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天驕 其他類型

都市至尊天驕

第101章黃小龍VS年輕人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17日 07:19 [字數] 622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在歌舞昇平,男歡女愛,煙熏酒繚的帝王夜總會演藝大廳,黃小龍正在做一件同這個環境風馬牛不相及的事。

他在給白行長號脈…

只見,黃小龍面色凝重,眉頭緊鎖,臉上展覽出來一種『這件事有點棘手』的表情。

白行長則成了一隻被人抓來做實驗的小白鼠,乖乖的配合著黃小龍,而且臉上提心弔膽愁雲慘霧期期艾艾吞吞吐吐土崩瓦解…諸般複雜表情。

白行長是個色情狂。14歲破處,數十年來,不辭勞苦,一直奮鬥在偉大的木耳染黑工程第一線。從洗腳房的妹妹到夜總會的行政包間公主服務員,再到z市建設銀行各區縣支行的漂亮櫃檯工作人員,再到諸如證券交易所,農村信用社的女職員……白行長不挑食,反正能上手的基本上都上手。

他是名副其實的千人斬。

當然,上天是公平的。當白行長在盡享人間艷福的同時,也落下病根。

25歲開始就早泄。正常操作的情況下,也就是3~5分鐘完事;30歲開始出現陽痿的狀況。

當時出現這些情況的時候,白行長是靠一些進口的壯陽葯,一些偏方,勉強維持著戰鬥力。

可是近年來,藥物的效果越來越差。

最近幾天,終於徹底疲軟,吃藥無效,半分鐘完事。腰酸背疼,失眠,掉頭髮掉眉毛。面色晦暗,精神懨懨。

白行長自己也知道出問題了。剛才被黃小龍這麼一嚇,說他再這樣下去,腎臟和肝臟都會衰竭,幾年之後就有生命危險了。這更讓白行長直接瀕臨崩潰的邊緣!

他可不想死!

人活天地間,很是麻煩,也沒有什麼道理可講。有的人來到這世上就像應邀參加了一場盛大的宴會,一輩子山珍海味,美酒佳人,衣冠楚楚。神色逍遙,臨走時,打著飽嗝,抹著一嘴的油水。最後將名字刻進一座豪華體面的大理石墓碑永垂不朽了;而有的人來到這世上,不像是從娘胎里生下來的,倒像是從監獄里逃出來的,一輩子縮著腦袋,著神經,過著狼狽不堪、四面楚歌的日子。活著就是罪過,活著的本身就是災難。

白行長屬於前者。

他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來享福的。就是來吃好的穿好的好女人的。但是他現在才四十多歲,他遠遠還沒有享夠福氣。

他很珍愛自己的生命。

「小龍,怎……怎麼樣?」白行長額頭上臉上全部都是虛汗。

黃小龍心裡想笑。但憋著。臉上就是那種瞻仰國家領導人遺體的肅穆和莊重。

中醫,講究的是望聞問切。望診乃是中醫的最高境界。傳說古時候有個神醫叫扁鵲,能夠望人而知生死。雖然黃小龍的中醫水平,還遠遠沒有達到扁鵲那種程度,但是對白行長一番望診,還是能做到心面有數的。

但黃小龍不想這麼輕易就治好白行長。

他想要白行長欠自己一個人情。

因此黃小龍就裝腔作勢。就要把事情搞大!

「白行長,把你的舌頭伸出來我瞧瞧。」黃小龍肅容道。

「啊~~~~」白行長乖乖的伸出舌頭。像一個聽話的小朋友。

「嗯。舌淡,苔薄白。從脈象上看,是腎氣不固,及陰虛火旺。臨床表現為早泄,陽痿,性慾亢進,但往往不入即泄。腰酸腿軟,四肢無力,厭食,失眠。病情已經開始轉移到肝臟部……哎……」黃小龍把手從白行長脈上拿來。閉起眼睛思索了幾秒鐘,喃喃道。「白行長,你這病,沒號脈之前,我可能是過於的樂觀了。現在從診斷結果來看……」

