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897章致命的花朵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31日 17:18 [字數] 451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黃月英笑道:「這是必然結果,在我們川軍勢力達到最大之前,人人畏懼世族如虎,不管是寒門官員,軍中出身卑微的將領,還是普通百姓,都想也不敢想去動世族分毫。

但是現在荊益等州世族被打倒一空,川軍已經有一統天下之勢,世族的強權迷信被打破,換之的是世族留下的大量財產。

一個擁有許多財產,卻無法保護的階層,誰不覬覦?

川軍發展到今天,世族已經不復當年,以前是人人畏懼的人上人,現在是人人覬覦的烤肉。

以前世族是我們川軍崛起的最大障礙,現在,已經有人可以為我們掃清障礙了。」

「這不是什麼好現象。」劉璋說了一句。

「恩?」黃月英略微奇怪地望著劉璋。

劉璋沒有解釋,他沒法沒有告訴黃月英,現在對世族的打擊,已經脫離當初自己的初衷。

自己並不是刻意針對一個階層,而是因為世族發展幾百年,已經是不得不剷除的腐朽,但實際上世族還有許多可取之處。

比如他們的忠義思想,他們之中還是有許多身懷家國之人。

世家家族的家族利益發展到現在,已經變得極為自私,為了家族利益不惜一切,無論是族長還是家族子弟,不為家族增加好處就是不孝,就是對不起列祖列宗。

只要損害一點家族利益,就是罪大惡極。

再加上世家大族龐大的能量,這對整個社會發展危害非常大。

但是就家族裙帶本身來說,如果控制在一定範圍,是有利於社會發展的。

劉璋針對世族,是因為世族已經龐大而腐朽。不剷除不能再造活力,但是現在演變的變質了。

百姓打倒世族,只是為了打土豪分田地,為了搶東西。

川軍文官大多是經過官員培訓,四科舉仕提拔的寒門,軍隊中寒門更是佔了絕對多數,不可否認,寒門中有大義之人。

但是這麼多寒門,會有很多純粹仇視上層世族的。再加上川軍的基本政策,雖然劉璋沒說過,但是下層自動理解成打倒一切世族。

這就造成了一種對立,不止是寒門與世族的對立,同時也把世族裡存在的一些優秀東西對立起來。

一個腐朽世族把持的時代是可怕。但是一個純粹沒有忠義道德和家庭觀念的時代,同樣是可怕的。

可是現在劉璋發現,竟然想不到一個好辦法解決,這次下河套之戰後,劉璋覺得更應該考慮的不是一統天下大戰,而是一統天下之後的事情。

世族不存在了,但是自己不能重建出一個。比世族把持的社會還不如的時代。

劉璋突然看見士兵手裡拿著一個黑色盒子,對士兵道:「你手上拿的是什麼?」

士兵連忙將盒子呈給劉璋,稟道:「這是龐統先生託人從西域帶回的珍貴植物,龐統先生已經擊敗了大宛國。大宛國王投降,同意建立大宛都護府。

同時從烏孫,經天山北脈到達西涼的運輸道路,驛站陸續建立。不久之後,就可以運回大宛馬了。」

「很好。」劉璋點頭。同時打開盒子,聽士兵說是珍貴植物,劉璋心裡很激動,連龐統也說珍貴,難道是什麼高產作物?這種東西可是多多益善。

劉璋打開盒子,裡面是一朵花,很美麗,還有一些像板栗的麻色果實,劉璋瞬間瞪大了眼睛,臉上表情陰晴變幻。

士兵道:「聽龐統先生派回來的人說,這種花是產自大秦的一種植物,當地人喚作『忘憂草』,功能非常多。

因為花朵美麗,大秦莊園主很多都有種植,用來點綴花園,另外忘憂草的果殼和汁液都有鎮痛效果,對腹瀉腹痛等常見病症很有效,對常年咳嗽,腸乾澀等疑難雜症效果也很明顯。

這些張仲景先生都已經確認過了,不但如此,忘憂草還有麻醉效果,能夠讓人身心舒暢,體力和精神都會增加。

而且忘憂草結的小籽還可榨油,功能很多。

因為忘憂草很難運到中原,十幾個大商戶聽說忘憂草后,都在爭搶忘憂草的購買權,正在長安準備競拍,蔣琬大人見忘憂草效果很多,決定在官家田地試種,如果能夠種植,以後就不用從大秦進口了。

