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天驕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都市至尊天驕 > 第五十二章怒罵三小姐,牛!

都市至尊天驕

第五十二章怒罵三小姐,牛!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6日 15:09 [字數] 114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黃小龍在得到強化觀女術功能之後,還沒有觀察過他親愛的蓉姐呢,嗯,就趁這個機會,先睹為快。

悄悄打開基礎觀女術和強化觀女術,陳夜蓉頭上,就出現一根條子,一個數據框……

粉紅色條子,數據*1

『陳夜蓉

年齡:31歲

五官容貌:9

身材:9

家庭背景:12

事業:4

氣質:7

學歷:3

房事技巧:7

其他:5

是否處女:否

加分:0

綜合得分:56

征服該女性可得到技能點:8』

「呵呵,我家蓉姐的綜合得分,也是不低的,達到了『56』分,比關靜這種尤物,還多幾分呢1黃小龍心裡就自豪的笑起來。「要不是因為蓉姐結過一次婚,是少婦而不是處女,那蓉姐的得分,就要足足多20分呢!可以稱之為名副其實的女神啦。還有,蓉姐的床上…那個,床上功夫,就和關靜是一樣的,是『7』分。嘖嘖。」

赫然!

「等等!尼瑪,不對!蓉姐的家庭背景,為什麼是『12』分!這分數,逆天啊!怎麼回事?」黃小龍驚駭了!

要知道,黃小龍用強化觀女術觀察過的女人中,『家庭背景』這一項,『黃玲』和『關靜』,分數都很低,僅僅也就是『2』分和『3』分而已…

黃小龍在新世紀購物城的電梯里,邂逅的兩個女神級的人物,她們一看就非富即貴,『家庭背景』的得分,也不過只有『7』分和『9』分。

如果『黃玲』和『關靜』,算是這個社會上,家庭出身相對平凡的工薪階層來說,2~3分,就應該是一個基準分數。

那為什麼蓉姐的『家庭背景』,達到了可怕的『12』分!

比電梯里的兩個女神還高出幾分!

不對啊!陳夜蓉是黃小龍的老鄰居,她家幾代人都住在雙喜街這個z市的貧民窟。陳夜蓉算是苦人一個,父親是一個破產國營企業的下崗職工,母親以前在農村小學教書,家裡更是有兩個累贅……兩個智障妹妹!

就是因為家庭條件太差了,陳夜蓉才沒有讀過大學,初中就輟學出來,在社會上討飯吃,養家。

說白了,這家庭條件,比黃玲和關靜還差!

典型的苦逼啊!

那她的12分逆天分數,哪裡來的?

難道這中間有什麼蹊蹺?

黃小龍就傻乎乎的看著陳夜蓉,悄然無語。

「小龍,你傻在那裡幹嘛?」陳夜蓉臉上的暈紅終於褪盡,撩撥了一下頭髮,心態終於平靜下來。「你快給姐過來!還得抓緊時間教姐刷醬料呢,姐找風水先生算過了,今晚開張,是黃道吉日,以後財源滾滾!快給姐過來1

「哦…」黃小龍收攝心神,他決定暫時把這個巨大的疑團放在心裡,以後有就會,再去探個究竟。

黃小龍就拿著餐盤走了過去,將餐盤放在茶几上,每個餐盤裡面,放一隻洗剝乾淨的新鮮肥鴨。

「那啥,蓉姐,現在我就教你刷醬料。」黃小龍把襯衫袖子擼起來,手拿刷子,在木桶里飽蘸醬料,神情就變得專註認真起來。「蓉姐,你注意看我的手法,刷醬料的速度,輕重,緩急,節奏,頻率。」

「注意看我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細節。」黃小龍說完,就開始在餐盤裡的肥鴨上,刷起醬料來。

他的動作十分的輕靈,本來吧,這活兒,應該是個粗活兒,但是在黃小龍的一雙妙手之下,嘖嘖,就變成了文雅活。

乍一看,就好似是文人騷客在潑墨揮毫一般!

