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895章停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30日 23:28 [字數] 34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名聲?」諸葛亮笑了一下:「我諸葛亮還有名聲嗎?背叛劉備不忠,忤逆家族不孝,不忠不孝之人還有名聲?我諸葛亮今天就小肚雞腸了,拖下去。」

諸葛亮冷聲下令,兩名士兵拖出彥察布,彥察布大喊:「諸葛匹夫,你敢殺我,等女王和阿科將軍知道,你也死定了,你會後悔的……礙…」

頭顱落地,全軍震驚。

一處望樓上,一名士兵對阿科說完營中發生的事,帶來諸將的口信,是不是對諸葛亮懲處。

阿科只說先打完仗再說,其他沒說什麼,跑跑對阿科道:「這樣恐寒了氐人的心埃」

「不久之後,他們會更寒心。」阿科淡淡地道。

彥察布是堅決反對歸順漢人的,早已在折蘭英必殺名單上,這次諸葛亮率領的全軍,都是去送死的,還有什麼比這寒心?

阿科說完加了一句:「回去監控好那些投過來的世族,待大軍出動,全部殺了祭旗。」

這是折蘭英下的命令,於公,以後公開歸附川軍后,這些世族留不得,也留不住,於私,不但夫君討厭這些世族,連父親現在也是在看世族臉色,折蘭英當然討厭這些世族。

……

「主公,前方就是罕梁城,自諸葛亮率領氐人大軍,攻破南匈奴王庭美稷城后,匈奴王庭一直沒定下,吳俊依靠王越和周策掃蕩匈奴后,在罕梁城建都,這裡是他們最後的老巢了。」

一處山包上,黃月英看著前方城池對劉璋說道。

川軍留下重兵把守洛陽和虎牢關,十萬大軍渡過黃河經河內河東河西,一路長驅直入。沿途城郭守將不是棄城就是投降,世家大族紛紛逃覓,川軍不飛吹灰之力,攻下千里土地。

沿途百姓簞食壺漿以應川軍,這不止是因為川軍名聲和後面負責撫民的神威軍名聲,還有世族逃跑后,留下了好多好處。

川軍進軍太快,世族跑的倉猝,根本不能帶走全部東西。百姓終於可以踏進平時只能遠觀的深家大院,連房梁都不放過,全部往自己家搬,連瓦片和石板都不放過。

這些宅子就被這樣拆了實在可惜,川軍不得不派兵駐守。保護這些宅子,並頒下命令,不得動這些財產。

但是即使這樣,與百姓們最高興的事也沒抵觸,他們更在乎的是土地,聽說川軍轄地百姓都有很多土地,他們早就想分那些世家大族的土地了。世家都跑了,那就是他們的了。

在最早實行土地令時,荊益二州百姓不敢去占那些土地,因為害怕世族反撲報復。幾百年的實踐證明,便宜永遠落不到底層,如果趁著世族沒落,就去佔便宜。後面遭遇世族兇猛報復,會死的很慘。

可是現在的下河套百姓完全沒這個顧慮了。川軍是全天下最強大的勢力,這誰都知道,他們再也不害怕世族報復了,都熱切的盼著分土地。

在百姓的擁護下,川軍在很短的時間就挺進了匈奴駐地,匈奴駐地也和河東河內一樣,川軍一來,全都跑了,現在基本都集中在罕梁城。

「我們距離洛陽後勤中轉地已經上千里,這是一個不好的距離,中間城池拖累了士兵,補給也很遠,深入敵軍腹地對我們不利。

而且從軍事上看,罕梁城和晉陽互成掎角之勢,曹彰還在上黨駐了三萬兵馬,隨時可以攻擊我們後方。

曹軍和吳俊倒是選了一個很好的決戰場所。」

「任何謀略,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是沒有用的,光憑曹彰的十萬人,吳俊的兩萬人,就算他們擺出個天來,也不可能是我們對手。

只是我相信曹操和吳俊都不會那麼蠢,他們應該還有后招。」黃月英淡淡地道。

「月英覺得他們有什麼后招?」劉璋問道。

「無法兩個,一是調兵,從黃河一線調兵協助下河套戰事,下河套之戰雖然只有二十幾萬人參與,但關係天下大局,曹操會非常重視的。

黃河一線本來只能仗著地利勉強與我們河洛之地的川軍持平,如果他們公開調動,那就是找死行為。

如果曹軍會調動黃河一線,肯定是秘密調動,然後突襲我軍後方,達到致命一擊的效果。

我已經派了大量密探游弋在黃河一線,只要曹軍敢動,張任將軍立刻就會對曹軍黃河一線發起全面進攻,我們就可以提前拉開統一之戰了。

第二個可能就是請援,請援折蘭,那是找死,不過現在諸侯不多,卻不止折蘭一個,鮮卑烏桓和袁氏兄弟,雖然很遠,但對於騎兵來說不是問題,他們也有幫助曹操的動機,我們不得不防。」

