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967章新的權貴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3日 22:44 [字數] 451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主公要定都北平,完全避免武不滿之心是不可能的,但是要降低的話,辦法多的是。」心中的大事定了,樊梨香這下算是真正的輕鬆了,也開始思考起劉璋煩心的事來。

「什麼辦法?」劉璋就是因為和黃月英討論的頭昏腦漲才出來的,但是雖然煩躁,樊梨香說有辦法,劉璋當然很願意聽。

可是樊梨香還沒說,突然看到前方一處已經建成的房屋群中,一大堆人聚集,隱隱還有經過的百姓說:「咦,怎麼就砸死人了?你說其他房子有問題嗎?」

「誰知道啊,我都不敢住了。」

兩個百姓匆匆走了,臉上掩飾不住的失望和懷疑之色。

「怎麼回事?」劉璋皺眉,樊梨香立刻帶兵走了過去。

前面的建築群,是剛剛建成的居民房,是準備安置難民和那些退役士兵的,樊梨香是維持治安的,建設是蔣琬在管,建築出問題了,不是樊梨香職責。

但是聽說死人了,劉璋還在旁邊,樊梨香不得不重視。

劉璋只穿著便衣,以劉璋的地位,一般的民事也不方便管,只跟在樊梨香後面,由樊梨香處理。

圍觀百姓看到有將軍到來,紛紛讓開一條道路,只見裡面一片廢墟,還殘留著房屋倒塌的殘垣斷壁,三幅擔架,草席蓋著三具屍體,其中一具很小,一看就是小孩。

劉璋一下子捏緊拳頭,如果是建築方偷工減料,他不介意立刻殺人。而劉璋同樣知道,殺人這種事,樊梨香做起來可能比自己還熟練,自己不方便直接插手這些事。能不插手就不插手吧。

已經有官員來處理,劉璋看到那原四平八穩站在一旁的官員,看到樊梨香到來,臉龐抽了一下,心中隱隱覺得不對,但是並沒有動聲色,站在樊梨香身後,就像一個隨從一般。

「怎麼回事?」樊梨香冷聲問道。

那官員站了起來,樊梨香作為將軍。不是他一個小官能得罪的,官員連忙向樊梨香道:「樊將軍,這裡工程出了問題,曲家承包的營建工程,在人住進來后。突然塌了,砸了一家三口,慘埃」

官員說著抹了一把淚,看著那三具屍體道:「這裡的家主是一名川軍士兵,祖籍上庸,從蜀王陽平關敗西涼軍,就開始跟著我川軍作戰。就這麼死了,真是可惜。」

「豈有此理。」樊梨香聽著官員說話,越來越憤怒,樊梨香自己統帥神威軍。神威軍從最開始散亂的農民軍成長到現在,早已具備有凝聚力的軍魂,樊梨香和其他將領都看重士兵性命。

樊梨香不用想也知道這是商人偷工減料,或者監督工人不利。導致房屋結構不穩,否則正常建築的民房怎麼會倒塌。

這樣一個追隨川軍多年。眼看已經天下一統,響應劉璋號召來北平定居的士兵,竟然就這樣死在了奸商手裡。

樊梨香只覺得憤怒到了極點,立刻大聲道:「叫這裡工程的包工商來見我。」

「樊將軍,這裡是工程事故,樊將軍負責的是北賓士安防衛,恐怕……」官員抬起眼皮看了樊梨香一眼,試探地說道。

「恐怕什麼?現在都死人了,難道將軍還管不了嗎?」

別說劉璋就在自己身後,劉璋都沒發話,肯定允許自己管了,就算劉璋不在,樊梨香也打算管了。

「不是,下官不是那個意思。」官員見樊梨香發怒,連忙堆笑,又謹慎地道:「樊將軍,下官不是質疑樊將軍的職權,而是……」

官員左右看看,向樊梨香壓低了聲音道:「這裡承包工程的商人,名叫曲武,那可是蜀中大商人曲溪的族人,當年在荊益世族叛亂時,曲溪和家族唱反調,這個曲武可是堅定站在曲溪一邊的。

