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911章對峙(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5日 04:33 [字數] 341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徐晃夏侯淵等人都是沙場宿將,哪裡不知道現在放下武器就是任人宰割,紛紛喝止部下,士兵們重新拿起武器。

司馬徽心下大急,如果這些曹兵不放下武器,那根本無法處理,形勢隨時可以逆轉。

就在這時,司馬懿向史阿輕輕做了個手勢,史阿立刻一腳揣在曹操膝蓋彎,曹操死死咬著牙沒出聲,可是看曹操表情,周圍人都知道很痛。

周圍一片安靜,眼看那些士兵還是沒動作,史阿又是幾腳踹過去,力道很大,而且腳上穿的是硬靴,普通人一腳都挨不下來,曹操臉上斗大的汗珠落下來。

就在史阿又要踹時,忽然一個稚嫩的聲音傳來:「住手。」

曹沖從士兵中走出來,對曹丕道:「二哥,沖弟求求你,放開父王吧,你如果擔心我會繼承父親大業,我立刻可以自殺在這裡。」

曹沖說著已經拔出劍架在細嫩的脖頸上。

「沖兒不要。」

「少公子不要。」

曹操和群臣都大喊,曹沖卻只是含著淚光看著曹丕。

曹丕不看曹沖,決絕道:「沖弟,你一直很尊敬我這個二哥,二哥對你也沒惡感,可是你能自殺,你能讓曹植曹彰也自殺嗎?」

曹植獃獃地看著曹丕,臉上露出恐懼。

曹丕搖搖頭:「沖弟,你那麼聰明,難道不明白,現在事情都這個地步了,二哥已經不能回頭了。

沖弟,你那麼聰明,相信二哥,相信二哥的選擇,投降川軍我們都是死路一條。世族不會拉下我們曹家的,他們只能擁戴我們曹家,只要過了今天,一切都會好的,相信二哥。」

「二哥,你自己相信你自己嗎?」曹沖問曹丕,曹丕卻不再回答,過了良久,沉下聲音道:「叫他們立刻放下兵器。否則,否則……沖弟,你知道二哥沒有回頭路,只能玉石俱焚了。」

史阿應聲將劍在曹操脖頸上劃過一道血口,曹沖大喊:「不要。」

曹沖舉著雙手讓史阿停止。對曹軍將士大聲喊道:「放下兵器。」

「不可啊,少公子。」張遼徐晃田豫夏侯淵等人一齊勸阻。

「你們沒看他們要殺父親了嗎?」曹沖大喊道,曹沖文武兼備,智慧超群,可是政治卻是他的短板,幾乎是絲毫不懂政治,而且最致命的是曹沖對情感眷顧。往往在情感面前,曹沖沒有任何抵抗力。

也因為如此,曹沖和幾個兄長的關係都不錯,而且幾個兄長。政治敏感的曹丕,武藝超群蔑視一切的曹彰,文采出眾持才傲物的曹植,雖然這三兄弟彼此矛盾很深。可是對這個小弟印象都還好,因為那種真心是他們都能感受到的。

所以曹沖當初在設計世族時。計劃可謂天衣無縫,唯獨沒有給自己半點好處,到現在為止,曹沖也沒在朝中培養半個親信,哪怕他已經得到父親垂愛。

也許是年齡的關係,曹沖無論智慧多高,對父親曹操很依賴,在曹衝心里,親人是一切的,無論怎樣發揮智謀,都是為了家庭。

這時看到曹操被脅迫,還會被殺,曹沖一下子就急了。

「少公子。」張遼大聲道:「如果我們現在棄械投降,我們就毫無憑仗,到時候只能任這群暴民叛賊宰割啊,你沒聽到司馬老兒剛才的話嗎?我們放下兵器都得死。」

「是啊,少公子,他們不敢殺主公的,他們還要靠主公統治河北,主公死了,他們也會亂,川軍就會打進來,他們就完了。」徐晃大聲說道。

「川軍打進來他們是完了,可是父王會先死的,如果我們不妥協,他們左右是死,一定會殺了父王的。」

曹沖粉嫩的臉頰上流著淚,竭斯底里大喊道:「放下兵器。」

張遼等人無法反駁曹沖,現在世族肯定知道并州曹彰那邊也有變故,如果僵持下去,川軍就要進入太行山了,世族左右是死,肯定玉石俱焚。

張遼等人只是說著不要,卻不能說出理由。

士兵彷徨無措,拿不定主意,曹沖大聲喊道:「我叫你們放下兵器,這是兵符,難道你們要違抗軍令嗎?」

曹沖舉起了兵符,士兵終於不能再聽張遼等人的,就要放下兵器,突然曹操斷喝一聲:「兵符有我大嗎?我現在命令你們,不但不能放下兵器,還要戰鬥,戰鬥,殺光這些人。」

眼看士兵又猶豫起來,史阿再次一腳踢在曹操膝蓋彎上,同時頸上的劍割的更深,曹操卻不管不顧,拼著全力大聲道:「我現在正式傳位於少子曹沖,領魏王,沖兒,立刻下令殺人,不用管父王,向叛黨妥協,你就和曹丕那個畜生一樣,忤逆不孝,快下令。」

