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天驕 其他類型

都市至尊天驕

第十一章卓一航!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6日 15:09 [字數] 73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黃小龍騰騰騰跑下樓,回到自己家。關了門,坐在沙發上抽了三根煙,心情都難以平靜下來。

腦海里,交替上演的,全部是剛才親眼目睹的一幕……太震撼了,太驚艷了,太不可思議了。特別是當蓉姐得到釋放,那一剎那流露出來的銷魂表情,嘖嘖,黃小龍不敢深想,他記得家裡的衛生紙已經用光了,這個時候他又不想洗澡,於是,強迫自己不要再想了。

於是就做熏鴨。

把剩下的7隻鴨子,從冰箱里取出來,開始一步步的操作。一直忙活到晚上10點多,7隻鴨子才悉數完成煙熏工序,最後只剩下加入茶水回鍋蒸這道工序了。

這時,嚴凱打電話過來,叫黃小龍到夜市喝點小酒。黃小龍索性把嚴凱叫了上來。

7隻熏好的鴨子,用一個大大的塑編袋裝好;泡了一鍋香氣騰騰的茶水,裝滿了一桶。

黃小龍把塑編袋扛在肩膀上,一手提桶,準備到蓉姐的攤位上,借她的蒸籠,完成最後一道工序。

嚴凱進了屋,倒是一驚。「咦,小龍,你這是幹嘛?」

「甭廢話,幫我提桶,」黃小龍順勢把一大桶茶水,遞給嚴凱。嚴凱接過桶,更加詫異。「茶?小龍,你這到底是在玩哪樣?」

「等會你就知道了。走,蓉姐攤位。小心點,茶水別灑了。」黃小龍招呼嚴凱出了門,直奔蓉姐攤位。

在這個時候,雙喜街的夜晚已經相當開放了。

人來人往,喧聲震天。

密密麻麻的白熾燈,把雙喜街照耀得宛如白晝,一波波食客盡情的在這裡喝酒,撒野,摸小姐,亦或者吹噓著一些不著邊際的牛逼,有的則裝逼談論國際形勢,石油價格;一個個穿著暴露的陪吃小姐,陪酒小姐,賣花姑娘,蝴蝶一般穿梭著;還有跑堂的小廝,甩開嗓門猶如野獸般咆哮著,「來了啊!熱氣騰騰的爆炒大腸,火爆腰花1「再來一件啤酒!雪花1001「喂喂喂,幫這個哥喊幾個妹子過來,快!要能喝的1「哎喲,哥,你要帶這個美女開房?來來來,我帶你去,我帶你去,沒問題,就是『光大旅社』,有24小時熱水供應,衛生,方便,房間里還有套套喲。」

……

「小姐,我看你印堂發黑,兇相,兇相!最近,恐怕是有血光之災。」

嚴凱提著桶在前面開路,嘴裡嚷嚷著,「借過借過,剛燒的開水,小心燙著……借過借過。」

黃小龍扛著裝了7隻熏鴨的塑編袋在後面跟著。

嚴凱回過頭沖黃小龍賊兮兮的笑了笑。「小龍,看見沒有,那邊算命的那個妹子,昨晚我上過。嘿嘿嘿。」

黃小龍抽空瞥了一眼,看見一個算命攤位上,一個穿著唐裝,略微有些猥瑣的老頭子,正捧著一個牛仔超短裙,濃妝艷抹的長相較為坎坷的小妹妹的手,反覆的搓弄著。

那小妹妹一眼看到嚴凱,立即尖聲尖氣的喊道。「哥哥,妹兒的功夫還不錯吧?今晚又來玩啊!妹兒好愛你的1

「ok1嚴凱誇張的浪笑著,提著桶的手一晃,差點把桶里的茶水灑出來。

黃小龍怒斥道。「凱子,小心點1

兩人終於來到位於雙喜街最中央的一個攤位。

蓉姐的五香滷雞爪攤位。

這時,攤位上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

5張桌子,都坐滿了人,有兩個跑堂的大姐在張羅著。一盞散發著曖昧燈光的路燈下,蓉姐坐在椅子上,守著她的生意。她穿著一身素色連衣裙,翹著二郎腿,靜靜的神態,從容不迫的抽著煙。橘黃色的燈光,在她光潔的修長美腿上,留下了一片朦朧誘人的反光。少婦的風韻,不經意間,就散發出來。

