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804章精絕女王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7日 02:41 [字數] 333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城頭的烏孫軍被壓的抬不起頭,只能接著牆垛躲避,可是這樣還是無法完全擋住川軍的拋射箭雨,不斷有烏孫士兵沒射殺或重傷。

傷亡倒是其次,主要的是憋屈,尤其是彌天王子心高氣傲,本來打算迅速殲滅川軍和莎車軍,可是現在竟然被劉璋這麼賴皮的打法打的抬不起頭,彌天對劉璋的印象徹底崩塌,只覺得這是一個無賴,憤恨無比。

但是彌天雖然心高氣傲,也懂得冷靜對敵,只是堅守不出,老老實實地躲在城頭,川軍輪戰兩日,殺了烏孫軍幾百人,再次退軍。

彌天站起來看著劉璋退軍,緩緩捏緊拳頭,冷聲道:「劉璋,我看你能這樣無賴多久,你太讓我失望了,到你兵敗身死,本殿下絕不留你全屍,碎屍萬段。」

本來彌天是想與劉璋堂堂正正一戰,這樣能顯示出烏孫軍的實力,而堂堂正正與他作戰的劉璋,自然也值得他推崇。

這樣劉璋死後,彌天再給劉璋修個墓,甚至祭拜一番,不但顯得彌天尊重對手有王者之風,同時將劉璋地位抬高,那就顯得擊敗劉璋的烏孫軍地位更高。

可是現在這一切,都被劉璋之前無賴的話和現在的無賴打法粉碎了,彌天現在心裡有一團火,只想早點將全軍全軍消滅,挫骨揚灰。

「殿下放心吧,雖然我們不能出城,但是以川軍的糧草也堅持不了多久了,我估計川軍糧草斷絕的時候,就是我烏孫援軍和月氏帝**隊到達的時候,那時候劉璋插翅難飛。」莫達爾漢說道。

「不用你說。」彌天生硬地說了一句,對莫達爾漢有些不耐煩,這還是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用這樣生硬口氣回莫達爾漢的話,莫達爾漢也不由微微愣了一下。

川軍又連續攻打了七日,七日里都是騎射,川軍並不攻城,甚至到了後面三日,川軍步兵根本不動了,就是蘇藍率著六千騎兵騎射城內,射完就回營,完全當成了例行任務。

彌天微微皺眉:「劉璋這是在等死嗎?」可是想不到劉璋有什麼辦法能飛進城內。彌天一邊叫人小心防守,一邊等著川軍糧草耗荊

七日後的深夜,劉璋帶著一隊士兵到了精絕北方的樹林里,拉提亞也在這裡,笛音在樹林中回蕩。而在拉提亞面前,一個黑漆漆的洞口看不到底。

突然,從裡面爬出一個人來,滿臉濕土:「主公,經我們測算距離,地道馬上就要到精絕城內了,可以往上開口了。」

劉璋從那毒鼠得到啟發。為什麼不能從地道攻擊精絕?

如果是人來挖地道,不但動靜大,效率也非常慢,最重要的是這裡沒有盜墓專家。士兵不知道哪裡能挖哪裡不能挖,要是挖的塌方了,那不但被發現,還會損失士兵性命。要是已經發起攻擊,前面的部隊進入精絕。後面的被壓在地道的,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但是劉璋馬上就想到了有動物,老鼠,蛇,甚至鞋子,可都是打洞的專家,這些動物到處打洞也沒見哪裡塌方把它們砸死了。

劉璋抱著試一試的想法,讓拉提亞召喚出這些穴居動物,在兩日前就開始挖洞,效果比人來挖好多了,大量的老鼠蛇一起工作,挖出一個大洞,不但動靜小,速度快,到現在也沒出現過塌方。

「裡面能走嗎?穩定嗎?」劉璋問士兵道,這名士兵雖然不是盜墓專家,但是也對地洞有一些了解。

「勉強能讓四個人并行通過,至於穩定,小人敲擊過哪些斷面,只要不是太大動靜,應該不會有事。」

劉璋微微點頭。

兀突骨道:「主公,我們是不是可以進城了?」

這些時日,川軍一直騎射,箭矢消耗極大,現在只剩下最後一些箭矢了,彌天和烏孫軍覺得憋屈,川軍將士何嘗不覺得憋屈。

何況兀突骨對那些蛇蠍死屍垂涎三尺,蛇蠍全是精瘦肉本不容易變質,這精絕氣候乾燥,現在又進入十月的冬天,應該不那麼容易壞吧?