那站在曲溪一邊,可就是站在蜀王一邊。

最關鍵的不在此,樊將軍也知道,曲溪是曲夫人的弟弟,曲恬的侄兒,曲恬可是蜀王列入功臣閣的人,倍加重視。曲夫人更是蜀王的夫人。

這曲武作為曲溪的族人和親信,誰敢動埃」

樊梨香聽到這裡,也皺起了眉頭,曲溪,隨著川軍的壯大,昔日的幾個蜀中大商人,除了金胖子以外,其他人早已富甲一方。

曲溪雖然年齡最小,但商業手段更是比其他幾大大商家更凌厲,曲家隱隱成為第一民商,動曲溪的人,牽連很大。

更何況還牽連到曲凌塵,樊梨香知道這個夫人,可是已經是正式承認的川軍主母,比自己正式多了,樊梨香倒不好拿主意。

樊梨香回頭看了劉璋一眼,劉璋卻沒有動任何聲色,看到樊梨香看他,只是微微點頭。

樊梨香頓時心下大定,立即大聲對那官員道:「將軍不管那曲武什麼來頭,立即拿下,有什麼後果將承擔。」

「是,是。」既然樊梨香這麼說了,那官員連忙點頭哈腰的去叫人傳喚,周圍百姓看到樊梨香這麼大公無私,都嘖嘖稱讚。

神威軍的愛民名聲早已傳遍天下,這也是劉璋叫樊梨香來維持北賓士安的原因,但是北平的大多數百姓,都只聽說了樊梨香和神威軍的愛民,沒親自見過。

這次竟然看到樊梨香毫不猶豫地下令拿下蜀王夫人弟弟的親信,敢開罪鉅賈和皇親貴戚,終於確認了傳言真實,對於這樣的將軍,沒有百姓不愛戴的。

「一邊去說話。」劉璋在樊梨香後面說了一句,看起來像是樊梨香的親密隨從,然後帶著好厲害走到人群外圍。

樊梨香跟著走了出來,那些百姓見樊梨香的「隨從」把樊梨香這個好將軍叫到一邊去說話,不用猜也知道說什麼,肯定是勸主子不要蹚渾水,要理智,要自保。心中不由把劉璋鄙視了一百遍。

「主公,怎麼了?見牽扯曲夫人了,所以不想鬧大嗎?放心好了,這件事曲夫人肯定沒關係的。」

樊梨香對劉璋身邊的女人都研究透徹了,曲凌塵那樣的人,會知道這些瑣事才怪,要是知道弟弟的親信斂財害命,肯定不會包庇。

「如果真的是偷工減料害死性命,不管牽扯到誰。就算是牽扯到我劉璋的兒子,我也一樣辦了。」

劉璋說了一句,旋即道:「梨香,難道你沒發現一點不對嗎?」

「什麼不對?」

劉璋向裡面望了一眼,樊梨香退出來后。可能出於對樊梨香的尊重,百姓沒有將口子堵上,劉璋望進去,裡面的官員還在和一些人研究著事故,對三具屍體指指點點,臉上痛心的表情表露無遺。

「根據王察言觀色的經驗,剛才那官員對你說的那兩句話。並且報出了曲武的家勢,不是害怕你得罪了曲家,而是故意激你得罪曲家。」

劉璋明顯感覺到不尋常,就是那個官員好像太大公無私了一眼。樊梨香無論在軍中還是在官場,都不太受待見,川軍的將領沒幾個喜歡樊梨香的,這個官員倒是對樊梨香很擔心。很怕她碰了曲家。

因為那官員在看到樊梨香到來后,臉色不自然。劉璋從最開始就仔細觀察那官員,看似不經意,眼角的餘光從沒離開過官員的臉。

那官員在樊梨香發怒,要求找來曲武時,眼睛里明顯有一絲喜色,彷彿樊梨香來出頭,對他有莫大好處一般。

這一個表情,更加引起劉璋警覺,直覺告訴劉璋,這事沒那麼簡單。

「故意激我去得罪曲家?為什麼?我和他有仇么?」樊梨香說道。

「我發現這些年改變的,不止是你的處事風格,還有你的智商,你怎麼會變得這麼笨了?」

「你……我哪裡笨了。」樊梨香臉上立刻一怒,可是心裡卻感覺很好,劉璋能這樣跟她開玩笑,說明是很親近的關係,這比那種生硬的主臣關係好多了。

劉璋道:「一個人要把你推進火坑,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有仇,另一種是你跳火對他有好處。