再配上黃小龍專註而充滿自信的眼神,就給人一種古時候飽讀詩書,滿腹經綸的秀才,正在題詩做文章。

陳夜蓉是從來沒有見過黃小龍如此認真專註的做一件事。

黃小龍靈動的手法,近乎飄逸的眼神,就令陳夜蓉莫名的湧起一股心慌意亂,因此她的心完全沒有放在學習刷醬料上,反而心不在焉,時不時的偷看黃小龍一眼,然後又趕緊轉開頭。此情此景,竟和少女,一般無二!

幾分鐘的時間,黃小龍完成一隻鴨子的刷醬,然後放下刷子,看向陳夜蓉,「蓉姐,你學會了么?呃?蓉姐,你看著我幹嘛?我……我臉上有髒東西?」黃小龍發現,陳夜蓉此時,正盯著自己看,注意力沒在那隻鴨子上…

「啊?1陳夜蓉這才回過神。「沒…沒看太清楚,小龍,你再演示一下吧。讓姐再仔細瞧瞧,看起來是挺簡單的,不過,姐笨,學東西慢,得多看幾次。」

說完,陳夜蓉心裡那個罵礙…『陳夜蓉啊陳夜蓉,你不是八年做碰男人了,你就守不住了?你就發騷了?小龍是你弟弟啊!你想怎麼樣?等會回家自己弄去!丟人現眼/

陳夜蓉趕緊收攝心神,再也不敢胡思亂想了。

黃小龍開始刷第2隻鴨子,將速度放緩,每刷一下,就給陳夜蓉講解力道,手感,頻率,節奏。

陳夜蓉這回是把心思用到這上面了,也就聽懂了5,6成。

第3隻鴨子,換陳夜蓉自己親自來操作。她手握刷子,深吸一口氣,然後按照黃小龍教她的步驟,一刷子一刷子的幹了起來。

刷完這隻鴨子,陳夜蓉抬眼看向黃小龍。「小龍,你看姐還成么?」

「這個礙…」黃小龍撓了撓頭髮。「基本上就是這樣了,不過,手感似乎還差點,還有點沒找著感覺的味道。」

「感覺?刷個鴨子也要找感覺?」陳夜蓉有點無力吐槽,就低聲咕噥道。「我看找鴨子才是感覺吧。」

「蓉姐,感覺這東西,我跟你說不出來,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這刷醬料吧,稍微有那麼一點點的偏差,就會影響到最後的味道…」黃小龍很為難的說道。也是啊,這手感,他怎麼教啊?

「得了,小龍,這樣吧,你手把手的教姐吧!來,姐拿著刷子,你來握著姐的手,然後你來刷,姐親身感受一下1陳夜蓉今天是下了決心,要把這技術學到手。

「這樣也行。」黃小龍也沒多想,就直接站在陳夜蓉身後,將雙手繞到陳夜蓉身前,右手就抓住陳夜蓉握著刷子的柔荑。

這麼一抓,立即就是一片溫軟細滑,柔弱無骨。

而且,黃小龍的身體,就緊緊貼在陳夜蓉後背上。陳夜蓉是前凸后翹的s型身材,美臀那是相當挺翹的,直接就給黃小龍貼上了!

兩人距離這麼近,陳夜蓉身上散發出來那種幽幽的少婦體香,就徜徉出來,直往黃小龍鼻孔里鑽。令他心曠神怡的同時,又感覺有些心猿意馬,舒服受用,甚至顛倒迷醉,腎上腺激素不要命的分泌出來…

「咕~~咕咕~~~~」黃小龍忍不住吞咽了幾口口水。他想把身體往後面挪一點,不要和陳夜蓉這麼衣服貼衣服肉貼肉的黏著,可是,他往後一挪,就帶著陳夜蓉的手,也往後挪。

「小龍你幹嘛?對,就這樣手把手教姐,這樣學起來快得多。」陳夜蓉不滿的嚷嚷了一句。當然,她肯定也知道這種姿勢有些不雅,不過,姐弟之間嘛,這又有什麼呢?「好了,開始吧。」

黃小龍沒辦法,他只能夠控制自己不往那方面想。強行克制住自己某方面的原始慾望。黃小龍輕輕握著陳夜蓉的手,操控著手感,令陳夜蓉手中的刷子,在鴨子表皮上翻滾起來。「姐,就是這感覺,這力道,你細細品味一下。」黃小龍就微微低頭說道。

他這麼一低頭,兩人又是貼身這麼靠著,一口氣就直接吹到陳夜蓉的耳朵里。

陳夜蓉當時就麻了!

