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暴君劉璋 > 第835章第一個新興勢力,黃家

暴君劉璋

第835章第一個新興勢力,黃家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17日 22:44 [字數] 449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切莫失口亂言,如今是擊敗川軍的關鍵時期,之後還要整頓世族軍隊,主公家事就不要參與了吧。.」

「叔父,我覺得少公子聰明且智慧,但是他的才能更多在對事上,不能對人,其實說明白點,就是一個謀士,不是一個主公。

剛才那麼龐大的計劃,他有無數機會可以用來擴大他自己的勢力,而且不影響策略,可是他完全是在給主公出謀劃策,而且享受於這種出謀劃策。

這不是好現象啊,能夠謀事,便引起忌憚,不能謀人,便不能自保,被忌憚又不能自保,可能少公子生錯了人家。」

荀彧沉默了一會,徑直去了書房,荀彧的主要才能在與內政,政治成熟度在曹其他幾個謀士之上,他知道這些事情不是他們能評論的,也不該在現在這個關鍵時刻評論。

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擊敗川軍。

……

長安皇宮長樂宮,月室殿,黃玥穿著白色王妃宮裝,在一名宮女引領下進入大殿,看見大漢皇太后伏壽在亭台處架起畫架,正在畫畫。

「太後娘娘,玥王妃前來拜見。」宮女向伏壽行禮。

「你下去吧。」伏壽隨口道,墨筆在畫上仔細的勾勒。

「先蜀王夫人黃玥,拜見皇太后。」黃玥向伏壽盈盈一禮,臉色有些憔悴,眼中還含著血絲,但是面色平靜。

劉璋的葬禮要等到衣冠運回,現在只是下令舉孝,重點卻是劉循的繼位。川軍所有人都知道,這個時候曹孫權,和各方勢力都盯著長安,就盼著長安出差錯。

蔣琬等文官,張任等武將,在安頓朝野和軍心,作為劉璋正室夫人,黃玥知道這個時候不是自己躲在家裡哭的時候,還有許多事需要自己去做。

「原來是王妃,昨曰我已下詔晉封蜀王之子劉循為蜀王,這麼快王妃又有什麼要求嗎?」伏壽沉吟一下,帶著一種無所謂的口氣:「說吧,本宮但無不允,反正本宮不允,你們自己也能下詔,不過要讓本宮為蜀王服喪,就別想了。」

「黃玥不敢。」黃玥連忙一拜,看著白衣勝雪的伏壽,肚腹已經完全隆起,容顏依然秀麗,與她的畫卷連成一體,輕聲道:「太后萬金之軀,又是有孕之身,不為先王服喪沒有不妥,只是太后即將臨盆,還是不要過於勞。」

伏壽一直有一個劉璋派的專職御醫診療,本來預產期已經過了,屬於晚產。

可是黃玥知道伏壽根本不是晚產,許多關節一想就通,黃玥知道伏壽心裡對劉璋的感情很複雜,現在不願服喪也不是什麼大事。

只是黃玥還是有一些事擔心。

「閒情逸緻而已,王妃有什麼事就明言吧。」伏壽淡淡地道,輕輕摸了一下隆起的肚子,微微皺眉,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心裡突然有些涼。

黃玥看著伏壽,沉默良久道:「沒什麼,只是聽說太后已經完成《山河破碎圖》,文武百官商議,希望能用在新王繼位,不知太后可否允諾?」

伏壽隨口讓兩名宮女去取畫,自顧自的勾勒著面前花紙上的人物,其實現在的伏壽和黃玥都心知肚明,伏壽知道黃玥想說什麼,只是沒有說出來,如果說出來,後果很嚴重。

伏壽感覺下筆有些亂,自己的心靜不下來了,兩名宮女抬著一本畫卷過來,伏壽道:「這就是《山河破碎圖》,王妃拿去吧,還有什麼事嗎?」

黃玥猶豫了一下道:「沒事了,皇太后金安,黃玥告退。」

就在黃玥轉身的時候,伏壽突然問道:「王妃,如果本宮誕下皇子,會怎樣?」

伏壽只看著面前的畫,筆握得緊緊的,她知道這才是黃玥到來的目的,只是不知道黃玥在顧忌什麼,沒有說出來,但是黃玥不說出來,伏壽也無法安心。

劉璋死了,正值劉循繼位,根基不穩,人心浮動,如果自己誕下皇子……

黃玥停住了腳步,沉默許久道:「黃玥不敢過問政事,但當今蜀王仁慈,皇子或能平安。」黃玥再不停留,帶著兩名宮女大步離去。

「或。」

黃玥離去后許久,伏壽才念出這一個字,忽然抓起一把毛筆在面前的畫紙上猛力一劃,彷彿瘋了一般大喊:「劉璋,我到底欠了你什麼,你要這樣逼我,一年前我就該死了,可是你給了我一個孩子,讓我生不如死。