因為忘憂草不是一般植物,也許對未來醫學有很深的影響,蔣琬大人順便備了一點,讓我帶給主公看一下。」

劉璋深吸著氣,手都在顫抖,慢慢打開盒子中已經枯萎的花瓣,一點點油脂粘在手上,裡面是一捧密集的花蕊,花蕊包圍著像月餅一樣的花蕾。

再打開那像板栗的麻色果實。

黃月英在一旁笑道:「『忘憂草』,很美好的名字呢,如果當真效果這麼好,倒是很值得培植。」

「稟報軍師,蔣琬大人說了,這忘憂草的效果只會比說的好,不會比說的差。」士兵稟道。

「真的嗎?」黃月英驚奇起來,就在這時,忽然聽到「啪」的一聲,劉璋一把將盒子摔在地上,裡面枯萎的花朵和「板栗」灑了一地,黃月英和那士兵都怔住了。

「忘狗屁的憂,這是罌粟,是鴉片……是迷幻藥,誰要是敢種植敢販賣這種東西,我要他五馬分屍,滿門抄斬。」

劉璋騰的站起來,怒氣勃發,那士兵嚇的差點癱在地上,黃月英也怔了好半響,很少見到劉璋如此憤怒。

好一會,黃月英才站起身對劉璋小聲道:「主公,你認識這種植物?」

劉璋深吸一口氣,也覺得剛才反應有點過度了,幸虧前世自己在戲劇道具中認識罌粟的樣子,也聽說了罌粟的特徵,要是把這植物引進到中原,那自己就是千古罪人了。如何能不發怒。

劉璋平復了胸中怒氣,對黃月英道:「這不是什麼忘憂草,是迷幻藥,是一種無論服用還是外敷都會上癮的藥物,並且非常致命。

用了這種藥物要不了多久就會成癮,成癮之後一百個人九十九個戒不掉,不得不靠這種藥物為生,最後生命枯萎直到全部耗荊」

「什麼?這種藥草這麼厲害?」黃月英撿起那多被摔爛的花,仔細觀察。

「當然厲害。一個百萬錢商家,如果一人上癮,破產只在眨眼之間。」劉璋冷著臉說道,轉身對那士兵道:「你回去給蔣琬傳令,阻止這種藥物流入中原。不,連西域也不能流入。

任何敢引進,販賣,種植的人,不管是誰,抄沒家產,滿門處死。購買者,車裂。」

「啊?」士兵一時都忘了應答,心道,不就一株植物嗎?怎麼處罰這麼狠。

「這是死命令。」劉璋正聲說道。士兵連忙應承,退出帳門就跑了。

劉璋按了按太陽穴,罌粟在地中海的歷史很長,其上癮功效也早在三百多年前就已經發現。不過好在這時的人還沒有想到利用起來,無論商家還是其他百姓都還沒發現罌粟真正的價值。

這種情況下控制起來應該不難。

劉璋暫時將罌粟拋到一邊。對黃月英道:「龐統拿下大宛,現在交州和西域都基本定下了,如果下河套之戰勝利,我們統一天下的戰爭就可以開始了。」

龐統擊敗大宛劉璋沒有意外,如果用那麼多西域本地軍隊,一個大宛都拿不下,那也對不起龐統鳳雛之名。

只是因為攻下大宛的巨大好處,讓劉璋有些心熱,當年漢武帝因為北方匈奴肆掠,戰馬不能從北方草原馳騁回中原,現在自己卻可以,再加上補給驛站,大宛馬損失必然在最低限度。

那麼多大宛馬,一年後的川軍騎兵絕對可以橫掃天下了。

可是劉璋卻看到黃月英表情有些不好,他知道黃月英因為龐統,想起了諸葛亮,聽到諸葛亮死訊,龐統也會感傷吧。

這時趙雲從外面走進來,黃月英立刻站起:「子龍,孔明屍身呢?」

趙雲向後揮了一下手,一名士兵端著個盒子進來,趙雲道:「這是孔明先生的骨灰。」

「這麼快就火化了?」黃月英接過盒子,眼淚再次流下來,劉璋走上前站在黃月英旁邊:「月英,如果諸葛亮沒死,我和他,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你會選擇誰?」