看到黃小龍來了,陳夜蓉就笑了笑,眼神里有親昵的味道。「小龍,你等會,有一桌客人快要吃完了。」

「嗯,蓉姐,你甭管我。我先把熏鴨蒸上。」黃小龍趕忙跑到蒸籠那邊,把鴨子放在大盤子里,倒入茶水,然後開蒸。

忙完這些,黃小龍興緻勃勃的跑到陳夜蓉身邊,一邊笑一邊搓著手,「蓉姐,幾個小時后,你就能品嘗到已經失傳的乾隆熏鴨了!嘿嘿嘿1

蓉姐點了點頭,似乎並沒有把黃小龍所謂的『已經失傳的乾隆熏鴨』放在眼裡,「得了,過去喝酒吧。我就不管你和凱子了。悠著點,別喝太多。」頓了一頓,蓉姐橫了黃小龍一眼,壓低嗓音道。「凱子這孩子,騷的很,小龍,你嘴巴可要乾淨點,別亂說,別惹你姐姐生氣。」

「知道知道。」黃小龍連聲答應。「下午的事,我就爛在肚子里,打死我都不說。」心裡卻道。「這件事,我自己留著回味就行了,哪裡捨得讓別人分享?」

「小兔崽子1蓉姐別開頭,就不去看黃小龍了。

「小龍,快過來喝酒1嚴凱把客人剛剛離開后留下的一張桌子佔了,老實不客氣的叫了兩件雪花100,3斤雞爪,一臉賊笑。這貨倒懂得撿便宜,反正黃小龍在他蓉姐這兒吃東西喝酒,從來就是免單。嚴凱也樂得沾光,白吃一頓。

要完成最後的蒸鴨工序,最少也得4個多小時,閑著沒事,也只能喝喝酒,消磨時間了。

黃小龍坐了下去,就和嚴凱一杯一杯的灌起啤酒來。

在這奧熱的夏天,就著香脆爽口的雞爪,喝著冰凍過的啤酒,眼睛四處掃描,打望著從攤位前掠過的一個個陪酒女人,水靈靈的賣花姑娘,做皮肉生意的小姐,倒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

不過,黃小龍心裡有點忐忑,不知道自己能否最終如願以償的得到一個攤位。畢竟,正如蓉姐所說,雙喜街並不是她一個人說了算,還得看看其他幾位巨頭的意思。

這時,一個滿身酒臭,穿著紅背心,騷眉騷眼的中年男人,直接在黃小龍和嚴凱他們那桌坐了下來,涎著臉道。「喲,小龍,凱子,出來喝酒?不請趙哥喝一杯?」

也不等黃小龍和嚴凱答話,這傢伙就拍了拍桌子,「添個杯子。」

黃小龍和嚴凱對望一眼,都覺得很無語。

這傢伙叫趙德剛,是個低保戶,也是雙喜街出了名的愛講葷段子的主。

可以說,趙德剛是黃小龍和嚴凱最早期的性啟蒙導師。什麼張家的閨女被李家的少年摁倒在高粱地里;黃家的少婦做過皮肉生意;曾家的老頭喜歡找小姐……種種下流不堪的段子,趙德剛是如數家珍,信手拈來。

喝了會酒,果不其然,趙德剛三句不離本行,又開始討論起和風月有關的事來。他猥瑣的笑了笑,「小龍,凱子,你們都是土生土長的雙喜街人,這麼些年,你們覺得,雙喜街出來的女人,哪個最極品?」

嚴凱和趙德剛頗有些臭味相投,都是騷人。於是,嚴凱立馬介面道。「街頭紅磚樓房,住7樓的張曉麗不錯,今年才20歲,媽的,身材和長相都沒話說;還有,曾小凡,21歲,一米七的魔鬼身材,前凸后翹,據說,已經考上模特專業的院校了……這些可都是極品了,如果能睡一睡……嘖嘖……」

「無知。」趙德剛嗤之以鼻。「你們果然是初出茅廬的嫩雛兒,不懂得品味女人。這雙喜街出來的大多數女人,也就是青春期花紅一時,等上了點歲數,就打回原形了。真正的極品……嘿嘿……遠在天邊,近在眼前1

