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天驕 其他類型

都市至尊天驕

第七十章我陪你一起過去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6日 15:09 [字數] 59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小龍呵,你慢慢想。哥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剛才哥的確是搞了假。但是,具體是怎麼搞假。天知地知哥知,你不知。」嚴凱臉上展覽著自豪的表情,笑看黃小龍。「當然,小龍你是我兄弟,等會,我還是會把秘密告訴你。我老師說過,我們這一行的秘密,絕對不能夠輕易告訴任何外人,但是小龍你是我兄弟,我告訴你也無妨。」

黃小龍雙手摳著頭髮,冥思苦想起來。他微微閉上眼睛,運用強悍的記憶力,在腦子裡把嚴凱剛才洗牌發牌的動作,甚至每一個細節,每一句話,都還原了幾次。

忽然,黃小龍腦中靈光一閃,猛地抬起頭。「凱子,你這種雕蟲小技是瞞不了我的。」

「唔……不,不是吧?」嚴凱被黃小龍的話嗆了一口,他臉上展覽出來的那種得意忘形就僵住了,胎死腹中,他有些心虛的道,「小龍,你看出來了?」

「嗯。」黃小龍很肯定的說道。「你發牌的時候,能不能不像剛才那樣,先發我三張,完了再發你自己三張。你能一人一張的發牌么?」

「這個……這個……」嚴凱吞吞吐吐道。「一人一張的發啊?我的技術還沒有達到那個程度,我想,再練一個月,我才能做到這一步。」

「凱子,我想明白了。」黃小龍目光很平靜,平靜裡面又蘊含了一種毋庸置疑的自信。「為什麼我切過牌,你還能給自己發出豹子,還能給我發出必輸的散牌?其實很簡單,只要不是弱智,就能想明白這一點。因為你不是在這副牌的上面做手腳,而是在底牌上做手腳。所以說,無論我怎麼切牌,切多少張牌,都對整個牌局沒有影響。你發牌的時候,並不是從上往下發,你是直接摳底牌發。」

「呃……」嚴凱額頭上冒出一滴滴汗珠。喃喃道,「小龍,你……你好聰明……」

「而且我剛才梳理了一下記憶,我發現一個細節,你是左手握牌,右手發牌。」黃小龍從嚴凱手中,抓過那副撲克牌,左手握著,「每當你發牌的時候,你的左手大拇指,就會張開一個很大的弧度,我當時還以為這是你的習慣性動作,現在回憶起來,那是你出老千時的動作……」黃小龍模仿起嚴凱剛才發牌時候的細節動作,他握牌的左手,大拇指張開一個弧度,隨著大拇指的張開,一張底牌,也就是最下面的一張牌,就被微微的擼了出來,然後,右手飛快的將這張擼出一線的底牌給抽了出來,發到茶几上。「你事先按照順序,把要發的六張牌洗好,洗到這副牌的底部,按照我三張,你三張的順序,給我安排三張散牌,然後再給你安排三張a。」

「不是吧?這……這你都能分析出來……小龍,你以前,以前接觸過千術?」嚴凱用活見鬼的表情看著黃小龍。「我苦練了半個月,而且還有名師指導,尼瑪,你只用了幾分鐘就破解了……」

「凱子,你知道的,我本身並不是很喜歡賭博,所以我從來沒接觸過你所謂的『千術』,」黃小龍把手中撲克往茶几上一扔。「我只不過是分析推理,然後仔細回憶你的每一個動作,找出破綻。」

「厲害!你小子要是去學千術,一定是個大老千1嚴凱忽然就激動起來。「小龍,你看這樣行不行,我把你介紹給我老師,讓他也教你千術,我們就做師兄弟,從今以後,我們兄弟倆叱吒賭壇,一本萬利,盆滿缽滿1

「等等1黃小龍的臉色,忽然嚴肅起來。「凱子,這就是你所謂的手藝?你就靠這玩意發家致富?」

「是啊,」嚴凱振振有詞的道。「小龍,我承認,目前我的千術是不入流,畢竟,我才練半個月而已嘛。你也看見了,我洗牌很慢,要用三分鐘才能把我要的牌洗成底牌,而且,我只能洗出三張a連在一起的牌面順序。汗顏,我這技術很爛了,不過,我可以學習!小龍我跟你說,我老師可牛逼了,他可以半分鐘把想要的好牌洗成底牌……」

