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953章誰的酒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8日 23:53 [字數] 339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折蘭英忍不住開口說了一句,折蘭英長期生活草原,以前要強的她,喜歡獨立的她,早就已經厭倦了一個人孤身在外。

現在好不容易天下一統,折蘭英除了想陪在劉璋身邊,唯一的願望就是和家人團聚,畢竟鄴城曹植等被處決,曹丕跳海后,曹家人已經沒多少了。

現在劉璋竟然要把曹彰派那麼遠,和其他人一樣,折蘭英也覺得朝鮮半島那就是不毛之地,真的很捨不得。

「哎呀,姐姐,男兒志在四方,你別再說了,要是讓蜀王收回成命,我都不認你這姐姐了。」

曹彰聽到可以打仗,還是奪人城池,開疆拓土,聽劉璋語氣,這什麼泗沘城好像還很大,一下子興奮起來。

更何況以後還可以進攻一個國家,雖然曹彰聽都沒聽說過百濟,但是以後還有仗打,那就興奮了,立刻向劉璋拜道:「蜀王殿下,曹彰願效死命。」

「好,你擇日就前往高句麗平壤城,歸王越將軍轄制,待你得了泗沘城防衛信息,做出判斷後,再向王越將軍請兵,祝你馬到成功。」

平壤城,國內城,丸都城,是現在高句麗三座大城,本來丸都城是現在高句麗的都城,但那是因為以前的高句麗戰略重心在遼東。

現在劉璋的戰略重心明顯在南方,所以王越治軍之所,搬到了更靠近漢江的平壤城。

劉璋向曹彰舉起酒杯,曹彰興奮異常,立刻舉杯,仰頭一飲而荊

曹彰在這裡和劉璋說了許久話,其他曹家的人都不耐煩了,待曹彰一推。曹家夏侯家的將領陸續跟上,後面一些其他中低級武將看到關家馬家曹家夏侯家都去了,也不甘落後,紛紛上前敬酒。

劉璋哪裡招架得住這麼多,好厲害適時而出,大聲道:「我來代主公喝酒。」劉璋趕忙趁著這個機會吃幾口熱菜,可是腦袋已經昏昏沉沉了。

「時候差不多了,上。」拉提亞走進來,對坐在坐位上忐忑不安的關銀屏說道。

「啊?」

「啊什麼埃」拉提亞一把拿過關銀屏手上瓶子。以袖口遮掩,倒進了酒杯里,倒上一杯酒,將關銀屏推了出去。

「記得手法要快埃」

好厲害在前面為劉璋擋酒,一般的將領也沒那麼不識趣。也就跟著喝了,關銀屏沒有上去,許多將領都知道怎麼回事,美女在全世界都是有特權的嘛,好厲害當然也不會擋著關銀屏。

關銀屏過去時,猶豫了半響,直到看到黃月英對劉璋說話。吸引了劉璋注意,才走過去。

「主公,我突然記起,你剛才說冊封我為燕王。有兩個目的,一個是為了掩飾幽州和北平的建設,以定都北平,還有一個目的是什麼?」

劉璋正要回答。忽然看到關銀屏坐到了自己旁邊,兩個酒杯放在了一起。劉璋不喜歡搞特殊化,自己用的酒杯和所有人的都一樣。

關銀屏看到了劉璋酒杯里酒的分量,刻意將自己酒杯的酒倒出一些,水平面差不多的樣子,現在放在一起,真是雌雄莫辯。

「哦,銀屏將軍,你來了,恩,不管如何,本王都該與銀屏將軍喝一杯。」劉璋說著還湊近關銀屏耳邊輕聲道:「如今天下一統,正是最可能驕傲自滿的時刻,銀屏可要隨時提醒本王,莫要得意忘形。」

關銀屏耳根一紅,劉璋喝太多酒了,二暈二暈的,根本不知道他的嘴距離關銀屏多近,潮濕的氣體幾乎讓關銀屏耳邊的肌膚濕潤了,還滿嘴酒氣,從關銀屏各個毛孔進來,關銀屏感覺好像被劉璋親到了一樣,內心更加慌亂了。

在劉璋去拿酒杯的時候,關銀屏終於記起了自己來幹嘛,一下子拿起了兩隻酒杯,第一次做這種事,心都快跳出來了,不滿的酒也跟著灑了一些。

「蜀王,銀屏敬你一杯酒。」關銀屏將一個酒杯遞到劉璋面前。

「哦,銀屏,你拿錯了,這杯酒才是我的。」

關銀屏的酒到了劉璋面前,劉璋突然指著關銀屏另一隻手上的酒,笑了笑說道。

「啊?」關銀屏一下子愣住了,看了看兩隻酒杯,沒道理啊,兩隻酒杯一模一樣,也不像有什麼暗記,酒的滿度也差不多,劉璋怎麼會一下子認出自己的酒?

