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806章大宛馬組成的騎兵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7日 23:02 [字數] 447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莫達爾漢知道彌天的想法,只有烏孫無懼於任何大帝國,才算是真正的崛起,但是一下子得罪兩個大帝國,莫達爾漢心裡還是覺得很不安,就算莫達爾漢與精絕城內所有烏孫人一樣,對烏孫有自己的驕傲。

但是大漢的實力擺在那裡,不容他們質疑,這種壓力是不可避免的。

「劉璋,必殺。」彌天沉默了三秒,從牙縫裡擠出四個字,如果是最開始交戰,這還可以商量,或許為了給烏孫一點發展時間,擊敗了川軍后,彌天還可以考慮放了劉璋。

但是經過這二十天,彌天已經對劉璋恨之入骨,不殺不快,現在的彌天覺得,只有敢於殺劉璋,殺了劉璋,烏孫才能真正崛起,否則自己以後都有陰影。

莫達爾漢緩緩搖頭,覺得彌天有些衝動,不過也沒說什麼,正是因為彌天的衝動和凌厲,才有他們這一支強**隊,如果彌天也八面玲瓏,凡事瞻前顧後,肯定沒有今天的這三萬軍隊。

一個衝動但凌厲的領袖,許多時候比一個穩重但瞻前顧後的領袖好得多。

而且莫達爾漢想,現在大漢三分天下,川軍雖強,也不可能放著另外兩方不管,大舉向西域進攻,光看這一次漢軍遠征出動軍隊的規模就清楚了。

如此一來,就算烏孫得罪死了川軍,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劉璋,死就死了吧。

而就在這時,一名烏孫兵倉惶進來稟報:「殿下,不好了,漢軍攻城了。」

「黎明攻城?」莫達爾漢一驚,烏孫人受漢文化影響大,兵法略有涉獵。黎明攻城這樣的戰術還是知道的。

「慌什麼?難道漢軍還能打進城來嗎?」彌天不滿地盯著一臉驚慌的士兵,他對自己有信心,對自己的士兵也有信心,就算是黎明攻擊,烏孫人也肯定能防守。

「漢軍,已經進城了。」士兵弱弱地回答。

彌天和莫達爾漢愣了幾秒,彌天猛地咆哮起來:「什麼?你再說一遍?本王子幾天不在你們的防禦就這麼疏鬆了嗎?你們還是要興國的士兵嗎?」

彌天瞪大了眼睛,一把抓出牆上的佩劍,一劍拔出。士兵嚇了一跳,急忙道:「王子殿下,漢軍是從城內進來的,他們根本沒有從城外攻擊,是突然出現在城內。」

「你說什麼?」彌天拔劍的動作一下子停了。緊緊盯著士兵,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士兵又顫聲重複了一遍,彌天一腳踢翻士兵,提著劍就向城外趕去,大隊親兵跟隨。

…………

川軍很快攻下了瓮城,大隊軍隊開出向外城進攻。從內向外進攻方便無比,那些烏孫兵根本不能發揮防守優勢,藤甲兵從城牆上向外城烏孫兵殺過去,一千東州兵衝到城門處。

無數火油瓢潑而下。大火瀰漫,許多東州兵被燒成火球,但是還是許多士兵衝到了城門口,拉開了沉重的精絕城門。

「殺。」

一裡外的樹林突然冒出無數火光。看到精絕城門打開,蘇藍率著一千弓騎兵。五千莎車騎兵向城門殺來。

笨重的烏孫兵在藤甲兵的絞殺下,根本沒有還手之力,那些忍不住脫掉細沙鎧甲的士兵,瞬間就被蛇蠍淹沒,不用騎兵沖,這些烏孫兵就已經被殺的差不多了,劉璋已經高估了這些烏孫兵平地作戰的戰力。

