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天驕 其他類型

都市至尊天驕

第六十四章我輩中醫…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6日 15:09 [字數] 704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我們打個賭吧。如果我治好了柯太太的病,你就當眾親我一下,然後乖乖的做我女朋友。」

黃小龍這句話,簡直就是語出驚人!石破驚天!一石激起千層浪!

在場的第四人民醫院全體醫務人員,那些主任醫師,副主任醫師,集體石化了!

鄒教授,李教授,孟教授,石化了!

帶黃小龍過來的華建國,白行長,劉局長,袁大頭,石化了!

柯書記帶過來的市委領導班子成員,石化了!

柯書記本人,石化了!

場面迅速闃寂下來!

白素是什麼人?她的家庭背景,就不說了,單純說她本人的履歷,就足夠把這個社會上的絕大多數男人震住!

留學海歸,臨床醫學博士,工商管理碩士,一個全國著名三級甲等醫院的常務副院長……這些頭銜,哪一個不炫目?

兼且,白素雖然年齡確實略微大了一些,但是要容貌有容貌,要身材有身材,要氣質有氣質。

就這麼說吧,白素不但是第四人民醫院的頭號美女,院花,而且還是整個z市醫療衛生系統公認的第一才女,第一美女!

平時苦苦追求白素的,都是些什麼人?

類似於白行長這種國營企業的高官;政府官員;高等院校的教師,甚至教授,校長;暴發戶;企業家;富|二|代;書香門第出身的公子哥;娛樂圈的男明星;甚至還有一些出身很高貴的外國人……

就算是這些人,在追求白素的時候,都統統吃了閉門羹!

可現在,一個夜總會的保安,居然堂而皇之的,提出了這種非分的,不可理喻的,令人髮指的要求!

就看看現在的黃小龍,雖然身高長相,也還是馬馬虎虎過得去,穿著也勉強能夠上一點點檔次。可是,他當了24年的diao絲,短時間內,無論再怎麼變化,那種淡淡的diao絲氣質,還是暫時無法徹底抹掉的。

就這種人,和白素站在一起,還真是不搭調!完全不是一個圈子裡的人啊!

「嗯?」白素清雅絕美的臉上,有一種彷彿無懈可擊的功成名就,她蹙了蹙眉,忽然冷笑了一下。「聽著,我並不是一個沒有自知之明的女人。對,我的年齡已經不小了,我承認,我是一個剩女。但我很清楚自己在這個社會上的價值,我不會自視甚高,但也絕對不會妄自菲保就算我一輩子單身,也不會飢不擇食的。你想做我的男朋友?好吧,我可以把它當成一個笑話。」

「噗」

立即,就有四醫院的醫務人員,發出嘲弄的笑聲。

白素這句『飢不擇食』,用得恰到好處,簡直就是神來之筆!把黃小龍貶低得一無是處似的!

「小龍這傢伙到底想玩什麼花樣?」劉局長在那邊愣頭愣腦的道。

「看來,他是想玩場大的。呵,這小子,聰明。」華總深深的看了黃小龍一眼,他眼睛里有重新評估黃小龍的意味。「一旦他治好柯夫人,那他就搭上柯書記這條線了,成了柯書記的恩人。現在,他又想趁機將白院長一軍,混水摸魚,呵呵,有想法的小夥子埃他又怎麼會中醫了?」華總搖頭失笑,然後看了看袁大頭,「袁大頭,你招的這個保安部經理,很厲害嘛。絕對是個人才。這回,你是踩了狗屎運了。」

袁大頭額頭上全部都是冷汗,囁嚅道。「他不給我闖禍,我就謝天謝地了。現在居然搞事搞到柯書記頭上了…」

「呵,我倒是對小龍很有信心。直覺告訴我,小龍不是一個盲目衝動亂來的年輕人。」華總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白行長則是雙拳緊握。「小龍,哥太崇拜你了!用這種方法,向白院長發動攻勢,說不定,劍走偏鋒,還真就有機會一親芳澤……加油啊!小龍!爭取把白院長拿下,壓在胯|下,替哥出一口胸中惡氣1

「白院長,我想你誤會了。我不是因為喜歡你,想泡你,所以提出這樣的賭注。我是氣不過你那種高人一等的官架子。我就是想踩踩你的銳氣!你這種人,可能一出生就過的是好日子,骨子裡就充滿了驕傲。我現在想把這種驕傲踩在腳下玩玩。」黃小龍索性就實話實說,他的語氣是充滿了報復和惡作劇的。「你是絕對不相信我可以治好柯太太的,你打心裡瞧不起我。而我這個人雖然身份沒你那麼矜貴,但是骨子裡又非常要強,既然這樣……我們就魚死網破吧!賭一把!當然,如果你不敢賭,你這個白富美,怕了我這個diao|絲,那無所謂,你就當我說的只是一個笑話吧。」

