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977章屍山血海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6日 23:42 [字數] 344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劉璋相信,只有無數人的血,才能讓大漢人真正記住以前的功臣,記住山河破碎。

劉璋將這麼多犯人留著,全部羈押到bi精,也同樣是為了這個目的。因為後世人太容易忘卻了。

所有帝王都在一片祥和中登基,但是劉璋不介意踏過屍山血海走向帝王。

黃權側眼看到押解在前方的黃家子弟,眼皮微微抽動,這時劉璋已經帶人走下石梯,走到黃權身邊時停了下來。

「公衡,這次被斬的黃家子弟,一百多人,挺多,相對於數千人的黃家家族,也很多,而且還全是核心子弟,官場黃家子弟和經商的主要人才幾乎全部在列,行刑之後,黃家必受重創。

黃大人,你怨本王嗎?」

「黃權,不敢。」黃權拜了一禮,說出的話卻很艱難。

劉璋微微點頭,走向刑場,來到了幾個傳統世族的核心人物旁邊,司馬徽,龐德公,諸葛慈,魯肅皆在列。

「曲水亭台,挽春風兮月歸。

魚從江河,順天命兮樂享。

舟行逆水,舍本末兮心勞。

掘江易道,逆倫常兮自棄。」

劉璋帶著一絲悵然,緩緩說出四句像是曲詞的話,到了幾人面前,諸葛慈聽到劉璋的話,老臉也不禁微紅。

這首詞,正是當年劉璋拿下江陵后,在江津口時,諸葛慈與司馬徽以下棋為引子,勸導劉璋順應時勢失敗后,諸葛慈離開時所唱。

這首詞,以曲水流觴開頭,無論魚從江河,舟行逆水,還是掘江易道,都不過是說要順應時勢,不順應時勢,只能自取滅亡。

順應時勢,是無數人的選擇,如果一個人真的希望成功,逆天而行,必遍體鱗傷。

這是公理。

所以當時諸葛慈唱出這一段時,帶著高昂,帶著自信,帶著看破一切的洒脫,當劉璋聽到時,甚至覺得聽到了諸葛慈高人般「哈哈」的笑聲。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累己累人啊,可是這世上有太多人看不開這一點,遇事總要強為之,就像老夫於這棋局一般,不到最後完敗的時刻,是不會甘心棄子的。」

這是當初諸葛慈和司馬徽勸劉璋切莫自誤的原話。

「劉璋,你來這裡,就是想來嘲笑我們幾句嗎?你以為你現在登基了,讓我們自慚形穢了嗎?」一旁的司馬徽大聲說道。

說實話,司馬徽,龐德公這些人,或許在面臨死的時候,會有一些害怕,但那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死在屠刀下,那是正常的害怕。

久了以後,他們不會再害怕死亡,他們在乎的只是自己的家族,個人的生死對於家族的存亡來說,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現在這個局面,已經不是當初江州屠殺的局面,家族必然覆滅,司馬徽也便沒有什麼顧忌了。

劉璋看了司馬徽一眼,對於許多不怕死的世族,劉璋覺得還是很欽佩的,特別是大漢以後,唐宋元明清,這樣有志氣的讀書人越來越少,怕死的越來越多。

劉璋對司馬徽的話,沒有半點情緒波動,反而在司馬徽等人前方的石板上坐了下來。

「我來,不是來嘲諷你們,而是來告別一個時代。」

「告別一個時代?」魯肅出聲道。

劉璋微微點頭:「龐德公我從來沒見過,司馬徽和諸葛慈兩人見過一次,魯子敬本王倒是很熟,可惜見面的時候也是嘴上一套,心裡一套。

現在終於可以說一些真心話了,也算是送你們一程。

我劉璋與你們無冤無仇,也不是你們口中嗜殺的魔鬼,我不以殺人為樂,我為什麼要與你們過不去?

實際上,大漢世族,在大漢的四百年裡,為大漢做出了很大的貢獻,最開始的世族是大漢的脊樑,也是華夏民族的脊樑,無數仁人志士都出自這個群體。

相對來說,寒門和百姓中間,微言大義的人更少一些。

你們所有的行為,司馬徽諸葛慈龐德公在家族中找傑齣子弟,找諸侯的代言人,魯子敬向江東軍捐錢捐糧,堅定地站在主和派一面,都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家族。

以家族為中心,所有家族子弟可以付出一切,這就是你們這個時代。

或許,你們這個時代去了以後,今後的歷史,可能很難再找出你們這樣一批人,很難找出你們世族中間那些為忠義不畏生死的義士。

你們是很偉大的一個時代,正因為如此,我覺得有必要為你們送行。」

「原來殘暴的蜀王心中,竟然有這樣理智的一面,以前還真沒看出來,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要屠滅我們?

