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794章三軍混戰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4日 06:06 [字數] 451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斧頭不見了,應該是被那支勝利的軍隊收走了。

藤甲的堅固讓屍體免受了野獸啃噬,可是裡面滲出的血液,將黑色的藤甲染的殷紅,一股股屍臭瀰漫在山谷。

劉璋向著屍體拱手,深深鞠了一躬,兀突骨,奚泥和其他藤甲士兵都捏緊拳頭,恨意已經無法遏制。

「主公。」這時一名士兵到來,向劉璋稟道:「蕭夫人,蘇藍將軍,王緒將軍已經到了納蘭河。」

劉璋輕出一口氣,點點頭,沉聲道:「在這裡挖一個墓葬,將這些藤甲勇士都葬了吧。」

劉璋回到營地,蕭芙蓉和蘇藍等顯然已經聽說了藤甲軍被滅之事,都有些沉悶,特別是蘇藍,藤甲軍是她丈夫一手帶起來的,現在一下死了一千多人,丈夫的心情她可想而知,也同樣感同身受。

一天過去,探子的效率很高,第二天中午就帶回了消息。

「稟報主公,佔領精絕王城的是烏孫軍隊,大約三萬人,統帥是烏孫國三王子,彌天。」報訊士兵稟道。

「彌天?那不是主公的假名嗎?」。好厲害笑道,旋即感受到周圍氣氛,知道這個時候不該笑,悠地住嘴。

「彌天,是那個病危,活不到三十歲的彌天?」劉璋問道。

士兵肯定地道:「我們已經打聽清楚,確實是彌天,只是不知道他為什麼沒病,現在精絕城很隱蔽,而且沒有打烏孫旗幟,依然打了精絕和莎車旗幟。所有人只能西進。不能東行。烏孫軍似乎有所圖謀。」

「圖謀誰?我們嗎?」。劉璋拿過地圖。

「我還圖謀他呢,管他什麼彌天彌地,敢殺我兀突骨的兄弟,他就真的活不過三十歲了。」兀突骨大聲道。

劉璋用拳頭敲擊著額頭,這個異變來得太快,他來不及反應,現在的局勢複雜了,莎車軍肯定在來精絕的路上。兵力大約在三萬,這烏孫軍戰力同樣不弱,也是三萬,這就形成了三方鼎立,而且看起來自己還是最弱的一方。

要知道雖然自己的軍隊都是精銳,還有五千刀槍不入的藤甲軍,可是莎車軍和烏孫軍也各佔優勢。

莎車軍五千精銳騎兵,可看一戰,而且精絕一直是莎車的勢力範圍,莎車軍得天時人和。最重要的是那莎車女王會異術,劉璋可是早見識了拉提亞的厲害。有時候動物的進攻比人可怕多了。

彌天的三萬軍隊,根據藤甲敗兵所說,戰力絕對不弱,至少戰意昂揚,絕不是傳說中那個臃腫不堪腐敗透頂軍隊軟弱的烏孫軍,從他們敢以巨大的傷亡將藤甲軍推下懸崖,就可見一斑。

而烏孫軍隊還有烏孫王城,佔有地利,如果彌天與藤甲軍作戰後,找到了藤甲軍弱點,那會更糟,而彌天能率著三萬烏孫軍千里南下精絕,絕不是善茬,很可能會在巨大傷亡後分析藤甲軍弱點,這一點不可不防。

相比起來,川軍完全沒有什麼優勢,這是來到西域后,第一次面對不能壓倒的敵人。

而三足鼎立對於劉璋來說,比對方的強大更可怕,如果三國時期,不是曹孫劉鼎力,就算是劉備滅了孫權,南北對立,分裂也不可能持續那麼久。

三足鼎立,彼此顧忌,連弱抗強,互留心眼,是最拖延戰事的。

劉璋知道兀突骨和藤甲軍想進攻,可是這個時候自己去打精絕,純屬愚不可及,等自己和烏孫軍拼個兩敗俱傷,莎車來了怎麼辦?

可是不進攻,難不成川軍要耗在精絕這裡了?

