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844章曹彰突然來襲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0日 22:30 [字數] 452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劉循突然沿著黃河一線往上看去:「難道是走的北方線路?這能走嗎?千里無人煙,敵軍的補給怎麼辦?」

「孤注一擲。」周不疑眼神看向黃河上游,嘴中說著:「這是曹軍孤注一擲,殺掉平民,是為了掩人耳目,實際上兩軍早已脫離了戰場,並且合兵一處,向我們殺過來了,而且目標是長安。」

「曹彰和吳俊就是第六路大軍,」周不疑眼中終於閃過驚駭,果然自己還是料漏了一步,怎麼也沒想到曹彰和吳俊早已達成協議,並且靠殺平民掩人耳目,孤注一擲殺向長安。

種種不可能和冒險,曹軍都做了,自己卻疏漏了,現在想想,這樣的奇襲,歷史上可不少,當初李牧就是這樣破匈奴的,項羽就是這樣破劉邦的,韓信就是這樣破章邯的。

周不疑幾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這樣終於解釋了張遼為什麼急於對青泥隘口發動進攻,而且是完全違反常理,自己早該想到,張遼這樣的戰將,怎麼會意氣用事,拿士兵生命開玩笑。

周不疑突然想到什麼,一把抓過那封冊子,看向上面描述的日期,突然一失神,冊子掉在了地上。

「怎麼了,不疑哥哥?」劉循答道。

「按照日期,曹彰已經快到長安了。」

周不疑喃喃道,好像印證他的話一般,一名士兵飛撲進殿,倉惶稟道:「少主公,大事不好,北方牧馬坡外,出現大股騎兵,打曹字旗和吳字旗。」

「什麼?」劉循小臉發白,一下坐在了椅子上。

「少主公,冷靜。」周不疑回過神來,對士兵道:「敵軍來了多少?」

「一眼望不到盡頭,絕不下於五萬。」士兵回道。

「全來了。」周不疑立刻轉向劉循:「少主公。立刻下令封閉全城,全城備戰,北城駐防一萬兵馬,五千人作為預備軍,其餘兵馬駐防其餘三城。

長安周邊散兵不得進入長安,以免給敵軍可趁之機,全部在槐里縣集結。作為長安策應。

立刻傳令函谷關楊懷,撥兩萬兵回援,不能多也不能少,防止曹軍偷襲函谷關。

傳令藍田大營,青泥隘口張任,騎兵就近徵調。馳援長安。」

「好,立刻召集留守眾將議事。」劉循立刻吩咐士兵傳喚眾將,對周不疑道:「不疑哥哥,事情很嚴重嗎?」

「如果曹軍騎兵與吳俊的匈奴騎全部來了,有八萬兵馬,曹彰本身勇猛無敵,吳俊麾下第一大將王越更是天下第一劍師。武藝絕倫,恐天下無人能及。

少主公。」周不疑鄭重看向劉循:「這一戰,我們不能敗,絕對不能敗,這不僅僅是長安失守的問題,是川軍六十餘萬大軍的士氣失守,長安若敗,青泥隘口不戰自敗。關中跟著不保,恐怕以後只能退守荊益,蜀王數年心血付於一旦。」

劉循咬著嘴唇,心中痛苦,沒想到自己監國一年,第一次指揮大戰,竟然出此彌天大禍。只是劉循還不知道周不疑沒告訴他更壞的結果。

關中失守,雍涼守不住,川軍當然只能退回漢中,而江東那邊。周不疑本就不相信魯肅會雞蛋碰石頭,加速江東的滅亡,加速江東世族的災難,江東那些人比猴子還精。

他們既然敢進攻,肯定有勝利的把握,到時候如果江東軍勝了,關中又失守,荊州川軍也會受到毀滅性士氣打擊,荊州必然不保。

到時候等劉璋回來,恐怕就剩下益州一塊地了,那將是什麼後果?連周不疑都不敢想象,更不敢這時候拿出來嚇劉循。

眾將議事,聽聞數萬大軍竟然直奔長安而來,所有文官將軍都大驚失色,長安進入全副戒備狀態,各種守城工具器械滾木桐油搬上城頭,箭矢長矛不斷向城門搬運,整個長安一片忙碌。

