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808章急轉直下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8日 22:20 [字數] 446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長矛彎刀一起砸刺在兀突骨身上,卻不能入肉分毫。

兀突骨暴怒,瞪著血紅的眼睛看向周圍的烏孫軍,哪怕悍不畏死的烏孫軍也微微一驚,接著就看到大斧在火光下的金屬光芒。

斧頭三百六十度旋轉,二十幾名圍攏的士兵斷頭斷腰斷腿,瞬間全部被砍成幾段,屍塊碎落滿地。

烏孫軍靠著自殺式衝鋒,竟然沖開了已經混亂的藤甲軍,許多烏孫兵沖了出去,但是被藤甲軍殺的也實在不少,衝出來的烏孫兵只有一千多人。

「放箭。」王緒沉聲下令。

一排箭雨向衝出來烏孫兵射過去,東州兵的排射是經過張任專門訓練的,不求完全精準,只求全面覆蓋,那些箭矢在空中排成了整齊的一字型,向烏孫兵覆蓋過去。

一波箭雨三百支,第一波射出,第二波緊隨而至,接著是第三波箭雨。

第一波射翻前面的烏孫兵,第二波射翻中間的烏孫兵,第三波射翻後面衝出的烏孫兵。

三波箭雨過後,衝出來的一千多烏孫兵剩下不到五百人。

而就在同時,蘇藍指揮的兩隊弓騎兵箭雨拋射而下,一千根箭矢砸了下來,五百名烏孫兵被釘死七七八八,剩下幾十名烏孫兵孤零零向東州兵本陣衝鋒。

根本不用觸及盾牌陣,前排射箭的東州兵收了弓箭,舉起長矛殺過去,幾十名衝殺了半天的烏孫兵被以逸待勞人多勢眾的東州兵迅速殺滅。

劉璋眉頭緊皺,雖然烏孫兵一個也沒撼動自己,但是憑著區區的步兵,竟然衝過了大宛馬組成的騎兵,避過了弓騎兵隊。沖開了藤甲軍,還殺到自己本陣來了,這樣的戰力著實讓人吃驚。

而彌天比劉璋更震驚,也更憤怒,他原本以為川軍只有藤甲軍是無敵的精銳的,可是現在才發現完全錯了。

莎車騎兵他是知道的,但是蘇藍的弓騎兵,那強大的複合弓穿透力,山口一戰根本沒看清楚。

讓彌天非常意外,要不是這支弓騎兵的牽制,烏孫兵衝出藤甲軍陣的,絕不止一千多人。

而後面劉璋本陣的士兵,彌天就從弓箭的射殺。就看得出來這支部隊多麼精良,何況後面還有一個嚴絲合縫的盾牌陣。

雖然漢軍只有一萬人,可是這要衝過去得耗費多少人?如果不是自己的士兵全部無懼死亡,就是多十萬人,也未必殺得了劉璋。

烏孫兵還在衝殺,可是彌天已經絕望了,絕望的彌天沒有退縮。也沒有自殺,彌天拔出了佩劍。

人力有時而窮,烏孫兵無論多麼英勇,多麼無懼死亡。當藤甲軍分散結陣,大宛騎兵組織起第二次衝鋒,烏孫兵迎來了末日。

在弓騎兵射擊,藤甲軍阻擋。莎車騎兵的衝擊下,烏孫軍終於全軍覆沒。

而這時劉璋看到。彌天率著自己的寥寥幾十個親兵,向川軍沖了過來。

「這是做什麼?」劉璋眉頭一皺,突然隱約了解,現在彌天要率著親兵逃跑,在大宛馬騎兵的追擊下已經基本沒可能了,就算逃跑又怎樣?彌天逃出生天,上天還能給他第二次中興烏孫的機會嗎?

如果當初關中一戰,輸的是自己,自己還能重新再來一次嗎?

而現在彌天可能比自己當初輸在關中之戰更慘,因為他失去了這支軍隊,也就失去了一切,這樣回到烏孫,必然是被各方打擊,那對於彌天這樣的人來說,無疑是最大的屈辱。

而且,就這樣逃跑,彌天何顏面對已經失去的將士?所有士兵在彌天率領下陣亡了,如果彌天就這樣逃跑,那彌天真的與那些戰死的將士同心同德過嗎?