「凱子!你這是出老千,你知道么?」黃小龍打斷了嚴凱滔滔不絕意氣風發的講話。「老千也能賺錢?」

「出老千當然能賺錢1嚴凱理所當然的說道。「小龍,你聽我說,我們整個sc省,賭博風氣都非常盛,咱們z市也不能免俗。你隨便走出去,滿大街都是麻將館,棋牌室,每一個住宅小區裡面,至少都有2,3個打麻將鬥地主的茶坊。那些民間賭坊,更是多如牛毛。我就這麼說吧,咱們z市,三分之二的洗浴中心,酒店,夜總會,裡邊都有賭檔。」

「小龍,那你說說,賭博這一行,市場有多大?」

「這個……」黃小龍想了一下,嚴凱說的話,也不是瞎說。就拿雙喜街來說,晚上是夜宵一條街,但是下午,攤位上的老闆,夥計,住在雙喜街的普通居民,都會組織起來打麻將,鬥地主,消磨時間。一條雙喜街,起碼就有6,7個麻將館和棋牌室,而且生意爆好,每天下午都座無虛席。有時候麻將館里沒位置了,就把桌椅搬到街邊,露天搓麻。

「這麼大一個市場,就養活了一大群老千1嚴凱用一種很專業的口氣道。「小龍,十賭九千,每一個賭局裡面,都有老千在撈錢。就連我們雙喜街,都有一些小老千,靠打麻將鬥地主活著,還活得很滋潤。『左三兒』你知道吧?四十多歲,無業游民一個,啥工作都不愛干,成天就是打麻將,鬥地主,扔骰子,扯馬股,推三公……這傢伙十賭八贏!你看看他平時抽的煙,都是軟玉溪,出門辦事統統打車,時不時還帶個年輕水嫩的小姐回來打打牙祭……他哪兒來的錢?都特么是賭博贏的!這傢伙,就是個職業老千1

「特么的!左三兒這傢伙,我是知道的!上次,我蓉姐和他打麻將,一下午輸了600多,草泥馬,這傢伙居然是老千1黃小龍立即就想起來這個『左三兒』,當即切齒痛罵起來。

「左三兒這種人,只是小角色,在雙喜街混口飯吃,上不得檯面,不敢出去打場子。」嚴凱嘴角一癟,就顯出來一個不屑和鄙視的冷笑。「我老師比左三兒這種級別的老千,厲害幾倍不止!我老師是專門打場子的大老千,一場下來,圈個幾萬塊都不成問題,遇到一些大局,一晚上就是十幾萬1

黃小龍現在終於把頭緒給擼清楚了……嚴凱這傢伙不知道從哪兒,認識了一個老千,然後拜他為師,學習千術,現在學業有成,就立即辭掉工地上的工作,想靠千術生存,想靠千術成為高富帥…

這可不行啊!

黃小龍第一反應就是必須要阻止嚴凱去干這行當。在黃小龍看來,千術和賭術,都屬於騙術,是不正當的,不合法的,上不了檯面的。而且是具有很大風險的。

「不行!凱子,你千萬不能去干這行!尼瑪,你這是犯法1黃小龍疾言厲色道。如果換成其他人,黃小龍也懶得去管,你要去當老千,當扒手,當鴨子,甚至去偷竊搶劫綁架販毒,都關我鳥事。可……嚴凱是黃小龍的好兄弟啊!

「小龍,你不懂了吧,這哪能叫犯法?」嚴凱就一臉不屑的道。「出老千根本不犯法!充其量,也就是賭博吧,這又不是刑事犯罪,被抓住無非就是罰款什麼的。我老師當了幾十年老千,也就被警察抓過3次,每次都是繳點罰款,當天就被放出來了,屁事沒有。老千跟法律不衝突,頂多算是撈偏門,遊走在社會邊緣。」