她就感覺到,一種極為強烈的男人的氣息,直往自己耳朵里灌,然後,就有一股子電流,順著四肢百骸,就這麼流過來啊流過去。

而且,黃小龍右手移動著,身體也就跟隨著右手,這麼輕輕的移動著。

這種移動,就變成了黃小龍的身體,在陳夜蓉背臀部輕微的磨蹭。

這磨啊磨的,陳夜蓉就感覺渾身麻酥酥的,痒痒的,就不由的磨蹭出感覺來了。

久曠的少婦,而且是性慾比較旺盛的久曠少婦,這個,你是傷不起的。

八年沒做愛的少婦,基本上這麼磨一下,十個里有九個會出問題。

陳夜蓉事先倒沒想到這茬。現在就有點進退維谷了。你說要讓黃小龍別磨了,別教了,那又不免著相了,再說了,陳夜蓉也被磨得銷魂蝕骨,快感難言,情不自禁的,就希望黃小龍別停下來。

陳夜蓉呼吸加快,耳根子慢慢都紅透起來,身體間歇性的輕輕抽搐幾下。

黃小龍低頭一看,就看到陳夜蓉領口裡面的一片美好風光,雪白雪白的,嫩滑嫩滑的,羊脂暖玉般的,而且還有一條深深的溝,裡邊是半罩杯的黑色蕾絲邊內衣…

黃小龍初嘗禁果,沒經歷過太多那方面的事兒,身體就相對比很多中年男人敏感了一些,就這麼磨啊磨啊,就有了強烈的反應。

「嗯…」陳夜蓉也感覺到了黃小龍身體的強烈變化……好燙。

她鼻腔里忍不住哼哼了一聲。

黃小龍現在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迷迷糊糊的,半夢半醒的,就不管那麼多了…磨唄。

可以說,兩人就處於一種完全心照不宣的氣氛中。

誰也不吭聲,誰也不捅破這麼一層窗戶紙。

而且,黃小龍這廝,現在就把他的悶騷,表現得淋漓盡致。他上回和關靜在電梯里,也是他貼著關靜的背,當時也是磨蹭啊磨蹭,他就知道,磨啥地方最舒服,他有經驗啊!於是,他現在就刻意的在陳夜蓉美臀的縫隙間磨蹭。

「唔~~~~好小子,跟,跟誰學的這壞招~~哎喲喂……磨,磨到那裡了……」陳夜蓉心神完全崩盤,全身輕微的打起擺子來,那種真實而強烈感覺,潮水一般,一波一波的衝擊著她。

10分鐘后……

陳夜蓉身體開始有節奏的輕輕痙攣起來,左手猛然就捂住嘴巴,鼻子里發出哼哼哼的聲音。

這時,黃小龍的呼吸,也急促起來。

赫然,一股瘋狂的快感,直接衝擊黃小龍的神經末梢!他的呼吸像是耕牛一樣,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

「啊!糟糕1

黃小龍趕緊把握住陳夜蓉右手的手抽了回來,飛快的拉開褲子拉鏈……

完事了。

陳夜蓉也全身無力的滑了下去,坐在地磚上,背部的裙子上,就留下一些白色的粘稠穢物。

黃小龍把拉鏈拉好,不敢去看陳夜蓉,像足了一個犯了錯的學生。

「小龍,你現在是欺負到你姐頭上來了?」陳夜蓉抬起滴得出水的眸子,看著黃小龍,她眼睛里有嗔怒,有嬌羞,但是沒太多的憤怒。臉上紅彤彤的一片,像是剛剛化了妝一樣,說不出的嬌美。

她和黃小龍一樣,完事兒也就後悔起來,說起來,她剛才也是有責任的,不能夠把所有罪過,都算到黃小龍頭上。真要說個道理出來,她的默認許可,才是原罪!