穿著細沙甲的烏孫兵,比被化解了沖勢的重騎兵還要不如,只有被屠殺的份。

兩萬多烏孫軍被殺的七七八八,那些重傷的烏孫兵,因為被砍開口子,細沙流出,轉眼就被蛇蠍殺死,只要受傷的烏孫兵,無一活口。

殘餘烏孫軍想衝出重圍,好不容易殺開一條血路,後面騎兵已經衝進來,行動不便的烏孫軍被瞬間衝垮,踐踏在馬蹄之下。

「一千人守衛城門,其餘跟我殺進王宮,活捉彌天。」

天色微明,劉璋率領大軍,在精絕女王帶領下向王宮進軍,精絕女王沒看過川軍攻城,這時見了川軍戰力,還有那無數蛇蠍,精絕女王也震撼了。

因為以前的漢武帝和班超等人,西域國家對大漢都有本能的附從心理。這次精絕女王見識了這樣的陣勢,更是加深了對大漢的畏懼印象。

莎車盛極一時,第一天交戰就被漢軍控制了,烏孫軍是半道殺出來的黑馬,彌天在精絕驕狂無比,那些烏孫兵也個個兇悍,可是現在在漢軍面前就是一塊塊豆腐。

果然大漢永遠是無敵的。

大軍剛行到半路,就有士兵來報發現烏孫軍,川軍與烏孫軍在一片開闊的城區相逢。

「彌天王子,好久不見。」劉璋向兩百米外的彌天喊道,同時伴隨著笛音,大量蛇蠍向烏孫軍涌過去。

的確好久不見,最後十天的進攻,都是蘇藍的騎兵在攻,劉璋根本沒督陣了,而彌天也沒在城頭督陣了。

「劉璋,你堂堂大漢蜀王,為何總出卑鄙手段。」彌天怒聲對劉璋喊道,眼睛注視著那些爬過來的蛇蠍。

「幾日不見,王子智商降低了,兵者,詭道也,你連這個都不懂,還妄想烏孫崛起,豈不是笑話嗎?

本殿下對彌天王子的一些事略有了解,彌天王子的行為也算對烏孫有積極的效果,所以本殿下尊重你。彌天王子可以選擇現在自盡,本殿下留你全屍。」

「你……」彌天驚怒地看著劉璋,劉璋原封不動地將二十日前他對劉璋的話還給了他,還是在這種場景下,彌天只覺得胸口劇痛。

「殿下,我們趕快撤退吧,漢軍有這些毒物相助,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莫達爾漢勸道,彌天王子帶出來的軍隊可沒有用細沙甲,用了也沒用,用了在平地作戰只能變成活靶子。

這一點烏孫人是知道的。只是因為他們佔據守勢,只需要站在城頭防守,所以盔甲笨重點實在沒什麼,可是誰知道漢軍會攻進城來。

穿細沙甲防得住蛇蠍防不住人,不穿能作戰卻防不住蛇蠍,烏孫軍根本不可能是川軍對手。

「不能撤。」

「殿下,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埃」莫達爾漢急道。

「我沒有意氣用事。」彌天大聲道,轉過頭來。對莫達爾漢道:「我現在對劉璋很憤怒,可是你什麼時候看到本王子因為憤怒失去理智過,你看到漢軍的騎兵了嗎?我們跑得掉嗎?

或許逃跑我們能活一命,,但是我們的軍隊會死掉十之**。這可是我們十幾年積攢的成果,上天還會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嗎?

沒有了,今天逃跑了,我們十幾年的忍耐和努力就全部付諸流水了,到時候就算我們能活命,我們又剩下什麼?」

「那怎麼辦?」莫達爾漢也迷茫了,對於他們這一支軍隊來說。興盛烏孫是他們的畢生夢想,比他們的生命還重要得多,任何將士只要能達到興盛烏孫的理想,他們寧願粉身碎骨。

而如果理想破滅。他們生不如死,活著也是行屍走肉。

可是莫達爾漢知道彌天的話是對的,現在逃跑,對方有騎兵。烏孫軍將被沖的七零八落,然後就是無休無止的追殺。沒幾個人能活下來。

前進是亡,後退是滅,莫達爾漢也不知道怎麼辦了,甚至有一種理想即將破滅的恐懼,讓衰老的莫達爾漢渾身顫抖。

「所有人聽著。」彌天轉過身,向烏孫軍大聲道:「所有的烏孫勇士聽著,你們的後面已經沒有退路,那是無止境的黑暗,那是理想宣告破滅的地獄,擺在我們面前的路,只有一條,進攻,向面前的漢軍進攻。

所有烏孫勇士,隨我殺敵,撕碎他們,我相信,面對那些蛇蠍,你們知道怎麼做,面對他們的騎兵,你們知道怎麼做,面對他們刀槍不入的盔甲,你們知道怎麼做。

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殺了劉璋,劉璋不死,烏孫永遠墮落在深淵,殺了劉璋,我們的理想就在眼前,殺了劉璋,殺了劉璋,殺了劉璋。」