「蜀王,這杯才是你的。」現在不是敬不敬酒的問題,要是換了酒杯,那自己就得喝那杯下藥的了,天知道會發生什麼結果,關銀屏一想到某個場景,自己饑渴難耐……關銀屏打了個寒顫,以後還見不見人了。

「不,那杯才是我的。」劉璋堅持。

「你。你有什麼證據。」關銀屏急了。

黃月英突然注意過來,發覺有些不對,只向劉璋的酒杯瞟了一眼,立刻皺了皺眉,一般人肯定看不出兩杯酒的不同,因為拉提亞的葯幾乎無色無味。

可是黃月英從小和師傅分辨毒藥,細微的差別也逃不過她的眼睛,雖然拉提亞的葯無色無味,但是畢竟和酒不同,混合後會有很小的差異。

這種差異平常人看不出來,黃月英卻能分辨,不知道關銀屏酒里混了什麼東西,還非要給劉璋喝,黃月英心裡一擰,但是她不會相信關銀屏會害劉璋。

黃月英笑了一下,順手拿過關銀屏手上的酒杯,笑道:「我來分辨一下。」

黃月英拿到手上,微微一聞,立刻知道下了什麼葯,看著關銀屏不著痕的一笑,看的關銀屏毛毛的。

關銀屏明顯感覺到黃月英看出來了,不但心裡忐忑,臉也紅成了蘋果,被人知道給男人下春藥,這……關銀屏只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就在關銀屏以為計劃失敗,就要快速溜走,有多遠跑多遠時,黃月英拿著兩杯酒,裝模作樣看了一眼,將關銀屏的酒杯遞給劉璋道:「主公,這杯酒是你的。」

「咦。」關銀屏內心驚訝,黃月英明明看出來了,為什麼還把自己那杯酒遞給了劉璋?

「不,這杯不是我的,那杯才是我的。」劉璋腦袋漲漲的,手指一搖一晃地指著自己的那杯酒,堅決不要黃月英手上這杯。

這下,黃月英和關銀屏都震驚了,黃月英想不通的是,劉璋為什麼能發現,照道理,劉璋是看不出來這種差別的埃

關銀屏這下更是羞慚了,她心中只是想到,黃月英都看出來了,劉璋這麼拒絕,肯定也看出來了,連劉璋都看出來了,關銀屏真是不想活了。

劉璋從黃月英手裡拿過自己的酒杯,對關銀屏道:「對銀屏將軍,就不講其他禮節了,本王先幹了。」

一口就將酒喝了,然後拿過黃月英手上另一杯酒,遞給關銀屏,「銀屏將軍,該你了。」

「哎呀。」關銀屏只以為劉璋看出來了,現在竟然還要自己喝下,羞的眼睛都不敢看人,騰地站起來逃也似的跑了。

劉璋看著關銀屏跑出去,疑惑地放下酒杯,「怎麼回事?連酒都不陪本王喝一杯,太不給面子了吧。」

劉璋哪裡有黃月英那麼好眼力,能發現加藥的酒和無葯的酒顏色區別,他壓根什麼也沒看出來,能認出自己的酒杯,完全是其他原因。

劉璋可不像那些五大三粗的武將,酒量那麼好,可是作為主公,喝酒是免不了的,特別是遇到喜事,那更是被灌的一個。

劉璋又是個要面子的人,可不能在武將面前喝趴下,於是專門讓人秘密研製了一種酒,和一般酒看起來一模一樣,卻度數很低,千杯不醉。

由近衛專門負責倒酒。

酒味差不多,一般人聞不出來,就算是黃月英,因為經常和劉璋一起,也以為劉璋喝的酒和別人一樣,實際上根本不一樣。

要不然劉璋喝這麼多酒,早就醉倒了,哪現在還能睜眼說話。

「怎麼樣,怎麼樣?」

關銀屏跑出了大堂,一出來,就被拉提亞堵了,連聲直問,關銀屏靠在牆上,胸脯劇烈起伏,臉上的紅暈經久不褪,過了好久才算緩過神來。

「失敗了。」

「啊?……沒關係,我們再來一次。」

「不來了,不來了,打死我也不來第二次了,這一輩子都不要來了。」關銀屏想起自己給劉璋下那種葯,竟然被黃月英和劉璋兩個人看出來,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拉提亞勸了半天,關銀屏也無動於衷,再也勸不動了,拉提亞嘟著嘴道:「真無趣。」

本來宴席開始,拉提亞就待在外面,後面也是只關心關銀屏的事,現在失敗了,只覺得百無聊賴,早知道自己就該留在後堂和黃玥等人在一起。

拉提亞向後堂走去,經過大堂時,突然被劉璋發現。

「拉提亞姑娘。」

拉提亞回過頭來:「什麼事?」

「過來。」

拉提亞本來有些不願,可是鬼使神差的又走過去了,坐下后冷冰冰地道:「什麼事?」

「剛才宴席開始沒多久,你就走出去了,有什麼事嗎?還是有人得罪你了?」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952章奪港口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954章那人跑哪去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