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942章你們這混亂關係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5日 09:47 [字數] 34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堂堂男兒猶自知道保護自己的女人,一個堂堂世襲家族,竟然要靠一個女子給自己謀地位,何等可悲?」

曹丕愣在原地,甄宓看向混亂的城門,那裡還在上演著踩踏殺戮,所有平時像模像樣的人,正在不斷踐踏為人的底線。

甄宓慘淡地道:「這下好了,看看我們面前這些人,他們到底是不是人?走到這一步,家族走到盡頭,我甄宓的使命也該完成了吧?

剛才甄家的人,像丟掉一頭耕牛,一架耕犁一樣丟掉了我,這就充分說明,我甄宓對他們已經沒有價值,不必再裝下去了吧?

所以。」甄宓看向曹丕:「曹子桓,我不必再對你裝下去了,很多以前不敢說不能說的話,我都可以說出來了,我現在很暢快,所以,你不用管我,你自己走吧。

像你這種,和我甄宓一樣噁心一樣賤的人,我寧願死在川軍刀下,死在萬人坑中,也比跟你臭味相投的逃跑好。」

甄宓說完轉身,向城中走去,曹丕愣在原地,過了幾秒鐘,一把上前拉住甄宓:「跟我走。」

不管甄宓同不同意,曹丕將甄宓拽進了馬車,立刻又找到幾個武將,大聲道:「廢話本王不多說了,現在這樣,等川軍騎兵到了,我們出不去。

幾位將軍,如果你們這時候還要管什麼家族,就當我曹丕沒說過話,一起死了算了,如果理智,我們率兵殺出去。」

「率兵殺出去?」

幾位武將一驚,他們都是世家出來的武將,從來沒想過會有一天去殺世族的人,在他們根深蒂固的理念中。那簡直是大逆不道的。

可是這個時候死亡就在眼前,如果川軍騎兵到達東城門,他們一個也跑不了,死亡迫近,什麼綱常禮法都是虛幻的,幾個武將只短暫猶豫,狠狠點頭。

曹丕率領幾位武將的軍隊,向城門口殺去,不管是什麼官員。不管是哪個家族,不管是族長還是普通族人,不管男女老少,刀槍劍戟湧向城門。

「埃」

「不要,我是陳家族長。我……埃」

城門口一片慘嚎,血流遍地,軍隊在砍殺中強行分開一條血路,淌著無數世族人的屍體,曹丕帶著馬車向東城門外逃出。

後面驚魂未定的世家人和官員,這時才反應過來,跟在曹丕屁股後面。匆忙向逃竄。

……

大火將鄴城王宮化為灰燼,折蘭英,夏侯淵,曹彰。率著兵馬姍姍來遲。

因為民變,許多被世族監視的夏侯家,曹家,荀家人。以及張頜,張遼。田豫等大將,湍士兵親屬,大多被救出來。

但是,唯獨曹家核心,曹植,卞夫人,還有曹操這些被直接軟禁的,被世族全部處決,只留下了面前這堆灰燼。

雖然早有預料,不是那麼容易能救出曹操,可是看到這一幕,折蘭英,曹彰還是忍不住,在灰燼外跪了下來。

「父親,曹彰,來遲了。」曹彰看著面前被風吹起的灰渣,粗豪的面龐上全是悲傷和痛悔。

「父親,都是折蘭害了你,如果不是折蘭……你不應該是這樣的結果。」

折蘭英不斷流淚,心痛如絞,對著前方磕起頭來,粉嫩的額頭重重地磕在地上,發出「砰砰」的聲音。

夏侯淵阿科,急忙上前拉住折蘭英,曹彰大聲道:「姐姐,不是你的錯,就算你不勸父親投降,魏軍也終究會敗。

只怪曹丕那個畜生,不但殺了曹仁叔叔,背叛父親,竟然下令燒死父親,還處決曹家那麼多人,喪心病狂,如果被我抓到這個畜生,我一定將他碎屍萬段,以慰父親在天之靈。」

折蘭英派出大股騎兵追擊逃跑的世族,整頓鄴城,安撫民心。

壺關守將郝昭聽說鄴城失陷,魏軍慘敗,萬念俱灰,自刎而死。十萬軍隊原本就是曹彰舊部,全部投降川軍。

黃河防線二十萬魏軍,被後面張任軍,前面王雙,黃忠騎兵夾擊,走投無路之下,發生大規模兵變,原來那些被害安插的大量世族武將全部被殺,剩下的軍隊向川軍投降。

劉璋的率著大軍從信都趕到鄴城,沒廢一兵一卒,佔領冀州州治。

曹丕帶著世族逃亡后,冀州再無反抗之力,世族被百姓和魏軍自己清洗一空,張遼,張頜,徐晃順利接收整個冀州。

劉璋部署了冀州的安撫工作,統和軍隊后,來到折蘭英的房間。

自從下令了追擊曹丕,安撫鄴城,曹彰帶兵追了出去,折蘭英再也沒出來過,只一個人待在房中。

當劉璋推門進來,折蘭英本能地站起來向劉璋行禮,劉璋一把攔住,還沒說話,折蘭英已經撲進了劉璋懷中。

「夫君,折蘭好傷心,努力了這麼多,結果父親還是……曹丕為什麼能那麼狠心。」

折蘭英在劉璋懷裡泣不成聲。

「如果,如果不是折蘭,父親肯定不會這樣的,小時候,父親有什麼囑咐,折蘭都不當回事,後來父親要折蘭成婚,折蘭也逃過婚,一直不回家,而這次,竟然害得……折蘭對不起父親。」

