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984章土包子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30日 01:07 [字數] 348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劉璋眉頭一皺:「據實稟報。」

「是。」許靖道:「曹沖主持河北工程,其中運河為大,耗費人力物力甚巨,但曹沖不思體恤天下初定,不報以乳身得高位之皇恩,收了運河一包工頭賄賂。

皇上登基不久,此事之惡劣不下於黃蘭,請皇上嚴懲曹沖,以彰顯我朝官員之公正,得萬民之心。」

「請皇上徹查。」一大群文官立刻附議。

這時曹沖發現了不對,可是還沒摸清楚,左上首的劉循突然想起來了,立刻出列:「父皇,這件事兒臣知道,那包工頭來送禮,也是兒臣收的。」

不理那些群臣議論,劉循繼續道:「不過那只是一盆冰紫藤,兒臣查過,市價最多幾百文錢,兒臣知道曹沖的姐姐思念氐人故土,故收下了冰紫藤。

但是兒臣按市價給了那包工頭的錢,同時向有司報備,請父皇明鑒。」

劉循說完,立刻就有大臣出列:「皇上,此事情有可原,而且官員收一些平常物品,並非大罪,何況殿下已經支付了錢,並且報備,臣認為曹大人無罪。」

「臣附議。」

曹沖皺眉地看著這一幕,心裡感激劉循為自己著想,而且當有人告發自己,立刻就出來為自己澄清,可是曹沖隱隱感覺,事情不可能這麼簡單。

皇位上的劉璋也皺著眉頭,他比曹沖更清楚這事不會這麼尋常,別說許靖一個禮部尚書在這朝堂上搬出這事,就是許靖說話的時機,剛剛是要討論爵位,而且針對的是出頭鳥曹沖。

劉璋就覺得這絕不是冰紫藤那麼簡單。

「陛下。」果然,許靖又開口了:「如果只是幾百文錢的冰紫藤。微臣絕不會提起,但是據我所知,冰紫藤只是一個幌子,那包工頭實際上要獻給曹大人的是青山玉。」

「青山玉?多大?」群臣立刻鼓噪起來,青山玉是藍田玉的一種,但是卻比藍田玉珍貴許多,成色和質地比普通藍田玉好了不知多少倍。

最後一次採集到可加工青山玉,還是在周朝,之後就只有青山玉的成品。而再也不能採集到青山玉的原胚,所以青山玉越發貴重。

指甲大的一塊青山玉,也價值極高。

「此青山玉,被做成玉青羊,是那包工頭家的祖傳之物。歷史悠久,傳承之中也不知哪一代,讓羊頭與羊首分離,那包工頭此次,正是將羊頭給了曹沖,為的就是答謝曹沖給了他工程,並想獲得更大的工程。」

眾文武再次吃了一驚。如果是雕刻成羊首模樣的青山玉,那價格又會翻幾倍,如果真的是行賄這樣的物品,那罪名與黃蘭絕對差不離了。

折蘭英皺起眉頭。曹沖也靜靜聽著,他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卻知道針對自己的第一波攻擊,已經出現了。

曹沖早就做好了這種準備。也沒有畏懼,如果栽贓成功。大不了就是一死。

一旁的劉循聽著聽著覺得不對起來,正要說話,許靖又道:「根據有司調查,那包工頭正是聽了曹沖的話,才將羊首放在冰紫藤的花盆裡,試圖瞞天過海。

曹沖身為河北工程總提調,公然索賄,影響惡劣,請皇上明察。」

「請皇上明察。」群臣之音,聲震大殿。

「許大人,你這樣說,有何憑證?」折蘭英冷聲問道。

許靖一笑道:「折蘭將軍,那包工頭賄賂了羊首,還剩下羊身,只要在曹沖住處找到羊首,與羊身一配,不就清楚了嗎?」

折蘭英頓時啞口無言,一直沒說話的周不疑冷笑一下:好完美的計策。

劉璋親自率人來到劉循的宮殿,讓士兵對曹沖住處進行查探,許靖淡定自若地站在一旁,那包工頭也抱著一個裝了羊身的錦盒戰戰兢兢站在一旁。

劉璋對黃月英道:「月英,你怎麼看?」

「典型栽贓嫁禍,不過就算是陽謀,只要找出羊首,也難以洗清曹沖的罪,唉。」黃月英嘆了口氣,其實曹沖站出來為遞減爵位出頭那一刻,黃月英就料到這一天了,只是沒想到那些文官反應這麼快。