「哼1白素差點被黃小龍話氣得吐血!這輩子,從來沒有哪個男人,像黃小龍一樣,當面對她說這麼沒有教養,且充滿了攻擊性和挑釁的話。「你激將我,是沒有用的!不過,既然你想自找難堪,我就給你這樣的機會!行!我和你賭了!如果你輸了,那麼……」

白素想了一下,然後嘴角微微一揚。「明天早上8點鐘,你穿一身女裝,把超短裙穿上,還要化妝,然後乘坐1路公交車,從起點站坐到終點站。下車你再換乘11路公交車,也是從起點站坐到終點站。你敢么?」

「唔…」黃小龍一愣,「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沒有男人敢要你了。你這個人…歹毒。」

說完,黃小龍直接朝病房走去,剛剛踏入病房,黃小龍就說了聲。「我賭了。」

一踏入病房,黃小龍的眼神,就完全變了。他將剛才的惡作劇完全收斂,眼神變得極為清澈,認真,近乎嚴肅。

柯書記第一個跟了進來,在黃小龍耳邊道。「小黃,看來你心態很放鬆。」

「呵,柯書記,不好意思,剛才我是和白院長開個玩笑。」黃小龍就趕緊用抱歉的語氣道。「希望柯書記不要介意。」

「沒有。小黃,你越放鬆,說明你對曉芸的病越有把握,我對你也就越有信心。」柯書記居然如此說道。

黃小龍心中一震……這柯書記,果然是當大官的料!

換成一般人,肯定會對黃小龍產生怨氣……尼瑪,我叫你治病,你還不慌不忙的調戲美女,你什麼意思?

但是柯書記看問題的角度,就和絕大多數俗人不同,他善於通過現象看本質。

「走,我們也進去瞧瞧,我就不相信了,一個毛頭小夥子,能夠攻克這道在世界範圍內,都難以突破的醫學難題1鄒教授推了推眼鏡框,招呼另外兩位教授,搶入病房。

白素咬了咬嘴唇,也走了進去。

現在,黃小龍能否治好柯太太的病,已經不可思議的同白素的終身大事扯上了關係,因此,在場的所有醫務人員,包括白行長,華總等人,也都是趕緊往病房裡沖。

病房裡。

曉芸依舊是蹲伏在牆角,她抬起空洞失神的眼睛,充滿了幻想的看著天花板,嘴裡嘮嘮叨叨的說著胡話。

見此情狀,柯書記簡直感同身受,心中絞痛,他連忙看了黃小龍一眼,眼神中充滿了求助的味道。「小黃,麻煩你了。」

「好。」黃小龍深吸了一口氣,直接朝曉芸走了過去!

這時,在黃小龍腦子裡,就走馬觀花的滾動著剛才他學習到的中醫疑難雜症技術,在數百種疑難病例中,還真有和柯夫人這種情況差不多的病症!

黃小龍飛快的整理著治療方案,治療步驟,人已經走到曉芸跟前。他柔聲道。「柯夫人,我是你丈夫柯書記,請來替你看病的,你站起來,讓我仔細瞧瞧,給你治玻」

「你……你……」柯夫人把散亂的目光從天花板上移了回來,拋到黃小龍臉上,「本宮沒有你們說的那麼偉大,本宮也想出去看看紫禁城外的生活,本宮不選擇出去並不是願意,只是沒這個本事,本宮十六歲那年進宮,這十幾年來,只學會了一個求生的技能,就是謀算人心以及爭鬥競逐。你們以為我到了外面,有可能平平安安的過日子嗎?這裡就是本宮的家,也是我鈕祜祿如月的墳墓……」

說著,她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赫然,她散亂的目光,變得凶了起來,她緩緩伸出一截手指,指著黃小龍的鼻子,面部表情非常獰惡。

病房裡的人,立即就緊張起來。現在,柯夫人就是一個瘋子,就是一顆定時炸彈,誰也不知道她會在什麼時候爆炸,誰也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樣的驚人之舉。

黃小龍和柯夫人面對面的站著,他的面部表情沒有對瘋子的懼怕,而是一種醫生對病人的憐憫和關愛。

「我需要一副針灸用的銀針,沒有銀針,用不鏽鋼針也可以。快。」黃小龍直接出聲道。

「嗯?你想幹嘛?中醫看病,先要望聞問切,你連脈都不給柯夫人把,就直接想上針灸了?」鄒教授不解的道。「你這是不是在亂|搞?」

話音剛落。猛然,柯夫人右拳一揚。「砰1的一下,直接打在黃小龍胸口上!她口中嗷嗷叫道。「阮翠雲,你好卑鄙!鍾雪霞,你夠無恥1

「砰!砰!砰1

一邊罵,柯夫人一邊雙拳擂鼓一般,奮力毆打在黃小龍身上!

