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955章面子那麼重要嗎?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9日 22:29 [字數] 448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自己都中毒了,那人跑到哪裡去了?

拉提亞這才發現,剛才那麼難堪,只是因為劉璋已經在房裡,自己沒有逃走,不止是因為能接受,卻沒發現,自己心底竟然有些渴望,或許這次誤打誤撞中毒,可以捅破最後一層窗戶紙,自己以後就不用糾結了。

天生要強的性格,讓拉提亞不能主動開口,可是那男人,抱也抱了,親也親了,就是不說話,說了娶自己,那麼敷衍,竟然說和孫尚香徐昭雪兩個人一起娶,豈有此理埃

最可恨的是回絕一次以後就沒影了

拉提亞心裡氣,可是也不能說出來,拉提亞覺得那不是太便宜那人了,所以熬到現在,可是最終拉提亞還是覺得苦的是自己,甚至心底有些驚慌。

自己現在還能留在劉璋身邊,如果劉璋稱帝了,那自己還能留在他身邊嗎?

正是因為川軍即將一統帶給拉提亞的危機感,所以才會把玩那個藥瓶,在勸著關銀屏接過那個藥瓶時,拉提亞明顯感覺到心裡空了一塊。

而聽到關銀屏失敗以後,自己竟然還有些高興。

拉提亞現在才覺得,自己應該珍惜這次意外的機會,這不是最不尷尬的破解方式嗎?

可是,那個人怎麼就突然不見了。

熱浪侵襲,拉提亞看著空空的床,只恨不得一拳將劉璋打扁,可是就在這時,拉提亞突然感覺胸口一陣異樣的觸覺,一隻粗糙的大手竟然伸了進去,大吃一驚。

回頭一看,不知何時,劉璋已經站在了自己身後。從後面一把抱住了自己,當那手從敞開的衣服伸進去,摸到峰巒的尖端時,拉提亞忽然渾身一震,在灼熱的熱浪侵襲下,腦袋轟的炸開了。

「你,放手……不要啦……」

拉提亞開始掙扎,可是渾身都充滿渴望,彷彿一團火一樣。如何抗拒得了,勉力推拒的手變成了欲拒還迎,反而挑動劉璋的慾火,撫摸到胸前的手更加用力起來。

拉提亞已經煎熬許久,剛才看到床上空空如也。心中一種空曠的感覺涌過,這時突然被填滿,那大力的撫愛彷彿更適合拉提亞需要一般,只推了幾下,彷彿全身都融化了,軟綿綿靠上了劉璋的身。

就在這時,後面的劉璋帶著酒醉的語氣出聲:「月英。」

本來已經完全陷進去了。打算就這樣沉淪了才好的拉提亞,一下子睜開眼來。

剛才劉璋被黃月英扶進來,一直是挨著黃月英的,黃月英的印象和觸感一直留著。隨著半醒半醉地被黃月英放到床上,一下子那種感覺不見了。

醉意朦朧的劉璋感覺到不對,眯著眼尋找,看到了拉提亞眼睛霧蒙蒙的也看不真切。只以為是黃月英,反而只看到了拉提亞胸前的白膩。

拉提亞忍耐慾火。從喉間刻意壓制的呻吟太勾引人了,劉璋情不自禁地就走了過來,眼中只有拉提亞胸前的誘人部位。

這時抱著渾身女香的玉體,感受著彷彿將手心都融化的觸覺,劉璋再也不願恢復理智,就算是明日被黃月英罵一頓也不顧了,反正兩人名分已定。

可是拉提亞聽到「月英」兩個字,腦中理智回復了一點,身體中產生出一點力量一下子站起來,就要掙脫,卻沒想到就在這時,身後的劉璋手在膝蓋彎一折,一手托住拉提亞貼著薄衣的火熱粉背,將拉提亞攔腰抱了起來。