「姐,對不起礙…對不起……」黃小龍趕忙道歉道。

「跟誰學的?」陳夜蓉故意板起臉道。

「就是……就是……網上有人發了一些什麼視頻給我,我本來不想看的,但是……但是……反正就看了,然後裡面就有這種情節……我……我今天……對不起啊,姐……」黃小龍冷汗都下來了。

「舒服不?」陳夜蓉似笑非笑道。

「舒服。」黃小龍本能的道,然後迅速反應過來。「沒……沒……」

「以後少看那種片子!等會,姐把你電腦里的髒東西,全部刪了!太壞了,你知道嗎?小龍,你要學好的,不要學這種烏七八糟的東西。」陳夜蓉就象徵性的批評了一下,然後伸出手,「姐沒力氣了,扶姐起來。」

「好,」黃小龍慌忙去把陳夜蓉扶了起來。

「對了,你小子挺賊啊,為什麼弄到姐裙子上?」陳夜蓉白了黃小龍一眼。

「我……我怕……我怕把自己的褲子弄髒。」黃小龍很無恥的道。

「好了,給姐擦乾淨,你現在不會亂想了吧?繼續教姐刷醬料!小兔崽子1

………………

z市,南湖區。

在一座綠樹成蔭,花團錦簇,風光秀麗的山上,矗立著一棟佔地面積宏大無匹,掩映在蘇州園林韻致中的英倫歐式別墅。

說不盡的富貴奢華。

在上山的路上,設立了哨卡,路邊一字不苟的站立著一些身穿黑色西服的強壯保鏢。現在,每一個保鏢的臉上,都寫滿了警惕和緊張。

此時此刻,一群很古怪的人,正沿著山路,閑庭信步般的朝那別墅走去。

是的,這是一群相當古怪的人。

當先一個,身穿黑色襯衣,白色西褲,乾瘦,唇上有一抹卓別林式的小鬍子,平頭,身高達到一米九,年齡大約是三十多歲,四十挨邊,整個人的形象看起來十分突兀。

在這瘦高個男人左右兩邊,各有一名穿著古怪的少女。她們的衣服腰部束帶,長及腳踝,衣袖闊大,層層疊疊,配飾繁多,竟然便是日本傳統的和服。

左邊的少女,撐起一把油紙傘,替瘦高男人遮住火辣辣的太陽;右邊的少女,輕輕扶著瘦高個男人的手。

在他們身後,跟隨著足足8名身穿黑色西服的強壯男人,每一個都肌肉健壯,雖然身高不怎麼高,但是膀大腰圓,似乎全身都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他們臉上沒有一絲表情,目不斜視,感覺就有點像李連杰那部中的藤田剛。

一行人就這麼施施然上了山。

進入別墅外圍的園林風景區域。這時,一群精悍的保鏢,從別墅區域迎了出來,大約有二十幾人,個個臉上都充滿了戒備和陰鷙,為首的是一個六十多歲,身穿唐裝的老者。

「松本熊川先生造訪。有失遠迎了。」那唐裝老者滿臉堆笑的拱手道。不過,他眼皮子微微跳動,在笑容後面,隱藏著一種陰冷的殺機。

「嗨1那瘦高個男人,就深深的鞠了一躬,用一種腔調很怪的漢語道,「打擾了!松本這次專程從北海道來到中國,就是想拜見三小姐。」

「嗯?」唐裝老者深深的看了松本熊川一眼。

「嗨1松本熊川又是一個彎腰九十度的鞠躬。「給老先生添麻煩了。」

「你,一個人進去。」經過了短暫的思考,唐裝老者臉上的笑容,也完全收斂起來,冷冰冰的。「你帶過來的其他人,留在外面。」

「嗨1松本熊川又是一鞠躬。

鞠完躬,松本熊川就表情謙卑的朝別墅區域走去。

他身後的8名黑衣西服男子,直接跟了上去。

唐裝老者身後的保鏢,立即衝上去攔祝

松本熊川立即回頭,說了一句日語,那8名西服男子,以及那兩名身穿和服的少女,才肯安分守己的原地停步等候。

書房。

美若天仙,冰清高潔的女神三小姐,坐在一張仿歐式沙發上,手中握著一杯紅酒,臉上流露出來一種極為嬌慵的表情。她今天穿了一襲白色長裙,臉上不施脂粉,眉梢眼角,有一種飄渺如仙的氣質,生人勿進。

