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820章梟雄闔然長逝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12日 22:13 [字數] 33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黃月英詫異的睜開眼睛,卻只見劉璋臉部痛苦掙扎了一下,突然摟著自己腰肢的手一松,在黃月英眼前緩緩閉上了眼睛。

就在距離紅唇僅有一公分的地方,劉璋突然感覺到頭部劇痛傳來,好想吻上去,可是,劉璋已經做不到,看著面前玉琢般的心上人,生命逐漸枯竭,倒在了玉體的懷中。

「夫……君……」黃月英低聲喊了一句,胸前的男人再沒有一絲生命的氣息。

黃月英沒有竭斯底里,甚至沒有出聲,連淚水突然滑下都沒察覺,只是抱著劉璋的屍體。

一代梟雄赫然長逝。

雖然軍醫說劉璋最多可活到明天早上,但是門外的蕭芙蓉和曲凌塵,幾乎同時猛地心跳了一下,一起推開大門。

大門外一名黃衣女子奔跑進來,徐昭雪剛剛給拉提亞喂下了解藥,就立刻飛奔回來,王緒本來接到劉璋命令,明天中午之前不讓徐昭雪進來,可是卻沒有阻擋徐昭雪。

王緒知道劉璋是不想給徐昭雪留下太多記憶,也不想徐昭雪打擾他和黃月英,但是現在主公都去了,還阻擋來做什麼?

屋內,一身新娘紅袍的黃月英抱著劉璋,蕭芙蓉,曲凌塵,徐昭雪跪了下來,默默的跪著,任淚水流淌,沒有一點聲音。

「主公。」

「主公。」

好厲害,王緒以及兩千東州親兵跪了下來,向劉璋的房間跪拜,每個人心中都鑽心的痛,這種痛不是作偽,不是敷衍。

這些將士人人都知道生前的劉璋帶給了他們什麼。

好厲害面龐顏色不斷變換,不斷壓抑。可是終於大哭起來,這是好厲害一生中第一次哭,而且像一個女人一般哭的撕心裂肺。

自己本是南荒一個打石匠,如果不是主公,如果不是四科舉仕,他這一輩子就只是一個打石匠,別說是受封五虎上將之首,名震天下,在大漢第一軍閥中地位超然。

就是自己當初最小的心愿。娶到南宮雀兒也絕對不可能,自己一輩子就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打石匠,在銀月洞無聲無息地過完一生。

王緒,最開始就是劉璋的親兵隊長,可是六年前的王緒。連趙韙的弟弟趙穗都不敢得罪,只是一個盼著季末薪俸的碌碌將軍。

而因為劉璋,自己統領著川軍最精悍的東州親兵,作為劉璋的親兵隊長,就算武力平平,也同樣天下聞名。

這六年來,自己從劉璋出涪城起。忠心於劉璋,涪城之戰,不止點燃了法正張任等川軍文武的雄心壯志,也同樣讓以為就從此混吃等死的王緒。點燃了心中的一團火。

而劉璋回報了他的忠心,六年來給予了王緒無限的信任。

在王緒心中,劉璋不止是主公,也是崇敬的對象。無論是劉璋帶兵,劉璋的御人。劉璋的不屈,都讓他深深敬仰,劉璋在王緒心中早已是一個不會倒下的豐碑。

而就在這一刻,在異國他鄉,劉璋離去,王緒只覺得眼前一片黑暗,王緒心中沒有什麼偉大的理想,也不理解劉璋心中的大業,但是他只是習慣性地跟隨著劉璋,服從劉璋的任何命令。

在王緒心中,自己只是一個附著在劉璋身上的跟隨者,劉璋去了,皮已不存,毛將焉附?

兩千東州兵,是昔日兩萬多東州兵抽出的精銳,當初的東州兵戰力強悍,但是毫無軍紀,而且說到戰力強悍,也只是個人強悍,當初的東州兵不過是三輔逃過來的難民,能夠逃到蜀中來,自然是身強體壯之輩。

可是整體的戰陣進攻實在不怎麼樣。

是劉璋徹底改變了他們這一支軍隊的性質,從一群散兵游勇變成一支紀律嚴明的軍隊,從一支紀律嚴明的軍隊,變成一支鐵血之師。

當第一次整軍訓練結束時,劉璋賦予了他們紀律。

當川軍贏得荊益民心時,劉璋賦予了他們軍魂。

當川軍在漢中大勝西涼軍,可以理直氣壯喊出:「川軍無敵」時,劉璋賦予了他們驕傲。

川軍無敵,作為川軍中最高級別軍隊存在,他們作為士兵的地位也達到巔峰。

好厲害,王緒,和所有東州兵,都是伴隨著一個亂世梟雄的崛起,而閃耀於亂世。

趙雲,龐統很快到來,精絕女王帶著精絕群臣到來,全部跪伏在劉璋殯天的殿外,而讓人意外的,那五千莎車軍隊來到了大殿外面,隔著一里向劉璋伏拜。

是劉璋給了他們夢寐以求卻連幻想都不敢的自由,有什麼恩賜能比得過自由?

