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883章大婚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6日 23:32 [字數] 341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越去了大牢嗎?」

「沒有反抗。」

劉璋點點頭,坐下喝了一口熱茶,讓丫環也給黃月英斟了一杯,待身體暖了以後,才對黃月英說道:「羈押王越,我有自己的考慮。

月英,上次大戰,除了江東形成對峙局面,其他幾路我們都是大勝,只要不出差錯,川軍一統天下已經沒有懸念。

所以我已經決定,一年半以後發起全面統一之戰。」

「一年半?」

「我的想法是這樣的,選擇這個時間,主要是在等幾樣東西。」劉璋一邊喝茶一邊說道:「今天我去看了農田,紅苕和南瓜都已經發芽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們夏天可以收第一批南瓜和紅苕,作為種子后在後半年擴種,今年就能有充足的種子,明年就是全面播種紅苕和南瓜的時候。

我不知道紅苕是不是我所認知的那種紅苕,就算不是,南瓜也能帶來很大產量,要知道南瓜不但是高產作物,和占城稻一樣,是與水稻等主糧不衝突的。

如果紅苕也有我想象的產量,那明年我們的糧食肯定能相當於以前幾年甚至十幾年的糧食。」

「有這麼多?」黃月英也吃了一驚。

「糧食是第一點,不管有沒有紅苕,我預計明年我們不會再為糧食發愁,這是後勤基矗

第二點,龐統已經安撫好烏孫,正在向大宛國進攻,月氏帝國經過上次大敗,四萬軍隊全軍覆沒,被我們抓了大量俘虜,現在月氏帝國主和派佔據完全優勢。大部分主戰派被殺頭下獄。

月氏帝國不可能幫助大宛國,大宛國被我們拿下就在這一年時間,到時候我們用半年時間運輸馬匹,用半年時間讓士兵熟悉大宛馬,可組建數萬大宛騎兵。

上次五千大宛騎兵你也看見了,大宛騎兵衝擊力與重騎兵相當,卻比輕騎兵更靈活,擁有數萬大宛騎兵,我川軍騎兵將是無敵的。

另外還有弓騎兵和藤甲兵。強大弓騎兵在平原的戰場上,也幾乎是不敗的軍隊,我們複合弓已經在大量生產,預計一年以後可以裝備出兩萬弓騎兵,半年時間組織那些善射的騎士熟悉複合弓。時間也是一年半以後。

