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914章改變策略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6日 08:49 [字數] 341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什麼?」劉璋有些反應不過來,看向黃月英,只見黃月英也是一臉疑惑。

張頜見此,將事情原委說了一遍,劉璋和黃月英大驚,黃月英皺眉道:「我們晚了一步,好厲害的司馬懿。」

「諸位將軍先起來。」劉璋轉身對趙雲道:「去試著叫關。」

「是。」趙雲率領一隊騎兵賓士向壺關之下,不一會兒折返,向劉璋稟道:「曹彰拒不開關,還說進入一箭之地,將會放箭。」

劉璋手抓著額頭,沒想到好好的事情弄成這樣,張頜急忙上前道:「請蜀王殿下千萬不要責怪三將軍,三將軍也是迫不得已。」

「沒事。」劉璋擺擺手:「我只是心裡有點不甘罷了。」

劉璋望著險峻的壺關,嘆息一聲,對黃月英道:「傳令回軍,重新制定戰略。」既然事已不可為,雖然遺憾,強求也沒用,劉璋立即下令撤軍。

大軍往回開拔,劉璋對張頜等將軍道:「諸位將軍辛苦,放心,不管能不能通過太行山,諸位將軍大名我劉璋都是如雷貫耳,回去后定量才加封。」

「多謝主公。」張頜等人一齊下拜。

「只是以後川軍必進攻河北,還請諸位將軍有準備。」

張頜等人抬起頭,明白劉璋的意思,他們一直在曹操麾下為將,這次因為家眷原因,也就他們這些人來投靠了川軍,不是他們肯定曹彰對世族的威脅就能保住家眷,而是他們絕不甘心就此被掣肘,成為叛黨爪牙。

那以後進攻河北,肯定碰到許多故舊親朋,那時候就要看自己能不能舉起戰刀了。

「主公放心。我等既然投了川軍,那就是川軍之人,但有軍令,無有不從。」

「好,劉璋得諸位將軍,也是一大快事,有諸位將軍相助,他日下河北易如反掌。」

張頜等人在後面看著劉璋,再感受川軍的軍容氣息。心中有些感嘆,他們已經好久沒有感受過這種真正軍隊的氣息了。

這種氣息的殘存記憶還是在官渡之戰,後來平定袁紹,大量雜兵加入,曹軍就慢慢變質。到後來世族軍隊加入,那更是烏煙瘴氣。

今日的曹軍早已不是當初的曹軍,當初的曹軍就好像磨刀霍霍的青年,現在的曹軍已經成了握著生鏽猜到的大爺。

「你們覺得蜀王這人怎麼樣?」李典對稱呼劉璋主公還是有些不習慣。

「和傳聞差不多,雖然看起來很內斂,可是氣勢不弱於魏王,果然不愧為將川軍一手帶起來的梟雄。」張燕說道。劉璋帶兵多年,殺伐決斷,就算不可以表現,神態舉止間也流露出上位氣息。

而這種氣息。會讓身為部下或者對手的人,深切地感受到。

「不過蜀王比魏王內斂一些,並沒有魏王那種豪放之氣,卻多了一些隨和感。」張頜說道。

「這似乎與印象中不太符埃」李典有些疑惑。轉對張道:「張將軍,你覺得呢?」

張一直沒說話。只是看著前方的趙雲,這時被李典一推,喃喃道:「看來關中之戰的敗績,再也不能挽回了。」

自從關中完敗給趙雲以後,張就每日發憤練習槍法,為的就是有朝一日擊敗趙雲這個小師弟,圓了這個夢想,哪怕最後還是死在川軍手上,張也值了。

可是現在與趙雲同殿稱臣了,那還怎麼報仇?雖然可以比武,但是張早已研究了趙雲的槍法,百鳥朝鳳多了一些花式,可是七探蛇盤槍卻是槍槍殺招,這一套槍法根本就不能拿來比武。

自己將百鳥朝鳳練的出神入化,估計趙雲是比不上的,趙雲不能用七探蛇盤槍,那比武還有什麼公平可言?

也就是永遠無法雪恥了。

投誠的張,原本有一點芥蒂,因為世族的叛亂,現在歸降川軍沒有任何不適,唯有趙雲在他心中有個疙瘩。

劉璋與黃月英回到大營,分封了歸降的曹將以後,兩人在帳中商議接下來的川軍戰略。

兩個人看著地圖,都有些氣餒,按照原計劃,現在不應該是進入鄴城了么?

