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827章這是什麼?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15日 04:49 [字數] 337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co

隨著笛音飛出,那些四處亂竄的紅蠍開始發愣,接著開始隨著笛音翻轉身體,本來都要爬出來了,又轉身爬了回去,波及範圍由近及遠,越來越多毒蠍轉向。

很快就形成了密密麻麻的毒蠍群,一起向黃月英說的金燦燦的地方爬去,在周圍五百米範圍,開始挖掘。

樓蘭人都嚇的心寒,要是當初被拉提亞感應到這麼多毒蠍,全部召喚上來,樓蘭人就是再頑抗,也是屍骨不存啊,當初召喚出來的不過千分之一。

如此多的毒蠍同時作業,所有人只看見越來越多黃色的東西湧出來,很快看清了輪廓,是房頂,是廣場,是宏偉的階梯。

「是古城的王宮。」湛海藍激動地說道。

劉璋沒有聽湛海藍的話,而是看著拉提亞的神色,黃月英也是一樣,根本沒注意她說的那什麼倒鉤,只看著拉提亞。

突然,拉提亞的笛音走調,劉璋和黃月英幾乎同時上前,最終黃月英站住沒說話,劉璋道:「拉提亞,不要再吹奏了。」

「蜀王殿下,讓拉提亞女王將古城挖開更多吧。」

一名樓蘭官員上前懇求,所有樓蘭人都迫切想看到古城的樣子,可是誰挖掘有拉提亞這麼快啊,人工挖掘,不但速度慢,工人有生命危險,還容易破壞裡面的結構,樓蘭人當然希望拉提亞能一鼓作氣將土層挖開,讓古城立刻重見天日。

「啪。」

樓蘭官員剛說完,劉璋一巴掌打了過去,樓蘭官員直接被扇了出去,劉璋看也沒看他一眼,上前對拉提亞道:「夠了。」

拉提亞點點頭。收了笛音,那些毒蠍沒了笛音指揮,再次四散而逃,因為下面被壓著的毒蠍都被召喚了出來,這下毒蠍逃的更加迅速,轉眼就把挖過的地方空了出來。

拉提亞略有些暈眩的感覺,靠在了劉璋肩頭,拉提亞這時才發現,為劉璋治病以後。異術的能力下降了,雖然這次指揮的毒蠍群過於龐大,但是要是換做以前,絕對不可能如此不濟。

不過拉提亞也沒什麼怨言,剛才劉璋情急之下打那樓蘭官員。她看見了,而且自己第一次走音,劉璋就已經站出來,說明劉璋心裡很在乎自己,那就夠了。

拉提亞靠在劉璋懷裡,慢慢調節著自己體力,黃月英站在一旁。她聽了拉提亞給劉璋治病的過程,叫拉提亞先挖那金黃倒鉤周圍,當然是出於拉提亞的身體考慮,先挖出重要的部分就夠了。