「那……那也不行,我,出老千被抓住現行,那是要砍手的1黃小龍也看過一些香港的賭片,他知道出千被抓,動輒砍手砍腳,嚴重的,一槍就被崩了。

「小龍,現在這個社會,要撈錢,就得承擔一部分風險。風險越大,收益越高。」嚴凱顯然是被人洗過腦,他有板有眼的道。「你說當小姐吧,也有得性病的危險埃尼瑪,嫖客就算沒性病,只要包皮過長,小姐都有可能得宮頸糜爛呢;當司機容易腰椎間盤突出;當網路寫手容易得頸椎炎;白領統統都是亞健康;在工地搬磚挑水泥,運氣不好,一塊磚頭掉下來,就算你有鐵頭功都得跪……你說,哪一行沒有危險?」

「呃……」黃小龍被嚴凱一通話說得語塞。

仔細想想,其實也是這個道理。就拿他自己來說,在夜總會當保安部經理,也是有風險的,萬一哪天得罪一個有背景的客人,尼瑪也是吃不了兜著走。

要說完全沒風險的職業,那肯定也是有的,不過收益肯定是相對較低的。

「小龍!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當今社會,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1嚴凱右拳緊握,呈宣誓狀。「放眼看去,哪一個事業有成的人,屁股是乾淨的?那些什麼企業家,富商,哪一個不是靠見不得人的勾當起家?」

「凱子,尼瑪,你也太偏激了吧?」黃小龍連忙抗辯道。

「小龍,你忒幼稚了。你認為,這個社會有規規矩矩正正經經發大財的人?我這不是偏激,我這是看透了社會的本質。」嚴凱信誓旦旦的說道。

忽然,黃小龍鬼使神差的就想到了袁大頭……這傢伙,早年是黑社會,欺行霸市,大撈黑錢,用各種非法暴力的手段,積累了原始資金,現在漂白了,開了一家金碧輝煌的夜總會,美其名曰……優秀民營企業家。

一想到這個,黃小龍的聲勢就弱了下來,「那……那個,凱子,或許你說的話,都是有道理的。不過,賺錢不一定要當老千,對么?我說過了,那個熏鴨攤位,我讓給你和蓉姐做,一個月上萬的月薪還是有的。如果你不想做熏鴨生意,我……我可以把你介紹到一家夜總會上班,我現在……呃,我現在是那家夜總會的保安部經理,安排一個人進去,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

「那那那!小龍!你自己也在夜總會上班,夜總會是什麼地方?藏污納垢!也是撈偏門的職業1嚴凱像是抓住了黃小龍的辮子,「小龍,咱哥倆,一個在夜總會上班,一個當老千,嘿嘿,這個就叫物以類聚了吧?哈哈哈哈。開個玩笑,開個玩笑。反正正當職業,憑咱們這種學歷,人脈關係,就別指望發財了。」

頓了一頓,嚴凱的眼神里,忽然塞滿了一種很憂鬱的表情。「小龍,命運這東西,是很不公平的。有的人一出生,就含著金鑰匙,就可以住豪宅,可以開名車,可以去歐洲美洲的貴族學校留學,可以白富美,完了扔給diao絲,diao絲特么的還感激涕零……呵呵,像我們,從小出生在雙喜街,我們的父母,都是苦人,忙忙碌碌一輩子,把我們拉扯大,拿了退休金,說不定還得貼補我們以後組成的家庭,替我們養孩子。而我們這一代人,如果不出意外,還是會重複父輩母輩的老路,到了適婚年齡,娶一個門當戶對的女人,或者找一個鄉下女人當老婆,然後忙忙碌碌一輩子,養妻活兒……呵呵,就是這樣循環下去吧。一代一代,都是diao絲。」

嚴凱越說越傷感,眼角忽然滲透出來閃爍不停的晶瑩物質。「可我不想這樣!我不想這麼碌碌無為的過一輩子!這個世界是很美好的,只要有錢,就能盡情領略它的風騷!我也想白富美!我也想住大房子!我也想開跑車!我也想讓我爸媽過上好日子!我也想讓我的兒子女兒一出生就是富二代1

「上個月我看到梁小淑了。」嚴凱哭喪著臉看向黃小龍。

「哎……」黃小龍就長長的嘆了口氣,喟然不語。

梁小淑,是黃小龍和嚴凱小學的同學,班花。到了初中,他們三人還是同學,梁小淑還是班花。

嚴凱從小就暗戀梁小淑,上了初中,他開始把暗戀轉化為明戀,對梁小淑發起了潮水般的感情攻勢。

不過,嚴凱失敗了。不但失敗了,而且還被打擊得很慘。就和很多電影里的狗血情節一樣,梁小淑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把嚴凱寫給她的情書撕了。