說著,他眼睛朝陳夜蓉坐的地方瞟了瞟。「這才是極品,天生尤物,這種女人,要是讓我老趙睡一次,老子少活十年都願意1

黃小龍和嚴凱,不由的朝陳夜蓉看了過去。

趙德剛立即添鹽加醋的道。「風韻!看見沒?什麼叫風韻?阿蓉這就叫風韻!風韻不是幾件新衣服就能穿出來的,而是一種味道。懂么?你們看,阿蓉雙腿閉得多緊?被她這麼夾一下……銷魂啊!那當真就是神仙滋味啊!尤物啊1

果然,只見陳夜蓉裙擺雖短,但二郎腿翹得緊湊服帖,讓人只能看見兩個圓潤的膝蓋頭,卻看不見雙腿間的哪怕任何一丁點春光。

然而,此時此刻,黃小龍又忍不住想到今天下午的一幕,那時,蓉姐的雙腿並不是像現在這樣死死的夾著,而是大幅度的叉開……

想到這裡,黃小龍就有點想打開悅女心經的『基礎觀女術』,觀察一下蓉姐的隱私了。不過,他強行忍住,他不想這樣做。

事實上,經過了最開始的新鮮感之後,現在黃小龍不太願意輕易開啟基礎觀女術功能,去隨隨便便窺看女人的隱私。

如果視線中的任何一個女人,黃小龍都能夠纖毫畢現的洞察她們到底被多少男人上過,那其實也無味的很。也變態的很。

黃小龍越看蓉姐,心面就越發灼熱,似乎有一團鬼火在燃燒,胯下也有些不老實起來。他連忙吞了一口啤酒,把邪念壓了下去,將目光從蓉姐身上挪開。

這時,趙德剛還在嘮嘮叨叨的,極其猥瑣的訴說著。「阿蓉這種極品女人,經歷的男人肯定多,就看她的眉眼,百分之百,是吹拉彈唱樣樣精通的,你們看她的嘴,多麼性感,如果被這張嘴這麼一含,再那麼一吸……」

驟然之間,黃小龍心裡湧起一股對趙德剛無比厭惡,無比痛恨的情緒,就恨不得直接一個耳光抽過去。他再也不想聽到這個下流胚子,在這兒夸夸其談,說他的蓉姐的噁心的壞話了。

在黃小龍心目中,他的蓉姐是不能夠受到半分褻瀆的。經歷了今天下午的事,這種想法,在黃小龍的潛意識裡,不知不覺就變得更加堅定了。

「砰1黃小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只拍得幾個空瓶子啪啪啪往桌子下掉。黃小龍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指著趙德剛的鼻子,「滾!馬上給老子滾1

「小龍,你……」趙德剛被黃小龍突如其來的發飆,弄得一窒,猥瑣的笑容,凍結在臉上,猶如戴了一張拙劣的面具。

「滾1黃小龍順手從桌上抄起一個空啤酒瓶子。「再不滾老子弄死你1

趙德剛是個騷人,同樣也是個懦弱的人,不然,她老婆就不會當著他的面,和其他男人卿卿我我了。被黃小龍兇殘的目光一瞪,這貨臉都嚇白了,灰溜溜就逃之夭夭。

「呃……小龍,你怎麼了?」嚴凱莫名其妙的看了黃小龍一眼。他知道黃小龍的脾氣,像今天這麼火冒三丈,連拍桌子帶掄酒瓶的情況,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沒什麼。」黃小龍悻悻的坐了下來。倒了滿滿一杯啤酒,一口悶了下去,搞得嚴凱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像這種口角,扯皮,亦或者借著酒勁罵架,甚至大打出手的事情,在雙喜街那是家常便飯,因此,黃小龍剛才的舉動,也沒有引來過多的關注。

陳夜蓉倒是把妙目轉了過來,還準備起身過來問問情況,不過,她的動作,一下子凝滯下來,目光看向不遠處,正昂首闊步走過來的幾個男人。旋即,陳夜蓉秀眉一蹙,眸子中劃過一抹深思的表情。

「哈哈,小龍,在跟誰發脾氣呢?」那幾個男人直接來到陳夜蓉的攤位前,為首的一個男人,用低沉渾厚,富有威嚴的聲音,笑問道。

這是個很高大的男人。大約有一米八三左右,不過,他身形魁梧,骨骼粗大,乍一看,倒不覺得他有多高。只會讓人感覺到他的威猛。

他肌膚黝黑,額頭寬廣,天庭飽滿,五官輪廓猶如刀削斧鑿,標準的硬漢長相。在他的眼睛里,有著深重的威嚴,那是一種長期身居高位,發號施令,積澱下來的威嚴。兼且,在這雙極富威嚴的眼睛里,還時不時閃動著一絲犀利的光芒,這種光芒讓人想起獵鷹捕食那一刻的冷酷和鋒銳。