「哎呀,壞人,放我下來。」

拉提亞拳打腳踢著,突然感覺身子一輕,果然被放了下來,身材顯得嬌小玲瓏的拉提亞被粗暴地扔到床上,還沒來得及爬起來,突然感覺整個人被壓住,粉色的嘴唇一下子被覆蓋。

「別把那個伸進來啊,好臟。」

拉提亞突然感覺有異物入侵口腔,趕忙逼近牙關,突然「氨的一聲輕叫,劉璋整個壓在拉提亞身上,衣服已經半裸,一隻手箍住拉提亞纖腰,一隻手解開拉提亞腰帶滑了進去。

那女兒家最隱秘的部位,第一次被觸摸,還是身中烈度的情況下,拉提亞好不容易恢復的理智一下子一散而空,牙關一松,任那異物進入。

慾火焚身的拉提亞,在最後一絲清明時,只覺得自己好苦,自己的毒藥用在自己身上就算了,竟然還成了其他男人的替代品。

可是也就保存了這最後一瞬間的理智,在劉璋的強烈攻勢和內火煎熬下,拉提亞開始本能地回應,玉體如蛇一般伸縮著,微微弓起身子,好像讓劉璋更好動作,口中香舌不知何時探了出去。

在迷濛中發出一聲誘人的輕啼,不知何時下體一陣痛楚傳來,拉提亞一滴清淚滑落,卻並不是多麼痛苦,或者只是一個女兒家本能反應。

月上中天,拉提亞藥性退了,迷迷茫茫的醒來,發現自己被劉璋緊緊抱著,身子完全貼在劉璋身上,沒有一絲縫隙。

拉提亞還記得之前發生的事,又羞又怒,幽怨地看了劉璋一眼,心裡想著,已經這樣了,還能怎麼樣,只怪自己命苦,竟然做了別人的替代品,早知道就不弄那烈葯了,害人終害己,拉提亞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想到種種委屈,拉提亞現在真恨不得殺了面前的人,只是一個女兒家都這樣了,除了認命還能怎麼辦。

黃月英都知道那葯是自己的,要是明日劉璋來個翻臉不認人,還指責自己下藥,那自己哭的地方都沒有。

「這對姦夫淫婦。」拉提亞心裡罵著劉璋和黃月英,可是突然看清了現在的狀態,好像淫婦不是黃月英啊,要不是昨夜自己……就算劉璋酒醉,也不會那樣。

拉提亞這才發現自己竟然還有衣服在身上,更加羞憤怨懟,這傢伙,竟然衣服都沒脫完就把人家那樣了。要是醒來被他發現,被取笑的還是自己。

哪怕渾身發軟,下體疼痛,拉提亞也想勉力掙紮起來,不是穿衣服,那掩耳盜鈴沒用,拉提亞只想把衣服脫了,還有衣服在身上,那才是最羞人的。

可是拉提亞剛剛離開劉璋的身體。突然發出一種好像粘合很久用力分開的聲音,兩人渾身都是汗濕的,拉提亞一下子分開,傳來這聲音,拉提亞的臉一下子通紅。

「還好。沒有醒過來。」

現在的拉提亞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劉璋醒過來,只想著脫了衣服,再小心偎在劉璋懷裡,就當自己什麼都不知情,明天起來就不睜眼,當鴕鳥裝傻,總能混過去的。

這一聲響。拉提亞不止羞意大盛,也嚇了一跳,仔細觀察劉璋半響,見他沒有醒過來。這才鬆了口氣。

拉提亞忽然心裡幽怨起來,明明是自己被佔便宜了,為什麼自己還要膽戰心驚?

不過現在不是想那麼多的時候,拉提亞只想趕緊脫了衣服裝睡。可是拉提亞剛剛接觸到黏在肌膚上的裙擺,從原本已經滑到雪白小臂的衣衫抽出手來。忽然,劉璋睜開了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拉提亞瞬間呆住了,這個時候拉提亞兩條玉腿還在被窩中,身子半坐在床上,外衣不見了,內衣上領一邊滑到小臂,一邊自己的玉臂一絲不掛,明顯是剛剛從內衣袖口抽出來。

這姿勢,好像是自己正在寬衣解帶,準備俯身相就一般,拉提亞俏臉剛剛褪去的紅暈,一點點的爬上來。

發覺劉璋目光的落點從自己臉上向下,停留了一會,再向下,拉提亞突然「氨的一聲大叫,將被子全部扯了過來,包裹住全身。

可是這樣,劉璋又赤條條的躺床上了,拉提亞將劉璋看了個一清二楚,再次「氨的一聲輕叫。

劉璋睡了半夜酒醒了一點,可是爬起來就看到一副姣好的身材赤裸在自己面前,而且還正在自己解衣,腦袋又懵了,這才細細打量。

這時被子被抽走,一股涼氣襲來,劉璋終於清醒了過來。

「怎麼,是你?月英呢?」

「你……」拉提亞一怒,可是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心裡只想把劉璋一腳踹下床去,然後從床上跳下去狠踩。

劉璋揉了揉太陽穴,還是想不通床上怎麼會是拉提亞,明明自己從前堂到床上,都是黃月英扶著的埃

可是現在明顯不是想這個的時候,看著捲縮在床角的拉提亞,劉璋只想到一種可能,是不是自己酒醉了,就強行把拉提亞拉到床上來了?