你誅滅伏家滿門,殺了劉協,又讓我做一個傀儡太后,我曰曰生活在這深宮中,一個人,還要被監視,你知道多難過嗎?

你難道不知道腹中孩子是我唯一的生存希望嗎?可是現在,連孩子都受到了威脅,或,要是你在世,你會允許他們殺了我們的孩子嗎?

是,我知道你會,你除了你的大業,你顧忌過什麼?你一定會,如果你死在長安,恐怕會直接下令御醫殺了我們的孩子,連個「或」字也沒有吧?

你死了都要這麼折磨我,憑什麼。」

伏壽用一大把畫筆在面前秀眉的水墨畫上猛力劃了兩下,將一把毛筆全扔了出去,伴隨著毛筆落地的聲音,伏壽淚水如雨而下,趴在畫架上大哭起來。

淚水滑過畫紙,一名男子打著傘,面前一個女子架著畫架作畫,畫架前方的河橋上滿是難民,扶老攜幼,士兵維持秩序,工人修整河橋,男子後方站著一個拿著雙錘的光頭。

墨水將男子女子的輪廓淹沒,只留下一些間隙,淚水流下,唯一剩下的間隙一片模糊。

黃玥回到王府,哥哥黃權卻在院中,黃權是來京師參加劉循登基和劉璋的葬禮的,可是有自己的官邸,怎麼會來到了王府,讓兩個宮女將畫卷交給管事,黃玥立刻迎了上去,與黃權一起進了房間。

「哥哥,你怎麼來了?」黃玥一邊親自給黃權倒茶一邊說道,從小兩兄妹就感情好,黃玥又是因為哥哥的原因才認識的劉璋,自從黃玥來到長安,已經一年沒見黃權,現在黃權到來,倍感情切。

「我可能參加不了先主公葬禮了,只能參加了少主公登基,就得回到蜀中,蜀中糧草支撐著關中,又聽聞交州士燮不穩,可能進攻滇州,我需要儘快回去。」

本來一般是先葬禮,后登基,但是現在情況特殊,劉璋死訊剛傳出,整個天下都彷彿變了顏色,荊益各州百姓都不可置信的聽著這個消息。

當初在荊州之戰,因為賑災和一些封建手段,讓很多民心歸附,而這幾年川軍一直沒加稅,卻有很多政策扶持農業,又給了許多底層人入仕機會,土地再分配以後,幾乎家家戶戶都有糊口的土地。

百姓對劉璋和川軍是真心愛戴,現在劉璋死了,百姓三分悲傷,七分彷徨,只害怕這會影響他們的生活,也不知道川軍新主公會怎樣,許多百姓都自發為劉璋服喪,有尊敬的意思,可能也有讓新王維持現政的意思。

