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815章你得多虛偽?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11日 13:00 [字數] 332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可是在西域誰也不認識她徐半仙,在莎車受的委屈,哪是她這樣一個不諳世事的姑娘能承受的,也難怪徐昭雪這麼傷心難過。

「夫君,那個拉提亞是個大魔頭,她在所有官員將領,還有五千騎兵以及我的脖子上套了這個玉環,這玉環拿不下來,如果強制拿下來,會被她知道,玉環裡面有一條蛇,只要我們背叛她被她知道,她就會立即殺了我們。

我在莎車軍裡面,一直受人監視,那些監視我的人要是把我丟了,也會被殺,我根本出不來,今天幸好看到夫君經過這裡,雪兒才能用艾草吸引夫君注意。

夫君看到艾草就想到了雪兒,雪兒好感動……嗚嗚嗚……」

徐昭雪又抱著劉璋哭了起來,劉璋尷尬地看了一下旁邊的蕭芙蓉和曲凌塵,剛才徐昭雪情緒激動倒沒什麼,這個時候又被抱著,劉璋就有些不自然了,蕭芙蓉和曲凌塵裝著沒看見,一個看地一個欣賞風景。

「哦,對了,本來雪兒看到夫君,還是不敢那麼行險的,但是我發現了拉提亞魔頭一個陰謀,肯定是對夫君和漢軍的陰謀。」徐昭雪小手還掛在劉璋肩膀上,抬起頭鄭重地對劉璋說道。

「哦,什麼陰謀?」劉璋擰眉問道。

「拉提亞在精絕的水裡下毒了。」徐昭雪說道。

「什麼?當真?」劉璋大驚,精絕的水裡下毒,那得毒死多少人,毒死什麼人?川軍兩萬人在這裡。黃月英在這裡。龐統在這裡。好友蕭芙蓉和曲凌塵,如果被下毒,那後果……劉璋驚出一身冷汗。

「夫君莫急,那毒藥不是致命毒藥,是慢性昏迷毒藥,如果下劇毒藥,夫君的軍中醫生不少,多半會被察覺。所以拉提亞不會下劇毒藥的。

我也是看到莎車軍中的士兵脖子上起紅暈,自己脖子上也起了,才發現拉提亞的陰謀,這種毒藥我以前見拉提亞用過,鄯善國都城就是這麼被莎車攻破的。

這種毒藥前期根本不會發作,只是中毒的人每晚嗜睡一些,但是只要累計到十天左右,就會一起爆發,人就會陷入昏迷,怎麼喊都不會醒。到時候任人魚肉。

我發現莎車兵中毒,很快想到肯定是那女魔頭要害夫君。一直焦急地想辦法找你,可是被監視的太嚴,根本見不到夫君,今天夫君到了營外,雪兒才有機會行險一搏。」

劉璋眉頭緊皺,看向蕭芙蓉和曲凌塵,果然脖子上有一些淡淡的紅暈,但是這些紅暈太不惹眼了,咋看上去還像是女子害羞的,根本察覺不到是中毒。

好險惡的居心,那拉提亞慣會表演,且心機深沉,果然不會任人魚肉。

拉提亞一直被監視著,是什麼時候能給全城的水源下毒?劉璋腦中閃過疑惑。可是現在不是追究毒藥來源的時候,解毒才是根本。

「雪兒,謝謝你。」劉璋這次是真的感激徐昭雪了。徐昭雪連忙擺小手:「夫君,雪兒是你的小妾,自然該幫著夫君的。」

徐昭雪知道自己已經沒機會成為劉璋妻室了,早已認命,如果能脫離拉提亞魔掌,別說當劉璋妾室,就是奴婢徐昭雪都願意。

可是這「小妾」倒是讓劉璋尷尬不已,但是很快正色,對徐昭雪道:「徐姑娘……」

「夫君,你怎麼這樣叫人家?」徐昭雪委屈地道,黑色的眼睛滴溜溜地看著劉璋。

劉璋這時不想在其他事上與徐昭雪磨,情急之下立即改口:「雪兒,那你知道這毒的解藥嗎?」。

徐昭雪聽到劉璋的稱呼,心裡甜蜜,可是聽到后一句話,小臉立刻頹喪起來:「雪兒知道解藥,但是現在已經來不及了,雖然現在漢軍中毒並不深,但是就算現在停止飲水,以後也會留下很嚴重的後遺症,容易疲憊,全身無力,恐怕都不能戰場作戰了。」

劉璋心一沉,立即停止飲水都沒用,可是川軍現在還不能停止飲水,精絕本來就水少,除了現在用的水源,哪裡還有別的水,最後就算不毒死也渴死了。

「解藥必須五日之內服下,但是其中一味葯遠在崑崙雪山,距離這裡兩日路程,否則十日之後還是昏死,最低永久癱瘓。」

「好狠毒,連自己的人也不放過。」蕭芙蓉插口說了一句,可是她和曲凌塵現在都沒什麼感覺,而且還覺得上天真的太好了,她們知道劉璋不會讓她們做傻事,可是劉璋若走,她們活下去還有什麼意思。