「三小姐,從日本來的松本熊川先生,要見您。」唐裝老者的聲音,在書房外響起。

三小姐根本連想都沒想,冷然道。「不見,讓他走。我和日本人,沒什麼可談的。」

「三小姐,在下是松本熊川,家父是松本一鶴。」松本熊川的聲音,在書房外響起。「家父曾經和三小姐的父親,沐老先生,有過一次賭桌上的較量。10年前,家父敗在沐老先生手中。回到日本國內后,家父每每憶及沐老先生的賭術,都十分推崇,佩服。呵,家父也因為這次失敗,鬱鬱寡歡,最後病死榻上。臨終前,家父就囑咐松本熊川,有朝一日,一定要去中國,拜訪沐老先生。」

「不過,近年來,沐老先生歸隱,不知所蹤,松本熊川遍尋不獲,心中十分苦惱,深覺對不起家父臨終前的囑託。因此,特來拜會三小姐。」

「在中國賭壇,有一個排名是『一皇,二后,十三妖』,一皇,指的自然是中國賭皇沐老先生,而三小姐,是中國賭壇的後起之秀,賭術已經得到沐老先生真傳。晉陞為『十三妖』之一。」

「『千變狐妖』三小姐,絕招是『靈犀一指』,號稱發牌換牌偷牌抓牌,都只用一指。既然沐老先生已經歸隱,那麼……松本熊川,斗膽想要請教三小姐,領教三小姐的『靈犀一指』1

這『松本熊川』,顯然是刻意學習過中國文化,因此,他的漢語雖然不太標準,但也有股子中國古代文人的酸意,開口一個『在下』閉口一個『家父』,聽起來相當滑稽。

「福伯,送客。」三小姐冷漠道。

……

十分鐘后。

「三小姐,這個日本人很猖狂,顯然就是來複仇的,老爺現在雲遊四海,不知所蹤,大少爺和二少爺又無賭術天分,沐家的名聲和產業,全靠三小姐維持。三小姐為何不接受這日本人的挑戰?」唐裝老者將松本熊川送走後,便返回書房。

「福伯,我很累,很煩,我想休息一下。」三小姐眼中氤氳起來令人心碎的憂鬱。「我…我不喜歡賭……」

「三小姐,你……好吧,三小姐,那您休息一會吧。」福伯眼中也掠過一抹深入骨髓的無奈,然後,他輕手輕腳的退出書房。

三小姐輕輕閉上眼睛,用雙手按摩著太陽穴,然後,她忽然掏出一個手機,翻找出來一個手機號碼…

……

…………

山腳下。

松本熊川帶著自己的人,離開三小姐的別墅。

「松本君,您見到沐三小姐了么?她接受了您的挑戰么?」撐傘的少女,用日語詢問道。

「暫時沒有。不過,她一定會接受我的挑戰。一定。」松本熊川眼中裝載著冷漠和一層戾氣。

「那麼,松本君有把握擊敗沐三小姐么?」撐傘少女繼續問道。

赫然,那松本熊川直接一轉身,「啪」一個耳光狠狠抽在撐傘少女臉上。

「嗨1撐傘少女用手捧著被抽腫的臉,鞠了一躬。

「『千變妖狐』沐三小姐,她不是我的對手!父親曾經說過,賭術的最高境界,是六親不認,我雖然沒有見到沐三小姐,但是,她的聲音里有感情!還有憂鬱,無奈,傷心!她有破綻!她不是我的對手!還有,沐三小姐根本不是我的目標!我的目標是『賭皇』沐邪!我的目標是踏平中國賭壇1

