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799章放箭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5日 23:04 [字數] 445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只要自己堅守下去,別說月氏帝國的軍隊會來,本國的援軍會來,就算沒這些援軍,莎車和川軍也只能土崩瓦解。本文來自

可是彌天從來不會給自己定最低的目標,要他擁有三萬軍隊還只是定下一個堅守的目標,彌天可做不到。

他不需要等敵人糧草斷絕,要的就是直接消滅敵軍,這樣堂堂正正的取勝,才會讓所有人知道烏孫是真的崛起了,才會知道他彌天的厲害。

而本國的援軍,彌天是用來控制城池的,月氏的軍隊,是為了瓜分西域的,那都是後續的事情,智者遠慮而已。

彌天可不需要那些人幫助作戰,月氏的軍隊和烏孫的正規軍隊,在彌天眼裡幾乎都沒有任何作戰能力,事實也是如此。

拉提亞在曲凌塵和一群東州兵「護衛」下,帶著莎車軍到了精絕城下,劉璋坐在莎車軍後方兩里處,凝眉看著前方的莎車軍和精絕城,他是希望拉提亞能一鼓作氣攻下精絕的,現在拉提亞在川軍手中,這對川軍沒有任何壞處。

但是,雖然劉璋與彌天不熟悉,甚至沒見過面,只經過山口一戰間接接觸,彌天給劉璋的印象是一個心思縝密的人,既然知道拉提亞有異術,怎麼可能沒防備?

劉璋不相信彌天以為那些藥物就是萬能的。

左翼五千精騎,右翼三千駱駝兵,中間是一萬多步兵,拉提亞居中而立,野克上前用漢語喊話。

「城上的烏孫軍聽著,速速開城投降,烏孫自降為莎車屬國,我家女王可饒你們性命。否則我大軍進攻,爾等屍骨不存。」

野克說屍骨不存那是誇張了,但是也沒誇張太多,拉提亞真正用毒蟲進攻之後,那些屍體都是慘不忍睹。

藉助這些毒蟲,加上巫神身份和五千精騎,拉提亞在西域所向披靡,迅速讓莎車崛起,唯一一次碰壁是在樓蘭國的海頭城。

但是樓蘭的海頭城一戰本身有一個很大的不利因素。因為是第一次到樓蘭作戰,只有隨身的毒蟲,而海頭城周邊的毒蟲,早被提前知道拉提亞能力的樓蘭軍清理一空,用了各種藥物將那些野蟲驅趕的遠遠的。

這種情況下。拉提亞根本沒有毒蟲可調,只有隨身帶著毒蟲,拉提亞本身會驅使野生的毒蟲,帶的毒蟲自然不多,而且隨身帶毒蟲,那是需要食物的。

莎車把大漢和羅馬,大宛國。一股腦騙了以後,軍隊有了,裝備有了,又有錢擴軍了。就是糧食不是太多,搜刮來的糧食基本都要養新增軍隊。

糧食本身不足,加上蛇蠍吃的基本都是小蟲子或者其他食物,要是帶大量的毒蟲。莎車根本負擔不起。

所以海頭一戰,拉提亞就算動用了全部帶著的毒蟲。也還是要軍隊輔助,直到最後是因為拉提亞突然感應到海頭城地下竟然還有大量毒蠍,毒鼠,根本連樓蘭人自己都沒發現,這才調出來拿下了海頭城。

但是這次精絕國,精絕和且末都是莎車軍重要的補給站,是回到莎車本國的必經之地,拉提亞豈能不重視。

精絕本身就有許多毒蟲,而拉提亞又在離開精絕時,在這裡留下了許多毒蟲,讓其自由生長,為的就是捍衛這座城池,讓其他勢力不能染指,可以說現在精絕的地下,都是毒蟲。

烏孫占著這麼一片地方與莎車作對,下場可想而知。

野克都知道這一仗莎車必勝,只是是在川軍脅迫下作戰,讓他憋屈,就算輝煌勝利,果實也被川軍竊取了。

「哈哈哈哈。」突然城頭傳出一陣大笑,一名矮鼻子烏孫將領走出來,看起來醜陋無比卻兇悍異常。

「這位應該是拉提亞女王的哥哥野克將軍吧。」矮鼻子將領對著野克禮貌地說道,忽然嘆息一聲:「唉,實話告訴野克將軍,我是真的想投降你們莎車啊,我們烏孫全軍都想投降你們莎車啊,可惜,嘖嘖。」

