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851章山地戰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2日 22:57 [字數] 46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猶如洪流席捲落地枯木,匈奴兵和曹兵根本沒法對大宛騎形成任何威脅就被席捲一空。

王越大駭,以王越少年遊俠的見識,當然一眼就認出自己面對的是大宛馬,可是卻沒想到一下子看到這麼多大宛馬,其中還有那麼多汗血寶馬。

「劉璋沒死,真的回來了。」王越閃過這個念頭,只有劉璋才能從西域帶回這麼多大宛馬,而這些大宛馬騎士的戰意士氣,明顯表明了劉璋還活著。

王越心中五味雜陳,難道當初華佗是騙自己的嗎?

王越心灰意懶幾十年,劉璋讓他重燃心中熱血,可是就在燃起的同時,卻澆了一盆冷水。

但是一個等待了幾十年的人,當重燃起少年的理想時,不是一盆冷水就能澆滅的。

因為劉璋的病,王越只能找到下一家主公,看上了寒門出身的吳俊,雖然吳俊麾下很多世族子弟,可是投效的時候,吳俊就殺了一個世族出身將軍,第一件事又是進攻匈奴,征服匈奴。

王越仇恨世族的規則,投效吳俊的時候,王越只想著一個寒門出身的主公,應該不會讓這套規則嵌入自己的勢力中。

一個寒門出身的主公,再加上征伐異族的渴望,讓王越投效了吳浚

可是到了今天,王越發現許多事情都不太對,只是因為自己心中那團火焰固執地不願熄滅,才一再讓自己妥協。

而王越感覺到,這種妥協就要到極限了,而就在這個時候,自己曾經無比渴望投效的那個主公,劉璋竟然死而復生回來了。

王越心裡的感覺。就好像一個人朝著一閃門前進,以為可以通往天堂,但是隨著自己走近,那扇門慢慢關閉。

而就在那扇門關到最後一絲縫隙時,後面的一扇窗戶卻打開了。

吳俊就是那扇快要合上的門。

這些念頭,在王越腦中快速的閃過,王越猛地從劉璋歸來的震驚中清醒過來,意識到自己還在戰場之上,至少自己現在還是吳俊的人。

而現在匈奴軍和曹軍正處於危難。

王越一劍格開一名刺來的長矛。那長矛帶著大宛馬的衝擊力,王越也不由後退幾步,但是總是穩住了身形,而那川兵騎士因為受到強大的反彈之力,根本沒想到世上竟然有人能擋得住藉助大宛馬力的一刺。

川兵整個身子歪斜。王越趁著這個空當,扯住馬毛飛身而起,一腳踢飛了川兵,屏起中氣大喝一聲:「南越館的,隨我走。」

南越館是王越在洛陽開的武館,全是王越的弟子,許多弟子學到一定時候。就各奔前程,比如史阿做了曹丕的劍術師傅,張國投效遼東公孫度等……

在王越被迫解散武館的時候,有弟子十餘人。武館解散后,領了一些錢財散去,這些弟子聽說王越投效了吳俊,又來找王越。歸順十三人,其中五個人現在是吳俊麾下大將。另外八人因為沒有統兵才能。跟在了王越身邊。

王越大喊一聲,八個人立即跟上王越,王越騎著大宛馬當先殺出,後面的武館弟子紛紛奪馬,王越知道只有自己和弟子在前面衝鋒,那些曹兵和匈奴兵自然會跟上來,這樣才能集中突圍。