松本熊川近乎歇斯底里的吼了起來。

……

……

……

陳夜蓉家。

黃小龍臉紅紅的站在客廳里。

陳夜蓉換了身衣服,現在穿一套米黃色的居家服,頭髮也用一根繩子隨隨便便扎了起來,就顯出幾分居家熟女的味道。而她的臉色,潮紅潮紅的,像是化了天然的妝,這種潮紅就讓她比平時顯得更加美艷,明亮照人,眼波流動,儘是嫵媚。

剛才在黃小龍家,這廝發泄完了之後,立即就心無旁騖,專心的教起陳夜蓉刷醬料;陳夜蓉也收了心,認認真真的學了起來。

陳夜蓉倒是一個很聰明的女人,悟性高,黃小龍手把手的教了2遍,她就已經把這門技術,掌握了九成九。

現在,陳夜蓉家裡,室,客廳里,都擺放著香樟木桶,裡面懸挂著刷好醬料的鴨子,正在用甘蔗渣熏。熏完之後,就只剩最後一道工序……泡茶回鍋蒸了。

「姐,你現在已經徹底掌握這道熏鴨的製作方法了,弄出來的味道肯定和我那天弄的一模一樣。」黃小龍用佩服的口氣道。「姐,你真的太聰明了,太能幹了,太優秀了,一個下午,就完全掌握了這道繁複的烹飪手藝。」

「別拍你姐的馬屁呵…」陳夜蓉風情萬種的白了黃小龍一眼,就轉身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玉足上的拖鞋一顛一顛的。「小龍,給姐一支煙。」

「好。」黃小龍就跑過去,掏出煙,給陳夜蓉點燃,討好賣乖的坐在陳夜蓉旁邊。

「小龍,今天晚上,你的生意開業,上次你說過,讓我幫你代賣,對吧?晚上你一般不過來照看?」陳夜蓉就用一種商量正經事的口氣對黃小龍說道。

「嗯嗯。姐,現在你都會自己製作熏鴨了,那啥……生意的事,就全部交給姐吧。姐啊,這生意,就算咱倆合夥,利潤就二八分賬吧,我坐享其成,分兩成,姐分八成,可以么?」黃小龍也正正經經的說道。「晚上我基本上就不到攤位去了,因為我找了一份兼職,是晚上上班,所以沒時間……熏鴨生意就拜託姐了1

「嗯?」陳夜蓉媚眼如絲的看著黃小龍。「小龍,這道手藝,可是你傳給姐的,現在你要和姐二八分賬?咱們做飲食生意的,最重要的就是秘方,你把這賺錢的秘方,白給姐了,現在分賬你又只分二成……小龍,這不合適吧?依姐看,二八分成,姐分二成,你分八成。姐不想占你便宜。」

「別,別,姐,咱們犯得著這麼見外么?」黃小龍趕緊說道。「甭說二八分成了,就算全部分給姐,我都沒二話說!我心裡樂意!我的東西就是姐的東西!姐對我多好啊!要是沒有姐,我連大學都沒錢去讀……姐,你是這個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之一,咱們不談錢1說到後來,黃小龍自己都有點感動了,心裡補充了一句……姐,你是真對我好,就算我,我弄到你裙子上,你都不怪我,你太好了!

「呵…」陳夜蓉也被黃小龍說得有點感動了。「小龍啊,姐不想貪你的便宜,你還得賺錢談女朋友,買房子,結婚,姐自己有攤位有自己的生意,錢倒是不太缺,能活下去。」

「哎,姐,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找的那個兼職,月薪8000呢!還有年終獎!過段時間,老闆還會給我配車呢,到時候,我開車帶姐去自駕游,姐不是一直想去西藏么?到時候我帶姐去1黃小龍就不無自豪的說道。在陳夜蓉面前,他還是潛意識的想表現自己,想在陳夜蓉面前證明自己。

