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909章異變突起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4日 23:00 [字數] 451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司馬徽對曹操的眼光毫無畏懼,抬起頭正聲道:「為大漢獻身。」那種不畏強權的語氣,瞬間讓後面的人都士氣提升。

「抗川蠻,保大漢。」後面的人大聲喊道。

「你們要造反嗎?」曹丕厲聲道,憤怒地看著司馬徽等人。

「如果公子一定要這麼說,雖然曲解我等好意,但我們也只有承認了。」司馬徽說道。

這句話就等於攤牌了,王府士兵全部將長矛對準了亂民,而就在同時,世族身後的人也紛紛拔刀。

司馬徽看著王府衛隊,早已經胸有成竹,這次鄴城各部世族控制的軍隊彙集,加上各院各府家丁私兵,總共有三千多人,王府衛隊一共才幾百人,絕對擋不住攻擊,只要控制曹操,大事可定。

「諸位。」司馬徽大喊一聲:「曹操棄大漢於不顧,縱容川蠻,我等迫不得已,揭竿起義,殺。」

「殺。」暴民提著各種各樣的武器湧入王府,與王府衛隊交戰。

這支王府衛隊早已不是當年的虎衛軍,只是挑選的軍中強壯之人擔任,這一年多由於世族湧入,為了不讓世族的人覺得不公,曹操不能太注重自己的私人衛隊,這支衛隊也僅僅是比一般不對強一點而已。

