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879章江東戰事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5日 22:21 [字數] 454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子龍,王越砍斷你的銀槍,據我所知,那銀槍是你師父送給你,陪伴十幾年的吧?你覺得呢?本王是否該收下王越?」劉璋看向趙雲。

趙雲一拱手道:「戰場廝殺,斷了兵器是恥辱,武將當勤奮武藝洗刷恥辱,不是公報私仇,是否收留王越,全憑主公決斷,趙雲沒有意見。」

「子龍大義,很好。」劉璋轉向好厲害:「你呢?」

「我,我……」好厲害看著手上拿的新大鎚,怎麼拿怎麼彆扭,沒有以前的好使,而且兵器跟隨武將出生入死,都是有感情的,好厲害滋味能好受才怪。

可是趙雲都這樣說了,自己還能怎麼說?要自己「公報私仇」嗎?

「我和子龍一樣。」好厲害瓮聲瓮氣地道。

「子龍將軍,好厲害,兀突骨將軍都無所謂,蘇藍將軍主張不收留……」

「主公,我是主張殺了王越,他正在城門口呢,叫人抓來砍頭。」蘇藍生氣的說道,兀突骨想拉她,可是胸口疼只伸出半隻手。

「收不收留另說,砍頭絕對不行。」黃月英站出來說道:「抓不椎,王越是主動來投,我們要是抓住殺了,對主公名聲不利,寒天下才子之心。

而且我覺得,兩軍交戰,各有損失,受傷和兵器損失,這些實在不能用作拒絕收納的理由.

幾位將軍,兀突骨,好厲害,包括子龍將軍,恐怕都不想收留王越吧?但是我覺得幾位將軍肯定不是因為受傷或兵器受損,不想與王越同殿為臣。而是因為對王越這個人反感吧?」

兀突骨。好厲害和趙雲都詫異地看著黃月英,沒想到黃月英說出了他們自己都還沒想到的內心想法。

他們雖然沒有反對王越加入川軍,但是也不想王越加入川軍,現在經黃月英一說,還真的是因為不喜歡王越。

就算是兀突骨,現在想想,要是當初許褚要加入川軍,自己肯定也不會有這麼強的抵觸情緒,許褚殺藤甲軍殺得更多。但那是好漢,兩軍交戰,各論生死,哪能計較這些。

可現在明顯對王越加入川軍有抵觸,那就只有一個解釋。自己就是看不慣王越這個人。

黃月英繼續道:「王越此人,劍術厲害,但是他率領匈奴軍攻略長安,有結連異族之嫌。

現在主公回到長安,正是我川軍鼎盛之時,王越這時候來投,有牆頭草嫌疑。這樣的人,的確不配與三位將軍同殿為臣。」

「軍師說得好,那我現在就去抓了王越,就地正法。」蘇藍提劍就要離去。黃月英急忙叫住,「蘇藍將軍別急,我在這裡說兩句王越的好話,希望你別介意。

王越是天下成名劍師。據我了解,他不像是一個趨炎附勢之人。而且王越少年遊俠,專殺異族之人,勾結異族不太像他的為人,當然,也有可能這些年王越性情變了。」

黃月英轉對劉璋道:「主公,你的意思呢?」

劉璋沉默了好一會,看著悶悶的蘇藍,和沉默的幾位將領,抬起頭道:「實不相瞞,王越是玥兒和康兒母子的救命恩人。」

「啊?」蘇藍和趙雲等人都看向劉璋,蘇藍手指磨著寶劍,猶豫半響,終於道:「既然這樣,主公就收留王越吧,我沒有意見,反正兀突骨過一兩個月,應該就能好了。」

「那我更沒意見了,我還欠王越一頓飯呢。」好厲害說道,看到幾人詫異看自己,好厲害將王越是三合院老者的事情說了,劉璋才知道那老者竟然就是王越。

這時劉璋也覺得王越不是那種趨炎附勢勾結異族的人。

「那我陪主公去見見王越吧。」黃月英說道。

劉璋搖搖頭:「等等,即使我們都知道王越什麼樣人,但是川軍將士不會知道的,他們只知道這次是王越帶匈奴軍來的,只知道王越是看到我川軍鼎盛來的,特別是前者,對豎立軍風不利。」

王越對川軍毫無建樹,如果王越就這麼投靠了川軍,還委任重職,那不是告訴川軍將士,牆頭草沒錯嗎?