要不然這樣沒頭蒼蠅的亂沖,沒人能出去。

果然,王越和八名弟子向前衝殺,大批被沖的七零八落,暈頭轉向的曹軍和匈奴兵如抓住最後一顆救命稻草般,跟著王越向外跑去。

「圍殺,一個不要放過。」

好厲害大喊一聲,聲音洪亮,在嘈雜的瓮城也顯得明晰無比,大宛騎攔腰向那些逃跑的曹兵和大宛兵殺去。

好厲害看了當先衝殺的王越一眼:「想走?沒那麼容易。」

好厲害知道,只要殺了王越,曹軍和匈奴兵好不容易組織起來的衝鋒,必然重新渙散,曹軍和匈奴軍只能全軍覆沒,提起雙錘迅猛衝向王越。

「賊子,哪裡走。」好厲害爆喝一聲,雙錘向王越砸過來。

「王越要走,天下誰人敢留。」

「好大的口……」

好厲害一個「氣」字還沒說完,砸下去的大鎚正遇上王越遞來的長劍,原本以為那薄薄的劍刃,必然被砸彎,然後順勢砸死王越。

可是沒想到,劍是彎了,可是好厲害只覺得一股大力從雙錘經過錘桿,直透手腕,好厲害只覺虎口發麻,大鎚竟然要脫手飛出。

原本用來補招的另一桿大鎚急忙上提,當成了勾子將脫手的大鎚勾回來,這才勉強拿住,同時心中大駭。

而王越也不戀戰,一劍格開好厲害,長劍被砸彎成蚯蚓,王越丟了長劍,順手取了一把遞來的長矛,揮動長矛殺了出去。

「追。」

僅僅一招,好厲害已經震驚於王越的武力,從關中之戰開始,好厲害一直被人傳為武藝天下第一。

好厲害沒有多少得意,因為他知道已經有個人比他厲害,那就是黃月英。

可是好厲害著實沒想到,竟然又遇到一個可能比自己厲害的。

好厲害突然想起了王越是誰,當初在長安一座三合院廢墟里遇到的老者……

好厲害閃過那個老者的印象,立刻確定了王越就是他,只是因為一個是杵著拐棍的邋遢老者,一個是身穿將軍袍的威風大將,一時沒轉過彎來。

「原來當初那句話不是咋呼的。」好厲害想起了當初在那小土屋吃飯時,當自己警惕看著王越,防止王越傷害劉璋時,王越對自己說的話。

「吃你的飯吧,你雖然厲害,不一定打得過我。」

只對了一招,好厲害知道王越非常厲害,但是畢竟沒分出勝負,更加要追上王越,而且現在自己的任務可是殲滅這些進攻的匈奴軍和曹軍。哪能讓王越跑了。

好厲害大喊一聲,提起大鎚率領大宛騎再次向王越殺出。

劉循,周不疑,周泰,孫尚香等人站上城牆,驚疑不定,他們也被大宛騎那戰力驚呆了,可是到了這個時候,看著大宛騎迅速殺入。迅速擊潰敵軍,迅速追擊而出。

腦子裡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父王真的回來了嗎?」劉循問道。

其餘幾人站在血染的城牆,看著大宛騎最後一騎消失在城門,都沒說出話來。

就在這時,那名消失的大宛騎又折了回來。向瓮城城樓上喊道:「少主公將軍們放心,主公得上天庇佑,長命百歲,已經治好病回來了。」

大宛騎喊完話,提起馬韁跟上了大部隊。

劉循愣了幾秒,淚水一下子就下來了,雖然已經得到消息劉璋病癒。但是只有那名報訊的士兵說話,太不可思議,哪怕信了七八分,也沒親眼見到來得激動。緊張了這麼久,劉循再也遏制不住感情。

周不疑輕舒一口氣。

除了上層,下層的將士沒幾個人相信劉璋還活著,都以為是上層的穩定軍心之言。這時所有川軍將士聽到劉璋回來了,好像重新煥發了生機一般。與原先那種死氣沉沉的狀態截然不同。

就在這時,周泰突然縱身下躍,順著敵軍架起的雲梯滑了下去,向門外狂奔。

「主公吉人天相歸來,可也用不著這麼激動吧?」一個將領笑道。

「你知道個屁,人家是去見黃軍師的。」

「哈哈哈哈。」

這時周不疑推了一下劉循,劉循醒悟過來,轉身向所有將士大聲喊道:「父王歸來,宵小立即束手,有父王鴻威在前,正是大家建功立業的時候,你們還在等什麼?」

「殺。」

瓮城內的川軍潮水般向城外殺出。劉循和周不疑也回了城中安撫百姓和其他人員,城頭上只剩下一個孫尚香。

孫尚香都不知道劉璋回來,自己該高興還是該悲哀。

外面趙雲率領玉門騎,已經將匈奴兵和曹軍的敗兵追的雞飛狗跳,好厲害率領大宛騎從城內殺出,大宛軍和曹軍全軍潰敗,向北逃去,那些從城內衝出來,沒來得及上馬的敵兵,被後面的騎兵踏成肉泥。

趙雲和好厲害率兵追出,劉璋也跟在騎兵後面,周泰從城中跑出,看到了劉璋,劉璋真的沒死,可是周泰搜尋一圈,把劉璋身邊的人搜尋個遍,沒找到黃月英。

周泰一下茫然了,難道軍師沒有跟主公回來?

