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900章勸降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1日 22:04 [字數] 47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些工藝全部流入倭奴國,倭奴國發展起來了,那中國豈不是多了一個勁敵?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嗎?

因為航海技術的短板,雖然能航行到倭奴國,但是卻無法頻繁往來,遇到颱風風暴什麼的,更是無力回天,現在要統治倭奴國是不可能的,劉璋本來沒有考慮那麼遠。

但是現在徐家要自發去倭奴國,自己卻找不到理由阻止,總不能因為徐家要自發去征服一個島國,就給他們安一個資助敵國的漢奸罪名吧。

不像川軍去統治,大漢中央要控制遙遠的倭奴國在通信和交通上基本都不能辦到,徐家去了倭奴國,根本不需要頻繁往來,根本就是在倭奴國紮根了。

而如此一來,徐家掌握的技術全部流入倭奴國,劉璋幾乎可以想象,倭奴國的農業經濟就要上升到一個新的水平,加快了倭奴國發展。

劉璋頭痛的就是倭奴國的發展,但是不知道怎麼說出來合適,要說自己忌憚一個小小倭奴國,黃月英都會覺得自己神經的。

其實劉璋心裡並不是那麼想阻止徐家遠航,劉璋隱隱約約這應該是一個契機,就看自己要怎麼利用。

「徐姑娘,你回去告訴你的族人,倭奴國不是藩屬,我大漢不需要藩屬,徐家是華夏子民,如果那裡確實是徐家先祖帶去的文明,建立的國家,現在徐家過去恢復先祖政權,那就是大漢的領土。

是領土,不是藩屬,你的族人必須承諾倭奴國只是大漢的一個侯國,與現在的北海國,充國。中山國等等同,永世不變。」劉璋鄭重地對徐昭雪說道。

「領土哇。」徐昭雪皺著娥眉,顯得有些為難,她雖然不接觸政治,也知道領土和藩屬的區別,好像區別挺大的,不知道自己的族人會不會同意。

「恩,領土,若不答應這個條件。你的族人就去找孫權和曹操合作吧,不過那樣,徐家就是我川軍的敵人。」

劉璋不擔心徐家會找孫權和曹操合作,孫權和曹操現在自保都岌岌可危,還怎麼去幫徐家。就算是合作了,劉璋也不在乎徐家帶給曹孫的實力。

可是徐昭雪聽到劉璋的話卻絞著手指,顯然她聽到劉璋最後那句話有點害怕,要是族人真不答應條件怎麼辦?如果夫君與徐家為敵,自己怎麼辦?

一旁的黃月英看出徐昭雪心思,拉著徐昭雪嫩白的小手,笑笑道:「妹妹回去給族人說說吧。別擔心,就算你的族人不同意,你還可以來找主公,姐姐向你保證。不會出現最糟的狀況。」

「真的?」徐昭雪認真地問道。

「真的。」黃月英肯定地點點頭。

徐昭雪離開后,劉璋仰躺在椅子上思索,黃月英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口,對劉璋道:「主公。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要求徐家承諾倭奴國是大漢領土。月英覺得純屬白費功夫。

我肯定徐家的人會答應,這樣一個大家族的族長長老肯定不是傻子,因為主公的要求沒有任何威懾性。

就算徐家現在承諾倭奴國是大漢領土又怎樣?等他們的海船出海,誰能管得了他們?

就算他們到了倭奴國后,宣布倭奴國是大漢領土又怎樣?徐家在倭奴國的統治者會當真嗎?

就算徐家是忠誠大漢忠誠華夏的,心甘情願接受大漢統治,這麼遠一塊飛地,沒有實際的控制手段,遲早也是獨立的。

所以我覺得沒必要,提這個要求,反而增加了徐家與我們的芥蒂。」

劉璋沉默了一會,緩緩開口道:「我從來沒想過徐家會當真,更沒想過這樣就控制了一個倭奴國,我只是留下了一條後路。

以後如果對倭奴國採取手段,或者大漢軍隊出征倭奴國,有理可循。」

「主公打算對倭奴國用兵?還是……」黃月英覺得「用兵」實在不可能,勞民傷財不說,統治不下來,前期的花費完全打了水漂,接著道:「還是給後世要對倭奴國用兵,留下一個借口?」