人數上的巨大劣勢,讓王府衛隊步步敗退。

「魏王,我們沒有惡意,你讓士兵放下武器,我們不再進攻,免傷人命。」

「降者不殺。」

暴民喊著各種口號,大批殺進了府院之內,曹操大喊道:「忠於我曹操的人,退如內院。」

徐晃殿後。曹操帶著一眾忠心文武退向後院,司馬徽冷哼一聲:「想走。」

還沒來得及關上內府大門,暴民已經沖了進來,王府衛隊大批戰死,徐晃步步敗退,直到曹操帶著一群人退無可退,被暴民半圓形包圍。

「魏王。」司馬徽抖抖衣袍走出來:「還是那句話,我們沒有惡意,只要你下令全力抵抗川蠻。不必再頑抗了,否則大家都沒好處。」

司馬徽知道,這時候殺掉曹操可沒半點好處,如果曹操死了,就算立刻扶持一個新君。那河北也大亂了。

世族要的是控制曹操,挾持王令,淡化了曹操的影響后,再慢慢扶持曹操的兒子登位,如此可保河北穩定過度。

而司馬徽同樣是需要控制曹操,讓司馬懿成為首輔,那樣司馬家就可以壯大。等以後扶持了曹操的兒子,進一步削弱曹家影響,司馬家就可以真正崛起了。

所以司馬徽還不需要曹操死,現在曹操身邊王府衛隊剩下幾十人。大將十幾個,寥寥幾個文官,勢單力孤,正是勸降的時候。

可是曹操聽了司馬徽的話。沒有半點投降的念頭,看著站到世族那邊去的官員。沉聲問道:「你們都要跟著造反嗎?」

曹操中氣十足,除了司馬懿等世族文官以外,還有許多寒門官員也投降過去了,這些官員都低下頭,可是形勢比人強。

趨炎附勢是一個貶義詞,可是如果這些寒門文官不是早認識到這一點,也不會走上今天的位置,能夠混上朝堂的寒門,基本都是適應了世族規則的。

當初官渡之戰未決出勝負的時候,他們可以內通袁紹,曹操後來發現交往書信一把火燒了,沒有追究。

現在,他們同樣可以投降世族,能夠到了現在的官位,他們都知道在這種時刻該怎麼選擇。

「好,好,好。」曹操連說了幾個好字,那些寒門官員雖然愧疚,如果不是曹操唯才是舉,他們也不能獲得這麼高的官位,可是無論如何,要他們回到曹操身邊送死,那是不可能的。

曹操看了看左右,因為大部分嫡系將領都在曹彰麾下,這裡只剩下十幾個武將,荀彧荀攸程昱郭嘉等幾個文官,還有曹丕曹植兩個兒子。

「你們怕嗎?」曹操問兩個兒子。

曹丕大聲道:「兒與父親同生死,沒什麼好怕的。」

十五歲的曹植本想說兩句硬氣的話,但是嘴唇灄諾了兩下,沒有說出一個字來,臉色就已經表明他很害怕了。

曹操沒有責怪曹植,曹植更偏向文人,平時只知道舞文弄墨,吟詩作對,還從來沒遭遇過現在這陣仗,能夠一直待在旁邊,沒有嚇的出醜或者說出什麼敗壞家風的話已經很不錯了。

曹操倒是欣慰地看了曹丕一眼:「丕兒不錯,我原本還以為你會害怕,但是今天你的舉動說明我看錯你了,是為父的錯,不愧為吾兒,我們父子今日就一起盪除這批亂黨吧。」

「是,父親。」曹丕大聲應道。

「盪除我們?魏王還有這個實力嗎?」司馬徽看到曹操竟然要負隅頑抗,皺了一下眉,他擔心的就是曹操不怕死,上前道。

「曹孟德,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你要想想你的家人,你有十三房妻妾,兒女十幾個,你的妻妾也都有親人,難道你也不顧他們死活嗎?」

「用親人威脅?你們這些滿口大義的偽君子,終於露出面目了嗎?」張遼大聲喊道,原本紅潤的臉上,這時因為激動更是漲的通紅。

司馬徽沒有理會張遼,只是不屑地輕哼一聲,對曹操道:「曹孟德,如果你連你親人的性命都不要,這些跟隨你的親信文武也可以不要,有一個人的性命你不能不要吧?

呂布的女兒呂靈雎,你一直諱莫如深,深宮圈養,還不允許文武大臣談論,是不想讓天下人知道你曹操的醜事嗎?

為挽大漢於即到,無所不用其極,今天我就告訴你,如果你現在肯接受我們的條件,我們絕不傷害呂靈雎一根毫毛,以後也同樣不會談及她。

但如果你一定要誓死頑抗,那呂靈雎的下場恐怕不會太好。川蠻怎麼對待我們世族的女眷,那我們就怎麼對待靈雎。你自己好好考慮一下吧。」

曹操緩緩捏緊拳頭,曹操平生最恨的就是別人拿靈雎說事,更何況是用靈雎來威脅他,這一刻曹操是真的憤怒了。

「沖兒,你還在等什麼呢?」曹操咆哮一聲。

除了郭嘉張遼等人,其餘人都大惑不解,世族也被這一聲咆哮弄的驚疑不定,就在這時。大批盔甲抖動的聲音傳來。

內院四周房屋大門窗戶洞開,無數士兵從四面圍了過來,整齊的踏地聲,完全是訓練有素的精銳。

大約兩千多人,全部是張遼徐晃帶了數年的老部下。精銳中的精銳。

雖然兩千多人,比世族軍隊更少,可是這些精銳士兵豈是一群暴民可比,兩千多人可完勝世族的三千軍隊。

司馬徽諸葛慈等人瞬間變色。

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孩從一扇門內走出,正是曹沖。

司馬懿看到曹沖的一刻,瞳孔收縮,難怪自己沒料到。曹操竟然讓曹沖一個小孩來帶兵了。

司馬徽諸葛慈,所有世族子弟還有官員嚇的面如土色,開始投降那些寒門文官腸子都悔青了,怨怪自己怎麼鬼迷心竅。背叛了曹操,難道曹操以前的霸氣都忘了嗎?官渡投降一次不算,現在又投降一次。

看曹操憤怒的臉色,而且這次可不是書信來往。是真正的當面投降,自己還有好下場嗎?

當曹沖帶兵出來的一刻。就勝負已明。

曹操還沒下令進攻,這時司馬懿從人群中走出來,向曹操拜了一禮:「魏王,現在形勢逆轉,可是你雖然控制了大局,但我們這裡佔了九成的官員,沒有我們,魏軍根本無法運轉,難道你要把我們都殺光嗎?」