「主公?」黃月英的視線從諸葛亮骨灰上移開,看向劉璋:「夫君,我對你和對孔明的感情不一樣,但是孔明畢竟和月英一起長大,我不能對他的死無動於衷,夫君,不要介意好嗎?」

「怎麼會,有你這句話就夠了。」劉璋抱過黃月英完美曲線的身體,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白桿兵軍營中,一個不起眼的帳篷,劉璋帶著趙雲走進去,裡面一個二十多歲的人坐在桌子一端,蕭芙蓉坐在旁邊,看到劉璋來了,立刻站起迎了上來。

「蓉兒做的不錯。」劉璋笑著摸摸蕭芙蓉光滑的臉頰。

「都是子龍將軍功勞。」蕭芙蓉臉上一抹紅暈,避開了劉璋的手。

劉璋走到桌子對面做下,看著喉口包著紗布的年輕人道:「孔明先生,怎麼樣?喉嚨還疼嗎?」

「還好,多謝蜀王不殺之恩。」年輕人正是桑倩坡的諸葛亮,趙雲的槍法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一槍只刺出了血根本沒刺破喉管,反手一槍就把諸葛亮打暈了,有馬身遮著,所有士兵都以為諸葛亮死了。

蕭芙蓉在隊伍最後帶著白桿兵上來,帶走了諸葛亮,這也是劉璋將蕭芙蓉派出去的目的。

「我很好奇蜀王為什麼不殺我,難道蜀王覺得諸葛亮會投降蜀王嗎?」諸葛亮好奇問道。

「從來沒有想過。」劉璋答道:「當初月英告訴我,因為她在我的軍中,你諸葛亮就絕不可能投效我劉璋,你諸葛亮好歹也是個男人嘛,又自視甚高,豈能在未婚妻,還是被別人奪走的未婚妻麾下效力。」

「蜀王奪走了我未婚妻很得意嗎?」諸葛亮淡淡的道,這時的諸葛亮整個身體都很平靜,如果說在氐人大營也很平靜,那與現在的區別就是,在氐人大營的平靜是壓抑出來的,而現在多了一份恬淡。

「我當然得意,月英這麼好的女人,誰得到都會得意的,你就別奢望了,我已經問過月英了,就算你活著,再讓她選擇一次,也會選擇本王,你只是她一個普通朋友而已。

當初我們在成都說的話,戰場和情場都要較量一番,哈哈,你現在是一敗塗地埃」

「小人得志。」諸葛亮不屑地看了劉璋一眼,旋即落寞道:「聽到你這樣說,我也放心多了,至少你是真心對月英,你堂堂蜀王,能夠公平的追求月英這麼久,我除了恭喜你,也沒什麼說的,不過。」

諸葛亮想了想道:「我還是想知道你為什麼放了我?既然你知道我不會投效你,月英也已經默認了要我死,你還有什麼顧忌?難道真的認為我諸葛亮對你劉璋一點威脅沒有嗎?」

「怎麼會,實話說,你是我很忌憚的人物,我之所以放過你,因為兩個原因,一個是因為這封信。」

劉璋掏出一封信遞給諸葛亮:「這是折蘭寫給我的信,在你出征之前,你的一個女性朋友,原諒我,不知道你們的感情到了什麼程度,我只能稱呼朋友,名叫蔡琰。

蔡琰聽到你預感這次出征有難,她比你還擔心,甚至都沒想過你的預感有沒有根據,就找到了折蘭。

信上說,蔡琰是因為你放棄了同族之人,與族人決裂,看出了你心裡的悲涼,當你呵斥完族人又殺了一個氐人將領后回到帳中,聽說你是哭了。

堂堂諸葛孔明,竟然哭了,本王覺得挺好笑的。

而當你哭的時候,蔡琰就站在你背後,然後去了折蘭的軍營,請求折蘭不要派你出征,甚至蔡琰自己也覺得你這次出征會出事。

後來折蘭就在你出征以後,給我寫了這封信,主要言及的是你與族人決裂,讓我斟酌著是否留你一命。」

「因為我與家族決裂,所以你就放了我?」諸葛亮問道。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