「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大家亂糟糟的?」

陰鬱的天氣,伏壽站在閣樓上,遠遠看著外宮忙碌的人,丫環答道:「稟報太後娘娘,聽說曹軍來了,今天下午就會到達長安,現在全城都在備戰。」

「什麼?曹軍打到長安來了?」伏壽眉頭緊鎖。

「具體的奴婢不清楚,聽說情況很危急,不過奴婢覺得,只要蜀王殿下回來了,無論來了多少人,都不會是殿下對手。」丫環答道。

「蜀王殿下?」伏壽笑了一下,笑的有些蒼涼:「劉璋他還會回來嗎?」

「最近都在說殿下沒死呢,太後娘娘你不知道?」

「那些傳言你也信,不過是安穩軍心罷了。」伏壽看著西天陰鬱的天氣,慢慢地道:「劉璋,你為你的大業付出了那麼多,如果你在天有靈,看到今日這種景象,會不會覺得你生前的努力都很可笑?」

……

蜀王殿後殿,一名女婢跑進一個小院,一名穿著緊身白衣的女子正在院中練劍,還有一名淡雅的女子坐在桌邊給一個五六歲大的孩子吃飯。

「小姐,夫人,小姐,夫人,大事啊,出大事了。」

練劍的白衣女子還劍入鞘,用袖子擦了一把汗水,不滿地對婢女道:「什麼大事?出什麼大事也不關我們的事。」

白衣女子正是孫堅的女兒孫權的妹妹孫尚香,那名淡雅的女子是大喬喬無霜,孫尚香嫁到長安的時候,劉璋已經帶兵去西域了,孫尚香和喬無霜就在蜀王後殿住了下來。

黃玥不知道劉璋的心意,沒有擅自做主,按照王妃之禮待孫尚香,保留了孫尚香帶來的婢女,孫尚香提出想和喬無霜一起住,黃玥也答應了,沒有為難過孫尚香。

這大半年,孫尚香每日不是練劍,就是幫喬無霜照顧孫紹,以前挺好動的,因為從喬無霜那裡聽到的事情,孫尚香心裡很失落,這一年裡倒規規矩矩。全當做客了。

前段時間,劉璋死訊傳來,孫尚香倒是高興了好一陣,因為這大半年孫尚香最擔心的就是劉璋回來,那就表示她不得不面對自己的身份問題。

可是久了以後,也變淡了,孫尚香發覺自己就是一個失去目標的人。世族害死了自己的哥哥,自己卻無法報仇,這天下自己能去哪裡?

孫尚香感覺很迷茫,只能用練劍消磨時光,不過還好,有喬無霜天天陪著說話。沒有讓她得個憂鬱症什麼的。

孫尚香一身白衣走到孫紹旁邊坐下,拿著手絹給孫紹擦下巴,以前的孫尚香喜歡穿紅衣,可是現在的她,看到鮮艷的顏色,莫名其妙的心煩。

「小姐,這次可是大事。」婢女急聲道:「聽說曹軍數萬人殺到長安了。曹軍領軍是曹操的兒子曹彰,武力超群,還有天下第一劍師王越,川軍士兵本來就因為劉璋死了,人心惶惶,這下長安恐怕不保埃」

「什麼?」喬無霜先皺緊了眉頭,孫尚香給孫紹擦下巴的手也停在空中。

「千真萬確啊,小姐。夫人,我們還是想想城破了,我們怎麼辦吧。」婢女急道。

「是啊,是埃」幾個婢女都走了過來,人人佩劍,有十二個,全是孫尚香從江東帶來的婢女。人人會武術。

「要不我們走了吧。」一名婢女提議道:「我們去向黃夫人辭行,黃夫人為人和善,這種時刻應該不會難為我們吧?」

來到長安以後,孫家的人原本都忐忑不安。抱持戒心,可是這種戒心在黃玥的大婦風範下,慢慢瓦解,現在孫家的人對黃玥的印象都還不錯。

「黃夫人對我們好,我們就走了,還是這種時刻,不是讓人寒心嗎?」孫尚香說道,孫尚香是一個恩怨分明的女子,儘管對劉璋印象不好,但是黃玥的確對孫家的人沒得說,要不是喬無霜陪著,這一年自己都不知道怎麼過。