還有王越是帶著異族殺進來的,劉璋可以不在乎自己蔑視皇室正統的名聲,因為自己轄地百姓和官員,擁護皇族的世族只佔極少部分。

但認為異族與漢族不同類的卻不止是世族,所有漢民都是這樣想,王越帶著匈奴軍打進長安,長安百姓一天一夜都是在擔心匈奴軍進城,重蹈當年董卓死後,匈奴擄掠長安的慘景。

收容王越,對民心和軍心都是一個打擊。

「那怎麼處理?」黃月英疑惑道,她心裡也不贊成直接收容王越。

「不用為難他,派人去告訴他,我川軍不會收容他,讓他自行離去,如果他意志不堅,自己會走的。」

「王越那麼厲害,要是投靠了曹操孫權等諸侯呢?」趙雲忍不住插口道。

「子龍將軍不必在意,王越背著率領異族侵漢和牆頭草民聲,戰力大打折扣。」黃月英說道。

……

劉璋到城頭遠遠看了王越,在告知川軍不收容以後,王越還是抱著劍站在城門口,王越在來投靠川軍的時候,不用吳俊說,也知道有哪些弊端。

但是王越不想再錯過一次,他知道,此生如果要實現抱負,只有投效川軍,自己已經錯過一次,不能再錯過第二次。

聽到川軍拒絕收容的話,王越沒有意外,只是站在城門口等著,劉璋看見王越沒有離去的意思,轉身離開。

就在這時,一騎快馬從城門口馳進來,看錶情就知道是不好的消息,劉璋眉頭微皺,報信士兵找到劉璋,立刻下拜:「主公,江東敗報。魏延將軍大敗,損兵五萬餘,水軍損失大小戰船上千艘,水軍三萬餘。」

「什麼?」劉璋猛地扯過戰報,只看了一眼,一把摔在地上,勃然大怒:「混賬,魏延十萬大軍駐守柴桑,衛溫十三萬水軍。還有法正坐鎮,江東有多少人?三萬水軍,步軍六萬,怎麼會敗,魏延衛溫法正都在吃屎嗎?」