彌天竭斯底里大呼,莫達爾漢突然之間知道了彌天的機會,彌天已經知道自己的烏孫軍就算擊敗面前這支漢軍,也會全軍覆沒。

但是只要拚死殺了劉璋,那川軍就敗了,就算這支烏孫軍覆沒了,烏孫的名聲也起來了。

剩下烏孫崛起的事情,就交給現在那些飯桶一般的烏孫人吧,殺了劉璋,烏孫威勢必定崛起,同時也結下了川軍這個生死大仇。

在這樣嚴重的危機下,風口浪尖上,按照正常邏輯,烏孫的人應該覺醒了,應該為強國奮鬥了,烏孫的統治者應該拿出改革中興方案了。

當然,如果烏孫的人真的還是那麼無可救藥,跑去不斷修補與川軍的關係,不斷獻媚納貢,甚至割土求和委曲求全等等,那已經不是現在的彌天能顧忌的事了。

現在的彌天只能想著,希望烏孫的統治者還有那麼一絲的上進心。

「殺了劉璋,殺了劉璋。」莫達爾漢跟著喊起來。

「中興烏孫,粉身碎骨。」一萬多烏孫兵瘋狂吶喊,同時掏出一個小瓶,將裡面的液體全部喝盡,這裡面是強力防毒的藥劑,是在出征莎車以前,烏孫的御醫研究一年,發給士兵的藥物,可以支撐一到兩個時辰。

「殺。」烏孫軍舉起長矛彎刀,向川軍瘋狂撲過來。

「是你自己不留全屍的,殺。」劉璋冷冷看了彌天一眼,向身後的軍隊揮手。

五千莎車騎兵向烏孫兵沖了過去,烏孫步兵組成密集陣形,用**迎上了騎兵。

「。」

「嘶~~」

撞擊聲,馬叫聲在撞擊的一霎那,立刻在戰場喧囂起來。

劉璋,精絕女王和許多留守原地的川軍將領悚然動容,驚嘆於大宛馬組成的騎兵衝擊力,那種撞擊力真的完全不是普通騎兵能比的。

劉璋現在都汗顏於那天對拉提亞說的話,拉提亞讓莎車崛起的法寶,異術,五千騎兵,巫神身份。

截止現在,劉璋已經完全認識到這三者的可怕,巫神身份不用說,這種迷信的東西在西域絕對是最好的安撫民心方式。

異術已經見識過了,也就是烏孫制出了匪夷所思的細沙甲,要不然任何強兵在這些蛇蠍面前都是浮雲。

而現在這五千騎兵,劉璋才看到它的威力,這樣的騎兵,就算是直接與黃忠的重騎兵對戰,在衝擊力上也絕不會吃虧,這簡直就是輕騎兵中的超級王者。

如果有這樣一直輕騎,完全彌補了重騎兵的不足,可以說中和了重騎兵與輕騎兵的優勢,並且加以壯大。

它有重騎兵的衝擊力,雖然防護差了許多,但是大宛馬的耐力比披了重甲的戰馬多太多了,也非常難被拖住失去馬力,可以不斷衝擊,而在這種衝擊面前,一切敵人都會被粉碎。

輕騎兵的優勢,除了衝擊,就是靈活的繞襲和追殺,可是那些戰馬的速度怎麼可能比得上大宛馬,繞襲的時間絕對會縮短至少一半。

而彌天之所以不逃,很明顯對莎車軍有研究,知道這是一支大宛馬組成的騎兵,在這種騎兵的追殺下,幾個人能活命?

這五千騎兵,絕對與巫神身份和異術一樣,是莎車帝國崛起的強大保障。

劉璋也驚嘆於自己的幸運,要不是趁著莎車與烏孫大戰,抓了拉提亞,直接控制了拉提亞的性命,川軍要擊敗莎車軍,那棘手程度未必會比彌天低。

可是更讓劉璋和川軍將領震撼的是,烏孫兵,竟然以步兵的**,硬生生擋住了大宛馬騎兵的進攻,就在這一刻,川軍將領的心都瞬間提到嗓子眼了,完全不可置信地盯著那些簡直不是人的烏孫兵。

烏孫兵的密集陣形迎向五千騎兵,長矛如林一般豎立,前面的馬匹瞬間被刺穿後頸,可是戰馬的沖勢根本無可阻擋的噴湧出去。

人喊馬嘶之下,大宛馬的衝勁直接將烏孫兵撞飛。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805章殺了劉璋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807章亡命之戰(求訂閱)(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