「啊!柯夫人發瘋……唔,柯夫人情緒失控了1立即就有人尖叫起來。

白素也是趕緊道,「那個誰,你趕緊過來!柯夫人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了,你…你近距離和她接觸,會有危險的!快過來1

柯書記心中驟然一痛,啞然道。「罷了,罷了,小黃,這病,看來真的沒法治了。」

對,柯夫人喜怒無常,現在已經發展到要打人的程度了,誰敢去給她治玻

然則,黃小龍軀體屹然不動,任憑柯夫人毆打,半步不退,口中只是道。「治病要緊!趕緊給我銀針!快1

「這…」白素看到,黃小龍被柯夫人連番毆打,居然一動不動,也不生氣,全盤承受下來,她心中也不由的對黃小龍,產生了一種敬佩。於是,她立即命令手下醫務人員,去以前中醫科的庫房中,取銀針。「趕緊去!快點1

三分鐘之後,那個醫務人員氣喘吁吁的取了一副針灸用的不鏽鋼針過來,想走過去交給黃小龍,卻又不敢。

現在,柯夫人的情緒,越來越癲狂,越來越暴躁,手腳並用,在黃小龍身上亂打!非常恐怖!

當然,黃小龍的身體,經過了改造,相當於奧運會職業運動員身體,柯夫人一個病秧,又是女流之輩,任她打,也只是給黃小龍撓痒痒罷了。

「你害怕的話,可以不用過來,把針扔給我就行了。」黃小龍飛快的說道。

那個醫務人員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不敢過去,就遠遠的將不鏽鋼針,拋給黃小龍。

「懦弱1白素忍不住鄙視的看了一眼那個醫務人員。

此時此刻,黃小龍已經慘遭柯夫人『毒打』長達好幾分鐘,他依舊是不離不棄,穩穩的站在那裡,任憑柯夫人拳腳相加。

就不說黃小龍的醫術到底如何了,就這份膽量,這份胸懷,這份寬容大度,這份對病人的包容,就足以令病房裡的所有人,暗自佩服了。

「這小夥子不錯1柯書記也是很肯定的對黃小龍點了點頭。

毫無疑問,現在黃小龍才真正的贏得了所有人的一點信任和尊重。

黃小龍手握不鏽鋼針,心裡忽然湧起一種熟悉而親切的感覺,他腦子裡稍微梳理了一下頭緒,然後拔出5根不鏽鋼針,左右手快速而靈動的動了幾下!整個動作,令人眼花繚亂,猶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病房裡的人,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黃小龍的動作,黃小龍已經非常精確的將5根不鏽鋼針,分別刺入柯夫人的5個穴位!

驚奇的事情發生了!

當黃小龍將5根不鏽鋼針,刺入柯夫人的5個穴位之後,僅僅過了5秒鐘,柯夫人就停止毆打黃小龍,乖乖的站著不動了!

「嘶!!!1

病房裡立即響起此起彼伏的倒抽涼氣聲!

「這……這……這是病症得到了緩解……太,太不可思議了……」那鄒教授,把眼鏡取下來,用手使勁的揉了揉眼睛,才重新戴上眼鏡。

三個教授互相交換了一下眼色,都從彼此的臉上,看到了震驚和不可思議。

要知道,即便是使用規定劑量的抗生素藥物,都不可能在幾秒鐘之內,迅速緩解控制柯夫人的情緒,然而,黃小龍只是用幾根不鏽鋼針,就輕易做到了!

「好……好樣的!小黃1現在,柯書記對黃小龍的信心,簡直是增加了十倍不止!

白素也瞪大美麗的眼睛,錯愕的看著黃小龍。

「我只是用孫思邈的十三鬼穴針灸手法,將不鏽鋼針刺入柯夫人的鬼宮,鬼信,鬼路,鬼壘,鬼心,五處穴位,暫時控制住了柯夫人的瘋症。在中醫這個領域,十三鬼穴療法適用於一切精神疾患,如並精神分裂症、癲狂等,也可用於由高熱所致的狂躁不安等症。不過,這種針灸手法,也無法根治,只能夠暫時抑制。」

黃小龍冷靜的說道。

「雖然我不明白小龍說的是什麼意思,但我感覺很厲害的樣子。」白行長就自言自語的咕噥著。

說完,黃小龍把鼻子湊近柯夫人,竟然從柯夫人的呼吸中,聞到一股淡淡的臭味。那是一種大便的臭味。

「嗯,果然是這樣。」黃小龍自顧自的點了點頭,臉上就泛出一種濃濃的自信!

