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985章封爵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30日 01:07 [字數] 345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只有兩種可能,一是被曹沖等提前察覺,可是看曹沖等人表情就知道明顯不是,二就是還有進一步陰謀。

當士兵去搜查劉循和周不疑住處時,黃月英一下子就冒出一個猜測,許靖走投無路不得不拚死一搏,會不會是早有人安排好的?

如果是這樣,那劉循和周不疑的房間肯定能找到羊首,而且如果對方連曹沖都可以先放過,要陷害的肯定不該是周不疑。

從黃蘭被誅后,黃月英一直在觀察黃權,她不是覺得黃權會為黃蘭報復什麼的,但也是一種習慣性的觀察。

今天的黃權並沒有露出什麼破綻,相反,很是鎮靜,可是正是這種鎮靜,讓黃月英生疑。

自從黃蘭被誅殺后,黃權一直憂慮頗重,今天反而這麼鎮靜,不奇怪嗎?

再想到現在士兵去搜查劉循的府邸,黃月英一下子就覺得事有蹊蹺。如果在劉循房中找出來,那可就麻煩大了,洗都洗不清。

唯一的辦法就是讓對方自己露出馬腳,可是黃權許靖什麼人?是那麼容易露出馬腳的嗎?就算要露出馬腳也不是倉促時間之內的事情。

黃月英只能把主意打在包工頭身上。

這包工頭才是讓黃月英最奇怪的地方,無論是在曹沖,劉循,周不疑,哪個房間搜出,他行賄的罪名都跑不了,這麼嚴重的行賄,他就不怕像黃蘭一樣被殺了?

可是包工頭不但踴躍承認自己賄賂,看包工頭的表情,好像沒找出羊首,還忐忑不安,沒找出羊首是誣告,找出了那就是行賄。這包工頭祈盼更大罪,他有病嗎?

之前包工頭來時,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家庭,富商,但是遠沒有富到可以擁有一整個青山玉的地步。

而且他的富裕還是自己這一代靠著川軍崛起富起來的,祖上窮困潦倒,爆發富一個,哪來的祖傳青山玉?

黃月英預料這包工頭壓根沒有青山玉,最多是有人讓他栽贓陷害的。玉石的保養是一門很複雜的學問。

可以肯定許靖想到陷害,是曹沖為遞減爵位出頭以後,包工頭不可能這麼短時間學會,所以讓虎子用了樟木帕子。

樟木帕子遇到青山玉會對玉石腐化,長久之後會失去光澤。如果世代傳承的。會不知道嗎?

包工頭現在終於知道自己錯在什麼地方了,看著虎子道:「可是你也用……」

「我如果不用,哪能瞞得了你,可是你沒看到,我墊著一張紙片呢。」虎子隨手掏出一張紙片在包工頭面前晃了一下,包工頭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黃月英笑著對群臣道:「大家都知道。青山玉的保養需要花費很大的本錢,就算剛才包工頭沒有用樟木手帕去擦拭,他父輩祖輩皆窮困,哪裡來的祖傳青山玉。

其實一般來說。收藏珍貴青山玉的,都是一些有錢有勢的風雅之士,我倒覺得我們朝堂上好幾位大人有能力收藏,許靖大人。你說是嗎?」

黃月英說著突然聲音轉冷:「這明明不是那包工頭的東西,卻有人拿來藏在花盆中嫁禍曹沖和大皇子。還說什麼這包工頭是以前大皇子衛隊都尉親屬。陷害皇子,好大的膽子。」

「許靖,到底怎麼回事?」劉璋冷聲對許靖道。

「我,我……」許靖心裡罵了那包工頭一萬遍。轉頭看向黃權,可是黃權卻不看他,許靖這時終於知道自己被利用了徹底。

原本找到羊首,還覺得雖然事情鬧大了,可是自己也沒什麼,就算得罪大皇子,以後再修補就好了,何況還有黃權在,可以結交二皇子,現在……自己徹底淪為棄子。

「將包工頭,許靖交給錦衣衛,務必查出事情真相。」劉璋沉聲下令,兩名士兵立刻上前押住許靖。

「劉循,曹沖,這羊首通過那盆冰紫藤,無緣無故出現在循兒你們的房中,雖然證明不是那包工頭的,排除受賄,但也需自洗清白,你們也配合調查。」

「是。」

劉循和曹沖正要離開,所有人以為這件事就這麼結束,突然一名士兵過來:「陛下,在大皇子睡床枕頭下發現了這本書,因為有當初魏國罪臣陳群的署名,所以將軍讓我呈報皇上。」

「陳群。」劉璋接過一本書,封面上五個大字映入眼帘:「九品中正制。」

周圍的人看到那五個字,包括黃月英在內,都是眉頭一皺。

「循兒,你房間怎麼有這東西?」

蕭芙蓉疑惑地看向劉循,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哪怕蕭芙蓉不懂什麼政略,也知道劉循房中藏著這個的影響。

劉璋統治下沒有文字獄,任何人收藏個九品中正制都可以,但是唯獨劉循不行。

川軍的核心就是新政,九品中正制與川軍新政完全違背,如果劉循收藏陳群的九品中正制手抄本是什麼概念,那不就代表劉循欣賞這一套規制嗎?