這雙眼睛,長在一張輪廓堅硬的臉上,就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氣常被這雙眼睛一瞪,一般人都會產生恐懼和驚駭,甚至感覺自己非常渺校

他穿著新款的阿瑪尼商務襯衫,西褲筆挺,右手大拇指上,戴著一枚碩大的玉石扳指。他身後跟隨著4名一絲不苟的馬仔。此刻,在雙喜街外,停著他的悍馬h2。

卓一航。這是個很有意思的名字,和某本武俠小說中的男主角一樣的名字。

卓一航是一個成功的男人。四十齣頭,就在z市打拚出來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他在z市新城區,擁有一個房地產開發公司,兩個夜總會,兩個大型超市,還有號稱z市最奢華的婚慶策劃公司,以及兩個頂級會所。名下資產,超過5000萬。

像卓一航這種人,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出現在雙喜街的。但恰恰相反,一個星期里,卓一航起碼會有4天晚上,過來雙喜街。但他只到陳夜蓉的攤位來。喝點啤酒,吃點五香滷雞爪,然後就用一種很特別的目光,凝視著陳夜蓉。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整整一年!

卓一航是陳夜蓉的追求者。也是在追求陳夜蓉的各種男人中,最牛逼,社會地位最顯赫,最有錢的一個。

但是很顯然,卓一航並沒有成功。即便他一個星期有四天都會到陳夜蓉的攤位上來;即便他公開表示過,願意替陳夜蓉照顧她的兩個智障妹妹,並且願意送陳夜蓉的兩個智障妹妹去美國治療;即便他很樂意為陳夜蓉在新城區購置豪宅,名車,把陳夜蓉像金絲雀般養起來,不必每晚這麼辛苦熬夜,賣五香滷雞爪了。

但他依舊失敗了。

不但失敗,而且是敗得一塌糊塗。

這件事,黃小龍也感覺非常奇怪,像卓一航這種鑽石王老五,在情場上,應該是無往不利,無堅不摧的。但陳夜蓉為什麼偏偏不肯就範,而且拒絕得還很乾脆?

因此,黃小龍也問過陳夜蓉。陳夜蓉每一次的回答,都很簡單……「小龍,卓一航的水很深,社會背景相當複雜,姐看不透他,和他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還有,小龍,卓一航這種人,你最好也敬而遠之,不要和他有過多來往,知道么?他要玩你,隨便動點腦筋,就能玩死你。」

「卓先生。」這時,黃小龍不由的站了起來,態度有些拘束。嚴凱也連忙站了起來,畏畏縮縮。「卓,卓先生……」

「呵,坐。」卓一航在黃小龍對面坐了下來。4個馬仔規規矩矩站在椅子後面,目無表情。

等到卓一航坐下來,黃小龍和嚴凱才重新坐下去。

說實話,面對卓一航這種層次的男人,黃小龍很有些壓力,甚至可以說,很是自卑。也對,卓一航身上散發出來那種氣場,令普通人不得不自卑!不得不感覺到自己是個渺小的可憐蟲。

「卓先生,喝幾杯么?」黃小龍怯怯的詢問道。雖然他在卓一航面前很自卑,但是潛意識,內心深處,黃小龍對卓一航很有些反感。

這並不是仇富,而是……卓一航在追求黃小龍親愛的蓉姐。這種行為,令黃小龍對卓一航,有一種連他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的反感。

當然,他不能夠把這種反感,展覽出來,讓卓一航看見。

「不了,今晚還有其他事,也就是順便過來看看阿蓉。」卓一航回過頭,沖陳夜蓉笑了笑。陳夜蓉溫婉一笑,當做回應。當然,陳夜蓉的笑容,是一種矜持的,禮貌的,刻意保持了距離的笑容。