「等等。」劉璋走到拉提亞面前:「女王陛下,你先讓老鼠打出一個小洞,我們先看看出口的情況。」劉璋可不想一上去,正好挖到人家屯兵的地方,那人家在洞口用鐮刀就能割死一萬川軍。

「一個小洞你怎麼看外面的情況?你當你也是老鼠嗎?」

拉提亞幽怨地看了劉璋一眼,那日被罵以後,拉提亞愣怔了好久才反應過來,應該是又被劉璋忽悠了,自己一次也沒真正騙到他,上次在西羌走掉,也是他故意放的,反而自己上了他不少大當,拉提亞心裡怎麼能沒有怨氣。

可是拉提亞已經冷靜過一次,覺得劉璋說的話,雖然抱著目的,但是也不是沒道理,自己有時候是天真了,當時就要川軍去救哥哥,確實不現實。

而且現在顯然是救哥哥重要,拉提亞也不能和劉璋拌嘴,只能聽他的吩咐,半夜來這裡找老鼠打洞。

「你放心吧,我自有辦法。」

劉璋說完轉身,拿出一個7字型竹筒遞給那名土兵,「等老鼠打出一個小洞,你就用這個看外面的情況,確認沒危險就來通報。」

士兵接過竹筒,從7字的下方往上看,竟然真能看出去,震驚地道:「主公真乃神人。」

劉璋微微一笑,不過是一個簡陋潛望鏡而已,7字的銜接部分是橡膠的,可以掰直通過小洞,出了洞口沒壓力會彈成直角,玻璃沒有,用了反光了的玉石,效果比玻璃好了百倍,奢侈的潛望鏡只此一家。

等了兩個時辰,到了五更天後,士兵終於爬出來,興奮地道:「主公,運氣好極了,外面漆黑一片,小的仔細辨認,應該是一條民居小巷。」

「小巷?那就好。」

劉璋放心下來,讓拉提亞全力挖洞,不就就打開了通道,一隊士兵探路,川軍全軍跟進,從地道潛行向精絕城。

兀突骨帶著一隊藤甲兵探路,以他的身板,都彎成潛望鏡了,很憋屈的通了過去,終於爬上了地面。

上面果然是一條漆黑的小巷,兀突骨正要通過小巷,突然聽到一陣澆水的聲音,明顯有人,仔細分辨聲源,是從小巷旁一個小窗子傳來的,那窗子很低,正對著小巷,只要藤甲軍過去,肯定被發現。

兀突骨大驚,悄悄摸到小窗口,舉起簸箕大的斧頭直接一斧頭朝小窗劈過去,那牆壁本就不是什麼堅硬的岩石,只是土房,更何況兀突骨連真的石頭都能一斧頭劈成幾塊。

那牆壁一下子被劈開,再順手用斧頭一砸,成了一個大豁口,兀突骨伸進手就抓出一個人來,迅速捂上了對方的嘴巴,這才發現對方肌膚滑膩,是一個女人,而且這女人一身濕潤,剛才提起來時還有水聲響動。

其實兀突骨這是多此一舉,那女人大半夜的,突然房間的牆被人劈開,還伸來一隻大手把她抓出來,這根本不是常人能夠承受的範圍,女人早已嚇傻了。

這大半夜的有人洗澡?精絕人好奇怪。兀突骨得出這個結論,十分納悶。

這時劉璋也出了洞,見前面開路的沒走,竟然在劈牆,立刻走上來:「怎麼回事?」

「別叫,叫的話一斧頭劈死你。」兀突骨將女人的嘴放開,同時舉起斧頭,只要女人一叫,立刻劈死。

劉璋黑暗中白了兀突骨一眼,你那麼大動靜劈牆,該聽見的都聽見了,果然,這時一個腳步聲從小巷旁邊屋子傳來。

劉璋等人大驚,一名東州兵已經拔出短劍從洞口進去,進來的不管是誰,先刺死再說,這時那女子已經清醒過來,自己遇到的是人不是鬼,卻先開口了。

「二嬸,是我,我在如廁。」

「哦……恩?陛下怎麼用漢語說話?」外面那人答應一聲,旋即疑惑的聲音傳來,可是腳步聲還是漸行漸遠。

「你會漢話?」劉璋驚訝地問女子。

女子點點頭,站了起來,可是冷風一吹才發現自己全身**,剛才被驚嚇過度竟然忘了,這時不由臉羞的通紅,全身都不自在起來。

劉璋也不說什麼,立即將自己沾滿泥土的外衣丟在了女子身上,女子也不嫌臟急忙裹了,站起來對小聲劉璋道:

「你們就是外面的川軍吧,你們終於來了,烏孫人太過分了,不但占我們的王宮,掠奪我們的食物,還讓我精絕的子民無辜死在城頭,我以為你們來不了,沒想到真的進來了,真是上天開眼。」

「你是誰?」劉璋聽女子的話,感覺不像是普通百姓,更何況還會漢化,在西域,除了樓蘭烏孫和高昌,其他國家會漢話的基本是上層。

「我是精絕國女王。」

「恩?」劉璋驚訝了一下,但是旋即反應過來,想起東夜的女王煥夢,妹妹煥瑤,都是要下地幹活的,這精絕也大不到哪裡去,女王住這裡也沒什麼意外,何況王宮已經被烏孫人佔了。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803章罵人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805章殺了劉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