眼裡面就泛出一抹春水。「你跟我說這些客氣話幹嘛?小龍,你昏迷那幾天,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現在才明白。你對我是多麼的重要。真的。」

「關靜,我懂你。我知道你對我的好。」黃小龍極其溫柔的說道。「關靜,以後你給我生個孩子吧。我們把他養大。」

這話一說,把關靜感動得差點哭了出來。然後臉蛋就輕輕貼在黃小龍胸上。「恩。我生,我生,我給你生個兒子。」

黃小龍忽然摁住關靜的頭,往下面一推。

猝不及防之下,關靜塗了水晶唇彩的嘴唇。恰好就貼在黃小龍那條憤怒的小鳥鼓起的部分。

「啊1關靜輕聲的驚叫一聲。連忙抬頭低聲說,「小壞蛋,你想幹嘛?1

黃小龍有些委屈的道。「憋得難受埃親愛的,幫幫我,你最溫柔了。」

關靜慌張的說道。「這地方不行埃等會護士進來怎麼辦?」

關靜不說這個話,黃小龍興許還會放過她。

可這麼一說黃小龍便覺得異常的刺激。

所以,黃小龍很堅決的又按了按關靜的頭。關靜哀求的看了看,發現黃小龍沒有絲毫妥協的意思,因而她臉上泛起兩坨嫣紅來,用嫵媚的眸子掃了黃小龍一眼,最終順從的伸手掏出黃小龍的,張開小嘴湊了上去。

「唔…怎麼有味兒?」

關靜咕噥了一句。

黃小龍摁著關靜的頭…

十幾分鐘后。

赫然,病房門扭動的聲音響起!有人進來了!

強烈的刺激之下,黃小龍腰一挺,把關靜的頭往下重重一摁…

門開了。

駱飛雪提著一個裝滿了早餐的食品袋走了進來。

關靜嘴裡含著那啥,慌忙的站起來,本來想朝衛生間沖,可是卻和駱飛雪來了個面面相對。

關靜想死的心都有了!

實在沒辦法,關靜就咕咚一聲給咽了下去。

「關小姐?」駱飛雪這幾天是經常過來探望黃小龍的,因此也是認識關靜。「你這麼早過來幹嘛?」駱飛雪語氣里就有一些警惕和質問的意思。她不知道黃小龍和關靜的曖昧關係,就以為只是普通同事而已。但是現在發現事情似乎有點不對勁。

關靜故作輕鬆的說道。「噢,我過來給小龍送早餐。」

「哦…」駱飛雪點了點頭,然後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左邊唇角。「關小姐,您早上喝了早餐奶吧?您這裡…」

關靜左唇邊殘留著一滴那啥。

早餐奶?

關靜差點崩潰了!

她轉頭過看著黃小龍,眼睛里似笑非笑的味道。不過也有生氣和埋怨的潛台詞。

「呵呵,」黃小龍尷尬的笑了一下。「那啥,關靜,你嘴角有點早餐奶,處理掉唄。」

關靜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瞪了黃小龍一眼,然後伸出舌頭,輕輕一舔嘴角…

這個動作,簡直又差點讓黃小龍暴走了。

駱飛雪站在關靜背後,沒看見關靜臉上的表情,就直接走過來,拿了張凳子坐在病床前,直接從口袋裡取出豆漿油條,遞給黃小龍,「小龍,我剛剛給你買的,還是熱的,你趁熱吃。」

「哦,關靜也給我買了豆漿油條,飛雪,你這個留著我明天早上吃吧。」黃小龍隨口說道。

駱飛雪就用一種很危險的笑容看著黃小龍,柔聲道。「小龍,還是吃我買的吧。我這可是專程給你買的豆漿油條。乖,吃點吧。」

「呃……」黃小龍愣了一下,然後還是乖乖順從的從駱飛雪手裡接過豆漿油條。開始吃了起來。偷眼看了看關靜的表情。關靜一臉幸災樂禍,好像是在說,『小龍啊,這女人,可不像我這麼好對付埃有你受的/

隨後,關靜便是到洗手間,關上門,漱口…

吃完豆漿油條。駱飛雪的手機響了。

是工作上的事。

掛了電話之後,駱飛雪臉上有著一抹悵然。「小龍,我今天要回福全縣了。有幾個很重要的縣委常委會議,需要我親自參加。推不掉的。我不能照顧你守夜了……」

「恩,工作要緊。飛雪,我們來日方長。」黃小龍勉勵道。「你別擔心我。我的身體很好,估計十天半月就出院了。」

駱飛雪滿臉都是眷戀和不舍,但是沒辦法,她這個縣委副書記,不說日理萬機。反正也是公務纏身,整天都是事。而且都不是什麼小事。

兩人又低聲傾訴了一陣,駱飛雪才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臨走的時候,駱飛雪見關靜呆在衛生間還沒出來,忽然就彎腰湊嘴在黃小龍臉上和嘴唇上親了兩下,然後才一臉羞紅的逃了出去。關門的時候,駱飛雪還不忘對黃小龍道。「小龍。我回去之後,會給你電話和簡訊的。」

駱飛雪一走,關靜就默契的出來了。然後就往病床邊一坐。似笑非笑的看著黃小龍。「小龍,你很厲害啊,這就把姓駱的搞定了?嘿嘿,我聽說她可是一個縣級官員礙…我們家小龍就是厲害。」

「那啥,還沒走到那一步呢。」黃小龍不好意思的訕笑了一下。和自己的女人討論搞定其他女人,這尼瑪還真是稀奇事。

關靜為人極是聰明,她知道自己和黃小龍的關係,而且她是奉獻多過於索取,因此雖然心裡吃味,但嘴裡也堅決不說委屈的話,更不求名分,絕口不再提及黃小龍和駱飛雪之間的事。

關靜只是認真的看著黃小龍說道。「小龍,我給你生個孩子吧!那樣,即使你以後不要我了,我們畢竟還有一個孩子不是?」

「關靜你別傻了。」黃小龍感覺到一絲絲心疼,就同樣認真的說道。「關靜,我一生一世都會摹!

