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921章長公主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8日 23:26 [字數] 339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周不疑提起一顆棋子,走到一個位置,「不用下了,你無論出哪一步,我都將死你了。」

周不疑說完和曹沖離開,留下劉循一臉沮喪。

曹沖回頭看了一眼還坐在棋盤旁邊的劉循,突然有些感悟,無可否認,就根據自己這短時間的觀察,劉康比劉循聰明多了。

可是不知為什麼,曹沖對劉循的感覺比劉康好的多,似乎也明白了周不疑為什麼一直跟在劉循身邊,為什麼下這麼大力氣拉自己。

曹沖雖然好學,可是周不疑的目的他心裡再清楚不過,只是周不疑這個計策是陽謀,他不可能不上當。

……

「主公,曹沖和周不疑一起去了他的住處。」劉璋正在書房批閱冊子,一名士兵前來稟報。

劉璋微微點頭,沒有說什麼。

第二天,劉璋帶著人去視察了長安的工匠坊和作坊,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第一批藤甲已經最後一次晾曬,複合弓大量出產,黃月英射擊的各種弩箭,除了只能用於防守的十發弩,其他弩箭都在大批量生產。

劉璋大概對生產進度有了個了解,傍晚回到府中,門口小將對劉璋道:「主公,徐昭雪姑娘到訪,現在正和蕭夫人在書房等你。」

「昭雪?」劉璋一皺眉,看向旁邊的黃月英,皺眉道:「是那事吧?」

「應該不會有別的。」黃月英回道。說完看著劉璋,微微笑道:「主公還是不能對徐家的事下定決心嗎?」

雖然黃月英不覺得徐家組船隊去倭奴國,對大漢有什麼壞處,但是也知道劉璋既然顧忌這個,肯定有他顧忌的道理。

「忘了想。」自從上次見了徐昭雪,劉璋也想過怎麼去避免倭奴國在徐家傳入文明后變得強大。但是根本沒想出來,事實就是,只要徐家這個術士家族去了,許多技術文化肯定傳進去,比文成公主入吐蕃影響大得多。

可是又不好直接拒絕,徐家要去倭奴國,是整個家族的決定,自己毫無理由的強壓,恐怕不是太好。

陷入兩難的劉璋。索性就沒再想這個問題,沒想到徐昭雪這麼快又回來了,難道徐家答應了自己的條件嗎?

「徐姑娘來的時候,心情怎麼樣?」劉璋問小將道。

「特別好。」小將毫不遲疑回答:「來的時候還一蹦一跳的,和蕭夫人有說有笑的進去了。」

劉璋鬱悶地拍了一下額頭:「看來徐家真的答應了。這徐昭雪心情好,自己心情可就不好了。」

劉璋對小將道:「我突然想起還有些事,你回去告訴王后,就說本王今晚不回來了。」

劉璋說完對王緒說了一聲,騎上馬轉向另一個方向,黃月英看著劉璋離去,心裡頓時無語。「有這樣的么,為了躲一個小姑娘,連家都不回了。」

「軍師,這……」小將看向黃月英。他也感覺到劉璋就這麼離開了,有點不對。

黃月英道:「看著我幹嘛,我也困了,虎子。回家。」

黃月英沒進蜀王府,帶著自己的人離開蜀王府大門。門口頓時人走了個空,這時徐昭雪正從裡面跑出來,看到空空蕩蕩的大門,略顯疑惑。

「不是說夫君回來了嗎?人呢?」徐昭雪是聽到有人來報劉璋回來了,立刻坐不住跑了出來,可是出來一看,竟然什麼都沒看到。

「哦,這個……蜀王突然想起還有大事沒辦,就出去了。」小將只能硬著頭皮答道。

這時蕭芙蓉從後面跟上來,看到門口竟然沒人,也有些詫異。

「那什麼時候回來?你告訴夫君我來了嗎?」徐昭雪急問小將道。

「說了,卑職說了,只是蜀王說今晚應該不回來了,或許明天早上就回來了。」小將看到徐昭雪原本興奮的小臉,慢慢變得失落,額頭汗都下來了,都不明白主公和這主母鬧的哪一出,自己夾在中間難受。

「妹妹,等等吧,或許夫君真的有事,外面挺冷,我們進去吧。」蕭芙蓉過來拉了拉徐昭雪光滑的衣角。

徐昭雪心不在焉地朝府中走了幾步,忽然抬頭對蕭芙蓉道:「姐姐,是不是夫君很討厭我啊?故意避開不見我?」

看著徐昭雪楚楚可憐的眼神,蕭芙蓉笑著拍了徐昭雪的頭一下道:「胡思亂想什麼?妹妹這麼漂亮,又溫柔體貼善解人意,人見人愛,誰會討厭你埃」

「才沒有胡思亂想。」徐昭雪彷彿覺得是自己相對了,好像是對蕭芙蓉說話,又好像是自言自語道:「上次在下河套時,夫君就叫我回去再問問家人的意思,現在想起來,肯定是想把我支開。