還把它藏在枕頭底下,那如果今後劉璋將江山交給劉循,劉循會怎麼辦?那新政豈不是岌岌可危?

所有大臣都看著劉璋,劉璋只翻了幾頁,裡面是密密麻麻的註解,都是陳群寫的,而看這本書的痕,顯然被翻閱了無數遍。

當陳群的九品中正製成型,魏國已經要亡了,這翻無數遍的人,除了劉循還有誰?

「陛下。」一名士兵又呈上一件物品,劉璋拿過來一看,輕輕嘆了口氣。

黃月英接過來看了一眼,上面是劉循的施政方略,與劉璋的理念完全違背,而且是親手書寫,做不了假。

陳群的九品中正制遺本,加上這篇溫和的施政方略,所有人都看向劉循。

他們不知道劉璋會怎麼處理,所有人都知道劉璋將新政看得比什麼都重,任何人也無法提出質疑。

而劉璋的施政,向來凌厲大氣,而劉循這篇施政方略完全走了相反路線,兩者相加,劉循也許會被劉璋冷落,也許不會,但無論如何,也許無法繼承劉璋的基業了。

誰都不懷疑,劉璋不會把江山傳給這樣一位皇子。

「循兒你先去配合調查,擺駕回宮。」

劉璋帶著黃月英走了。

曹沖這下是真的凝重了:「好狠的手段,一波接一波。」

曹沖看向劉循:「大皇子,雖然沒調查出結果,但是曹沖已經知道,至少有三波人對我們不利,第一波只是針對我的,就是用冰紫藤瞞天過海行賄羊首,那許靖和包工頭明顯就是如此。

第二波和第三波都是對著大皇子的,曹沖不知道是誰,但是第三波比第二波更高明,也更狠。

第二波人想給你按一個受賄罪名,這不過是要降低你的名聲,讓你有污點,可是第三波人,明顯是要讓皇上對你徹底失望。」

曹沖說自己不知道是誰,但是這種事情,誰能猜不出是誰,看許靖的眼神,就知道黃權參與其中,就是不知道是第二波還是第三波。

可是這種事情毫無證據,黃權身份又非同小可,根本沒法說。

……

樊梨香以神威軍為基礎建立的錦衣衛,還真有點後世錦衣衛的氣質,沒有人想到錦衣衛的辦案能力這麼強,可是等到刑訊出來,才想到錦衣衛指揮使是樊梨香。

像那包工頭一樣的爆發富,許靖一樣士大夫,哪裡經得住樊梨香折騰。

樊梨香很快調查出了結果,包工頭因為家人被威脅,不得不犧牲自己來陷害曹沖,許靖保他家人榮華富貴。

而許靖很快就供出了同黨,本來這件事也不需要多少人參與,可是許靖不是傻瓜,這種事情當然抱團才好乾,他可不是一個以個人犧牲為集體榮譽的人。

一下子查出了一大批,而其中黃權顯然牽連其中。

而所有人,包括許靖的士大夫,都知道羊首為什麼會轉移到劉循房中,與黃權脫不了干係。

可是黃權比許靖等人高明多了,什麼把柄也沒留下,結果只有其他群臣抗了罪責,黃權就算在錦衣衛調查下,也什麼都沒說出。

鑒於黃權的身份,樊梨香也不好刑訊逼供,只好暫時壓下,慢慢調查。

經過這件事,許靖等人倒下,群臣已經沒有能力反對遞減爵位。

加上民意洶湧,都要求實行遞減爵位,邊疆的文武,王越龐統等也支持遞減爵位,遞減爵位順利頒行。

……

「皇帝陛下第二恩詔,加封王越,趙雲,馬超,黃忠,兀突骨,好厲害,龐統,衛溫……為三等王爵,加封黃權,甘寧,阿科,杜微,王雙,樊梨香,蕭芙蓉……為四等王爵,李嚴,高沛,劉,楊懷,蔡洺,王累,周不疑,曹沖……為五等王爵。

加封朱亮,王異,細封池,胡車兒,張遼,徐晃,張頜,周瑜,曹彰,王甫……為一等公爵,加封……」

太監拿著長長的封賞文書大聲念讀,換了三個太監才念完,群臣靜默,沒有人說話。可是明顯很多人還是不滿,包括許多武將,只是不能說出來罷了。

劉璋靜靜地看著這一幕,而且之前的事情很明顯沒有結束,最重要的是,邊疆支持遞減爵位的,少了一個很重要的人。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984章土包子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986章暴君的最後一次考驗(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