「算是吧。」

「聊勝於無。」

顯然,黃月英還是覺得沒必要,劉璋只是沒說,他不是要給後世人留下一個借口,而是給自己留下一個借口。

雖然直接出兵不太可能,但是辦法是人想的,要控制一個地方,除了用兵,還有許多手段,劉璋就不信自己想不出來。

等到想出來的時候,有了倭奴國是大漢領土這一條,就好辦多了。

就算想不出來,等徐家造好船后,自己有各種借口阻止他們出海,到時候就算與這個天下第一大家族翻臉,也不能讓日本得到先進的農業技術和科技技術。

……

川軍在罕梁城與晉陽城之間,靠河築起土壩,步兵守衛,騎兵在東岸馳騁,曹彰在晉陽駐守的軍隊完全無法逾越。

川軍五萬大軍向罕梁城發起進攻。

吳俊孤立無援,只能帶著匈奴軍死守,幸虧軍師周策調度適當,否則罕梁城早已被拿下,但是即使如此,罕梁城也岌岌可危。

川軍大軍停駐罕梁城下,冬日的陽光照在城池上,沒有一點熱氣,城頭斑斑血跡和疲憊的守城士兵組成一幕蒼涼的景象。

劉璋在陽光下閉目養神,一騎快馬從川軍陣中馳出,馬上一名白衣女子向城上喊道:「曲凌塵請吳俊首領上前答話。」

城牆上士兵一陣騷動,不一會兒,吳俊出現在城牆上,身邊一左一右站著風姿吟和周策,吳俊看到曲凌塵,臉上浮現出激動的神色。

曲凌塵是從那次在函谷關,吳俊抱著風姿吟的時候,覺得吳俊變了的,吳俊原本是因為未婚妻的死才起兵,那時候的吳俊忘了未婚妻,忘了初衷。開始改變。

可是曲凌塵不知道吳俊為什麼會忘了自己的未婚妻,真正讓吳俊忘了未婚妻的不是自己的野心,更不是風姿吟。

在最開始的時候,在襄陽以前,吳俊還是有馬小蓮的影子,至少吳俊還沒意識到自己改變,是曲凌塵讓吳俊徹底變了。

當吳俊從曲凌塵的身姿上,再也無法移開目光,當曲凌塵不在旁邊。吳俊腦海里被曲凌塵的影子填滿,再也沒給自己死去的未婚妻留下一塊地。

那個時候,吳俊開始改變。

而這麼久過去了,吳俊想不通,曲凌塵怎麼會與劉璋在一起了。而自己卻沒得到,現在看到曲凌塵,當然五味雜陳。

可是現在的吳俊,不止是那種喜歡了,自從忘掉馬小蓮后,忘掉的也是自己起兵的初衷,野心一點點膨脹。

直到成都那些世族找到他共事。一起謀划刺殺劉璋瓜分川地,吳俊野心徹底爆發,從此走上了一條坎坷的爭霸之路。

現在的吳俊更害怕的是滅亡,現在罕梁城得不到曹軍的支援。被川軍大軍攻打,匈奴兵根本不是川軍對手,城池岌岌可危,看到曲凌塵到來。吳俊很想得到一個希望。

「凌塵,別來無恙。自從函谷關后,為什麼你再也沒有回來過,卻與你不共戴天的仇人劉璋在一起?你有什麼苦衷嗎?」

吳俊對城下的曲凌塵喊道,看曲凌塵的神態,吳俊知道自己說的廢話,但這不過是開場白,現在罕梁城岌岌可危,哪怕能多堅守一刻,吳俊也會盡最大努力去爭齲

「吳大哥,幹嘛對她那麼客氣。」風姿吟一臉怒氣,上次在牧馬坡被毒蜂蜇了后,臉上紅斑一直沒好,看上去猙獰無比。

「首領。」曲凌塵向吳俊喊道:「今天曲凌塵來,是因為我與聯盟的成員都算有故交,罕梁城已經保不住了,夫君已經答應過,如果你願意投降,可以不傷你性命。」

「曲凌塵。」風姿吟見吳俊不理自己,更加憤怒,對曲凌塵大聲喊道:「你也有臉說與我們有故交?劉璋是你仇人,你現在睡到仇人床上去了,你這個認賊作父的騷婊子,有什麼資格……」

「啪。」

風姿吟還沒說完,吳俊一耳光打了過來,風姿吟站不住一下子倒在城牆上,驚愕地看著吳俊,摸了一把火燙的臉頰,上面凸起的疤痕,許多被打出血來。

「你不廢話會死嗎?鬧鬧鬧,非要鬧到全軍覆沒才罷休?」吳俊鐵青著臉罵道,他本是打算和曲凌塵好好談談,說不定會有什麼轉機,現在吳俊指望不了曹軍,孤軍奮戰,幾乎是絕望了。