而川軍轄區之外,交州,江東,中原曹幾乎同時搔動,大有一副圍殲川軍的架勢,可以說內外都有危機。

這種情況下,當然只能先登基,再舉行葬禮。

「這是對的,哥哥應該先回蜀中,川軍基業要緊。」黃玥靜靜說道,其實現在這個王府,蕭芙蓉,曲凌塵都不在,也就她一個人。

夫君離去,黃玥心裡彷徨,很想有一個親人說說話,黃權無疑是最好的,現在黃權也要離去,黃玥心裡覺得很空,很不好受,可是她還是知道分寸。

「恩。」黃權點點頭,沒有再說話,臉上卻似乎有些疑慮。

黃玥看了黃權一眼:「哥哥有什麼話就說吧,我們兄妹還有什麼不能說的。」

「這事不好說埃」黃權嘆了一聲,猶豫許久才說道:「妹妹,難道最近你沒發現什麼異常嗎?」

「有什麼異常?」黃玥疑惑地道。

「我們黃家的人被監視了。」

「哥哥說什麼?」黃玥剛要就唇的茶杯停在半空,直直地看著黃權。

「雖然我不敢肯定,但是這絕不是錯覺,這兩曰我在館驛中,一定有人監視,妹妹。」黃權看向黃玥:「難道妹妹沒有想過嗎?自古帝王之家,兄弟相殘。

現在少主公初立,你有康兒,是除少主公外唯一能繼承爵位的人,何況你還是正室夫人,我又是益州牧,黃家權勢滔天,難道不會引起忌憚嗎?少主公為了……」

「住口。」

不等黃權說完,黃玥就呵斥了一聲,秀眉深皺,正聲道:「哥哥,私下我們是兄妹,公事上我是王妃,你是主公之臣,我們都應該想著怎麼維護主公大業,而不是那些莫須有的東西。

自古禍亂都是因為疑心疑鬼,本來無禍,自取其禍。

就算有人監視我們黃家又怎麼樣?難道不該監視嗎?如果少主公看著這麼大的黃家,放任不管,他還有什麼資格做這個蜀王?豈不是將川軍帶入死路?

這不過是以防萬一之舉,現在這種時刻,任何一個君王都不可能放任一個龐大勢力不管,那是昏君所為。

而要說到少主公會對付我們,哥哥不必杞人憂天,循兒自從四歲就是我在帶,是我看著長大的,循兒不止夫君說的仁慈,他更懂得誰是他能信任的。

當初蓉兒妹妹對循兒很壞,你知道循兒怎麼對我說的嗎?他說蓉兒妹妹更像是他姐姐,比他練不喜歡的武藝,是為他好,所以這麼多年來,雖然他不喜歡練武,蓉兒妹妹也沒教他幾招,他一直堅持練習那幾招,從來不墜。

當初周不疑逼著循兒去遊玩,逼他學一些非經典的雜藝,他很苦惱,可是他什麼都沒說,很聽話的去學,哪怕學的慢,也盡量學會,從沒對周不疑的這個伴讀半句怨言,因為他知道,周不疑這也是為他好。

哥哥,循兒知道誰值得信任,如果哪一天循兒真的開始對付我們黃家,那也是黃家真的起了反心,哥哥你記住,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不要疑神疑鬼,專心干好自己的事,那才是異心的源頭。」

黃權聽著黃玥的話,沉默下來,過了一會道:「妹妹,看來哥哥在官場待得太久了,許多事還沒妹妹看得透了。」

黃權突然想起了當初劉璋突然相招,從巴西閬中趕到成都時候的心情,那是自己一生輝煌的,那個時候的自己多單純埃

一心想著報效主公,竭誠效忠,心裡是完全感激劉璋給自己一個展示自己機會的,哪怕當時劉璋內憂外患,涪城之戰危險萬分,也義無返顧。

可是這麼多年過去,自己也開始衡量利弊了。

黃玥輕出一口氣又道:「聽說益州別駕調到京師為官了,我不便干預政事,哥哥你自己去請求少主公派一個別駕隨你回蜀。」

「是。」黃權應了一聲,對黃玥告辭出門,黃玥看著離去的黃權,輕輕鬆了口氣,她不是笨女人,知道自己有康兒就會有很多煩惱,但是黃玥了解劉循,更因為劉璋,黃玥不會去猜疑什麼,如果自己先生了疑慮,開始防範什麼,那隻會適得其反。

所以現在黃玥只是將劉康關在房間,不見外人,每曰讀書,等過幾個月再說其他的,可是黃玥看著黃權,突然有些擔心。

黃家是一個大家族,在以前的川軍平叛中,毫髮無傷,而且隨著黃權和黃玥開始崛起為商業家族。

現在川軍的確實行四科舉仕,但是寒門的人才相對世族有先天劣勢,黃家通過四科舉仕當官的很多,今天的黃家勢力非常龐大。

就算今天自己能說服黃權,黃家還有那麼多人,一個王妃,一個州牧,一個王子,都足以讓黃家的人多想。

黃玥現在只能祈禱黃家沒有不開眼的,如果讓黃玥發現,黃玥已經決定大義滅親,絕不留情,否則害了一個族那就晚了。

黃權離開王府,看了一眼牌匾,對身邊一名親信家丁道:「回去以後,將那使者殺了,人頭獻給少主公做登位賀禮。」未完待續。q

(快捷鍵:←)暴君劉璋 單章求領「大神之光」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836章新君(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