這次我來了,明明都回府了,卻沒有進來,夫君肯定是討厭我了,連見都不想見我。」

連黃月英都想不到徐家到倭奴國的壞處,更別說徐昭雪,既然徐家去倭奴國沒壞處,相反,明明對川軍還有好處,徐昭雪肯定不會覺得是因為徐家的事讓他避而不見。

那剩下的,就只有她自己這個人了,這時的徐昭雪忽然感覺有些心慌,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蕭芙蓉看著徐昭雪的神態,有些無語,牽過徐昭雪的手道:「妹妹,你放心吧,我了解夫君,肯定不是因為你才沒回府,肯定是公事……至少你現在放寬心,先好好睡一覺,明天我幫你問問夫君,好了,別胡思亂想埃」

……

劉璋帶著親兵向皇宮行去。

蕭芙蓉是了解劉璋的,劉璋當然不會因為一個徐昭雪就不回府了,可是沒想好怎麼處理徐家的事,回到府中,除非自己將徐昭雪掃地出門,否則根本避不開這個丫頭。

到時候徐昭雪說徐家已經答應自己條件,那自己怎麼回答呢?明明當初只算是找了個借口,說徐家到了倭奴國,必須承認倭奴國是大漢領土,其實只要無法直接控制倭奴國,這對大漢沒什麼好處,不過是拖延的理由。

那自己再找個借口回拒嗎?那樣恐怕太不近情理了,徐家的人只要稍微有點腦子,都該知道自己在耍著他們玩了。

避不開,不能允許,又不能拒絕,劉璋只好不回家了。

想起被一個女子逼的家都回不了,劉璋就覺得沮喪,唉,先挨過一晚,明天就找人商量怎麼決定徐家的事,總能想出個辦法來的。

「太後娘娘,蜀王駕到。」一名宮女進門向正在梳妝的伏壽稟道,伏壽忽然感覺拿著髮釵的手一顫,接著平靜地道:「有請。」

「是。」

劉璋進殿時,伏壽已經來到了前廳,宮女上了茶后,伏壽揮揮手道:「這裡沒你們什麼事了,下去吧。」

「是。」侍候的宮女盈盈一拜,全部退了下去。

「蜀王殿下,這麼難得來見本宮埃」伏壽喝著茶道。

「我這專程來看你,你就這麼生硬地說話埃」劉璋微微笑道。

「那我還能怎麼說?」伏壽抬起眼皮白了劉璋一眼,輕輕放下茶杯,忽然劉璋伸手抓住了伏壽柔荑的小手,伏壽身體微微一顫,本能的收了一下沒收回來,就任由劉璋抓著了。

「昨天你說的很好,謝謝你了。」劉璋說道。

「我只是說我心中想說的話而已。」伏壽本來是想說的生硬一些的,可是從玉手的手背上傳來劉璋的溫度,讓伏壽心中莫名的複雜了,帶著一些幽怨。

話一出口,伏壽就覺得不對,可是說出去的話也收不回來,臉頰微微一紅。

「你來就是專門來感謝我嗎?現在感謝完了,天也不早了,本宮要就寢了。」伏壽抽回手,站了起來,掩飾了心中的慌亂。

「當然不是,我還沒看我寶貝女兒呢。」

劉璋說完也不管伏壽,直接向伏壽的睡房走去,伏壽見了想大喊,可是想到外面有人,大喊實在不好,急忙跟了進去。

「你怎麼進來了,這是本宮繡房,你這可是大不敬,誅九族的。」伏壽在劉璋後面氣道。

「我看自己的女兒,犯什麼罪?……好可愛的丫頭,看來長的像你,要是像我就麻煩了。」

伏壽聽到劉璋的話,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隨著這一笑,心思也開朗了許多,伏在搖籃的另一邊,愛憐地看著搖籃中的女兒。

一般的皇室子女,都是交給奶媽帶的,可是伏壽在偌大的皇宮,根本沒人說話,女兒就是全部的寄託,除了餵奶,其他時間都是伏壽親自帶著。

劉璋摸著女兒的臉龐,逗著道:「婉兒乖,叫父王……父王,父……王。」

婉兒將手指伸進嘴中吮吸,睜著清澈的黑眼睛直直地看著劉璋,心裡可能在想:這誰呀,咋沒見過?

「人家可是公主,還是長公主,叫什麼父王。」伏壽一邊拿開婉兒伸進嘴中的小手,一邊幽怨地說道,這次再也沒有掩飾,連劉璋都聽出來了。

「父……皇。」突然,小丫頭開口了,用稚嫩的聲音含糊地對著劉璋喊道,劉璋沒聽清楚,又教道:「叫父王。」

「父皇。」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