雖然當初江夏的時候,周泰已經知道自己沒有希望了,可是黃月英和劉璋的關係也不是那麼清晰,誰也不知道西域發生了什麼,說不定還有轉機呢?

雖然一廂情願,可是是好是歹,周泰總想快點知道結果,毫不猶豫地追在了劉璋後面。

牧馬坡下,匈奴軍和曹軍騎兵向前狂奔,突然馬失前蹄,戰馬一腳踏空載了下去。

「嘶……」

戰馬哀鳴,「轟」地到底,騎士摔下戰呂亡,地上出現一條雜草掩蔽的壕溝,後面大量騎兵湧來,紛紛栽倒,轉眼就是一片馬屍和人屍,一些重傷未死的士兵癱在地上哀嚎。

吳俊看到這個場景,大驚,急忙勒住了戰馬。曹兵護衛著重傷的曹彰到來,同樣不敢擅動一步。

「轟隆攏」

牧馬坡上無數滾石滑下,從牧馬坡上出現無數人影,一排排弓箭手向下射箭,蕭芙蓉率著白桿兵出現在牧馬坡上。

「有埋伏,全力突圍。」

後有追兵,側面有埋伏,吳俊只有一個選擇,向前突圍,吳俊對一個將領喊道:「張工,率領你的本隊開路。」

「可是,主公,前面是陷阱。」

「一個陷馬坑能有什麼大不了?」

「可是……」

「你想抗命嗎?」

吳俊冷然看著張工,張工再也不敢言語,提起戰刀硬著頭皮衝上去。

戰馬栽倒,騎士掀飛,但是川軍也沒挖出多少陷馬坑,吳俊用人命趟開一條道路,向前猛衝,可是就在要衝出牧馬坡時,前方一隊隊穿著古怪盔甲的士兵出現。

兀突骨提著開山巨斧,如一座泰山站在吳俊軍前。

「大膽狂徒,趁著我家主公不在,犯我州郡,識相地的立刻棄械投降,否則我兀突骨的大板斧將你們砍成肉塊。」

大宛騎比匈奴騎和曹軍騎兵快太多了,後方川軍騎兵已經殺來,在弓騎兵的射殺下,迅速突破,落在後隊的士兵被不斷收割,吳俊顧不得那麼多,大喊一聲:「別跟他廢話,衝過去,殺。」

匈奴軍衝殺過去,曹彰重傷,曹軍沒有指揮,也只能聽吳俊的,一起殺向藤甲軍。

藤甲軍站在上坡處列陣,前面列了拒馬陣,騎兵衝來,藤甲兵借著地勢抗擊匈奴兵和曹兵,匈奴兵和曹兵這才發現藤甲軍刀槍不入,盲目衝鋒的騎兵根本沖不過去。

大宛騎已經殺了進來,好厲害當先開路,勢不可擋,吳俊一看側面只有一千白桿兵,立即下令士兵從側面突圍。

王越大聲道:「將軍不可,上坡不利於騎兵衝擊,而且坡上灌木叢生,許多地方連攀爬都艱難,更難衝鋒,不可上山。」

「就算不利於騎兵,山上也只有一千敵軍,肉搏也能更快衝出去。」

吳俊不理王越,命幾名將軍開路,向山上殺去,兀突骨看到敵軍上山,冷笑一聲,立刻命令奚泥率五百藤甲軍跟著上山。

到了牧馬坡上,到處是坡坡坎坎和灌木叢,騎兵只有下馬,匈奴兵和曹兵棄了戰馬,揮舞彎刀長矛向白桿兵殺來,白桿兵卻直接散開,向敵軍迎擊過去。

白桿兵不但所持的短柄白桿槍適合山地戰,兵源也全是南荒和五溪人,平時訓練的也是山地戰,對山地擊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山勢裡面,沒有人是白桿兵對手。

匈奴兵和曹兵到了坡上才發現自己不是那區區一千人對手,白桿兵藉助各處地形上調下躍的殺人,而曹軍的長矛太長,匈奴兵的彎刀太短,都不是白桿槍對手,也不能縱跳騰躍,有時還摔一跤。

曹軍匈奴兵殺不到白桿兵,白桿兵不斷殺著匈奴兵的曹兵,半天也沒殺出去,這時奚泥帶著五百藤甲軍殺了上來。

藤甲軍同樣善於山地戰,再加上刀槍不入,那些匈奴兵和曹兵在山中只能一邊倒的被殺。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850章反擊戰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852章名劍出鞘(求訂閱)(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