「月薪8000?還給你配車?」陳夜蓉秀眉一蹙,就有些警惕起來。「而且是晚上去上班?小龍…姐警告你,違法亂紀的事兒,你堅決不能去干……」她瞟了黃小龍一眼,感覺自己這個弟弟越發的好看了,越發的有味道了,身材又那麼好,於是就往那方面想了。「出賣自己的事兒,你也不準干!年紀輕輕的,別把名聲搞壞了!你以後還要談女朋友結婚,別把自己這輩子耽誤了1

聽陳夜蓉這麼一說,黃小龍就不敢說自己是在夜總會上班了。畢竟,在普通老百姓心目中,夜總會總不是太正規的地方。

「那啥,姐,你放一百個心,我也是被黨培養,被人民群眾哺育,接受過八年義務教育的人,我怎麼可能去干違法亂紀的事?姐你想多了。」黃小龍討好的笑著,「反正,姐,我要在你面前證明自己!我可不比卓一航那種男人差。」

「你老是提卓一航幹嘛?」陳夜蓉笑了。

「那……那啥……他,他不是在追你么?還約你生日那天看電影……姐,你別去好么?」黃小龍厚著臉皮道。「別去嘛……」

「咯咯咯~~~~」陳夜蓉心裡忽然湧起一陣莫名的欣喜,就想到,這小兔崽子,難道在吃卓一航的醋?「到時候看吧。還早著呢。」陳夜蓉故意道。

「哎呀!不去不行么!我暈1黃小龍猴急。

「好了,好了,姐不跟你扯這個。對了,小龍,這熏鴨啊,是失傳的獨門手藝,咱不能把它給賣爛了,不能讓它爛大街。這樣啊,小龍,咱們每天只限定賣100隻,怎麼樣?」陳夜蓉又開始談正事了。

「好啊!這好像也是一種促銷手段,乾脆每天只賣80隻得了。讓那些想吃的人一時半會吃不上,每天排隊,嘿嘿,才顯得咱們這熏鴨稀奇呢。」黃小龍就笑著同意道。

「每隻熏鴨的成本價是31塊7毛2,那咱們賣出去,就賣個整數,60塊一隻,在雙喜街,這價格就比較合適了,再高估計會影響生意。」陳夜蓉眼中閃現出來生意人的精明和果決。

「嗯嗯。就全聽姐的。」黃小龍只顧點頭。

「今晚上開張,圖個吉利,你這個老闆要過來,然後……咱們也想點促銷的法子。直接把招牌給打出去。」陳夜蓉沉思了一下說道。

「促銷?怎麼促銷?」黃小龍一愣。

「就是吸引眼球。」陳夜蓉道。「小龍,你認識什麼漂亮女孩么?找幾個漂亮點,身材好點的女孩過來,給你站台,到攤位上親自品嘗咱們的熏鴨。」

「漂亮女孩?」黃小龍撓了撓頭髮,就脫口道。「蓉姐你就是很漂亮啊,身材又好,整個雙喜街沒一個比得上你。你就往哪兒一站,就吸引眼球埃」

被黃小龍稱讚,陳夜蓉心裡泛出一股子甜意,不過還是搖搖頭。「姐老了,不值錢了,沒人看了。」

「不老啊1黃小龍立馬就抗議道。「姐,你這個年齡剛好啊!我聽一個計程車司機說的,少婦才好呢,少婦少婦,騰雲駕霧……呃,姐,你瞪著我幹嘛?」

「什麼少婦少婦,騰雲駕霧?1陳夜蓉又羞又氣。「誰跟你說的這些?小龍,你現在越來越壞了!什麼計程車司機?你給姐叫過來!混賬東西!流氓1頓了一頓,陳夜蓉很優雅的抽了口煙。「姐在雙喜姐賣了十幾年的五香滷雞爪,人家也看膩煩了,姐不值錢了。」

「啊~~~~~那…那啥,姐,你別生氣,別生氣,」黃小龍冷汗都下來了。「漂亮女孩,你容我想想……」

黃小龍搜腸刮肚,過濾了一遍又一遍,他發現,他認識的漂亮女孩,也就只有兩個……

黃玲是一個;關靜是一個。

黃玲吧,是個良家少婦,老實本分,讓她三更半夜到雙喜街夜市替自己宣傳攤位,這個不合適。

剩下就關靜了。

關靜倒是挺合適的。不過,黃小龍就有點猶豫,到底要不要叫關靜過來呢?