旋即,黃小龍輕輕將安靜站立著的柯夫人,扶著,讓她坐在地上。

柯夫人剛剛坐好,黃小龍手起針落,飛快的在她的天樞,豐隆,足三里,三個穴位上,紮上不鏽鋼針。然後,黃小龍將這三枚不鏽鋼針,按照淺,中,深三層,由深至淺,每層緊提慢按六次,如此反覆六遍,在柯夫人的天樞,豐隆,足三里,這三位穴位上捻轉起來。

黃小龍的表情極為專註,認真,漸漸的,他的額頭上,也滲出一層細細密密的虛汗,顯得十分耗費精力。

「這……這好像是中醫針灸裡面的『透天涼』手法……」那孟教授,呢喃道。「這個小黃,針灸技術很好啊,看來,他……他真的有幾把刷子埃」

2分鐘之後,黃小龍將扎入柯夫人穴位里的幾枚不鏽鋼針,直接拔了出來。

「小黃,可以么了?」柯書記顫聲問道。

在場的每一個人,心中都問了一句……「治好了么?」

「大家快出去!快1猛然,黃小龍直接吼道。

猛然之間!黃小龍話音才剛剛落下……

「噗」

柯夫人轟然放出一個長長的響屁!

一股極其惡臭,猶如腐屍劇毒的味道,立時間就沖了出來,迅速佔領整個病房!

「嘔」那三個負責看護柯夫人的護士,有兩個直接彎腰嘔吐起來!

「噗噗噗噗」柯夫人連續放出巨響的臭屁,小腹咕嚕咕嚕亂響!

一股股噁心的穢物,就從柯夫人肛|門中噴濺出來,無可遏制!並且迅速將她的褲子濕透,濺了一地!

「啊!!!!好臭!!!!!1病房裡的人,根本無法忍受,本能的就朝外面沖了出去!

一眨眼,病房裡就只剩下柯夫人,黃小龍,柯書記三人。

到最後,柯書記也實在忍不住了,眼淚都被臭氣給熏了出來。沒有辦法,柯書記也是奪路而逃。

一群人在病房外面的走廊過道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個個臉色都已經被臭氣熏得蒼白!

10分鐘之後。

「走!我們進去看看1柯書記算是緩了過來,心面也擔憂著妻子的病情,就奮不顧身,再入病房。

白素,三位教授,以及其他人,想了想,也滿懷好奇的捏著鼻子,走了進去。

這時,病房裡的臭氣已經淡了很多,不過,地上濺了許許多多湯湯水水,星星點點的污穢,看起來十分噁心。

黃小龍自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病房,就一直堅守在柯夫人身旁。

此時,柯夫人癱坐在地上,渾身無力,黃小龍抓著柯夫人的右手,正在替她號脈。

「協…小黃……曉芸的情況怎麼樣了?」柯書記連忙問道。

「恭喜柯書記,柯太太脈象平穩,身子已無大礙。我已經切斷了造成柯夫人腦膜炎的根源。現在,只要用治療腦膜炎的常規西醫手段,將柯夫人的腦膜炎治好就行了。根源已斷,就算不輸液不吃藥,其實柯夫人的腦膜炎,都會在半個月後自愈。不過,想要見效快,那就住院輸幾天液吧。事後,我會開幾副中藥,調理一下柯夫人的腸胃,從此之後,柯夫人就再也不會犯病了。」黃小龍緩緩站了起來。

忽然,柯夫人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曉芸1柯書記連忙緊張兮兮的大叫起來,

「老柯,我……我好臟埃我想洗澡,臟死了。」柯夫人一邊哭,就一邊抬起淚眼婆娑的眸子,看著柯書記。

此時此刻,柯夫人雖然滿臉蒼白,衰弱無力,但是,眼神已經清澈明亮,絕對不像是剛才那般混沌散亂。

「咯」柯書記喉嚨就滾動了一下,吞咽下去一口口水,他的眼眶,不受控制的紅了起來,喃喃道。「曉芸,你,你,你的病,好……好了?」

這時,白行長捏著鼻子大聲道。「小龍,你剛才不臭么?你一直呆在柯夫人身邊,你,你就不臭么?我們都差點被臭死了。」

黃小龍輕輕撣了撣衣服,雲淡風輕道,「臭,當然很臭,不過,我輩中醫,濟世救人,對待病人,如同親子。試問,如果我的親生兒子,病重欲死,我又焉能撒手而去?別說臭了,就算是死,我也得在這兒呆著!不離不棄1

黃小龍說話的時候,目光中有一種中醫的浩然正氣。醫者仁心的道理,這一刻,在黃小龍身上,演繹得淋漓盡致。

忽然……

「啪啪啪啪啪」

病房內,有人鼓起掌來。

赫然之間……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整個病房,掌聲雷動!

黃小龍淡淡的笑了一下,似乎萬物不縈於懷,緩步走出病房。「我去一下洗手間。」

………………

ps:不知道周末有沒有兄弟追看

那啥,5點更新,心裡憔悴,投點推薦票鼓勵吧。

c!~!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