現在中了毒,正好一了百了,跟隨劉璋離去,蕭芙蓉和曲凌塵沒有半點恐懼的感覺,蕭芙蓉的話,僅僅是為川軍將士擔心。

「雪兒,你先說解藥吧,無論如何,本王總要試試。」劉璋絕不甘心這麼多人被拉提亞害死,此時對拉提亞已經恨到極點。

「恩。」徐昭雪點點頭,正要說,突然外面傳來士兵的聲音:「女王陛下,殿下有事,暫時不能見你。」

「魔頭來了。」徐昭雪小臉煞白,雖然在劉璋這裡,但是還是對拉提亞有本能的恐懼。

劉璋長出一口氣,心境轉換,這時倒是想見見拉提亞,生吞活剝了,掌著徐昭雪肩膀,輕聲道:「雪兒迴避一下,將解藥的藥方告訴嫣兒,立即去準備解藥。」

徐昭雪說五日之內必須服下,現在去昆崙山再回來,起碼是六七日了,根本來不及,但無論如何早取來一刻是一刻。

徐昭雪點點頭,和曲凌塵走到一邊去了。

「你們……昨日說要見我,對我說滾,今天又見我,又不見,他劉璋就這麼耍著我玩嗎?好,他要見就見,不見我不伺候了。」

拉提亞正要離開,就聽到裡面劉璋用生硬的語氣喊道:「叫她進來。」

劉璋坐在一個石凳上,蕭芙蓉在一邊揉著劉璋肩膀,拉提亞一上前,就怒不可遏:「劉璋,你什麼意思?三番五次說召見卻不見,你把我拉提亞當什麼了?

我見過過河拆橋的,沒見過你這麼狠的,才剛把我莎車軍利用完,你要對我莎車下手就算了,為什麼三番五次侮辱?這樣能讓你有快感嗎?你很滿足嗎?

劉璋,我受夠你了,我拉提亞不怕死,你要殺要剮儘管來,但是別戲耍我,別用你那大國的嘴臉來對我們,我們小國的人也有尊嚴,既然你不願見人,那我不奉陪了。」

拉提亞轉身就走,剛走出三步,突然聽到一聲響徹的拍打聲,劉璋猛地一拍桌子,厲聲道:「恐怕由不得你。」

劉璋話音一落,兩名東州兵舉著長矛上前。

拉提亞看著面前寒光閃閃的長矛,回過頭來,突然對這劉璋笑了一下:「你終於要殺我了嗎?好啊,你儘管來啊?」

拉提亞反手捏住長矛矛尖,菱形的開口將拉提亞的小手劃出血跡,拉提亞一心洗刷以前的恥辱,可是這一個月來恥辱一個接一個,受夠了這樣的日子,那被長矛劃開的傷口,抵不上心裡難受的百分之一。

劉璋坐著沉默兩秒,突然起身走到拉提亞面前,一把提起拉提亞領口,將拉提亞的腳尖提得抬起來,下巴上揚,劉璋一個字一個字地冷聲道:「你是不是篤定了我不敢?」

「呵呵。」拉提亞看向憤怒的劉璋,突然笑了,眼睛中露出不屑:「劉璋,我拉提亞不是第一天認識你了,你什麼樣的人我會不清楚嗎?

我不知道你現在為什麼這麼憤怒,但是我知道只要你出現了現在的表情,我拉提亞絕對死路一條,哪怕有五千精銳騎兵的性命在我手中,哪怕月氏帝國正在入侵莎車,你劉璋都不會放過我。

可是你以為我就怕你了嗎?你劉璋殺人我又不是沒見過,要車裂,要五馬分屍,隨你便。」

拉提亞小手握住劉璋的手腕,用力掰開,頭瞥向一邊。

劉璋捏緊拳頭,用全身力氣道:「拉提亞,如果是之前,你只要同意歸還五千騎兵,同意一起合作對抗月氏軍隊,我劉璋會放過你,可是我問你,精絕城水裡的毒藥,不是你放的嗎?」。

「你這麼快就知道了?」拉提亞眼中的驚訝一閃而過,不過很快恢復了常色,冷笑了一聲,「是,那又怎樣?難道只允許你劉璋處處算計我,讓我成為你的傀儡,讓莎車軍全軍覆沒,擊敗烏孫軍隊后,我拉提亞還成了走狗弓箭,被你過河拆橋。

難道我還不能反抗嗎?你劉璋是不是只允許你利用別人,算計別人,毀滅別人,踐踏別人的尊嚴,你劉璋到底傲慢到什麼程度?」

「原來你是這麼想,那你還要我怎麼放過你?」劉璋緊盯著拉提亞,過了一會,深吸一口氣:「拉提亞,聽著,你只有一個選擇,如果你立刻交出解藥,我可以饒你不死。」

「哈哈哈哈。」拉提亞看著劉璋,突然大笑起來,笑的有些凄涼:「劉璋,你還真不愧是一方霸主啊,你得多虛偽?多無恥?」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