劉璋點點頭,就在這時,一名士兵跑上山來,雙手遞出一封信,「主公,北方密信。」

劉璋接了過來,越看越凝重,黃月英問道:「是折蘭的信嗎?出了什麼事?」

看劉璋的表情,黃月英以為是出現了對川軍很不利的因素。

「別擔心,沒什麼事。」劉璋轉對士兵道:「立刻叫蕭夫人,兀突骨將軍,趙雲將軍過來。」

「是。」

劉璋將信交給黃月英:「折蘭說已經讓諸葛亮帶著一批頑固抵觸漢人的軍隊,從新安古道來偷襲我軍後方,讓我們一個不留全部殺了。」

「諸葛亮?」黃月英還沒看信就抬起頭來,不管如何說,諸葛亮和龐統徐庶一樣,是黃月英發小好友。

「一個不留,全殺了。」這也意味著諸葛亮會……黃月英心裡有些不好受,過了一會,勉強笑笑道:「這是好事啊,折蘭妹妹這一招挺好,既解決了氐人大軍中的頑固派,又給曹軍和吳俊造成一種氐人向我川軍出兵的假象。

呵呵,如果折蘭不告訴我們,氐人真的從新安古道偷襲我們,月英還未必能……」

「月英。」劉璋看向黃月英:「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但是在這事情上,我不矯情,到時候你親自去一趟新安古道,對諸葛亮是留是殺是放,都由你做主,我不干涉,我現在……」

「主公,我不去了。」黃月英搖搖頭:「諸葛亮,無論如何都不會投降我們的,他可以停就是不會投降我們,因為,我在川軍。」

黃月英了解諸葛亮,哪怕現在經過了這麼多事,諸葛亮有自己的驕傲,他寧願死,也不會在昔日未婚妻麾下效力的,不管劉璋和自己的誠意如何,諸葛亮都不會這樣選擇。

與其相對無言,對離別無力回天,還不如不見。

劉璋輕出一口氣:「對諸葛亮,我沒有什麼好感,也沒有什麼惡感,但是因為月英你,我可以做一次讓步,我希望你去一次新安古道,不要留下遺憾。」

「到時候再說吧。」黃月英撇開話題,對劉璋道:「剛才主公好像還有話要說,是什麼?」

「往下看完信吧。」劉璋說完轉身下山,黃月英展開信,驚訝道:「折蘭要說服曹操投降,還要主公饒過曹操性命?」

……

川軍對罕梁城發起攻擊,罕梁城城池雖小,卻與晉陽相互支援,而且兵力多達九萬,川軍雖強,一時也不能攻破。

新安古道,桑倩坡,傳說這裡是以前一個桑女,因為父母反對婚事,和丈夫殉情的地方,陡峭的山崖上鬱鬱蔥蔥的樹,人跡罕至。

新安古道從桑倩坡下通過,最早使用新安古道的,還是當年犬戎攻鎬京,當犬戎軍隊從新安古道出來,已經在下河套地區,根本無人能阻止他們進入關中了。

而現在這條道路早已廢棄,荒草叢生,如果不是從高處看,很難分辨出這條道路,但是站在高處,一條蜿蜒的崎嶇小道,從荒原中凸顯出來。

一支軍隊正在小道上艱難前行。

諸葛亮五千軍隊,用了一千軍隊探路,前途披荊斬棘,將不利於騎兵通行的地方開出來,終於到達桑倩坡。

「軍師,出了桑倩坡,還有五十多里就到河西了,出現在川軍後方,切斷川軍後路易如反掌。」一名將領對諸葛亮道,自從諸葛亮殺了彥察布后,獲得了一定的威望。

諸葛亮微微點頭,按照理性的分析,川軍現在從洛陽深入罕梁城,中間補給道路長遠,這給了切斷川軍補給無限多機會。

五千人,只要扼守住要衝,川軍如果大軍回援,曹彰吳俊肯定反攻,牽制川軍,川軍破不開補給道路,如果不大軍回援,諸葛亮相信自己用五千軍,還是能守住的。

到時候川軍斷糧,不戰自敗,再加上氐人後面的大軍,鮮卑軍,烏桓軍,川軍十萬軍隊將全軍覆沒。

可是這只是理性分析,諸葛亮心中那種不好的預感從來沒有消失,而就在昨夜,在夜觀星象之時,諸葛亮發現自己本命星閃爍不定,諸葛亮已經知道有大難落在自己頭上。

可是諸葛亮沒有退縮,不止是因為折蘭英的軍令,還有,他真的想與黃月英堂堂正正大戰一場,或許這次出征,會敗在黃月英身上,死在川軍手上,但諸葛亮沒有一點後悔。

「停。」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