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796章女王之怒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4日 22:07 [字數] 331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拉提亞已經比幾年前看起來成熟多了,微眯的眼睛閃著堅定的光芒,修長的睫毛和精緻的五官讓她看起來不但美麗而且有一種上位氣質,只是可能是幾年前的印象太深,劉璋總覺眼前這個女孩透著稚氣。

但是劉璋知道這種稚氣很危險,幾年前自己就被這種稚氣騙了好幾次,那時候還只是一個公主問題,現在是戰爭的問題,劉璋小心地聽著拉提亞說話,不被她那種外表的稚氣欺騙。

「劉璋,我給你分析一下,雖然我之前也不知道,但是烏孫軍既然是直接佔領精絕,不是去佔領莎車,說明了什麼?說明他們只是想切斷我莎車軍後路,而真正的殺招沒出。

如果我所料不錯,烏孫軍的真正殺招,就是月氏帝國的軍隊,很可能烏孫人已經與月氏帝國勾結。

蜀王殿下,你殺了我可以,莎車被滅也可以,但是你能擊敗烏孫和月氏帝國嗎?就算你把白龍堆外的軍隊都調過來,也未必能拿下這兩路軍隊,何況你根本不能支撐數萬人這麼越補給。

所以,劉璋,是你需要我,你不能殺我,不是我求你不殺我,如果你願意接受和我平等合作,我可以命令莎車軍與川軍一起攻城,如果你想驅使我,呵呵,你想多了。」

拉提亞一席話擲地有聲,滿堂震驚地看著她,川軍將領怎麼也沒看出這小姑娘這麼厲害,竟然敢在主公面前這樣大聲嚷嚷,其中許多還是曾經認識拉提亞的,和劉璋一樣,也覺得眼前的拉提亞和幾年前那個好像很溫順的女孩不一樣。

劉璋當然知道幾年前女孩的溫順是裝出來的,在陽平關裝受傷裝不會漢語騙照顧。後來裝羌王之女騙劉璋放她離開,再後來裝純情騙同情,最後裝中毒。

簡直和自己前世一樣,是個專業的演員,再加上這幅童顏純真的面容,如果是一般人,還真的分不出來,就算是劉璋這樣學過表演的,在拉提亞羌地中毒的那短暫時間。也差點以為是真的了。

事實證明,這女孩騙死人不償命。

但是溫順是假的,那當初她也在裝啊,當初她作為莎車公主,是川軍手上人質。為了生存為了離開,不得不裝。

現在情況不是一樣嗎?也是人質,也要離開,為什麼不裝了?就算是看出自己要利用莎車軍,而她不想被自己利用,也該虛以委蛇,藉機離開吧?

現在表情這麼凶幹嘛?難道當女王當道忘形了?

不過劉璋還是佩服拉提亞的明智。自己都還沒反應過來,烏孫會勾結貴霜帝國,她竟然就從烏孫的戰略分析了出來。

自己想想還真是這樣,如果彌天真的是為了烏孫單獨作戰。絕對不可能跑來佔領一個精絕,而是去佔領莎車,沒有去佔領莎車,只能證明。烏孫軍和別人分工了,烏孫軍只承擔了切斷任務。

如果烏孫與貴霜帝國聯手。那就真的難辦了。

在劉璋看來,烏孫的問題依然是內部問題,可是貴霜是一個大帝國,劉璋決不能讓這樣一個大帝國染指西域,那要趕出去比一個烏孫難多了。

劉璋覺得拉提亞說的十有八九都是真的,烏孫肯定是切斷莎車後路,然後讓貴霜去滅了莎車,達到與烏孫共同瓜分莎車剩下的勢力範圍的目的。

如果這樣,那拿下精絕的速度應該更快,對付貴霜帝國這樣的大帝國,就該速戰速決,將他們的入侵掐死在萌芽,如果等他們完全佔據了莎車,後方帝國皇室已經萌生了將莎車變成貴霜領土的念頭,那就是一場消耗戰了。

雖然貴霜帝國距離莎車要翻越蔥嶺,越過沙漠,但是大漢距離莎車更是十萬八千里,要在這個地方和貴霜帝國拼,吃虧的絕對是大漢。

速戰速決,無論是自己的身體狀況,還是補給狀況,還是戰局因素,都必須達到這個目標,而要達到這個目標,自己這一萬人是辦不到的。

劉璋依然需要拉提亞的兵力和她本身的能力。

「女王陛下。」劉璋淡淡地看向盛怒的拉提亞:「陛下說的沒錯,本王確實需要你的力量,但是平等合作你就別想了,你的部隊我可以不管,還是你統領,你養的那些蛇蟲什麼的,也是你的。

但是你本人,必須被本王的人控制,也就是說,短笛你可以帶著,但是身上不能有任何毒物,你的衣食住行,都要有我的士兵看管,你可以指揮你的軍隊,但是你的護衛必須是我川軍的人……」