就在這時,一名士兵來報:「稟報主公軍師,箕關來報,曹操小兒子曹沖,率領曹軍大將張遼夏侯淵徐晃田豫,謀士荀彧荀攸程昱,以及其他十幾名文武前來歸降,守關將領請示主公,是否接納。」

「張遼,夏侯淵,徐晃……荀彧,荀攸,程昱……」劉璋一個一個念著名字,要不是因為壺關為開,自己都要忍不住驚喜了。

其實現在想想,還真不錯,這次投降的曹將,個個都是獨當一面的大將,張遼,徐晃,張頜……哪一個不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荀彧荀攸程昱等人更不用說。

按照三國常用的一句話對這些人評價:「得之勝過十萬雄兵。」

劉璋拋開先前對壺關未下的遺憾,忽然感覺收穫還不錯,河北這些人都沒了,還能蹦躂幾天?

黃月英看出了劉璋心情,也笑了一下,對劉璋道:「主公是否覺得,這次河北沒有投降,對我們有很大好處?」

「是啊,這些謀士武將,都是萬金難求,如今批量歸降,的確是很大的好處。」劉璋道。

黃月英搖搖頭:「月英說的不是這個,我們這次可不止得了這些武將謀士,而是得到了一個完整的河北。」

「完整的河北?這河北都沒下呢。」劉璋疑惑道。

黃月英笑著道:「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如果我們直接接受了曹軍投降,主公覺得會怎麼樣?」

劉璋略微思索一下:「民心不穩,軍心不穩,世族官員不臣,將領心中不服,需要治理很長時間。」

「沒錯。」黃月英頷首道:「像現在歸附我們的武將,如果我們直接下了河北,沒一個會服氣,可是現在都歸心了。

不止如此,世族控制魏軍朝堂之後,我料定會滋養異族以對抗我們北邊的騎兵,否則他們根本守不住河北。

再加上挾持曹操,趕走曹沖,大將謀士批量出走,這麼大動靜,百姓會不知道?

而且世族要蚍蜉撼樹,對抗川軍,能不加征賦稅?

有此三點,世族控制的魏王朝堂,必然民心散失,等我們定鼎河北后,民心就是我們的。

現在曹彰雖然守著壺關,卻是迫不得已,我敢說現在就有很多人想投效我川軍,只是因為牽制不能為,如此一來,以後下了河北剷除世族,軍心不也是我們的嗎?

雖然因為世族政變,讓我們暫時接收不了河北,可是骨幹大將謀士丟失,民心軍心不穩,這樣的勢力能撐多久?

這點時間,就當是我們原本要花在治理河北上的時間。

等我們下了河北,將比現在攻下河北要穩固得多,到時候剷除世族更是民心所向,大快人心之事,我倒是覺得,現在收了河北,還不如以後攻下河北。」

劉璋聽著黃月英的話,微微點頭,的確,現在河北基本就籠罩在世族的陰雲中了,劫持主上,文武出走,為了對抗川軍壓榨百姓,滋養異族。

這麼統治下去,只會讓百姓越來越恨世族,當百姓絕望的時候,自然就想到川軍的好了,到時候說一句「解放河北」不為過吧?

「唉,就是攻下壺關,恐怕要傷我們很多士兵性命,又要耗損不知多久的糧食,一統天下也會推遲。」劉璋淡淡地說道。

「這是沒辦法的事,福兮禍所依嘛。」黃月英笑著道。

「這倒沒關係,只是。」劉璋忽然看向黃月英,一把拉住了黃月英的手,黃月英愣了一下,劉璋道:「只是又要等多久才能娶你。」

黃月英臉上微微一紅,旋即昂起下巴道:「這是天意,我可改變不了。」

「本王才不信什麼天意。」劉璋看著黃月英,燈光下秀美的臉蛋帶著微微的疲倦,再加上一點暈紅,顯得格外誘人,自從出兵,尤其是攻下罕梁城以來,劉璋一直沒有發泄過,本來還想得到了壺關再去找蕭芙蓉的。

可是現在壺關也進不去,看到曲線完美而豐盈的黃月英,現在竟然有了感覺。

劉璋一把將黃月英扯過來,在黃月英耳邊道:「月英,今晚留在帳中。」

黃月英感覺自己飽滿的胸脯被劉璋故意壓在他胸膛上,臉上更紅,旋即眼珠一轉,對劉璋輕聲道:「不行哦,今晚還要制定戰略,如果沒制定好,明天行止都沒有,白白浪費糧食呢。」

「哦。」劉璋不得不分開黃月英,現在紅苕南瓜還沒量產,又要安頓下河套,糧食可不能浪費,十萬大軍在前線無所事事,那還真成了笑話。

黃月英挨著劉璋坐下,雖然剛才抱著讓黃月英不適應,可是感覺挨著劉璋坐也很舒服,就沒有離開,拿過地圖,半靠著,開始說著戰略。

「如今曹彰十萬軍隊守壺關,我們也看到了壺關的險峻,不是一朝一夕能攻下的。

當然,現在曹軍軍心不穩,士氣下跌,我們全力進攻,壺關肯定擋不住,但那是調動大軍,與我們之前的戰略違背。」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913章白跑一趟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915章班師(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