矮鼻子將領看了一眼遠方的川軍,對野克嘖嘖有聲:「可惜堂堂的莎車帝國,竟然受制於人,既然你們臣服了大漢,我烏孫怎麼能臣服你們啊,你們自己都是別人屬國,還要我們臣服你們,那我們算什麼了?」

「哈哈哈。」烏孫漢語普及高,很多烏孫軍都能聽懂漢語,哈哈大笑起來,還有另外大多數士兵不懂漢語,聽到戰友笑,知道一定是自己一方鬥嘴佔了便宜,也哈哈大笑。

城頭上的笑聲從矮鼻子一個人變成一群人,從一群人變成上萬烏孫士兵都在笑,響徹整個原野。

野克氣的臉色鐵青,後面傳來鳴金之聲,是拉提亞傳令讓他回陣。

「敬酒不吃吃罰酒。」

野克狠狠看了城頭一眼,退回本陣,雖然他不是一個喜歡打仗和廝殺的人,但是為了莎車戰鬥還是奮不顧身的,而且現在莎車公然受辱,一旁還有川軍旁聽,野克自然氣憤。

野克不喜歡拉提亞擺布毒蟲,但是現在也想看著毒蟲肆掠時,烏孫軍的境況。

悠揚的笛音從無到有,從低到高慢慢響起。

「全軍準備攻擊。」野克聽到笛音,向步兵下達了命令,莎車軍的戰略很明確。

毒蟲做第一波進攻,清理城頭守軍,直到再沒有戰鬥能力,然後步兵發動攻城戰,攻佔城頭打開城門,然後全軍衝進城中。

隨著笛音的響起,不少地方細碎的沙土破開,一個個讓人頭皮發麻的腦袋探出來,然後整個爬出洞穴,無數毒蛇毒蠍,蜘蛛蜈蚣鑽出地面,地面上的黑點有疏到密,響起越來越稠密的悉悉索索聲音。

不到一炷香,精絕城下沙地上黑壓壓一片毒物,川軍士兵遠遠看得,連東州兵這樣的百戰精兵都心頭髮涼,從來沒見過這麼震撼人心的場景。

南蠻的藤甲軍對毒物也不陌生,可是都心下震駭。唯有兀突骨眼中閃著興奮的光芒,直勾勾地盯著那些毒蟲,眼中紅芒大盛,和一個餓了幾天的人看到熱雞腿一個德行。

不止地上,戰場上的人很快看見空中匯聚了無數毒蜂和其他飛蟲。

笛音綿長,隨著節奏顫動,無數毒物在笛音牽引下向精絕城涌去,地上的毒物爬上城樓,很快覆蓋了古老的青石大磚。空中的毒物直接向城頭飛去。

城頭的烏孫士兵立刻全部舉火,用火把揮舞阻擋這些毒蟲進攻,每人手持兩隻火把,一支火把掃著城牆上爬上來的毒蟲,一支火把掃著空中的飛蟲。

隨著「呲呲」的聲音。無數毒蟲被火把燒死,特別是那些飛蟲,遇火就滅,上萬人一起用火把,在城牆上形成了一道火陣,無數毒蟲掉落下來。

一些漏網之魚爬上了烏孫兵的身體,但烏孫兵全身包裹。毒蟲咬下之後沒有用處。

「哼。」城下的野克冷哼一聲,烏孫人以為有火把和全身的防護就可以不敗了嗎?野克跟著拉提亞打了多少仗了,其他國家用火和全身防護也不知多少次了,最後還是架不住一波又一波的毒蟲攻擊。

「埃」隨著笛音的不停歇。城頭士兵發出第一聲驚叫,一名全身包裹的烏孫士兵被咬中,但是明顯是服了藥物的,咬牙支撐。繼續揮舞火把。

可是毒蟲實在太多,城下已經堆起了滿滿一地屍體。看起來就像一條一字型的小山脈,可是後面的毒蟲還是源源不斷。

終於一名烏孫士兵堅持不住,毒氣突破藥物的極限,瀰漫全身,從城頭栽倒下來,火把正好掉在身上,將身上的衣物點燃,形成了一個火堆。

從這一名烏孫士兵開始,不斷有烏孫士兵掉下城來,城上的慘叫此起彼伏,一些就在城頭死去,一些栽倒城下,轉眼之間,城上的兵力已經去了三分之一,而且死亡還在繼續。

「我的天啊,這莎車女王幸好提前被我們抓了,要是我們面對這麼多噁心的蟲子,我可打不了。」好厲害心悸地說道,這比當初在南荒銀月洞遇到那麼多一坨一坨的黑蛇,還要可怕太多倍,這樣的攻擊下可以說是如蝗蟲過境,什麼生命也不存在了。