「父親。」曹沖悲戚地喊了一聲。

眼看曹沖竟然鬆動,世族等大急,司馬懿也睜開眼睛,終於忍不住出列,對曹沖道:「少公子,冷靜聽我說幾句話,再決定行止保你不後悔。」

「司馬懿你這個老狐狸,沖兒,不必聽他廢話。」曹操大聲道。

司馬懿不理曹操,對曹沖道:「少公子,司馬懿只是要跟你做一筆交易,保證少公子不會虧。

我們雙方各退一步,少公子立刻帶兵出城,除了曹家的人外,其餘人都可以帶走,我們也放行。

少公子,請你放心,雖然我們世家很多人心口不一,但是我司馬懿絕對是一諾千金,我向你保證我們不會殺魏王,也不會殺其他曹家人。

如此一來,你的安全,忠心於魏王的將領文人的安全,還有這些士兵的安全,都得到了保證,魏王和曹家人也不會有性命之憂,這不是皆大歡喜嗎?」

「歡喜個屁。」夏侯淵大怒。

司馬懿笑笑道:「當然,少公子也可以選擇不與司馬懿做這個交易,如果僵持下去,相信很快川軍就要入境了,那時候我們世家一個也跑不掉。

我們世家跑不掉,那在這之前,肯定得先殺了魏王,這是沒有辦法的事,雖然司馬懿覺得徒勞無益,可是你知道,我們世家很多人可是很小心眼的,喜歡拉人陪葬。」

司馬徽和諸葛慈聽到司馬懿的話,都有些不滿,可是看曹沖有些意動,心中也不想玉石俱焚,要是再僵持生變,那可就是天塌地陷了。

司馬徽立刻道:「少公子,我以司馬家族老的身份向你保證,司馬懿說的話我們都會照做。」

「我們諸葛家也做此保證。」

「甄家也願做保證。」

一個個族長族老站出來,他們可不想死。

「為什麼不能帶走曹家的人?」曹沖疑惑問道。

「沖兒,你平日聰慧被狗吃了嗎?」曹操聽到曹沖這樣說,立刻怒了。

司馬徽諸葛慈等人聽到曹沖讓步,都露出喜色,司馬徽搖搖頭道:「少公子,你走一個已經不錯了,曹家的人都走了,對我們很不利。

少公子放心,我們不過是給自己多一點保護,絕不會傷害這些曹家人,供奉一律不會短缺,就像……就像當初魏王對天子一樣。」

曹沖沉默著,過了良久,突然跪下來,向曹操拜了三拜:「父王,對不起,沖兒不能看著你死。」

「沖兒……」曹操咬著牙。

「撤兵。」曹沖舉著虎符,對士兵大聲喊道,士兵紛紛向曹沖靠過去,他們也是不願放下兵器的,特別是那些將領,他們都是跟隨張遼徐晃的親信,如果投降了,世族會怎麼對待吧他們?

「不,我不走。」夏侯淵大喊一聲。

「我也不走。」

「我不走。」

「我要留在主公身邊。」

徐晃等將領,還有幾個文官紛紛出言,張遼捏緊拳頭,緩緩鬆開,對徐晃夏侯淵道:「公明,妙才,事已不可為,我們走吧,我們出去了,還可以想辦法,如果我們都落在世族手上,以後怎麼救主公出來?」

曹衝決定撤兵,其他文武留在這裡根本毫無用處,只能是全部死在這裡,這正合了世族的意願。

「奉孝,走吧,我們一定會回來的。」荀彧對郭嘉說道。

郭嘉一動不動,荀攸拉了一下,忽然郭嘉不斷咳嗽起來,越來越急,越來越劇烈,臉跟著變色,一下子倒地不起。

「奉孝,奉孝,你怎麼了?」荀彧荀攸程昱等人一齊圍過來。

「我……咳咳……我……對不起……主公……」郭嘉掙扎著說著,計劃出自郭嘉之首,而現在弄到這個地步,只因為自己不慎,郭嘉怎麼能不自責。

郭嘉本來就有病,少年時期就重病纏身,後來是靠丹藥維持,可是丹藥裡面的毒素也越積累越多,本就壽命不長。

後來郭嘉因為想見證川軍的崛起,迫切想活下去,刻意斷了丹藥,只是用意志壓制著病況。

這次下河套大敗,曹操決定投降,郭嘉終於鬆了口氣,料想自己在川軍定鼎河北時,就是自己歸天之時,可是那樣自己也甘心了,至少看到了川軍問鼎。

可是現在,自己弄成了這幅樣子,郭嘉如何能不自責。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910章禍起蕭牆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912章曹彰憤怒(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