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797章女人的心思你別猜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4日 23:29 [字數] 445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五千騎兵也是個人的,如果自己死了,那五千騎兵也會跟著死,就算不死,自己都死了,那五千被自己用性命威脅的士兵,不仇恨自己才怪,還指望他們為自己報仇嗎?

控制了自己就是控制自己的一切力量,放了自己,就是放了自己的一切力量。

拉提亞知道劉璋的想法,也知道劉璋的性格,絕不可能放著這麼大威脅在外面,而有這麼大的好處不佔,自己是真的不可能離開了,如果自己執意離開,只有死路一條。

拉提亞不想死,只能讓步,帶著怨恨的目光看著劉璋:「劉璋……」

「就算我們是合作關係,你也該叫我蜀王殿下,沒見我一直叫你陛下嗎?」。劉璋把玩著拉提亞的短笛說道,這是拉提亞沐浴前拿下來的,除了玉料很貴,劉璋沒看出有什麼特別的,也放棄了研究。

「蜀,王,殿,下。」拉提亞氣憤著說出四個字:「你要我與你合作,可以,可是你把我控制在你的人手中,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過河拆橋,利用完我以後殺了我?」

「我在你心中就是那麼卑鄙的人嗎?」。劉璋抬起頭問道。

「是。」拉提亞毫不猶豫地說道,當初與馬超一戰,把龐德坑了一遍又一遍,又利用了馬雲祿,還利用長安到漢中的難民設伏,這些事拉提亞可記得一清二楚,面前這個人有一點善良?打死她都不信。

「好吧,這樣給你說吧,只要你老實聽話。順利擊敗了烏孫軍。我可以放了你。但是有幾個條件,第一,你必須先解了那五千騎兵的束縛,那五千騎兵不論盔甲短劍,還有戰馬,都是我蜀商花錢買的。」

「可是那些俘虜是我用那位女將軍和三雪蟲草換的。」拉提亞指著一旁高大的蘇藍說道,蘇藍微低著頭,說實話。蘇藍心裡還有點感謝拉提亞,當初自己流亡貴霜,貴霜與當時的安息帝國是敵對。

要不是拉提亞的人看到自己的身板附和劉璋發布的招人條件,將自己從貴霜偷來送到大漢,自己早已死了,而且蘇藍對現在自己的生活也算滿意,更對當初的人口販子拉提亞生不出惡感。

「住嘴。」劉璋粗暴地打斷了拉提亞說話,繼續道:「將五千騎兵交給我,只是其中一個條件,第二個條件。你必須放棄莎車的霸權,莎車的常備軍不能超過三千人。以前被莎車擊敗,和被你擊敗的小國,比如西夜等國,必須恢復王室政權。

第三,莎車必須承認大漢對西域的權力,並且效仿天水都護府,戊己校尉部成員國,加入大漢設立的西域都護府分部。」

「你……」拉提亞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

劉璋還在想這些條件夠不夠,拉提亞本人雖然有異術,但是要是提出打掉她牙齒,割掉她舌頭的條件,她肯定不會幹。

而如果沒有了五千騎兵,莎車的常備兵力也縮減,拉提亞就算有異術也卷不起風浪,因為就算你能指揮一大堆毒蟲,但是沒有護衛的兵力,那你在戰場上死亡的概率太大了,劉璋相信拉提亞沒那麼蠢。

現在拉提亞的異術之所以這麼厲害,是因為有大量兵力護衛,敵人根本接近不了拉提亞,就得被那些毒物殺光,沒了護衛,拉提亞的異術也沒什麼。

殺了拉提亞固然是最乾淨利落,但是現在川軍確實不能獨立完成攻擊精絕國,需要拉提亞的輔助,要她輔助,也必須讓步一點。

劉璋想了想,覺得沒什麼問題了,對拉提亞道:「這些條件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你如果答應這些條件,我們的合作立刻開始,如果你不答應,你可以選擇自荊」