「嗯嗯。」關靜心滿意足的幸福的點著頭。

上午的時候,黃玲,嚴凱,陳夜蓉,黃父黃母,陸陸續續的都來了。

不過黃小龍卻是把陳夜蓉和黃玲都勸了回去。現在黃小龍的傷,基本上是一天好過一天了,也不用這麼多人24小時的守護他了。而且他也不想因為自己而影響陳夜蓉和黃玲的正常工作。畢竟陳夜蓉晚上要賣夜宵,要熬夜;黃玲當了班主任之後,每天的課也多了,還有很多工作要去處理。

下午。

帝豪的一大群人過來看黃小龍。

以袁大頭為首,保安部的陳三娃等全體保安人員,還有大堂馬經理,幾個樓面經理,還有一些夜總會的媽媽桑,還有幾十個行政小姐,包間公主。

一大群人,把整個病房都擠滿了。

黃父黃母看到這麼多人,而且其中還不乏風塵味很濃的一群漂亮高挑的黑絲姑娘,就嚇得躲在室里不太方便出來。心裡就嘀咕著,我們家小龍人緣怎麼這麼好了?以前他連一個異性朋友都沒有,可現在倒好,一來就是幾十口人,還個個都年輕漂亮。而且親熱啊,開口一句『龍哥』,閉口一句『龍哥』,聲音嗲得像是綿羊,讓人心都發麻……

一群人看見黃小龍現在已經徹底的脫離了危險,就都喜出望外,在病房裡嬉鬧了一陣,最後袁總吩咐眾人離開,單獨留了下來。

「小龍,我有幾句話想跟你說。」袁大頭就搬了張椅子坐在病床前。

然後袁大頭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看著黃小龍。

黃小龍從這種目光里,讀到了一些不太友善的內容。

「袁大頭想對我說什麼?」黃小龍心裡揣測。

「小龍,你現在受傷了,你的工作我暫時交給陳三娃接手。你安心在醫院養玻醫藥費的事情,你一點都不需要擔心。」袁大頭朝黃小龍笑了一下。不過他的笑容有些發沉,有些近乎陰鬱。

「對了,袁總,安然這幾天去帝豪上班了么?」黃小龍忽然想起那天沒來上班的安然。

「安然?」袁大頭眼角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小龍,你在帝豪上班的日子,表現得很好。處理了很多棘手的事情。上次你救華總一條命,那件事你幹得很好!沒有辜負我對你的賞識,對得起我給你的高薪。不過……」

袁大頭凝視著黃小龍,「有的事情,你處理得,並不是特別讓我滿意。」

「噢?」黃小龍一愣怔。

「我說的是安然那件事。」袁大頭活動了一下肥碩的頸部肌肉。「你為什麼要插手這件事?你讓安然陪那幾個公子不就行了?」

「袁總,安然只是一個模特,她並不是行政,如果那天我不出面,安然就被輪姦了。」黃小龍直接道。

袁大頭盯著黃小龍,他眼睛里就泛出一種陰鷙的冷芒。「小龍,安然只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女孩兒,她沒有什麼背景。她長成那樣,就是被男人玩弄的命運。她今天不被男人玩弄,明天也會被男人玩弄。你救得了她一次,救不了她第二次。你為了這樣一個女孩兒,把一些我們本來不應該得罪的人,全部得罪透了。這樣對我們很不利。」

「袁總,你究竟什麼意思?」黃小龍心裡忽然湧起一種對袁大頭十分厭惡不屑的情緒。「你的意思是,我要眼睜睜的看著安然被人輪姦?」

袁大頭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小龍,你人還是太年輕了。你為了保護安然,把龍副區長他們得罪了。雖然你有柯書記和曾秘書長的關係,到最後,你還是扳倒了龍副區長。但是,你要知道,龍副區長在匯東新區,擔任了很多年的副區長,他是地頭蛇,他有的是關係,有的是人脈。我們打開門做生意,得罪了這種人,不是什麼好事。你應該知道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的道理。」

頓了一頓,袁大頭直接站了起來,他用那種近乎警告的眼神看著黃小龍。「小龍,我不希望這種事情再有下次了。我不希望你再為一個無所謂的人,去得罪一些我們根本不能得罪的人。你記住,你是我的馬仔,你手裡拿著我的飯碗,所以你做每一件事情的時候,你都必須考慮帝豪的利益,我的利益。你是聰明人,應該懂我的意思了吧?」

說完,袁大頭就直接甩手離去。

黃小龍看著袁大頭的背影,眼角的肌肉就跳動了一下,然後緩緩比了一個中指。「你馬勒戈壁的,我很快就自立門戶了,你囂張個屁啊1

不過黃小龍很快就蹙了蹙眉,他現在忽然很擔心安然…

(快捷鍵:←)都市至尊天驕 關於更新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快捷鍵:回車) 都市至尊天驕 第146章出院(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