「報,找到一盆冰紫藤。」

「掘開泥土。」

「是……報,什麼也沒有。」

士兵打碎花盆,裡面竟然什麼也沒發現,許靖一看,頓時傻眼,臉上一下子變得蒼白起來,別說許靖,劉璋,黃月英,曹沖,周不疑,劉循等人都是莫名其妙。

他們都在想找到羊首之後的事情,可是卻沒想到栽贓嫁禍這麼差勁,竟然沒找到。

「不可能,這不可能的,怎麼可能沒有。」許靖喃喃著。

劉璋派了士兵在曹沖住處徹底搜查,還是沒找到什麼羊首。

御史台尚書令王累見狀,立即對那包工頭道:「你知道誣告朝廷大臣的罪過嗎?」

包工頭頓時嚇軟,幾乎栽倒在地,王累看向許靖:「許大人,這刁民不知道輕重,難道你也不知道嗎?還勞動陛下御駕,你該當何罪?」

「黃,黃大人。」許靖求救似的看向黃權,可是黃權卻沒有看他,許靖知道自己徹底完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變故,可要是找不到證據,自己的官運就算到頭了。

自己可是一直跟隨了川軍十年啊,不容易埃

許靖不甘心,突然硬氣身體,豁出去了,許靖對劉璋道:「陛下,曹沖或許轉移了贓物,微臣請求清查整個宮殿。」

「放肆,許靖,你知道這是誰的宮殿嗎?這是大皇子的宮殿,豈是你想搜就搜?」王累大聲喝道。

可是許靖已經豁出去了,不臨死一搏,自己也完了,還不如博得重一點,「曹沖居住在大皇子宮殿,那為什麼一定要將贓物放在自己房中?陛下,微臣請求搜查,若搜不到……臣甘願一死。」

劉璋皺眉思索了一下,劉循道:「父皇,你讓他們搜吧,兒臣向你保證,曹沖絕對沒拿什麼玉石。」

劉璋聽著劉循的話,嘆了一口氣,揮揮手,讓士兵去搜查劉循和周不疑住處,別人不知道劉璋嘆氣的是什麼,黃月英卻知道。

劉璋不是因為這件賄賂案嘆氣,是在為劉循嘆氣,從因好心收了冰紫藤,朝堂上為曹沖辯護,再到現在,實在是太沒心機了。

黃月英看了一眼許靖,又看了一眼那包工頭,最後眼光落在黃權身上,微微皺眉,對虎子吩咐了幾句,虎子立刻跟著士兵一起進去了。

「報,在找到大皇子房中,找到羊首一枚。」

接著,眾人就看到虎子托一枚羊首走出來,所有人都驚詫了,不知道怎麼會在劉循房中找到羊首,劉循也傻了,這東西怎麼會在自己房中?

曹沖皺眉地看著這羊首,在大皇子房中發現?這真的是針對自己來的嗎?

許靖原本沒有抱希望了,只是臨死反撲,這時卻看到了羊首,不由大喜過望。

「不是給曹沖的嗎?怎麼會在大皇子房中?」

「難道曹沖是為了借花獻佛,給大皇子的……賄賂?」

「這怎麼可能?」

當最後一句話落下,沒人去接,其實也有很多人覺得,這或許真的是曹沖從包工頭那裡要來東西,獻給劉循的。

可是無論怎樣,從劉循房中找出了東西,劉循也脫不了干係。

「陛下,我認識此人。」一名文官走出來指著那包工頭對劉璋道:「此人乃是大皇子以前在蜀中衛隊都尉的親戚,好像是堂弟還是堂兄。」

一句話,禍水立刻澆上了劉循。

「父皇,我……」劉循看著羊首,滿腹疑惑,目光轉向劉璋。

許靖這時也稍微回復了一點理智,看著事情發展完全不對,猛然看向黃權,突然明悟過來,自己被利用了。

「拿下劉循,暫且收監。」劉璋皺眉,沉聲道。

「是。」

「父皇。」

「陛下。」

「皇上,不要。」蕭芙蓉一下子走過來。

劉璋卻沒有說話,心裡已經無比憤怒,這擺明的栽贓嫁禍,卻嫁禍到自己的兒子身上了,而且要是不能洗清這罪名,而川軍又要堅持新政。

劉循鐵定背一輩子污點。那是什麼影響,劉璋完全心知肚明。

「喂,那包工頭,你的羊首,看看是不是你的。」虎子用一張白帕小心馱著羊首,沒管其他人,徑直走到包工頭面前。

包工頭連忙接過羊首,忽然看見虎子眼睛中帶著詫異,一下子有些慌亂,虎子道:「你怎麼不用樟木帕子托著?青山玉基本的保養都不會嗎?」

說著將帕子遞給包工頭。

「忘了忘了。」包工頭連忙拿過帕子,包住羊首往羊身上裝。

在包工頭接過帕子的瞬間,許靖就張大了嘴巴,黃權也明顯變色,怔怔地盯著那包工頭用帕子包住了羊首,許靖的臉慢慢變得灰敗。

虎子笑盈盈地看著那包工頭,包工頭覺得不對,這才看到周圍的眼神,可是還是一頭霧水,虎子笑著道:「土包子,你也配有青山玉?」

黃月英可沒其他人那麼傻,那花盆裡面沒找到羊首時,黃月英沒感到輕鬆,而是凝重,許靖既然要陷害曹沖,怎麼可能犯這樣低級錯誤?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983章收賄賂?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985章封爵(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