「小龍…我……我還有救么?你一定要救救我……一定要救救我……」白行長眼淚水汪汪的就滾了出來。

黃小龍深深的看了白行長一眼。「救倒是能救,而且治好之後,只要房事節制點,正常時間也能保持在10分鐘左右……可是,治療起來有些麻煩埃」

「能達到10分鐘?」白行長眼睛就一下子亮了起來,他幾乎是要給黃小龍跪下去了,「兄弟!你是我的親兄弟!不要嫌麻煩,你千萬不要嫌麻煩!小龍,只要你給我治好這個病,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後你的事就是我的事1

聽到白行長這麼說,黃小龍就覺得自己費力演了半天戲,還是收到了效果。因此他就點燃一根煙,「那……好吧!白行長你放心,我一定儘力而為!就算我自己折壽,我也要治好你!誰讓我黃小龍生了一顆菩薩的心呢?誰讓你白行長和我黃小龍這麼投緣呢?」

………………

另一邊。

華建國的馬仔,把那個像極了柳岩的女歌手,請了過來。

近距離一看,華總愈發覺得這個女歌手有味道了。她眼波嫵媚,豐乳肥臀,性感妖嬈,絕世尤物。而且歌聲甜美,一笑一顰,都牽動華總的心。

「哎呀,小姐,我太欣賞你的表演了。請坐,請坐。」華建國就親自站起來,想走過去把女歌手牽到身邊坐下。

女歌手眼中略微劃過一抹鄙視,搶先一步坐下了。「謝謝老闆欣賞。」

「噢?」華總有些尷尬的坐了下去,「小姐是外地人?」

「嗯。老家不在z市,也不在sc剩」女歌手矜持的回答道。「剛到z市沒幾天。」

「哦…那小姐可能不知道我華建國。」華建國就點了點頭說。「不過小姐在z市呆一段時間,應該就能通過各種渠道聽說我華建國的名字了。」

「我們華總是z市首富1一個馬仔就討好的搶著說道。

華建國就很驕傲很自信的笑了起來,翹著二郎腿看著女歌手。

「哦?」女歌手抬眼看了華建國一下。她眼睛里的冰雪,就悄然的開始融化起來。她眼中的戒備和鄙視,也就慢慢的飄散遁走。「華總你好,你好。」

「哈哈哈…」華總很自信的笑了起來。「我想送一輛車給小姐,不知道小姐喜歡什麼品牌的車?不過,我看小姐你的氣質,德系車裡面的寶馬,最適合小姐了1

「咯咯咯~~~~」女歌手終於笑了出來。「華總出手好闊綽。」

「我覺得小姐你的歌藝,比那些電視里所謂的當紅歌手,還要高。還更能打動人。所以呢……嗯,我華建國在z市的新聞傳媒行業,還是有些人脈的,z市廣電局的局長,也是熟人嘛。要不然,改天找點新聞傳媒行業的朋友,給小姐來個獨家訪問?」

「啊1女歌手終於被華建國打動了。她其實並不是非常愛錢,但是她想出名,她想當歌星。所以華建國剛才的話。就讓女歌手上了心。

華建國察言觀色,心裡馬上就明白了……這女人。拿下了!可以馬上帶出去開房了。

華建國急不可耐的站了起來。「小姐,賞臉吃個宵夜吧。」

「這個……」女歌手並沒有馬上站起來陪華建國出去吃宵夜。她神情有些緊張的在大廳里張望了一圈,似乎是在找人。她心裡暗呼不妙……她的男人今天也過來了。她男人看她看得比較緊。