一夜之間,川軍所有軍隊,精絕文武,全城縞素。

「黃夫人。」一口棺槨抬進大殿,兩名士兵抬出劉璋的屍體,龐統,趙雲,兀突骨等文武走到黃月英面前。

「叫我軍師吧。」黃月英看著擔架上的劉璋,默默說著,黃月英知道,叫黃夫人會讓她分心,如果夫君泉下有知,一定希望此時自己記得自己軍師的身份。

「夫君,你一直擔心你走後,月英不能全心輔佐循兒,所以一年多里,不敢給我說你心中想說的話,月英要向夫君證明,月英一定能做到,因為月英知道,大業就是夫君的生命。」

「軍師。」龐統頓了一下,輕聲道:「主公去世的消息,已經快馬傳報長安,主公屍身要運回中原嗎?」

「當然要運回中原,難道葬在異國他鄉,不但要運回去,還要盛葬。」兀突骨大聲說道,劉璋不但給他帶來了最愛的妻子,自從自己加入川軍后,一直受著重用,位居五虎上將,兀突骨心裡對劉璋還是很感激的。

而且一代梟雄就葬在精絕這樣的黃沙小國,兀突骨都覺得憋屈。

「不運回中原,也不盛葬,就葬在精絕城外。」黃月英看著劉璋入棺,沉聲說道:「這裡距離中原萬里之遙,屍身運不回去的,只能運衣冠,我想就在長安和成都建立衣冠冢,等以後安定了,再回來取主公屍身,帶回中原大葬。」

龐統等人沉默不語,一代雄主,死於異鄉,死後也是這麼蒼涼,幾人心裡都不好受,可是又都同時覺得,這種死後的蒼涼,似乎是在詮釋劉璋的一生。

生前身後,劉璋都只是為了大業,犧牲了自己太多太多。

劉璋的屍身裝殮完畢,眾人送出大殿,蕭芙蓉,曲凌塵,徐昭雪含淚跟著,龐統等人也要跟上去,黃月英道:「士元,子龍將軍,兀突骨將軍,你們的守喪時間最多一天,晚上召開軍議。」

「什麼?」兀突骨驚訝起來,主公剛剛去世,怎麼立刻就要打仗,這對劉璋也太不尊重了吧?

「沒有商量的餘地,除非不想再留在川軍。」

黃月英說完轉身,連棺槨都沒跟,就走向了相反的方向,兀突骨等人都詫異起來,完全無法理解黃月英,覺得黃月英很無情。

只是兀突骨等人感受不到,黃月英看著劉璋的棺槨轉身,需要多大的勇氣。

月氏軍隊就在這兩天應該出沙漠了,就要攻佔莎車了,如果等月氏軍隊站穩腳跟,大漢遠距離與一個帝國開戰,是多麼艱難。

這是夫君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唯一牽挂的一件事,自己怎麼能不辦好,滅了月氏軍隊,就當為主公送行吧。

黃月英走向了關押拉提亞的大牢,她需要得到拉提亞的合作,而且黃月英從第一次見到拉提亞,就覺得拉提亞一定會同意合作。

傍晚,文武都如數回來了,黃月英沒有說什麼,對著所有人說道:「拉提亞已經答應與我們合作,月氏軍隊必敗無疑。

但是我們糧草不多了,也不能大量攫取精絕人的糧食,所以子龍將軍,你帶一萬騎兵先返回樓蘭。」

「是。」趙雲應命。

「士元你整編一下烏孫軍隊,同時建立精絕都護府,都護精絕周邊,包括鄯善和龜茲的一部分,以及周圍小國。

精絕都護府成立后,士元帶兵北上烏孫,烏孫現在王宮被我們控制著,我的建議是,烏孫國王帶回長安養老,頒布推恩令,分封他的七個膿包兒子為烏孫國王,將烏孫劃分為七部分。

同時建立烏孫都護府,士元你是夫君冊封的護西域中郎將,都護府成立后,可著手組織整個西域的邊軍,然後率軍以烏孫為基,進攻大宛。

建立大宛都護府和向長安關中馬場輸送大宛馬是最終目標,耗時曠日持久,士元保重。」

黃月英在率天山都護府的軍隊進攻烏孫時,就已經看到了烏孫國王的七個兒子多麼愚蠢和迂腐,說朽木不可雕,那是侮辱了朽木,真懷疑彌天是不是那國王的親兒子。

「是。」龐統應道。

「兀突骨將軍率領藤甲兵,好厲害將軍率領五千莎車騎兵,王緒將軍率領夫君的東州親兵,你們隨我一起進軍莎車,擊敗月氏軍隊。

拉提亞已經提前去了莎車,聯絡莎車百姓抵抗月氏,只要我們在月氏軍隊進入莎車城前,趕到莎車,就是完勝。」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