三萬水軍。步兵五萬,這是多麼大的損失,如果是面對強大的對手還情有可原,可是江東算什麼?劉璋怎麼也沒想到江東一線會敗,而且是如此大敗,如何能不怒。

「主公別生氣。」黃月英輕撫劉璋後背,對士兵道:「怎麼回事?」

「回稟主公。軍師,大戰開啟,江東水陸大軍統帥陸遜,主動攻入柴桑。魏延將軍反擊,接連大勝,最後陸遜大敗通鄱陽湖撤回江東。

魏延將軍立刻要趁勝追擊,要求衛溫大都督用前線水軍送步軍過湖。但是衛溫將軍覺得應該等水軍全部集結完畢,水陸一體向江東進攻。拒絕了魏延將軍提議。

魏延將軍認為兵貴神速,要趁著江東軍大敗,橫掃江東,如果等江東軍重新集結,川軍登岸代價會更大,於是自組船隊運輸士兵,並調用了湖口前線三萬水軍護航。

可是就在通過鄱陽湖時,出現了近十萬江東水軍,猛攻船隊,我三萬水軍不敵,大敗,十萬江東水軍攻擊我軍運兵船,我軍……損失慘重。」

士兵說到最後四個字,幾乎低的聽不見。

「十萬江東水軍?哪來的?天上飛下來的嗎?如果是江東秘密組建,那衛溫的哨船水兵全部可以砍頭了。」

「回稟主公。」士兵硬著頭皮道:「那些水軍不是江東的,衛溫將軍時候查明,江東水軍只有三萬,其餘七萬水軍,是曹操的。

當初江東軍被迫答應裁軍,他們的確裁減了,但是裁撤下來的水兵,沒有補充步軍,也沒有回歸農桑,而是被魯肅直接送給了曹操。

曹軍很早以前就開始打造戰船,只是沒有水軍,自從得到江東水兵后,這一年都在長江北岸的巢湖訓練水軍。

江東不但送了士兵,還有將領,只是要求曹軍在江東被圍時,發兵相助,現在曹軍水軍得了江東水兵四萬,自組水軍三萬,達到七萬,戰船無數,由於禁毛玠統帥,賈詡輔佐。

這次要不是衛溫將軍及時組織快船突襲曹軍,恐怕過江的數萬步軍和三萬水軍會全軍覆沒。」

劉璋捏緊拳頭,這次自己吃大虧了,這顯然是魯肅,陸遜,賈詡早就計劃好了的,可謂環環相扣,計劃天衣無縫。

他們首先算準了魏延的性格,冒險,貪功,以前幾次冒險,魏延都成功了,而這次三個頂級智者,聯合給魏延設下了一個陷進。

魏延還真的往裡鑽了。

不過這也怪不得魏延,誰會料到魯肅竟然這麼慷慨大方,竟然把江東的士兵無償送給曹軍?打造戰船容易,訓練水兵曠日持久,曹軍正缺水兵,魯肅之舉,可謂天降甘霖。

誰也料不到這麼短時間,曹軍竟然擁有了一支成熟的水軍。

如果只是有江東三萬水軍,魏延的計劃還是正確的,陸遜剛剛大敗,軍心不定,只要追過去,陸遜就只有潰敗的命。

可惜,陸遜從一開始急攻到急敗,都是陰謀。

江東的世家為了自保,這是不顧一切了啊,難怪之前敢直接和川軍撕破臉皮,連周不疑都疑惑江東哪來的膽子。

而魯肅還真是智者,從江東世族的立場上看,這一步簡直太對了,將水兵交給曹軍,可以不被川軍察覺。

而在川軍一家獨大的情況下,曹軍絕不可能對江東見死不救,要是江東也被川軍攻下,曹軍必定獨木難支,三國鼎立,以後魏吳雙方必定一直是同盟關係。

那水軍是你的,還是我的,有什麼關係?

魯肅,陸遜,恩,還有個賈詡,賈詡不懂水軍,跑去水軍幹什麼?

劉璋剛閃過疑惑,馬上又想通了,曹軍在巢湖訓練水軍,可不只是要作戰,還要整體布局,還要與江東交涉,沒有一個頂級謀士坐鎮怎麼成。

這個賈詡,當初攻下樊城,劉璋就感受到了賈詡的厲害和不露痕的圓滑,他在江東,加上魯肅陸遜,還真是群星璀璨。

「主公,如今我長江水軍剩下十萬,與曹軍和江東軍相加,數量相若,柴桑步兵剩下五萬,比江東軍還少,又剛值大敗,需要儘快穩定局勢。」黃月英說道。

劉璋長出一口氣,對士兵道:「傳令江東,法正速率三萬軍隊赴柴桑駐守,魏延降職三級,在法正帳下聽調,若再冒進違反軍令,不管勝敗,立斬。」

劉璋知道賈詡是最擅長見縫插針的,魏延不是他對手,絕不能給賈詡機會。

「是。」

「命衛溫靠柴桑重整水軍,不能讓曹軍和江東軍有機可乘。」

「是。」

士兵領命而去,黃月英道:「如果我們不調集大軍去江東,恐怕幾年之內,我們都只能與江東方面對峙了。」

「啪。」劉璋一拳捶在城牆上,原來的打算,是先滅了江東,三足鼎立斷了一足,天下之勢頃刻顛覆,到時候向曹軍圍攻,就可一統天下。

但是現在魏延大敗,如果從長安調軍,顯然沒有直接向曹軍用兵划算,計劃被打破了。

「等春忙結束,制定統一天下戰略。」劉璋轉身離去,就算江東一戰敗了,川軍依然是最強大的,現在自己已經沒有什麼顧忌,曹軍又再次大敗,損失慘重,是該準備一統的時候了。

「是。」黃月英俯身領命。

……

蜀王府別院,孫尚香跪在堂中默默流淚,跟隨自己很多年的八個婢女,在長安一戰中死了,孫尚香與她們雖是主僕,卻一直當做姐妹,一下子死了八個,孫尚香傷心不已。

婢女屍體在黃玥安排下,已經送走了,孫尚香在堂中給幾個婢女立了牌位,現在院中一下子少了八個人,孫尚香感覺冷冷清清的,更忍不住傷心,對著牌位流淚。

「香兒,你已經跪了一下午了,起來吧,她們在天上也知道你這份心意的。」喬無霜走到孫尚香身邊,輕聲說道。

「嫂子。」孫尚香含著淚看向喬無霜,「你知道嗎?自從你告訴我,大哥是被那些壞蛋世家害死的,權哥哥又被他們軟禁,香兒就覺得好孤單。」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