「小龍,最近工作上怎麼樣?」卓一航從懷中掏出一個上面鑲嵌了一顆鑽石和紅寶石的白金煙盒,從煙盒裡抽出兩支雪茄,扔給黃小龍和嚴凱一人一支。

黃小龍本能的道。「呃……卓先生,我不會抽這個……」

嚴凱卻急忙將雪茄抓了過來,眼睛鼓起。「嘖嘖,這個是古巴限量版雪茄……好貴的……」這貨不怎麼愛抽煙,倒是把那根雪茄攥得緊緊的,彷彿生怕有人過來跟他搶,臉上是典型的沒見過世面的小市民嘴臉。

黃小龍想把手中雪茄還給卓一航,卓一航深深的看了黃小龍一眼,一揮手,「拿著,試試吧。」

一個馬仔,掏出一個純金的紀梵希打火機,彎著腰給卓一航點燃。

黃小龍輕輕將那支雪茄放在桌上。囁嚅道。「工作還湊合吧。」

「有沒有興趣過來幫我做事。」卓一航吐了一口夾雜著泥土芳香味的醇厚煙氣。

「這個……謝謝卓先生,不過,我……我還是想自己闖闖。」黃小龍第一時間回絕道。事實上,如果卓一航有心提拔黃小龍的話,黃小龍的境況,會比現在好上十倍不止!但是,黃小龍深深的知道,卓一航之所以對他拋出橄欖枝,無非就是為了蓉姐。

卓一航很清楚黃小龍和陳夜蓉之間的關係。他想利用這種關係,從而打破他和陳夜蓉之間的僵局。

出於自尊,出於潛意識裡對陳夜蓉的保護,以及潛意識對卓一航的排斥,黃小龍都不可能答應卓一航。

「噢……」卓一航用審視的目光看著黃小龍,那種獵鷹捕食的光芒,在這個時候,閃現了出來。

黃小龍只覺得卓一航的目光,直刺肺腑,使他湧起一種衣不遮體的可怕感覺。

「好,年輕人是應該靠自己。」卓一航收回了那種令黃小龍極度不舒服的目光,「不過,小龍,如果你改變主意,可以隨時打我的電話。你放心,我會給你提供一個平台,你不會做事,我會找人教你做事。」

「謝謝卓先生,我會考慮的。」黃小龍敷衍道。

「嗯,」卓一航站了起來,「我還有事,今天就聊到這裡。」

臨走的時候,卓一航把一張電影票交給黃小龍。「小龍,這張電影票,你幫我交給阿蓉。」

說完,卓一航笑著對陳夜蓉點了點頭,帶著馬仔,揚長而去。

「真尼瑪牛逼1這時,嚴凱才回過神,用無比羨慕嫉妒的目光,看著卓一航的背影,嘴裡叼著那根雪茄,也沒點燃,很悶騷的樣子。「卓先生太牛逼了,小龍,這雪茄,恐怕是幾百塊一根吧……還有,卓先生出門都有幾個保鏢,開的是悍馬,聽說還有大公司……做人混到卓先生這份上,夠了,真的就夠了。對了,小龍,你為什麼不答應卓先生,去他公司做事?這可是發財的良機啊!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

「別那麼多廢話。」黃小龍沒好氣的將卓一航給自己的那根雪茄,扔給嚴凱。看了看手裡的電影票,是z市一家五星級電影院的vip包廂票。

「!還想把蓉姐帶到包廂里去看電影?媽的1黃小龍咒罵了一句,順手把電影票一揉,放進褲兜里,就考慮是否把這張電影票交給蓉姐。

赫然,黃小龍直接抬起頭,目光看向卓一航漸行漸遠的背影,心中暗暗咬牙道。「我發誓!我不要做草根!不要做diao絲!總有一天,我也會成為卓一航這樣的男人!甚至超過他!如果今天我是一個比他還成功的男人,我就會直接向他攤牌,讓他不要再糾纏蓉姐了。所以,以後我一定要努力1

想著想著,黃小龍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瞟向陳夜蓉。喧囂的夜晚,陳夜蓉靜靜的坐著,源於骨子裡的風韻和嫵媚,無聲的徜徉在夜空里,使她整個人散發出來月光下的茉莉,清晨雨露中的月季,那種優雅如詩的魅力。

好美,好美。

令人心醉。

將目光從陳夜蓉身上收回的時候,黃小龍發現,他心中的那個崛起的願望,愈發堅定了,誰都不可能動搖!

………………

推薦票!推薦票!

求推薦票!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都市至尊天驕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