為這事,嚴凱回家就直接幹了一瓶白酒,差點掛了,最後弄到醫院裡洗胃搶救,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

「不是聽說……她,她找了個……什麼富二代么……」黃小龍小心翼翼的說道。

「是啊,那富二代就是個雜種,玩了她幾年,把她的青春玩沒了,然後一腳把她給踢了。我這個傻逼,還屁顛屁顛的去找到她,安慰她。我啊,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傻逼啊,我還對她表白,我說我還像以前那麼喜歡她,我願意為她去努力,去掙錢,我不在乎她的過去。你猜她怎麼說?」

「呃……」黃小龍無言。心面有股酸痛。

「她告訴我,我太窮了,沒錢沒車沒房子。她說啊,等我哪天掙了錢,買了房子車子……」說著說著,嚴凱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小龍……我,我不想當diao絲啊!我要掙錢啊1

「我擦!尼瑪,你為了一個殘花敗柳在這兒哭,你有意思么?!你特么就這點出息1黃小龍用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口氣低罵道。「這都多少年了,還惦記著梁小淑?她那人很物質啊,別想她了行不行?」

「小龍,我發誓,我要掙大錢1嚴凱就帶著哭腔道。「明天就跟著我老師去打場子…」

看著嚴凱堅定不移的表情,黃小龍知道,完蛋了,這傢伙倔脾氣上來了,九頭牛都拉不回了。

事實上,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自己的思想和決策問題的方式,你永遠也不要嘗試將你的思想,灌輸到別人腦子裡。那是不可能也是不尊重別人的幼稚行為。

但是黃小龍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兄弟出事埃黃小龍潛意識裡認為,久走夜路必闖鬼,一個老千一次不失手,兩次不失手……一百次不失手,但他永遠無法保證下一次不失手。

老千一旦失手,這輩子就栽了。

「凱子,你剛才說的話,的確也有道理,那啥,我就不勸你了……不過,就你現在這技術,你也想贏錢?」黃小龍就看著嚴凱說道。

「小龍,你放心,我現在只是幫我老師打下手,我和老師一起打場子,他負責出千,我就在旁邊搭把手。偶爾打點配合,弄點二鬼抬轎的伎倆。你放心,在我的千術沒有達到獨當一面的時候,老師不會讓我打主力的。」嚴凱就安慰道。「小龍,你別擔心。嘿嘿,明天去打場子,事實上,也不會真正動手,明天也是去餵豬。」

「餵豬?」黃小龍對於這些行話,簡直就是一竅不通。

「嗯,餵豬。每一個局,特別是大局,咱們老千動手之前,都會故意輸幾場,目的就是先把豬養肥,待得宰殺的時候,一刀下去,滿嘴油!嘿嘿嘿。」嚴凱就賊眉鼠眼的笑了起來,眼睛里就滾動著一些近乎利欲熏心的表情。

關心則亂,黃小龍現在一顆心全部在自己兄弟身上,他可不想自己的兄弟出任何一點點差池。想了一想,黃小龍脫口而出道。「明天啊?明天我休息,正好有空,要不然,我陪你一起過去看看吧。」

「你想去?」嚴凱愣了一下。

「凱子,你當老千這件事,我可以暫時替你隱瞞,不告訴叔叔阿姨,不過,你們明天那個局,我必須去瞧瞧!我就看看,到底有沒有危險性1黃小龍正色道。

「這樣礙…」嚴凱看著黃小龍一本正經的表情,知道自己拗不過,就只好道。「那好吧,明天上午,我們一起出去。小龍,你記住,見了我老師,別胡說八道,要規矩點,懂么?到了那個賭檔,你啥話也別多說,千萬別露出馬腳。我跟你說,那可是個一場下來十幾二十萬的大局1

「行了,你帶我過去就好了,我保證不會壞你們的事。」黃小龍鬆了口氣。「好了,凱子,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記得過來叫我。」

………………

ps:兄弟們,推薦票好少啊,求推薦票啊!

c!~!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