在這件事上,在這件事上,也有兩種可能,第一,那個官員是個好心人,怕你捲入是非,第二就是那個官員在利用你。

我的猜測是,那官員就想對付曲家,但是曲家確實不好惹,現在有你出頭,他們就樂得清閑。」

「扯。」聽劉璋說完,樊梨香不以為然地白了劉璋一眼:「搞了半天,你還是想幫你夫人,生拉活扯的說了這麼多,切。」

「沒錯,這些都是猜測,我們只能看事實,房子塌了,人死了,我們必須給死去的一家人一個公道,可是。」劉璋臉上一片冷色:「要是有人敢士兵一家人性命,來為自己攫取利益,不管是誰,我絕不放過。」

樊梨香看到劉璋的表情,知道劉璋不是在為曲家推脫,以她對劉璋的了解,也不會推脫,心慢慢沉靜下來,突然也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

「不管了,先查清楚事故再說。」

這時一個商人提著袍據從外面跑進來,後面跟著兩名衙役,見到樊梨香在一旁,立即跑了過來。

「草民曲武拜見樊將軍,拜見李大人。」

曲武向樊梨香和那個官員拜禮,樊梨香見劉璋沒有動,知道劉璋是不想出頭,於是向曲武點點頭,冷聲道:

「曲武,我問你,這座房子剛剛建成,才住進去人就塌了,如今死了三條性命,小孩,婦女,沙場征戰的川軍老兵,哪一條性命都是珍貴無比,你如何說?

你的工程是不是偷工減料,或者聘用了不熟練的工人工匠,從時說來,否則我不管你有什麼後台,小心你項上人頭。」

曲武很壯實,看起來不像個商人,倒像個鏢師,不過這也見怪不怪了,跟隨川軍崛起的商人,除了老東家,大多數都是走南闖北賺錢的,都不會太臃腫。

曲武聽到死了人,還是樊梨香來管事,明顯有些緊張,立即對一個家丁道:「立即去取所有賬過來,還有,把建築這所房屋的工人和監管這一批房屋的管事,全部叫來。」

「是。」家丁連忙去了。

樊梨香一下子皺起眉頭,對曲武道:「曲武,你還真是只管發財啊,工地出了這麼大事,官員都來了,你竟然不知道,現在才去找工人和管事?」

「這……沒有的事啊樊將軍,我們曲家承包的片很大,我一個人哪裡忙得過來,如果出事,管事應該會通知我的,可是我根沒收到消息埃」

曲武更加緊張了,滿臉焦急,劉璋看到他好像也有點鬱悶的樣子,心裡略一思索,官員都來看到屍體了,就算管事不通知,官員也該先去通知曲武吧,為什麼曲武會不知情?

還是曲武知道,卻沒當回事?如果是後者,那可真是該殺。

「老爺,不好了,不好了,這一片的管事和建築這所房子的工人,全都不見了,聽人說,他們昨兒夜裡就沒回來過。」

樊梨香和劉璋都皺眉,一旁的官員道:「明顯畏罪潛逃了,這些人害死退役士兵性命,人人該殺,曲武,你作為包工商,同樣有推卸不掉的責任。」

「我……」這些工人和管事走了,又是樊梨香這個有名的愛民將軍管事,樊梨香可是出名的心狠手辣,曲武已經想到自己的下場,好像力氣都瞬間被抽走了一樣,渾身一軟。

可是馬上振作,連忙對樊梨香道:「樊將軍,賬馬上就來,那裡面記錄了我們曲家工地的出賬入賬,建築材料購買和發放。

我們曲家為了承包的工程,絕對是足量買進了建築材料,足量發放到各個工地,招收那些需要技術的工人,也是認真挑選過的,開了高額的報酬。

這些在賬上都有體現。」

這時曲武看到有人抱了一疊賬過來,立即招了招手。

樊梨香一揮手,劉敏上前,劉敏和蔣琬齊名,雖然才上比不了蔣琬,但是賬還是能分析的,幾個賬房連忙給劉敏翻閱。

沒等查出結果,一旁的官員道:「曲武,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恐怕不是基賬就能洗清嫌疑的吧?

要知道這賬可是能造假的。」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966章一統天下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968章多此一舉(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