可是打量一下周圍,這明明是黃月英房間啊,拉提亞跑這裡來幹什麼?

想了一會想不通,劉璋爬起來,略有些歉意對拉提亞道:「對不起啊,拉提亞姑娘,可是你能說說昨晚發生的事嗎?我喝醉了,記不清了。」畢竟拉提亞曾經救過自己的命,要是自己酒後用強,劉璋還真有些過不去。

「你先把衣服穿上。」拉提亞閉著眼睛喊了一聲。

「哦。」劉璋拿過衣服,可是還是覺得迷糊,又問道:「事情都發生了,你先說一下,讓我了解一下,如果是我對不起你,我……」

「別說了。」拉提亞只差沒哭出來,眯著眼見劉璋用衣物擋住了關鍵部位,勉強睜開眼來:「反正事情都這樣了,就算我倒霉,你又不喜歡我,明天我就回西域去。」

拉提亞只覺得心裡凄楚,發生了這樣的事,自己再也沒臉見人了,只能回去西域,還要盼著這事不要傳到莎車才好,要不然自己不能活了。

劉璋聽到拉提亞說要回西域,還以為是真的自己用強,連忙道:「誰說我不喜歡你了,很喜歡的,拉提亞,你放心,如果是我對不起你,我一定會負責的,當然,這個,也得你願意。」

把人家強暴了,再說負責的話,這簡直就是把包子鋪包子啃一口,說自己願意拿走一樣。

「我願意又怎樣,你嘴裡一直念叨著你的月英。」

「哦,是嗎?」劉璋有些印象,可是這也不能怪自己啊,本來自己一直以為就是月英嘛,可是看到拉提亞聽到自己的問話,臉蛋越來越凄楚,這才知道自己反應不對。

這個時候也不是矯情的時候,這時候越不能決斷反而麻煩,劉璋正了正色道:「好了,拉提亞,本王早說過娶你的,只是你不答應,現在本王再問你一句,你答不答應?」

「我……」拉提亞沒想到這個時候劉璋理直氣壯起來,一下子不知道怎麼回答,劉璋哪會在這種問題上等她回答,看拉提亞表情就知道事情解決了一大半。

也不穿衣了,劉璋將衣服一扔,一下子拉開被角鑽了進去,和拉提亞一起靠在牆角。

「你幹什麼。」

拉提亞立刻掙紮起來,劉璋緊緊將拉提亞抱住,拉提亞半件衣服在身,羞的無地自容,只是緊緊摟住嬌俏玉體的劉璋,感受著拉提亞身體的熱力卻挺享受。

在拉提亞耳邊道:「拉提亞,別了,事情都這樣了,別委屈自己,也別胡思亂想,我怎麼會不喜歡你,昨晚可能叫了月英的名字,但那只是因為月英把我扶到了房中,腦中一直是她埃

如果是你把我扶進房中,我肯定叫你名字,就算後面是月英頂替了你,也叫你的名字。」

「真的?」

「真的。」

「美得你。」

劉璋心裡一舒,終於鬆了口氣,看來女孩子還得用哄的。

「好了,我們睡吧,靠在牆上,後背有點涼埃」

在劉璋的操控下,拉提亞終於褪掉了衣服,拉提亞半推半就的和劉璋一起躺倒,這次沒了藥力,拉提亞一顆心砰砰跳起來,可是心裡感覺卻很舒心。

感覺到劉璋的手往裡用力,拉提亞順從地往劉璋懷裡靠了靠。

「你如果真的想娶我,為什麼一直不給我說。」拉提亞突然出聲道,埋在劉璋胸前的俏臉通紅,拚命壓著心中的羞意,還是將自己的不滿說了出來。

「我是大王呢,大王總得要點面子吧,哪能三番四次纏著一個女人求婚。」

「面子那麼重要嗎?」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954章那人跑哪去了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956章封爵(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