「那烏孫彌天王子這是來精絕找死嗎?明知道拉提亞會這個,還敢來守著精絕國。」兀突骨一邊吃著「點心」一邊說道,那些點心是山口一戰,兀突骨順手帶回去的蛇蠍,好久沒吃過了,兀突骨從昨天到現在一直在吃。

可是帶的不多,現在已經快吃完了,只是盯著精絕城下那一字型的毒蟲小山脈,心裡幻想著要是能跑去大吃一頓該多好。

「等攻下精絕,我就不進城了,我駐守城門。」兀突骨大公無私地說道。

劉璋笑了一下,可是臉上並不輕鬆,現在看起來莎車進軍順利,可是真的太順利了,而且劉璋覺得至少彌天王子一個手段沒用全,那就是火。

彌天應該是思維縝密之人,他不會不知道火和全身包裹不能擋住拉提亞綿延不斷的毒蟲大軍,可是就算劉璋料想錯了,彌天思維並不縝密。

那就算最低級的智力都該知道火對毒物有很大殺傷,彌天已經想到火把,為什麼不用火油?

要說現在一個勢力要對付拉提亞,火油肯定會帶充足,劉璋不相信彌天不帶,而現在來用低級的火把,除非彌天是先天智力缺陷,否則根本不符合邏輯。

但是要說烏孫有什麼陰謀又不像,那些死掉的人可真的是活生生的人,劉璋不相信那些掉下城池的烏孫兵還有不死的,用這麼多士兵演戲,不太可能埃

笛音牽引毒蟲,攻城還在繼續,城頭死的烏孫兵越來越多,已經死了上萬人,城頭的守軍已經很稀少了,那些稀少的守軍完全被毒蟲包裹。

烏孫軍再也不能守住城頭了,可是即使如此,野克還是等了半個時辰,才猛地一揮手,步兵向城頭涌去。

莎車軍沒什麼攻城器械,因為他們一般也不需要,只有十幾架兩丈算不上雲梯的梯子,還有許多攀城鉤。

可是這些攻城器械已經充足,莎車步兵攻上了城頭,將那些還在毒蟲堆里的士兵殺死,佔領了城頭。

「吱呀。」

精絕國的城門緩緩打開,劉璋都站了起來,緊皺著眉,難道自己真的料錯了,這彌天根本就是個酒囊飯袋?這麼容易就被莎車突破了城門?

莎車騎兵和駱駝兵向城門涌了過去,兀突骨立刻提著大斧走到劉璋身邊,興奮的大聲道:「主公,我們發起攻擊吧。」

兀突骨看著那麼多毒蟲,早已急不可耐,而兀突骨也知道,只要藤甲軍衝進精絕城,那就是無敵的。

「等等。」劉璋豎手,無論如何,劉璋不想自己的軍隊去冒險,「等莎車的人先進去,我們過一會再說。」

「是。」兀突骨氣悶地站在了一邊。

野克帶軍沖入精絕城,穿過城門口幾個石獅子中間,卻突然看到城內的土地被人挖了許多溝渠,溝壑縱橫,連腳也不好下。

野克微微皺眉,完全鬧不懂烏孫人這是什麼意思,害怕烏孫人又在地下埋人,或者是挖陷阱之內的,派出步兵向前探路,確認地下根本沒有埋伏,才讓騎兵踏上土地。

就這樣步兵在前面探路,後方騎兵跟進,莎車軍進城的速度很慢,而就在後方騎兵全部進入城門時,野克突然聽到一陣沙石的碎裂的聲音。

回頭一看大驚,只見城門口八個石獅子突然破碎,每個石獅子從裡面衝出數名烏孫士兵,立刻攻佔了城門口,將城門合上,而且順手將碎掉的石塊抬著拋入城門後面,加固城門。

野克大吃一驚,可是還是不知道烏孫軍要幹什麼,城頭上死了那麼多烏孫軍,這幾十個烏孫兵關了城門有用嗎?

而就在這時,瓮城城樓上湧出大量的烏孫兵,對著莎車兵彎弓搭箭,那名矮鼻子烏孫將領竟然也在其中,哈哈大笑。

「野克,就你們莎車那點伎倆,也敢在我們王子面前丟人現眼,放箭。」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