「你……」劉璋還沒說完,拉提亞就怒不可遏,指著劉璋,漲紅著小臉道:「你無恥,你說得好聽,什麼部隊歸我指揮,我自己被你們挾持,不就是你們的傀儡嗎?和你們大漢的傀儡天子有什麼區別?」

「放肆。」一名川軍將領大喝了一聲。

劉璋豎手止住,對拉提亞道:「請你說話放尊重點,我大漢天子還不是你們這些外邦之人能褻瀆的,不過念在你年幼無知,又是第一次,本王就不追究了。

不過本王還是那句話,你的一切都是自由的,和以前女王的權力一樣,但是你本身不自由,你的人身安全必須交到我們手中。

你要認為這是傀儡也可以,我也知道你心裡不滿意,但是你沒得選擇,以你的聰明,你應該知道你對我們的危險,如果放你離開,對我們川軍的壞處你自己都應該能想到。」

劉璋的確需要拉提亞的幫助,可是如果為了合作放了拉提亞,劉璋絕對不會幹,別看這次拉提亞這麼容易就被擒了,那是因為拉提亞中了彌天精心布置的埋伏,川軍不過是撿個漏而已,而且即使這樣,要不是劉璋留了個心眼,也差點吃大虧。

要是真放了拉提亞,對川軍威脅極大,先說那五千騎兵,雖然只是五千羌氐俘虜,但是五千羌人的性命都在拉提亞手上捏著呢,這些人比死忠還要死忠,戰力絕對不遜於精銳西涼軍。

而劉璋已經巡視過這支拉提亞依為砥柱的騎兵,這支騎兵的裝備,連最精銳的川軍都比不上,那可是全副的羅馬環甲、短劍,和五千匹大宛馬,價值千金的汗血寶馬就有幾十匹。

這種騎兵防禦力,衝擊力,那都是強大無比。

蘇藍的弓騎兵對付一般騎兵,只要地勢開闊不被圍殲,可以用幾乎零傷亡的代價殲滅對方無數騎兵。

可是對上拉提亞這支騎兵,劉璋覺得勝負還真難料,首先蘇藍騎兵的矮腳馬本來就跑不過西涼大馬,而西涼大馬比起大宛馬來,更是相形見拙。

以這支騎兵的衝擊力,蘇藍要靠回馬射取勝,壓力絕對非常大。

加上全身的羅馬環甲,拉下面罩后,幾乎是全身防禦,複合弓就算威力極大,也要一百米內才能洞穿,一百米,對於大宛馬來說算什麼?

蘇藍的弓騎兵如果用回馬射對付這支騎兵,一個控制不好就是全軍覆沒的下常

拉提亞得以成就霸權的除了這支騎兵,還有一個巫神的宗教身份,當然這個是主要麻痹民眾方便統治,而之所以能被當作巫神,是拉提亞天生的異術能力。

山口一戰,劉璋見識了拉提亞這種能力,可以說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想象,木鹿大王在拉提亞面前那就是個渣。

先不說木鹿大王只能控制訓練多年的,就算是他也控制了野生的,也控制不了如此大的數量。

蛇蠍蜘蛛蜈蚣這些毒物,在西域實在是不少,而且據劉璋所知,拉提亞在統治的重要城池,故意埋下了許多毒蟲種子。

山口一戰的那麼多毒蟲,如果把烏孫軍換成川軍,川軍必定會損失慘重,川軍雖然也配了藥物,但是能堅持那麼久不死的藥物,也只有木鹿大王有一些,那點數量絕對裝備不了全軍。

其餘藥物都是解毒藥,那也是被咬后解毒的,戰場上那麼多毒物,你有多少葯可以解?

烏孫也是西域國家,常年與這些東西接觸,比漢軍專業多了,川軍對上拉提亞這些毒物,絕對不可能是烏孫那樣的結局。

也就是說,如果放走拉提亞,劉璋完全控制不了這個女人,還很可能被她倒咬一口,這樣的事,劉璋可不會幹。

而且三足鼎立的耗時局面,劉璋絕對不願形成。

所以就算劉璋需要拉提亞幫助,也不可能放人,如果拉提亞實在不願合作,那自己寧願再冥想對策。

因為幾年前一路跟著劉璋,看到了劉璋怎麼對付馬超西涼軍和西涼聯軍的,拉提亞對劉璋有一定的了解,看著劉璋的神情,已經知道劉璋的話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拉提亞心底惱怒,知道劉璋是看中了她所有的力量都在與她個人,異術是個人的,只要控制了自己,就是控制了異術。

如果自己要招蛇蠍對川軍不利,那川軍護衛先把自己殺了,自己死了,那些蛇蠍還能有什麼威脅。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