孫尚香心裡還是感激黃玥的。

「香香說的不錯,但是就算不顧及黃夫人,我們走了,又能去哪?」喬無霜看向孫尚香和眾婢女。

一群人都沉默下來,這些婢女已經知道了孫策的事,現在江東被世族把持,孫權也成了傀儡,還沉迷什麼仙道,她們回去也是受氣,相比之下,這裡還要好一點。

儘管孫尚香有十二個女侍衛,但除了不能到處擺夫人譜橫衝直撞外,基本人身自由還是有的。

「香香。」喬無霜過了一會道:「我們應該和川軍站在同一陣線,甚至幫助他們守城。」

「嫂嫂,什麼意思?」孫尚香疑惑地看著喬無霜:「嫂嫂,我聽了你的話,我已經不那麼恨劉璋了,也有些理解劉璋為什麼那麼屠殺世族,但是我對他一點好感也沒有,我們憑什麼幫川軍?」

「因為你對蜀王沒好感,所以不幫川軍?」喬無霜竟然帶了點笑意看著孫尚香,孫尚香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俏臉一紅,周圍婢女也輕笑起來,在這種緊張氣氛下很不協調。

孫尚香打了旁邊一個婢女一下:「好了啦,嫂嫂,你們誤會我的話了,我不是因為對劉璋的印象,恩,不是,不是站在劉璋的夫人角度考慮,哎呀,也不是,總之,我覺得我們沒有幫川軍的理由。」

喬無霜搖搖頭,沒有說什麼,作為一個過來人,喬無霜明白孫尚香的思維方式很正常,不管她願不願意,都已經嫁給了劉璋,就算口頭不承認,心裡也是清楚的。

所以有時候考慮事情,不自覺的站在了劉璋妻子的角度考慮,這無可厚非。

「不是沒有理由,香香,你忘了我們還有仇恨嗎?」喬無霜說著,孫尚香突然一愣,臉上紅暈瞬間消失。

喬無霜向東南方的天空看了一眼,過了好一會嘆了口氣:「香香,黃夫人允許我們四處走動,我們在這裡消息並不閉塞,你哥哥修仙多久了?不管政事多久了?

恐怕要不了半年,最多一年,江東就徹底成了魯肅張紘一干人的天下了,我們永遠回不去江東了,報仇更是遙遙無期。

我們要報仇只能藉助川軍,我給你說過,江東那一塊地方,是你哥哥,是我夫君打下來的,如果它姓孫,那我可以不去碰它,但是如果不姓孫了,那就沒了你哥哥的一切,我一定會報仇的。

可是我一個弱女子,你會一點武藝也沒用,我們怎麼報仇,最終我們只能指望川軍,川軍才是那些世族門閥的死敵,除了川軍,我們指望不了任何人。

所以我們與川軍同一陣線,這就是我們幫川軍的理由。」

孫尚香聽著喬無霜的話,沉默良久,抬起頭道:「可是我們能幫川軍什麼?難道要我帶著十二個姐妹守城嗎?在千軍萬馬中有什麼作用啊?他們願不願意讓我們守還是難說呢。」

「那不一定。」喬無霜從懷中掏出一樣物事,是一個錦囊一樣的東西。「你拿著這個去見黃夫人,讓她交給劉循。」

「這是什麼?」孫尚香拿過來,打開錦囊,看到裡面有一張絹帛,一旁那個婢女卻道:「夫人,黃夫人一早就出去了,現在不在王府。」

「她去哪了?」喬無霜眉頭一皺。

「聽說是去安撫軍心,現在川軍失去主公,軍心浮動,黃夫人到前線去了,長安這麼大,可不知道去了哪。」

「什麼?」喬無霜深深皺眉,對孫尚香道:「那你拿著這個去找劉循,如果劉循不見,你就拿著去交給守城的川軍將領,事關重大,香香,你立刻就去。」

孫尚香也看完了那張絹帛,神色也變了,急忙拿著錦囊就出了門,其餘婢女也分別出去,找黃玥和其他重要的川軍將領。

孫尚香打聽到劉循也上了城頭,急忙帶著兩個婢女到了城頭,在城下求爹爹告奶奶,士兵也不允許孫尚香上城,根本見不到劉循,也見不到其他高級將領。

孫尚香看到也有將領在城下組織搬運物資,挨個上前,可是城頭士兵一片忙碌,到處是搬運物資的人。

曹彰突然來襲,長安準備不足,就算是全力搬運,也不可能在敵軍攻城前完全準備好。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843章第六路敵軍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845章攻擊長安(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