真正的奸雄不放過一絲機會,這時肯定會逃跑,但是彌天沒有,劉璋壓抑的胸膛呼出一口氣,看起來彌天和其他梟雄還是不同,他有梟雄的能力,但他也是一個真正的愛國者。

彌天的幾十個親兵瞬間淹沒在大宛馬的騎兵流中,劉璋不介意留彌天全屍,但是也不可能讓自己的士兵束手束腳,這會讓自己的士兵出現更多傷亡。

彌天和幾十名親兵不可避免地被踏為肉醬。

彌天的烏孫軍全軍覆沒,劉璋率領川軍佔領了王府,拉提亞迫不及待要知道野克的情況,劉璋立刻派人搜尋。

「感謝大漢天軍的救國之恩。」精絕女王回到王宮,看著熟悉的宮殿,喜極而泣地向劉璋拜了下去。

「女王陛下,你還是先去換一身衣服吧。」

劉璋拿著一杯茶裝著喝了,精絕女王這才發現自己還裹著劉璋髒兮兮的外衣,臉上一片紅暈,立刻跑向了側殿。

劉璋看著精絕女王出去,笑了一下,對一旁的王緒道:「趙雲和龐統什麼時候能到?」

王緒想了一下:「白龍堆的沙塵暴季節已經過去一個多月,如果是騎兵的話,應該就在這些天吧。」

劉璋點點頭,彌天消滅了,還有烏孫本**隊和貴霜軍隊,能夠在烏孫援軍到來前消滅了彌天,省去了很多麻煩,但是烏孫援軍和貴霜不消滅,西域始終不會安定,特別是貴霜軍隊,那是一個帝**隊,絕不容貴霜染指西域。

另外還有個拉提亞,劉璋瞥了一旁焦急站著的拉提亞,現在自己用她已經把彌天消滅了,她的利用價值已經大打折扣,該怎麼處理?

那五千騎兵掌控在拉提亞手上,如果直接殺了拉提亞,五千騎兵也玉石俱焚了,五千軍隊,五千大宛馬,五千副盔甲,劉璋是當真捨不得。

就在這時,劉璋突然捕捉到了拉提亞眼角看向自己的餘光,劉璋一愣,旋即大悟:「感情這姑娘面上的緊張是裝出來的,故意裝作焦急哥哥,其實在看自己的反應呢?」

也難怪,以拉提亞的聰慧不會想不到。現在消滅了彌天,她的性命完全捏在劉璋手上,當然要為自己的性命憂心。

劉璋已經傾向於殺了拉提亞,這姑娘面上清純可善,心底可是漆黑的,自己哪天被害死都不知道。

就在這時,精絕女王已經出來,後面還帶著一群精絕的文武,這些人都被關在地牢。劉璋注意到拉提亞的目光看向了這些文武的後方,當發現沒有野克后,眉頭皺緊,劉璋感覺這次她的憂慮是真的。

「感謝大漢天軍救國之恩。」精絕女王帶著眾文武一起拜下去。

「不必多禮,精絕是我大漢藩屬。只要不悖逆大漢,我大漢有責任保證任何一個屬國安全,只是。」劉璋頓了一下道:「女王陛下,這次精絕子民應該犧牲了不少吧?這是一個遺憾,還請女王節哀,也請精絕人民節哀。」

劉璋的話,讓精絕女王和眾文武都神色黯然下來。這次精絕城頭被彌天拿來死掉的人上萬,精絕的總人口也不到兩萬,小小精絕城,現在已經沒了超過一半人口。這叫精絕女王和其他精絕人如何不傷心。

同時更加仇視烏孫人。

過了一會,精絕女王勉強抬起頭來:「烏孫入侵,這是精絕的百年大難,但是好歹多虧蜀王殿下救下了國家。只要我們精絕還有人,精絕就不會亡。」

劉璋點頭。精絕女王又道:「蜀王殿下,馬上進入冬季,精絕因氣候乾燥,到了冬天更是脫水嚴重,容易滋生疾病,漢軍在精絕駐軍,我們精絕上下歡迎,但是請蜀王除了多備水之外,還要備一些藥物。」

精絕和樓蘭一樣,也是逐漸沙化的國家,百年下來,氣候越來越乾燥,可耕種的地方越來越少,甚至精絕還定下了許多保護環境的法律,比如砍樹一棵,罰牛一頭等。

但是還是擋不住沙化,到現在不僅氣候條件惡劣,糧食不足,嚴重缺水,還因為乾燥氣候和缺水產生許多疾玻

精絕人常年生活在這裡,當然有防止這些疾病的藥方,精絕女王一一報給劉璋,劉璋雖然不太懂醫術,但是聽來都是一些針對缺水之後,產生的消化遲滯鹽鹼沉澱的藥物,沒什麼大不了的,這些川軍都帶了一些,為的是橫渡西域的乾旱地區。