在絕望的時候,曲凌塵出來,那就是希望,哪怕這個希望其實很渺茫,吳俊也把它放大了很多倍,風姿吟突然出來攪局,當然惱火。

「吳大哥,你怎麼可以對我說這樣的話?你曾經說過我們一起白頭到老的。」風姿吟帶著顫音,眼中波光流動地看著吳浚

吳俊拍了一下額頭,看著風姿吟的面容,再聽她說這樣肉麻的話,還是公開說,吳俊既厭惡又憤怒。

「我什麼時候給你說過這樣的話,你別忘了,你只是我麾下一個將軍,做好你的本分,如果再多口多舌,別怪我不念舊情,軍法處置。」

現在的吳俊,覺得以前的自己很幼稚,單戀馬小蓮一個女子,實在天真的可以,現在的吳俊已經知道成功的男人就該三妻四妾。

如果可以娶風姿吟,吳俊不介意娶回來做個妾室,反正也不礙事。

但是現在能娶嗎?吳俊現在看到風姿吟的樣子就噁心,娶回家就算關在小黑屋也丟人,自己根本不會娶回家。

可是從長安回來的風姿吟還一直搞不清楚狀況,整天粘著自己,讓自己丟進顏面,現在竟然還公開說這些話,這是在逼自己承認與她的關係嗎?

吳俊討厭這種被逼迫的感覺,自己不能也不會娶風姿吟,如果讓風姿吟說下去,那對自己的威信是一個很大打擊。

風姿吟看著吳俊的樣子,突然之間好像明白了吳俊為什麼從長安回來后,一直對自己疏遠,一直以來風姿吟是真心喜歡吳俊的,在函谷關的時候,她以為得到了吳俊的真愛,從曲凌塵手上將吳俊搶了過來。

可是這時風姿吟才發現,自己好像錯了,什麼都說不出口,一下子哭了起來。

吳俊見風姿吟沒說話了,也懶得理會,對城下曲凌塵道:「凌塵,我吳俊怎麼說也是一方諸侯,豈能就這麼投降,不過,我吳俊願意歸附蜀王,只要蜀王撤兵,我願意配合川軍東征曹操,如何?」

許多將領都驚訝地看著吳俊,匈奴將領都無所謂,打誰不是打,跟著川軍混還安全多了。

其他世族出身的將領,先是一驚,他們從沒想過要歸順川軍,可是旋即沉靜下來,只要不是投降,自主權還是在自己手裡,暫時向川軍委曲求全有什麼。

現在與川軍硬抗,勝算實在是小,還不如先緩解了當前危機,見機行事。

「不是歸附,首領,你必須無條件交出罕梁城,帶著士兵棄械投降。」曲凌塵沒有因風姿吟的話產生什麼情緒,頓了一下道:「首領,現在曹軍日暮西山,一個罕梁城怎麼能守住?凌塵向你保證,只要投降以後,蜀王絕對不傷你性命。」

吳俊突然有一些意動,現在天下的形勢誰都知道,如果罕梁城破了,落在川軍手上,自己肯定死的很慘。

罕梁城這種情況下,如果能保的一命,也算不錯吧?

吳俊正想著的時候,一旁周策突然開口了,向吳俊行了一禮:「將軍,切莫被這女子的話誆騙了,將軍曾經組建聯盟反劉璋,還幾次刺殺,幾乎成功。而且……」

周策壓低聲音道:「如果將軍還覬覦劉璋的女人,將軍覺得劉璋這樣殘暴的人,會容得下將軍嗎?遲早是死埃」

吳俊臉上變色,心中的僥倖突然少了許多。

周策繼續道:「將軍別忘了,我們與劉璋還有不可調和的矛盾,將軍麾下大多是出自世族的將領,這些人幾乎都與劉璋有仇,怎麼與川軍共融?如果無法共融,川軍肯定會剷除。

要剷除這支軍隊,將軍作為首領會倖免嗎?我估計等我們開城以後,說不定劉璋就會帶軍殺進來。」

PS:推書《天帝訣》作者:三世無傷

傳說之中宇宙由八十一道本源組合而成,宇宙生靈若能聚齊修至大成可成宇宙掌控者!

地球古武者葉寒因一塊神奇石碑意外穿越,且看他如何以一介凡體踏上這大道的巔峰!

落日谷前,少年指天立誓:終有一天我要踏上這個世界的巔峰,終有一天這漫天神靈都要跪伏在我的腳下顫抖!

一部神秘的功法,一塊神奇的石碑,一段不朽的傳說!

蒼茫宇內,誰主沉浮?唯我天帝!!!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899章倭奴國的發展(求訂閱)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901章破城(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