不過現在黃月英也沒必要說自己的心思。指著那片被毒蠍挖出來的地方,對劉璋道:「夫君你看,那裡真的王宮。」

劉璋點點頭,和所有人一起。都看見了那王宮,還有許多碎的泥土。但是大概形狀已經清晰無比。

這是一座富麗堂皇的王宮,那些建築材料經過數千年也沒被破壞多少,幾千年前的海頭城,肯定有過一次文明。

後世考古出了文獻,證明海頭城是古名,不是現在的海頭城的名字,而是更遠古這個地方的名字,雖然沒有解釋。

但是從字面意思,海頭,海的盡頭,那這裡很明顯是一座沿海城市。

可是現在海頭城距離牢蘭海幾十里路,這裡的海洋萎縮實在太大。

不過作為一個輝煌的沿海城市,裡面肯定有許多文明遺留。

湛海藍和劉璋各派了一些人下去探查地形,回報安全后,劉璋在親隨護衛下,下到底部,來到了被挖開的王宮。

到處是泥土混合的蠍子糞便,陰臭瀰漫在空氣中,拉提亞和木鹿大王拿出一些防毒的藥物,下來的人各自服下。

當進入王宮裡面,一座很大的宮殿出現在眼前,兩隻金鶴,金色王座,玉階兩旁的玉石欄杆,精美的浮雕,一一呈現在眼前,那些進來的樓蘭人幾乎瘋狂了,沖向那些古物。

「制止他們。」劉璋對湛海藍和兀突骨同時喊道,這裡常年不見陽光,又是毒蠍生活的地方,亂觸摸,就算不死也會得皮膚玻

川軍士兵和樓蘭士兵同時上前制止,可是還是晚了一步,一個老眼昏花的老大臣摸到了那金光閃閃的金鶴,手上立刻血紅一片,冒出無數紅疹。

「砍手,抬出去。」劉璋道,但沒讓川軍動,看向湛海藍。

那位老大臣是樓蘭三朝元老,忠心耿耿,為樓蘭殫精竭慮,也是因為知道老大臣一生都想看看古城樣子,湛海藍才允許他老年之軀下地下城來。

可是湛海藍還是下令士兵按照劉璋的話做。

老大臣被砍斷雙手,其他樓蘭人再也不敢動作。

劉璋走過正殿,進入偏殿,從偏殿進入後花園,走完右邊的偏殿,來到左邊的偏殿,一路上無不是金銀玉器,那些鑲嵌的珠子都算價值連城。

以前的牢蘭海沿岸,該是多麼富饒和物產豐富的地方埃

「主公,如果我們把這些拿回去賣掉換糧食,幾百年的糧食都有了。」好厲害說道,其他幾個將領也摩拳擦掌。

劉璋什麼也沒說,進入了左邊偏殿,當進入左邊偏殿時,無論是樓蘭人還是川軍都大失所望,裡面一件金銀玉器也沒有,一個個封裝的陶罐被排得整整齊齊,陶罐粗糙不堪,一點藝術價值也沒有。

一名樓蘭人服了藥物后,帶著手套揭開一個陶罐,即使戴了面罩,劉璋也覺得一股腐爛味道傳來。

「是小麥子,保存很完好。」樓蘭人說道。

又揭開幾個罐子,有水稻,有山芋,還有許多樓蘭人沒見過的蔬菜菜籽,但是川軍的人見過,那是一些闊葉蔬菜,樓蘭缺水,幾百年都沒種過這些蔬菜了。

所有都因為密封和地下城不見天日,保存大致完好,可是沒什麼價值,不過這也證明昔日的海頭城環境非常好,至少水汽充足。

「這是什麼種子,我都沒見過。」突然一個川軍士兵喊道。

那個罐子是樓蘭人打開的,樓蘭人不認識就找川軍士兵來看,川軍士兵換了兩個都不認識,直到第三個,第三個可是富農出身,家裡地多,但是又雇不了幾個佃戶長工,基本是自己種植,所以對農產品很熟悉。

但是這種子,他完全沒見過。

黃月英忍不住好奇上前觀看,她比那富農士兵還要對農事熟悉,又看了那麼多古籍,以為自己一定識得,可是走過去一看,也傻眼了。

劉璋不經意的瞥了一眼,突然大驚,三個字脫口而出:「南瓜子?」

「什麼是南瓜?」黃月英問道,心裡納悶,主公不是皇族出身嗎?怎麼會懂農事,就算懂,怎麼可能比自己厲害?

劉璋戴上手套,接過種子仔細觀看,再次確認的確是南瓜子,幾千年前的海頭城竟然有南瓜,南瓜不是美洲的嗎?怎麼可能漂洋過海跑到這裡來了?幾千年裡沒有大陸漂移吧?

可是劉璋馬上想起了南瓜起源的另一個理論,一個沒有什麼證據,但是無論《辭海》《中國大百科辭典》都說南瓜起源於亞洲。

這個理論沒有一點考古作證,只有一些縣誌和鄉志說南瓜是起源亞洲的,那圖形模糊,歷史久遠的冊子,根本沒什麼說服力,所以大多數學者都認為南瓜起源於美洲。

起源亞洲理論,只在一些老農家庭口口相傳。

沒想到自己竟然在這地下城看到了南瓜子,說明起源亞洲理論不是沒有道理,或者是南瓜同時在美洲和亞洲野生,然後被馴化,也沒什麼不可能。

南瓜可是一種高產作物,畝產三千多斤,如果一年多種,可達到六千到九千斤,要知道雜交水稻畝產才幾百到兩千斤,還需要大量水源,南瓜比雜交水稻厲害多了。

而現在的水稻完全無法和雜交水稻比,普通水稻比不了,占城稻更比不了,說占城稻耐旱,那有南瓜耐旱嗎?

雖然劉璋討厭吃南瓜,可是現在這個時代,能有口吃的就不錯了,南瓜能做菜能做主食,如果廣泛栽種,一定能多養活很多人口,老百姓日子也會好過許多,當然,川軍軍糧也會多很多。

「封存,決不允許壞了。」劉璋看到這一罐子南瓜子,比看到那些金銀玉器還要高興,很害怕這些種子年代久遠,不能種出東西。

川軍士兵連忙將罐子包了起來,樓蘭人都有點不解,劉璋開始逛了幾個富麗堂皇的大殿,都沒動過聲色,這時竟然對這一罐子種子感興趣,要不是劉璋是大漢蜀王,他們都會想:「這丫哪來的土包子。」

「主公,還有一壇南瓜子。」一名川兵欣喜地道。

接著又發現了一壇,一共三壇南瓜子,劉璋全部命人妥善封存,這是要帶回長安的。

「恩?這又是什麼?」一個士兵拿出一個灰黃灰黃的東西,大約一分米長手臂粗的塊莖,仔細觀察:「芋魁嗎?不像啊,芋魁比這圓。」

黃月英上前看了一眼,沮喪地發現自己再次孤陋寡聞,一名士兵連忙道:「叫主公看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