「走咯,走咯。」華總的兩個馬仔,就討好賣乖的跑過去催促那女歌手。

就在這時……

「!罵了隔壁的!老子弄死你1

一聲兇巴巴的冷冽的罵聲,驟然響起。兩個精瘦強悍,一臉殺氣的年輕人,直接出現在女歌手身後。

「啊?老……老公……」女歌手就慌慌張張的站了起來。

「你給老子坐下1女歌手的老公就一臉兇相的瞪了女歌手一眼。「老子讓你不要到處拋頭露面,你特么的偏偏不聽……」

女歌手顯然是非常懼怕男人。嬌美的臉龐就嚇得有些煞白,木閬氯ァ

而這個時候,華總的兩個馬仔,就神氣活現的迎了上去。

這兩個馬仔是華總高薪聘請的保鏢,早年也是道上混的狠角色,而且屬於那種單掌可以拍斷一塊磚,一個能單挑3,4個人的狠人。

「你們是哪裡冒出來的?你媽的。敢破壞我們華總的雅興?快滾1兩個馬仔就怒氣沖沖的朝兩個年輕人喝道。

因為他們的老闆是z市首富,因此他們狗仗人勢,平時誰也不買賬。現在,老闆要帶個女人出去。居然跑了兩個不識趣的愣頭青過來,他們頓時就火了。

華總也是滿臉不悅的看著這兩個半路殺出的程咬金。

兩個年輕人的表情,徹底陰了下來。他們互相交換了一下眼色。然後,他們眼角的肌肉,就開始跳動起來。他們的目光,就變成了那種不屬於人類的豺狼一般的目光。那是種要吃人的目光。

「滾開!滾滾滾1華總的兩個馬仔,就去推那兩個年輕人。

這時,附近卡座上的客人也看出情況不對勁,紛紛站了起來。陳三娃帶著幾個保安在巡場,恰好轉到這邊。

「三哥,好像出事了,我們趕緊過去。」一個保安就對陳三娃說道。

「出個屁的事!你沒看見是華總么?」陳三娃眼尖,就看到了華建國。「華總是袁總的貴賓,是我們z市的首富,大人物,你特么現在過去,萬一惹得華總不高興,那你的飯碗就保不了!嗯,先看看情況再說。」

「滾開滾開,」華總的兩個保鏢就在推搡著兩個年輕人。但是,那兩個年輕人下盤站得很穩,兩個保鏢使勁推搡了幾下,居然就推不開。

就在這時,電光火石之間!

「砰!砰1

兩個年輕人驟然出手!

誰也沒有看清楚他們怎麼出手的,好像是抬了抬右臂,打了一拳出去。

「砰~~~~~~」

「砰~~~~~~」

華總的兩個保鏢就像沙袋一樣。被打飛出去幾米遠,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後一動不動了。哼都沒哼一聲!

「呃……」剎那間,華總腦子就有點沒反應過來。就傻乎乎的看著那兩個年輕人。他很清楚自己那兩個保鏢的戰鬥力,可是現在,居然連反應都沒有,就被人一拳打飛了。爬都爬不起來了!

附近看熱鬧的客人,先是寂靜了一下,然後爆發出尖叫聲……

「打架了!打架了1

「哥,怎麼弄?」一個年輕人低聲詢問那女歌手的老公。

「怎麼弄?你看好你嫂子。我直接過去把這個老闆弄死!罵了隔壁的,敢打我老婆的主意,直接弄死!完事兒咱們帶著人直接走1那個歌手的老公就狠狠的說道。他在說起弄死華老闆的時候,表情就好像是在說弄死一條狗,一隻豬。

「嫂子。」另外那個年輕人就一把將女歌手扯了起來。「嫂子,你跟我走。」

那女歌手的男人,就一步步的走向華總,他眼睛里爆射出冰冷的實質般的殺氣,他雙拳一捏。就爆發出來里啪啦的指骨爆炒的聲音。他像是一頭飢餓的北極熊,伸出猩紅的舌頭。舔舐著乾裂的嘴唇。

一種詭異的氣場,直接把華總鎖住!

華總只覺得自己周身血液完全凝固!他甚至相信,眼前這個年輕人,是絕對殺過人的!

年輕人散發出來的那種殺氣,就好像一把刀子抵住華總的心口,稍微一用力,華總就會一命嗚呼。

華總就產生了一種窒息,一種深入骨髓的恐懼。「你,你不要過來……你……你不要過來……」

「老子要殺死你1那個年輕人就用殺豬殺狗的語氣對華總說道。「老子絕對要殺死你。」他無所畏懼。

「我是華建國!你敢……你敢怎麼樣?」華總差點嚇尿了。

「老子不認識你!管你是誰。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你就要死!今天誰也救不了你1年輕人是吃定了華總。

而且,年輕人心裡很清楚,他只需要幾秒鐘就能弄死華總。就算現在有人報警,等警察過來的時候,他已經逃之夭夭了。

他有很充裕的時間去殺死華總。

「站住!你特么的敢在帝豪亂搞,你想死1就在這時。陳三娃一聲暴喝,然後帶著幾個保安沖了過去。

另一方面,黃小龍也已經做出反應。他整個人猶如一頭敏捷的美洲豹,迅速的朝事發地點沖了過去!

