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821章墓室中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13日 05:12 [字數] 456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月支軍隊遠征莎車,翻越了蔥嶺,橫渡了沙漠,補給線極長,如果莎車城攻不下來,被川軍擋在城外,後面是沙漠,補給消耗,月支軍隊必滅無疑。

這個策略很好,可是趙雲卻皺眉,對黃月英道:「軍師,我們與拉提亞合作,那就合作,但是拉提亞野心勃勃,又是莎車女王,身懷異術,就這樣放了,萬一拉提亞突然背反怎麼辦?」

「是啊,是埃」兀突骨,好厲害也附和。

「我覺得她是真心與我們合作。」

彷彿是要專門打黃月英臉一般,就在黃月英話音剛落,一名士兵進來:「軍師,不好,我們失去與拉提亞聯繫了。」

「什麼?」黃月英皺眉,她讓拉提亞回去聯絡莎車人抵抗月氏軍隊,那是要一直有來往的,怎麼會突然失去聯繫?難道拉提亞真的是對自己虛以委蛇?

黃月英對自己的察人還是很自信的,從看到拉提亞第一眼,看她看劉璋的眼神,就已經大致分析出這個女人的心理。

難道真的看走眼了?

兀突骨和好厲害等人都大罵拉提亞不守信仰,早知道就該殺了。

黃月英沒有什麼情緒波動,沉聲道:「不管拉提亞是否叛變,照原計劃進行,如果拉提亞據守莎車,不與我軍合作,強攻。」

「是。」兀突骨,好厲害等武將沉聲應命。

五日之後,趙雲回返樓蘭,黃月英帶兵西征莎車,因為鄯善早已被莎車打的殘廢,精絕等小國更沒什麼反抗之力,龐統很快整頓出了一支專屬軍隊。成立精絕都護府,現在已經帶兵去了烏孫。

精絕城的精絕都護府在完善職能部門,一切都顯得井然有序。

而精絕城的北部,一座完全算不上宏偉的墳墓顯得蒼涼,一千白桿兵在一百米外守衛,三名女子穿著白衣,扎著孝布,滾在墳墓前面,沒有哭泣也沒有說完。只是靜靜地看著墳墓,好像已經麻木,又好像能看透土層,看到棺槨,看到一個親切的活生生的人影。