不知為什麼,拉提亞感覺特別反感劉璋這樣說話,彷彿自己就在她掌中一樣,這種感覺讓拉提亞恨不得上前狠狠扇劉璋幾個耳光。

可是形勢比人強,拉提亞生生壓下了衝動,對劉璋道:「如果我答應,你真的最後會放了我嗎?如果你到時候翻臉不認人,我上哪說理去?」

「你覺得我卑鄙,但是你覺得我是一個言而無信的人嗎?」。劉璋問道。

拉提亞沉默,想起當初在大漢的經歷,劉璋雖然為人卑鄙無恥一點,但是說的話卻是一口唾沫一個釘,就像當初龐德一樣,利用完了人家,哪怕龐德是一員猛將,劉璋還是如約將他放了。

如果劉璋真要過河拆橋,最後提出的條件也不會這麼苛刻。

「好,我答應你了,不過合作就不必了,小小烏孫軍,我還沒放在眼裡。」拉提亞柳眉一豎,環視了一眼滿堂川軍將領,不屑地對劉璋道:「烏孫軍強大,你這些酒囊飯袋肯定打不到精絕城。不過我拉提亞要攻下精絕城輕而易舉,只希望你真的言而有信。」

「你……」這下換著川軍將領憤怒了,好厲害踏步上前,被劉璋伸手攔住,劉璋疑惑對拉提亞道:「你一個小姑娘,何以如此猖狂?烏孫軍有解毒藥,你那些毒物根本對他們沒用。」

至於拉提亞那些騎兵,劉璋提都懶得提,雖然很強,也是平原作戰,還能撞開精絕城不成?

「有解藥又怎樣?那是他們沒見識真正的毒蟲進攻,我倒他們的藥物能堅持多久。」

拉提亞說完轉身離開,曲凌塵和六名身手很好的士兵跟了上去。

拉提亞對於山口一戰的失敗非常鬱悶,她是沒想到半路上殺出烏孫軍,還是幾萬,不但數量大,還都不要命,這才導致了莎車軍快速戰敗。

如果莎車有準備,中軍護衛好,然後拉提亞自己施展異術,任烏孫有多少葯也耗不過自己。所以拉提亞才有信心一舉攻克精絕城。

對於拉提亞能快速攻克精絕。劉璋是喜聞樂見的。拉提亞在自己手上,當然越快攻克越好。

「你們立刻去調查一下烏孫軍,是不是與貴霜勾結了,另外派人繞過精絕城,查探月氏帝國軍隊的行蹤,現在到了哪裡。

還有彌天率領的烏孫軍怎麼會這麼厲害,據本王所知,烏孫軍不堪一擊。哪有這麼不要命的烏孫軍,要烏孫軍都這麼強大,烏孫絕不可能被那些小國欺負。

另外烏孫本國還有沒有軍隊過來,據我所知,烏孫本國可不止這點軍隊,應該在四萬人以上。」

不能知己知彼,實在讓劉璋有些不放心,安頓好營盤,將莎車的軍隊安置在川軍的一邊,巡視了營房確認無誤后。劉璋叫來一隊探子,探子領命后立刻離開。

就在這時。一名將軍走進來:「主公,莎車軍將軍拉提亞的哥哥野克要見拉提亞,曲夫人讓末將來請示主公,是否讓他們見一面。」

「不許。」劉璋頭也不抬地說道,電視上那些越獄,就是因為允許親屬探望,最後帶來這帶來那,最後讓罪犯逃了,劉璋可不上當。

「可是現在莎車軍人心惶惶,都覺得拉提亞被我們軟禁了,那些莎車兵很躁動,那些被拉提亞控制的士兵也很不安。

尤其是野克情緒激動,說我們將拉提亞怎麼樣了,利用完莎車軍,要殺了拉提亞,野克說見不到拉提亞,不會聽拉提亞的任何命令,因為那都是我們挾持她發出來的,還是要立即攻擊我軍。」

「他要真在乎他的妹妹,就不會攻擊。」劉璋說了一句,仰起頭長出一口氣,心裡想到這樣也不成,如果莎車軍不配合,還真不好辦,首先不安穩的莎車軍,川軍就要花大力氣提防,那還怎麼打仗。

敲了敲額頭道:「這樣吧,允許見面,但是野克必須被搜身,除了衣服不能帶任何物品,兩人談話時曲凌塵和我川軍士兵必須在旁邊,另外,在與烏孫的戰事結束前,只有這一次機會談話。」

「是。」將軍領命而去。

這時劉璋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那個彌天那麼聰明,會真如拉提亞所說,那麼輕易被毒物打敗嗎?