難道你想要一個沒有忠義,子弟不顧及家族,自私自利的時代嗎?」

龐德公說著看向那些待斬的黃家子弟,有些還在哭泣,有的在喊黃權救命,還有那些嚇的面無人色的待斬川軍官員。

「你雖殘暴,也算光明磊落,將這些人與我們一起處決,讓我們能看到你們川軍的下層是多麼醜惡。

但是這還不能證明你是錯的嗎?

蜀王,我可以給你肯定的說一句,如果是以前的大漢,一件普通的案子,絕不可能牽連這麼多的官員,他們沒有那麼目光短淺。

而且如果不是打壓傳統世族,發出土地令,弄什麼興商,這件案子根本就不會發生,當年你蜀中第一屆四科舉仕,周不疑就說過商人的唯利是圖。

商人的唯利是圖,卻能獲得高的地位,必然帶得整個社會的道德下滑,難道以蜀王的睿智,還看不見這一點嗎?

難道蜀王屠滅我們,頒布新政,就是要出現一個官員貪腐,商人唯利,百姓無德的社會嗎?」

「我也不想啊,可是,這是趨勢。」

「胡攪蠻纏。」司馬徽所了一句。

劉璋笑了一下:「諸位見過一種水中生物嗎?叫著白水母,是比較厲害的肉食生物,而它的厲害之處,在於提供身體能量的水囊,水囊越大,這個水母的戰鬥力越強。

可是你們知道它最後怎麼死的嗎?每個白水母最後死的方式,基本都是水囊破裂。」

「怎麼可能,既然都要破裂了,難道感覺不出來嗎?為什麼它還要吸水?它不懂得停下來嗎?」龐德公說道。

「是啊,它為什麼還要吸水呢?因為它真的不懂得停下來。」劉璋說道:「難道諸位不覺得,大漢的世族也是這樣嗎?

你們每一代的家主,都力求壯大家族,要是不壯大家族,那就是家族的罪人,要是讓家族倒退,那更是罪人中的罪人。

你們就是不停吸水的白水母。

如果你們只是吸水也就算了,最關鍵是你們還要攻擊別人,一個家族要維持不斷擴大,第一是土地,第二是官位。

隨著家族越來越大,土地越來越多,佔有的官位也越來越多,到了無法發展壯大的時候,你們還是肩負著壯大的責任。

你們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土地兼并和壟斷官場,否則你們的家族根本維持不了。

可是,大漢就這麼大,土地就這麼多,官位就這麼多,你們不停吸水,要老百姓怎麼辦?就算沒有我劉璋,你們這個水囊最終也會破裂,你們明白嗎?」

司馬徽,龐德公,諸葛慈,魯肅等人都沉靜下來,以前他們沒有想過這些,因為他們堅米約鶴齙氖嵌緣摹

是啊,壯大家族,有什麼不對?

直到現在,到了這個不得不冷靜思考的時刻,同時劉璋的平聲靜氣,也讓他們開始反思,他們突然發現,或許世族滅亡,幾乎是必然的。

只是他們不知道,歷史上世族這個水囊破裂,導致了很大的災難,整個三國爭霸,包括前期的諸侯紛爭,基本都是世族的紛爭,幾乎每個諸侯背後,都有世族的影子。

或許,五胡亂華時,世族為漢民族延續出了大力,更有武悼天王的一紙殺胡令,可是那僅僅是因為,大漢的力量基本都掌握在世族手中。

大漢世族是仇恨胡人的,他們有這個心,同時也有這個力,所以他們成為抵抗胡人的主要力量。

但是五胡亂華時,世族已經控制絕對的力量,那麼不是他們站出來抗擊五胡,又能是誰?寒門嗎?百姓嗎?他們錢糧土地官位號召力一樣沒有,除了當世族軍閥的士兵,還能做什麼?

可是,正是因為世族的無限膨脹,才導致大漢元氣消失。他們導致了這個結果,不能因為他們努力收拾爛攤子,就說他們無罪。

更何況他們沒能收拾這個爛攤子。

司馬徽等人沒說什麼,劉璋來到這裡,並不是司馬徽說的,要來得意一番,劉璋沒那個想法,劉璋心裡是真的覺得大漢的文化有許多精髓之處,而唐宋以後並沒有得到傳承。

而這些精髓,很明顯是世族衍生的,就憑這個,劉璋覺得自己值得來到這裡。

劉璋也想告訴自己,自己推翻的這個時代,並不是一無是處,而自己即將秉承的時代,如果還比不上這個時代,那麼自己就是罪人。未完待續。。。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976章功臣塔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978章新政(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