墳墓的後面是一片人跡無法到達的荊棘林。密集得兔子都進不去,白桿兵的任務是保護三名女子,自然不會守衛這個地方。

而就在厚厚的荊棘遮蓋下面,從外面根本看到有一個大洞,而且洞口的泥土新鮮,到處是動物爪印,而在地洞深處。一大群老鼠奮力打洞,而一名女子就站在老鼠群後面吹笛。

開始打洞的時候,拉提亞壓抑著笛音,心裡埋怨著蕭芙蓉等三人為什麼五天了都還不走。以至於頭兩天打洞很慢。

直到打出十米距離,拉提亞進了洞中,才調集了大量老鼠前來打洞,速度加快了許多。

洞中的氣味很不好聞。老鼠實在太臭了,洞璧還到處是老鼠毛。可是拉提亞沒有在意,心中默默計算著路程,應該就是這裡了,拉提亞開始指揮老鼠向上打洞。

「當。」

突然上面的土層猛地一松,全塌了下來,震動連外面的蕭芙蓉三人都是一驚,可是看著面前一動不動的墳墓,都以為是自己的幻覺,同時心裡更加悲傷。

墓穴正中的土層崩塌,砸死了好多老鼠,拉提亞停止吹笛,其他老鼠驚恐地鑽了出去,崩塌的土層地方,露出一個大豁口。

一身泥巴的拉提亞從豁口翻了上去,臉上一喜,果然是墓穴正室,一口棺槨孤獨的立在正中,周圍再也空無一物。

「你真是好可憐啊,堂堂蜀王,竟然一件陪葬品也沒有,我要是盜墓的都得氣死。」

拉提亞走到棺槨前,拿起一把鉗子,將釘住棺槨的釘子一顆顆拔掉,全力推開了蓋子,做完這些,拉提亞累的喘不過氣來。

「還好,葯還有效,你沒有變爛,這次老天沒有耍我。」

拉提亞看著劉璋蒼白但是還是完整的臉龐,笑了一下,擦了一下額頭汗水,從懷中布包里掏出一粒藥丸,喂到劉璋嘴中,又拿出水袋灌下,然後一動不動地盯著劉璋。

半個時辰過去,拉提亞臉上有些緊張,爬起來,腦袋探進棺槨里,耳朵聽劉璋心臟部位,接著再次露出喜色,拉提亞感覺到了微弱的心跳,哪怕已經有預料,還是激動得握緊了拳頭。

一片漫無邊際的黑霧之中,劉璋只覺得自己做了一個漫長的夢,一個讓自己壓抑到極點卻無法逃開,甚至身體都不能動彈的夢。

自己只能隱約聽著周圍的一切,好厲害的哇哇哭聲,東州親兵的呼喊之聲,還有黃月英淚水掉在臉上那種溫熱的觸感。

接著就是一片喧囂,自己的身體在移動,然後,一切都歸於安靜,而自己也陷入在黑暗中。

不知過了多久,一聲巨響,讓自己在黑暗中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又似乎找到一點感覺,然後聽到棺槨被撬開的響聲,接著感覺到喉嚨口有什麼順著水流進入肚中。

就在這一刻,黑暗中的自己,彷彿看到了周圍黑霧一點點變淡,自己努力的想掙脫出去,可是還是被緊緊束縛,用盡了全力,也還是看不到任何物事。

可是劉璋沒有放棄,因為他並不想死,現在感覺到周圍黑霧的鬆動,拼盡了全力掙脫,那種力量來自於求生的意念。

如果必須死,不皺眉,如果可以活,絕不放棄。

終於,那黑霧又淡了一些,而自己身體好像也動了一下,終於眼睛本能開始睜開,很久緊閉突然想要睜開無比艱難,劉璋眼前實現狹窄而朦朧。

而就在朦朧中,劉璋看到了一個臉蛋帶著喜色看著自己,隨著面前的白霧一點點變淡,劉璋看清了,並且認出了面前的人,那個莎車女王。

拉提亞很高興劉璋醒過來,但是沒有太意外。劉璋剛醒來腦子還沒開始運轉,拉提亞迅速拿出了一個盒子,上面還有溫度。

揭開盒子,裡面是一盒雞蛋粥,拉提亞拿著勺子給劉璋餵了過去,劉璋本能地吃了。

一點點溫熱的雞蛋粥下肚,劉璋感覺身體慢慢在恢復感覺,腦中的意識也開始清晰起來,並且看到了自己所處的環境。以及自己的確是躺在一口棺槨中。

當拉提亞又一勺雞蛋粥餵過來,劉璋吃下后,開口了。

「怎麼回事?我為什麼沒死?你怎麼在這裡?」聲音很沙啞,劉璋努力調整著自己的嗓音。

「瞧你,都死過一次了。醒來說的第一句話還是那麼冷冰冰的,不過,嘿嘿,你剛才被我喂東西吃的樣子好可愛。」

拉提亞笑了起來。見劉璋要繼續問,拉提亞道:「先把這碗粥先喝光吧,不然你沒體力支撐到第二次死的。」

「第二次死?」劉璋皺眉,不過為了儘快搞清楚狀況。沒等拉提亞喂,伸出剛剛恢復活動許多地方還很僵硬的手,接過雞蛋粥,自己拿著勺子快速喝了下去。

一碗熱熱的雞蛋粥下肚。劉璋感覺已經好了許多,但是腳還是麻的,無法順利站起來。

「現在可以說了吧?」劉璋問拉提亞,同時打量自己的墓穴。還有這口棺槨,自己也忍不住沮喪。真夠寒磣的。

「記得那日我親你嗎?」拉提亞問道。

劉璋點點頭。

「你是不是覺得我口水很多?」

劉璋:「……」當時還真是那麼覺得的,不過拉提亞還算漂亮可愛,也不噁心。

「那不是口水,那是我咬破了牙齒裡面藏著的藥丸,藥丸裡面的液體藥物,是一種能讓人假死的藥物。」

「假死?」

「是啊,對於我來說就是假死,這是我最後的殺手,當初藏下毒藥,就是為了有一天自己被別人抓了,用自殺瞞過敵人,然後逃得一命。」拉提亞說道。

劉璋聽著拉提亞說話,緩緩點頭,突然又發現不對:「你既然有這種藥物,為什麼當初還自己調配沒有解藥的毒藥喝下?你這不是捨本逐末,還自尋死路嗎?」

劉璋覺得這拉提亞的心機真是層出不窮,要是當初她在獄中假死。川軍看不出來,自己是不太可能毀她屍體的,那她還真能逃走。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拉提亞白了劉璋一眼,繼續道:「這藥物對我來說僅僅有假死的作用,但是它還有一個作用,就是讓人的生命活動全部停止。