藤甲兵更不用說,根據兀突骨提供的工藝,藤甲的生產周期就是十八個月,我們已經開始生產了五個月,一年半以後,怎麼也能組建藤甲兵了。

這些藤甲比兀突骨現在藤甲兵的藤甲還要好,沒那麼笨重。而且防寒。

經過這些年的資金和糧食積累,那一年你在襄陽提出的許多武器,包括連弩,單發狙擊弩箭等。應該都可以大批裝備了。

如此強大的陣容,我們統一天下,還需要畏首畏尾嗎?」

雖然劉璋說的這些,黃月英都知道。可是當突然發現「一統天下」就在眼前時,黃月英還是有些激動。

想當初自己奉師命下山輔佐劉璋。那時候的川軍,戰力不過是比荊州步兵強一點,遠沒達到今天的戰力。

裝備只是普通,民心靠蠱惑,周邊異族危機四伏,人才缺乏,世族隱患突出,隨時可能爆發。

還有劉璋的玻

五年過去,如今的川軍已經煥然一新,劉璋的病好了,異族全部臣服,連西域都正在被收並,百姓擁護,將士用命,土地令四科舉仕步入正軌,猛將謀士內政官員如雲如雨。

如果一年半以後,糧食充沛,特殊兵種全部成型,各種大殺傷武器成型,那川軍是真正的無敵了。

黃月英終於見到了一統天下的曙光,曾幾何時,黃月英覺得這很渺茫,哪怕她面上總是一副自信的樣子。

「好,主公,一年半以後,川軍拉開一統天下的大戰。」黃月英正聲說道。

「而在這一年半里,我們要開闢一個戰常

江東形成對峙以後,我不想再調軍去江東開闢戰場,因為水軍不佔優勢,而江東對我們的威脅很小,可以暫時不管,只要下了中原,江東不戰自敗。

除了江東,我們只能從虎牢關出兵。

馬超王雙突襲,攻下了虎牢關,這次曹軍大敗,中原曹軍一敗塗地,現在張任正在接收河洛之地和豫州。

但是你知道河洛之地和豫州,以及南陽的人口,基本都被我們遷移光了,現在十室九空,恐怕好多年都不能恢復,我們要是從虎牢關和穎水出兵,補給拉的也很長。

最重要的是與曹操核心統治地帶,還隔著一個黃河,根本不能速戰速決。

我的意思是開闢第二戰場,在下河套地區。」

「下河套?」黃月英讓士兵拿來一副地圖:「下河套下臨黃河,上靠河套,東臨并州,如果拿下下河套……主公高見。」

黃月英只想了一下,立刻明白了劉璋的意思:「吳俊統治匈奴,根本不是征服,而是一種變相的聯合,匈奴名義上奉他為主,實際上大多部族都是獨立的。

以前聽吳俊的,是因為有一個王越,匈奴人都畏懼武力,以王越的悍勇,他們根本不敢反抗。

可是現在沒了王越,匈奴人必定不會對吳俊歸心,我們要拿下下河套地區輕而易舉。

而下河套挨著并州,且并州面對下河套,根本無險可守,反而是東面靠著太行山脈,我們從下河套攻擊并州,一馬平川。

等我們拿下并州以後,卻可以立於進可攻退可守的優勢地位,最重要的是,從并州出兵,可直搗曹操都城鄴城,根本不用逾越黃河天險。」

「沒錯。」劉璋道:「如果我們從中原進攻,幾乎是在中間隔著無人區,而且拿下兗州后,就要渡河作戰,就算有兵力優勢,也勝負難料。

我的想法是直入并州,如此不但我們的兵鋒可以直達曹操統治腹心,草原兵力同樣可以到達,現在折蘭已經控制大半個草原,鮮卑式微。

只要我們去除了鮮卑隱患,曹操北方什麼地方我們不可以進攻?

別說曹操兵力沒有我們多,就算與我們相當,以我們騎兵的戰力,曹軍也只有被橫掃的份。」

「最快的一統天下戰略。」黃月英看著并州,完全贊成劉璋的方案,只是皺了皺眉:「并州以東太行山之險,我們可以用,曹軍也可以用,畢竟太行山縱深太廣,很可能造成我們兩軍犬牙交錯的對峙。

所以主公說的從北方草原往南進攻,我很贊成,但是鮮卑人雖然遭逢了一次大敗,可鮮卑霸佔北方草原已經百年,不是那麼好去除,而鮮卑人不去除,我們從北往南進攻,會增加許多變數。」

「這就是我羈押王越的用意。」劉璋笑著說道。

黃月英這時也有點疑惑了,竟然沒猜透劉璋的心思。

「好了,月英。」劉璋站起來:「等今年秋收后,我們出兵下河套,預計在不傷及內政的情況下,府庫能支撐十萬大軍作戰一年,一年內,完全拿下下河套。」

「一年,太多了,現在川軍的敵人都驚弓之鳥了,我料下河套吳俊更不敢戰,估計我們到了,他就得跑了,不過也沒什麼,剩下的時間,用來安頓匈奴地區。」黃月英輕鬆的笑著道。

黃月英正要出門,突然回頭道:「剛才我進來,聽說你向孫尚香下聘禮了?」

「既然她願意嫁,漂亮姑娘不娶白不娶嘛。」劉璋笑著道。

「你是不是對我也這樣?」黃月英不懷好意道,看到劉璋愕然,笑著離開了。

三日後,劉璋與孫尚香大婚,在川軍大敗曹軍以後,婚事顯得格外喜慶,長安不止官府,許多百姓家也主動掛上了紅燈籠和祝福對聯,整個長安都在一片喜慶之中。

婚禮是按照大婚禮儀操辦,沒有把孫尚香當成王侯的妹妹,但是也沒納妾那麼簡陋,和當初娶黃玥和蕭芙蓉差不多。

劉璋騎著一匹威風的汗血寶馬到了孫尚香的別院,接受賓客祝賀,看著劉璋大笑的樣子,坐在角落席上的拉提亞嘟著嘴。

「看吧,叫你耍性子,我告訴你,差男人才死皮賴臉求著娶女人,好男人都是搶來的,你耍性子,那可就沒了。」

一旁的寶兒幸災樂禍地看著拉提亞,她可是過來人,深知其中道理。

拉提亞提起一口酒猛地喝了,用莎車語對劉璋的方向大喊一聲:「蜀王混蛋。」

周圍人都看向拉提亞,只可惜沒人聽得懂,一個將軍湊過來小聲問道:「什麼意思啊?」

「就是你們漢語白頭偕老的意思。」

「哦。」將軍點點頭。於是周圍的人都跟著拉提亞喊起來。

「本宮恭喜蜀王娶得嬌妻。」伏壽帶著一群宮女到來,也帶來了賀禮。

劉璋微笑一下:「多謝太后賜福。」

劉璋陪著伏壽一起走向主位,小聲在伏壽身邊說了一句:「對不起。」

「我不在意。」伏壽也小聲回了一句,坐上主位,帶著指套的修長五指拿起酒杯,向眾賓客舉起酒杯:「本宮與諸位同賀蜀王大婚,願川軍蒸蒸日上,早日掃平亂黨,振興大漢。」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