折蘭英緊緊抱著劉璋,身體顫抖,淚水滾滾落下,將劉璋肩膀打的透濕。

「折蘭,如果你這樣說,還不如說都是為夫的錯,如果你不是為了我,怎麼會做這些,鄴城政變不會有,後來的所有事都不會發生,你沒有對不起父親,是我劉璋對不起岳丈。」

「夫君,不要這麼說,你沒有錯。」折蘭英急忙道,可是突然感覺劉璋反應有點不對,疑惑地抬頭。

這時一串爽朗的笑聲傳來。

「哈哈哈。」

一個頭髮鬢白的魁梧漢子和一名年輕的美麗女子攜手走進來,劉璋和折蘭英分開,站在一旁微笑。

折蘭英看著兩人,一下子愣住了,半響才說出一句話:「父……親,靈雎姑娘……」

「三丫頭。」曹操向劉璋拜了一禮,劉璋連忙回了一禮,雖然自己是蜀王,曹操不再是魏王,可是私底下受岳父的禮可不好。

曹操轉向折蘭英,忽然板起臉來:「你剛才說的什麼話呢?什麼叫都是你的錯?你以為你當初不勸為父投降,為父就能敵得過你夫君了?

那時候我曹操還能勉強做做蜀王的絆腳石,可是這次大戰,你夫君的軍隊攻打異族軍隊,如狂風掃落葉,這樣的軍威,你父親還不是戰敗身死?會有好結果嗎?

那還弄得個戰敗下場,至少現在,我曹操不是敗在你夫君手上啊,本來魏王敗在蜀王手上也不丟臉,可是岳丈敗在女婿手上,臉可丟大了。

更何況你不知道,在你勸降為父之前,郭嘉郭奉孝已經和為父商議過了,下河套就是最後一戰,戰敗就投降,要不然以為父性格,你一封信能打動為父嗎?

只可惜了奉孝埃」

曹操嘆息一聲,郭嘉一年前病死,雖是壽元已盡,可是何嘗不是因為鄴城政變,劉璋也露出惋惜之色,郭嘉,向來是自己推崇的人物,如果在世,將是大漢一股肱。

「這,怎麼回事?」折蘭英半響還沒反應過來,看著曹操和靈雎,只覺得不太真實。突然轉向劉璋道:「夫君,是你救出父親的嗎?」

「你高估你夫君的本事了。」劉璋說道。

一旁的靈雎笑著說道:「三姑娘,當時大火漫天,本來我和你父親也以為必死,可是就在大火蔓延,不能視物之時,我們站身的地方突然塌陷。

你二哥曹丕的侍衛史阿,正在下面接應我們,塌陷的地方正有一條通往城外的地道,據史阿說,這是公子曹丕半年前就開始挖掘的。」

「你二哥算是一時色迷心竅,良心還算沒有完全泯滅。」曹操板著臉說了一句,不過從表情就看出來,因為曹丕的幡然悔悟,還是有一點老懷安慰。

「只是四弟,還有母親他們……」折蘭英忽然想起被直接處決的曹植和卞夫人等人,那種時候,曹丕也最多能用地道救走一個人,而其他親人……

曹操嘆息一聲,靈雎微低著頭。

這時外面來了幾個人。

「父親。」

「靈雎。」

曹沖和貂蟬關銀屏等人走了進來,從川軍發起總攻開始,曹沖就記掛父親,向得到劉循允許后,前來鄴城。

而貂蟬常年與女兒分居兩地,因為魏軍川軍分屬敵對,女兒又不肯離開曹操,久久不得相見,現在魏軍就要滅了,貂蟬怎麼能放下心,與曹沖一起趕了過來。

到了并州后,由大將關銀屏護著到了鄴城。

貂蟬緊緊將靈雎摟在懷裡,曹沖看到父親還活著也很高興,黃月英從這家人一旁繞到劉璋旁邊,在劉璋耳邊小聲道:

「這下亂套了吧,你的妻子是曹操女兒,銀屏和你關係你也不要否認,可是銀屏和靈雎是姐妹,靈雎是曹操妻子,唉,我腦袋想不出來你們是啥關係了。」

黃月英緩緩搖頭,露出很無奈的神情,瞬間,劉璋的腦袋也大了一圈。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941章洛神之痛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943章改造北平(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