也就是說,就算你得了重病,即將病死,服下藥物后,也能至少保持七天不死,只要在七天內活過來,能夠活完自己該活的時間。」

「活完該活的時間,該活的時間?」劉璋念叨著這句話,突然醒悟過來,對拉提亞道:「你是說,我現在還是只有幾個小時的命?」

劉璋也記起了當初蹊蹺,軍醫明明說自己能活到天明,可是當天晚上自己就感受到了生命枯竭。

死前最後一刻的記憶,回到了劉璋腦海,那時的自己真的好不甘心,喜歡的人就在面前,而自己竟然在即將要親吻到她,距離不過幾厘米的時候,撒手人寰。

心臟在最後跳動的一刻,是痛的。

「那當然了,我的葯又不能救你命,要是能救你命,我犯的著這麼折騰嗎?這種葯有風險,而且誰知道你的部下會怎麼安葬你?或者支撐乾屍,或者水銀灌屍,或者沉水裡。

你知道我這幾天好緊張嗎?不過你也不能怪我哦,就算出了意外,你也只是少活幾個小時,賴不到我頭上的,嘻嘻。」

拉提亞開心地說著,完全沒注意到劉璋的面色,說著還站了起來,兩隻玉臂伸展,在原地輕快地轉了個圈。

「嘻嘻,現在多好啊,這裡就我們兩個人,你再也不能忽視我了,你也不能擺你天朝王爺的架子,你也不能為其他的女人把我趕走,你的最後幾個小時,我們是平等的。」

拉提亞說著「咯咯」地笑起來,可是突然看到劉璋一臉憤怒,停了下來,努著嘴道:「你瞪我幹什麼?就算我不用藥,你還能永生不成?你現在能活你該活的時間,我可不欠你什麼。」

「滾你媽的。」劉璋終於忍不住暴了一口從沒暴過的粗口,心中的憤怒難以抑制:「拉提亞,你這變態女人,你以為一個人的幾個小時,放在什麼時間都一樣?和誰在一起都一樣嗎?

本來我可以和月英,和蓉兒,和嫣兒在一起,十幾個小時我也知足了,現在就在這個地下室,和你這個老妖婆在一起,就算能再活幾年又怎麼樣?還不如和她們在一起一分鐘。」

劉璋現在真的是氣憤之極,在臨死前的那一刻,自己的不甘心,竟然都是面前這個變態女人造成的,在死前,就覺得這個拉提亞變態,沒想到這麼變態。

竟然為了能和自己單獨呆在一個空間裡面,折騰了這麼多,害得自己臨死都沒能吻到黃月英,此刻拉提亞在劉璋心裡,簡直比最壞的巫婆還要壞百倍。

「你這麼凶幹嘛。」

突然一個泣音傳來,拉提亞的面色從開始的開心,隨著劉璋的說話,越來越陰沉,最後終於忍不住委屈的哭了起來。

拉提亞一邊哭說著:「你以為我做這麼多容易嗎?可是你都這個時候了,還是用別的女人來挖苦我。

劉璋,我告訴你,我根本不想崛起什麼莎車帝國,也不想當什麼女王,也不想什麼讓莎車與大漢平等,更加厭煩帶兵打仗。

我做那麼多,騙了大秦帝國,騙了月氏帝國,騙了你大漢帝國,成立一支軍隊征戰,只是因為我想你能平等的看我,不因為我是小國的人輕視,不再擺你那副大漢大官的臭臉。

我沒有想過要怎麼凌駕你之上,沒有想過要你怎麼求我,沒有想過將你給我屈辱還給你。

我只是心裡渴望能和你好好說話,你知道嗎?可是如果我只是莎車一個公主,你會好好與我說話嗎?我在漢中和西羌時,你好好與我說過一句話嗎?

心裡無時不刻不在想著怎麼利用我這個公主身份。

當初你在陽平關城樓上親了我,那是我的初吻呢,一個女孩的初吻,你知道會對那個女孩造成多大的影響嗎?你知道我當時多麼渴望你過來與我說幾句話,讓我看看你尷尬道歉的樣子嗎?

可是你做什麼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