在前往且末的行軍路上,就用了許多藥物,要不然肯定會因為乾燥脫水衍生的疾病產生大量傷亡。

女王說完正準備退下,兩個東州兵帶出一個男子出來,正是拉提亞的哥哥野克,當野克出現的時候,拉提亞那種焦慮終於消失了,劉璋看到還浮現出了一點喜色,心想這個姑娘也不是一點人性沒有。

可是又害怕拉提亞依然在演戲,劉璋不敢把她的表情太當真。

「殿下。」拉提亞突然走了出來,表情平淡,對劉璋道:「除精絕女王說的這些藥物,殿下還應該準備甘草,白茅根,積雪草,以及大量普通的三雪蟲草。」

「三雪蟲草?」劉璋對這個有點敏感,不過他知道在西域三雪蟲草還是很多的,只是當初醫治黃月英的三雪蟲草有特殊要求,所以更難找,要找普通的三雪蟲草要好找的多。

可是即使好找的多,那是也屬於很貴重的藥材,沒看當初煥瑤為了那一株三雪蟲草爬那麼高懸崖嗎?還要大量的三雪蟲草,這是那麼容易的事嗎?

「需要這些嗎?」劉璋問精絕女王道。

精絕女王皺了皺眉,她對佔領精絕的莎車國沒好印象,當然對拉提亞也沒好印象,可是也不敢在劉璋面前大意。

可是仔細在腦中搜尋一圈,還是答道:「這些,應該不需要吧。」

劉璋看向拉提亞,拉提亞隨口道:「本來不需要,但是要在被大量蛇蠍爬過的地方生活,就需要。」

「需要嗎?」劉璋回頭又問木鹿大王,木鹿大王摸了摸腦袋,這可為難他了,沒錯,木鹿大王是養了許多蛇蠍,還有蜈蚣,蜘蛛,豹子,豺狼,老鷹。

可是這些的數量就算加起來,也沒拉提亞一次動用的蛇蠍百分之一多啊,「大量的蛇蠍爬過?」木鹿大王以前壓根沒見過這麼多蛇蠍,怎麼可能知道「大量」蛇蠍爬過的地方,需要怎麼預防中毒。

「我不知道。」木鹿大王憋了半天說道。

劉璋又看向拉提亞:「你說說為什麼。」

「不信拉倒。」拉提亞直接大踏步走了出去。

「蜀王殿下息怒。」野克看到妹妹竟然在劉璋面前這麼大脾氣,嚇了一跳,急忙向劉璋告罪。

劉璋擺擺手表示沒事,自己還在思考要不要殺拉提亞,主要是看重那五千騎兵,還有看拉提亞還有沒有利用價值,如果這兩樣思考好了,拉提亞發一次脾氣實在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三天之後,北方探報傳來消息,大量烏孫兵接近精絕,劉璋心道,果然還是來了,看來烏孫的人再**,還是怕彌天得罪了大漢,所以只能破罐子破摔,先打贏這一戰再說。

只是那些烏孫人不知道,彌天大錯已經鑄下,但是本人卻死了,精絕城掌握在川軍手裡,烏孫軍已經沒了威脅,城池在手,就算是當初彌天的軍隊又如何?

劉璋正要下令全軍防守,幾乎在同時,東方快馬來報,趙雲率著一萬西涼騎兵趕到,其餘軍隊正在幫樓蘭復國。

趙雲率軍到了,劉璋再也沒有顧忌,立刻命令兀突骨率領五千人與趙雲合兵一處,在精絕北方設伏,準備全殲烏孫軍隊。

這時,劉璋覺得也是該與拉提亞談一談的時候了。

「去叫拉提亞過來。」劉璋對親兵道,親兵領命而去,就在這時,劉璋突然感覺一陣暈眩,手撐了一下桌子,頭上一絲絲的刺痛傳來,劉璋大吃一驚,難道病又複發了?

一旁的蕭芙蓉嚇了一跳,她一直在劉璋身邊照顧著,自從半年之期過後,只要不是作戰就不離寸步,時時注意著劉璋情況。

前面十幾天劉璋的精神都很好,甚至最後幾天面色還有些紅潤,是最近一年來難得的好氣色,蕭芙蓉都有一種劉璋病快好的錯覺,可是自從拿下精絕以後,劉璋的氣色急轉直下。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807章亡命之戰(求訂閱)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809章軍師來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