……

「陛下,你是不是被他們挾持了?」

野克不友善地看了一旁的曲凌塵和川軍士兵一眼,曲凌塵面色平靜無波,拉提亞也想自己和哥哥私聊一會,可是曲凌塵有劉璋的囑咐,就是不離開,她也沒有辦法。

拉提亞的騙術在劉璋面前吃了太多次癟了,幾年前的慌每次都被戳穿,最後一次表面上是騙過了,可是連蕭芙蓉都知道,劉璋是故意中計的。

拉提亞知道自己就算舌顫如簧,在劉璋這種異常冷靜的變態面前,也沒什麼用處,所以也沒用什麼欺騙的手段讓曲凌塵離開。

「算是吧。」拉提亞輕巧地答道。

「我……」

「坐下。」

拉提亞叫住了就要站起來發狠的野克,對野克道:「你帶好你的軍隊就好了,作戰之後,他會放了我的。」

「他有那麼好心?」野克明顯不信劉璋會輕巧地放了拉提亞,雖然他不了解劉璋,但是一個善良的人能坐上那樣的高位?

「這一點我相信他不會食言。」拉提亞想了想,又將劉璋提的條件對野克說了,野克也露出了憤怒,可是這種憤怒也持續沒多久。

首先是現在人在屋檐下,自己的妹妹都在川軍手上,能答應放人就不錯了,何況這次要不是川軍,莎車軍得全軍覆沒,妹妹都已經死了,還談什麼條件?

而第二點是因為野克本身還喜歡劉璋提出的條件,野克這個人和名字不同,完全沒什麼野心,要不然也不會放棄王位,給了拉提亞。

劉璋提出的條件,讓莎車縮減兵力,放棄霸權,這附和野克的想法,野克覺得守著一個莎車就夠了,爭什麼霸權?又累又沒安全感。

「但願這個蜀王能說到做到,只是……」野克猶豫了好一會,直到拉提亞都有些不耐,才說道:「妹妹,我記得你當初要求繼承王位時,當初你決定騙取漢軍的裝備和錢財時,還有你起兵攻擊第一個國家龜茲時。

你都說過一個原因,你希望莎車國能與漢軍平等對話,不再像以前一樣需要送人質過去,而莎車的王能不看漢人皇帝或諸侯的臉色。

可是現在……」

野克沒說完,所有人都知道他要說什麼,現在拉提亞被漢軍控制了,還被脅迫攻擊精絕王城,還要接受屈辱條件,這與拉提亞說的「平等對話」,實在相差太遠。

一旁的曲凌塵也微微動容,她是真沒想到這個拉提亞看起來二十歲的樣子,當初起兵的時候才十八歲吧,竟然這麼大志向,相比之下,自己的志向可真小,哦,是壓根沒志向,現在曲凌塵覺得只要能一直跟在劉璋身邊,就什麼都不在乎了。

比起拉提亞,自己可真汗顏埃

拉提亞沉默著沒說話,過了許久道:「哥哥,你走吧,我自己理會得。」

野克嘆息一聲,轉身,突然眼前一亮,「哥哥?」妹妹又恢復以前對自己的稱呼了,是以前那個妹妹回來了嗎?相比之下,野克還更喜歡以前有些鬼靈精那個妹妹。

可是野克回頭看拉提亞,拉提亞低著頭看不出任何錶情,野克只以為剛才是錯覺,搖搖頭離開。

拉提亞看著野克的背影,咬了一下嘴唇,許多心思只能埋在自己心裡,不能對任何人說,對別人說的都必須冠冕堂皇一點。

其實自己哪裡有那麼偉大和志向高遠。

…………

第二日清晨,精絕城中,彌天王子與烏孫眾將議事。

莫達爾漢站出來對彌天說道:「殿下,這支軍隊的來歷已經查出來了。」

莫達爾漢看了一眼閉著眼睛一語不發的彌天一眼,才用鄭重的口氣說道:「這一支軍隊是大漢的遠征軍,萬人左右。」

「什麼?大漢的遠征軍到這裡了?不是在白龍堆以東嗎?」。烏孫眾將都大嘩,俱是不可思議,川軍和莎車軍沒料到半路殺出烏孫軍隊,烏孫軍還不是同樣沒料到半路殺出大漢遠征軍。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