「砰!砰1

當陳三娃帶著幾個保安衝過去。試圖包圍那個年輕人的時候,年輕人左腳閃電般的抽出一記鞭腿,將一個保安踢得凌空飛出去,與此同時,右拳轟在另一個保安的胸口,一聲清脆可怕的骨頭碎裂聲響起,那個保安哇的一聲,吐了口鮮血出來,斷線風箏般的飛了出去。

太可怕了!

這種搏擊能力,堪稱最簡單,最有效,最具殺傷力!

也就是一拳一腳,就把人置於死地!

「礙…」陳三娃和剩下幾個保安,嚇得連連後退。

就連陳三娃這種從小打架打到大,一天不打架就不舒服斯基的流氓,現在都心膽俱寒,下意識的遠離那個年輕人。

關鍵問題是,那個年輕人不但出手狠辣,效率高,而且每次出手,都打飛一人。最可怕的是,他面部表情,根本沒有什麼波動,麻木不仁,冰冷徹骨,就好像打飛的不是人,而是路邊的土狗。而且,被他打飛的人,生死好像不關他的事!

這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暴徒?

「啊!救命!救命1華總襠下一熱,一股尿液就噴濺出來,他無助的癱坐在沙發上,整個人瘋狂的抽搐起來。

「沒有誰能救你!你要死1那個年輕人一步踏出,就要逼近華總!

「給老子死1人未近,腳已到!

年輕人在離華總還有一米多的時候,左腳突然一踮,整個身體朝前面微微騰出半米,右腳借力,一個鞭腿直接抽了過來!

這一腿,絲毫沒有任何招數可言,也沒有任何技巧,有的只是力量,速度!

「啪~~~」

空氣似乎被這一腳踢爆,發出刺耳的音破聲!

「啊!1華總發出野獸在瀕臨滅亡時候那種慘叫聲。

這一腳還沒有踢中他,他已經產生了耳鳴的現象。而且他知道,這一腳,是對準他頭部踢過來的。

這一腳,如果踢到華總的頭,那麼……毫無疑問,華總的頭就像是一個西瓜般,破裂開來。

在極短的時間內,在場很多人心裡都生出一個驚恐可怕的想法……下一刻,z市首富華建國華總,將被殺死在帝豪夜總會。

因為爭風吃醋,被兩個從外地來的非常可怕的年輕人殺死!

而就在這時,千鈞一髮,華建國生死懸於一線之際,一條人影從斜後方竄了上來,速度極為敏捷,他身軀一側,右手一勾,左腳朝前方一跨。

整個動作兔起鶻落!

關鍵時刻,黃小龍趕到了!

也就是在一秒鐘的時間內,黃小龍右手勾住年輕人爆踢過來的鞭腿,用摔跤里四兩撥千斤的法子,把這一腳往外一撩,一泄力,與此同時,黃小龍身體一移,左腳隨之往前一跨,直接穿到年輕人立足的左腳后側方。

絆!

黃小龍直接使了個絆摔,左肩再一撞……

「砰~~~~」

那個年輕人立足不穩,支撐腳給黃小龍的絆了一下,又被黃小龍一撞,因此他整個人就飛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令人眼花繚亂的一擊!

那個兇狠的年輕人已經被黃小樂摔了出去!

這一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當人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個年輕人才從地上緩緩爬了起來。

華總劫後餘生的大口大口呼吸起來。「小龍…小龍……救命,救命……」

陳三娃等保安也大叫起來。「龍哥!龍哥!弄死這小子1

「龍哥,打死他!我們有兩個兄弟都被這傢伙打得生死不知1陳三娃就用一種哭腔對黃小龍叫道。

「哥1另外一個年輕人一邊扶著那女歌聲,一邊對那個被黃小龍摔出去的年輕人叫道。

那個年輕人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他嘴角扯出一抹獰笑,他雙拳緊握,一瞬不瞬的盯著黃小龍。「有意思,居然還有一個摔跤高手。」

黃小龍原地凝定站立,眉頭緊鎖,此時此刻,他的整條右手,都已經麻痹了!

剛才,雖然心昵崛四羌潛尥齲但是,黃小龍的右臂,依舊被震得幾乎脫臼!

那一腳的力量太大了,速度太快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