眾官員聽了司馬懿的話,立刻都浮起希望,是啊,自古法不責眾,就算改朝換代,只要前朝官員投降,也很少殺的,照樣做官,何況現在曹軍危難,怎麼可能殺這麼多官員。

剛才的害怕,真的是杞人憂天了,當初官渡之戰後,曹操就是因為要維持穩定,所以不殺內通官員,現在也必然一樣。

曹操一雙精明的眼眸看向司馬懿死人一樣的臉,沉聲道:「仲達,你是大才,可是卻是世族的看門犬,你妄負了你一身才華,惜你才,不想殺你,可是你必須死。」

司馬懿低著頭沒有答話,曹操再看向其他投降官員,官員都緊張到極點,只希望曹操說出一句:「投降不殺。」

「你們,以為本王不敢殺你們嗎?告訴你們,本王早已料到你們會逼諫,故意駁回你們的請求,為的就是將你們一網打盡,你們今天全都得死,一個也跑不掉。」

投降的官員心墜落到冰點,司馬徽只覺得渾身都失去了力氣,全身顫抖,後悔自己太衝動了,不該低估了曹操,更不該自己親自來帶領叛軍。

可是司馬徽不得不開口。

「魏王殿下,如今曹軍三面逼迫,如果你殺了這裡的人,朝綱大亂,你也必然死在川軍手上,我們有共同的敵人,何必兩敗俱傷?」

迎著所有人最後一點希冀的目光,曹操哈哈大笑,冷聲道:「司馬徽,你可真是生了兩張嘴,剛才曹孟德,現在變魏王殿下了,剛才你用靈雎威脅本王的時候,怎麼沒想過我們有共同的敵人。」

曹操掃視所有暴民,世族官員,寒門官員,世族武將,世族族老,看到這些平日趾高氣昂,一副自己是正人君子的模樣,暗地裡卻自私自利到髮指的人,露出畏懼的神色,曹操心中無比暢快。

曹操現在才懂得劉璋數次屠殺的心情,不再被這些道貌岸然的人左右,做回真正的自己,原來感覺如此好。

「你們不要抱任何幻想,我曹操已經決定舉河北歸附蜀王劉璋,今天設下這個局,就是要將你們這些大漢的害蟲一網打盡,你們一個也跑不了。」

曹操話音一落,全場大嘩,世族一黨被驚的呆在原地,只覺得自己聽錯了,荀彧荀攸程昱事先並沒得到消息,這時也驚訝地看著曹操。

張遼徐晃曹仁夏侯淵等大將臉上有些悵然,他們事先已經知道這個決定,雖然考慮到曹軍不堪的現狀,勢單力孤,世族把持,不得民心,勉強接受。

但是作為跟隨曹操多年的大將,這時竟然要投降,難免失落。

司馬徽踉蹌退後數步,現在他是真的絕望了,不止司馬徽絕望了,其餘人也全部絕望了。

他們完全沒想到曹操這樣的人竟然會去投降別人,連司馬懿都睜大了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想起自己和司馬孚的對話,在說到曹操投降的可能是,自己一口咬定這不可能。

可是現在想想,如果當時順著曹操投降這條思路想下去,一切都迎刃而解,變得順理成章。

這時所有人都絕望了,如果曹操投降川軍,就算曹操現在不殺他們,等川軍打進來了,劉璋也不會放過他們。

誅族,許昌的萬人坑,這些恐懼的想象縈繞腦海,所有世族好像失魂了一般。

曹操再也不想嗦,冷聲下令進攻,徐晃張遼夏侯淵拔出佩劍殺出去,那些世族子弟完全不是曹軍對手,被一面倒屠殺,司馬徽等世族族老嚇的哇哇大叫。

看到鮮血噴濺,一些文官更是直接暈了過去。

「仁叔,你也去幫忙剿滅叛黨吧。」曹丕對一旁佩劍站立的曹仁說道。

曹仁哈哈一笑:「公子放心,不需我去,大局就定了,主公早說過,上將不直面刀兵。」

「那我去了。」曹丕臉上一絲複雜神色閃過,猛地捏緊劍柄,大喝一聲:「史阿,隨我殺敵。」

「是。」後面曹丕親衛大聲應命。

曹操和曹仁聽到曹丕的話,都是一驚,正要勸曹丕不要出去,也用不著出去,可是異變突起,史阿一劍向曹仁的後頸削來。

曹仁感覺到了風聲,大駭,可是史阿師承王越,出劍太快,先發制人,根本來不及抵擋,被一劍割破頸部動脈,立刻倒地。

曹操還沒反應過來,曹丕的劍已經遞了過來,曹操來不及想拔出倚天劍劈了過去,曹丕的劍一下子被劈斷,就在曹操大怒之時,史阿的劍已經遞了過來。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908章曹丕(求訂閱)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910章禍起蕭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