那天晚上,黃小龍和關靜在電梯里發生了一場激情曖昧;回家的時候,在車上又來了一發…

現在黃小龍就有點不好意思給關靜打電話。

「算了吧,小龍,姐看你也不認識什麼漂亮女孩兒。這樣吧,姐花錢到藝校請幾個小mm過來助陣。」陳夜蓉就說道。

「算了,算了,別花這冤枉錢。」黃小龍趕緊道。「姐,漂亮女孩兒,我倒是認識一個,是我公司的同事,身材和臉盤子都可以,長得還很像波多野結衣。」

「波多野結衣?」陳夜蓉一愣。

「那啥,日本明星,在我國很受廣大宅男的吹捧和愛慕。」黃小龍靦腆道。「我也是她的影迷。」

「噢,像明星啊?那好!晚上叫她過來。你和她交情怎麼樣?」陳夜蓉詢問道。

黃小龍想了一下,「應該還可以吧。不錯。處得不錯。」

「那你讓她稍微穿得別那麼保守。你懂姐的意思吧?」陳夜蓉就看了黃小龍一眼。「她不是身材好么?就讓她穿點能秀出身材的衣服吧。胸大么?」

「啊?1黃小龍嚇了一跳,就本能的看了看陳夜蓉的胸部,「那啥,比姐的要稍微大一些吧……」

就在這時,黃小龍的手機響了起來。

不是他自己的手機,而是……而是當初那個三小姐的私人律師,田律師,交給他的一部蘋果4s手機!

是三小姐聯繫他的專線電話!

「呃?」黃小龍糊裡糊塗的拿出那部蘋果4s手機,看了看陳夜蓉,就站起來,跑到陽台去接電話。

電話接通……

「黃小龍?」電話那邊,傳過來一把冷艷清澈的聲音。

黃小龍記得這把聲音的主人……不是三小姐又是誰?

「呃……三小姐,您,您好埃」黃小龍就有點弱弱的回答道。

這尼瑪是債主啊!

簽訂了賣身契的債主啊!

「晚上出來陪我喝酒。」三小姐說話非常直白,開門見山就步入正題。

「啊?!喝酒?」黃小龍就很為難,今天晚上,他可是要辦正事的。「您說今天晚上?」

「今天晚上。我開車過來接你。」三小姐用命令的口氣道。

這種口氣,就令黃小龍有些不爽。「不好意思啊三小姐,我今晚有事要辦。」

「你已經簽訂了合同,黃小龍,我希望你能夠履行合同上規定的職責,否則,田律師會找你的。你欠我120萬美金。如果你單方面撕毀合同,拒不執行,那麼……你會受到法律制裁的。今天晚上,你必須出來陪我喝酒,聊天。」三小姐的聲音,就是那種高高在上,女皇一般的聲音。

黃小龍心面騰的一下,就火冒三丈。他就感到自己的自尊心在三小姐面前,彷彿就是街邊的紙屑般不值錢!

怒了!

「你妹!今晚老子沒空!你要喝酒,到雙喜街找老子!老子陪你喝到天亮!就這樣了!我掛了!我特么又不是你的奴隸!1黃小龍很有男子氣概的掛了電話。

他覺得很解氣,很牛逼,很拉風。

「小龍,怎麼了?你生什麼氣啊?」陳夜蓉就走過來問道。「誰的電話?」

「一個臭三八1黃小龍就氣勢洶洶的說道,不過,剛剛發泄完,心裡就有點發虛了……尼瑪,我,我,我也太牛了吧?直接把女神的電話給掛了,還,還特么說了髒話?這,這……120萬美金了……我,我特么暈了……

……

……

……

ps:超級大章節,不想分開來賺點擊了,一次性發上來,讓大家看個爽。

尼瑪,公眾版,誰敢發1萬字的大章節,嘿嘿……

那啥,下一張可能會是一個小高潮吧,盡請期待

推薦票有木有!!!!!!!!!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