這是劉璋絕對不能承受的,別說自己時間不多,自己軍中的補給也不夠,必須快速結束戰事。

一邊是三足鼎立,一邊是想快速決勝,劉璋頭痛起來。

「報。」就在劉璋一籌莫展之時,一名士兵前來稟報:「主公,我們在南山外荒道上發現莎車兵馬。」

「莎車軍來了?」劉璋豁然站起。

劉璋帶著一眾川軍將士來到一座山上,借著樹木的隱蔽向南邊的荒道上望過去,只見數裡外的荒道上,一大隊兵馬行進,後方大約兩萬多人,隔著五里左右,一支五千人的騎兵向精絕王城飛馳,應該是莎車的前鋒。

也是拉提亞在王異手上,用蘇藍和三雪蟲草交換的五千羌氐和西涼俘虜。

「看這樣子,莎車好像不知道烏孫佔領了精絕王城埃」蕭芙蓉疑惑地對劉璋說道。

劉璋緊皺眉頭,思考了許久,突然明悟過來:「彌天胃口不小,這是要算計莎車軍啊,前方是不是有地方可以設伏?」

劉璋問一名探查過這一帶地形的士兵,士兵點點頭:「莎車所處位置的前方十里,有一處山口,山口之後就是精絕王城,山口可以設伏。」

「我們怎麼辦?」眾將都肯定了劉璋的想法,烏孫軍肯定是埋伏莎車軍去了。

「召集全軍,準備作戰。」劉璋沉聲下令,本來自己不敢進攻烏孫軍,就是怕莎車坐收漁利,現在莎車先上了,那自己就當漁翁吧。

兀突骨立刻精神一振,五千藤甲軍,兩千東州兵,一千白桿兵,一千弓騎兵集結完畢,劉璋率著一萬人從叢林間緩緩向山口摸去。

當看到莎車前鋒五千騎兵過了山口,依然沒看到烏孫伏兵,一些川軍將領已經狐疑起來,是不是烏孫軍根本沒有設伏。

只有劉璋驚了一下,這彌天王子不但胃口不小,謀略也很厲害啊,這明顯是有意放過了那五千騎兵,要伏擊的是莎車軍的大部隊。

莎車軍三萬人,與烏孫軍相當,豈能那麼好伏擊,誰都知道莎車那五千騎兵是拉提亞最精銳的士兵。如果正常邏輯。烏孫軍肯定該伏擊那五千騎兵。

可是現在放過五千騎兵。而要伏擊莎車大部隊,這是野心,也是魄力,更是一擊制勝的謀略。

「看來這個彌天王子有兩下子。」劉璋閃過這個念頭,難道彌天王子這麼多年生病,都是裝給別人看的?那這個人得多可怕?劉璋更加慎重起來。

莎車軍五千騎兵過了山口不久,大部隊進入山口,截至此時。莎車軍依然毫無所覺,就當前面的駱駝隊要通過山口時,拉提亞突然感覺到地下顫抖,側眼一看,大吃一驚。

只見兩邊山中無數尾巴著火的牛羊沖了出來,瘋狂的扎進莎車軍中,莎車軍突然遇伏又被這麼多牛羊一撞,頓時大亂。

拉提亞可以控制一般的動物,但是那需要時間,何況是發狂的牛羊。無數牛羊在狹窄的狹道上橫衝直撞,直將莎車軍和駱駝隊撞的七零八落。

「轟隆攏」

「殺埃」

無數圓滾滾的石頭從兩旁山中卸下。接著大量烏孫軍隊嗷叫著殺向莎車軍,而這些烏孫軍並不是對混亂的莎車部隊全面絞殺,而是全部沖向了拉提亞所在的地方。

拉提亞肅然凝眉,在遇伏的第一時間,只以為是漢軍提前到達了精絕,可是這時才發現根本不是漢軍,那些士兵的衣著拉提亞很熟悉,竟然是這麼多烏孫軍隊。

烏孫距離莎車很遠,這些烏孫軍隊是怎麼冒出來的?

可是拉提亞已經沒時間思考這些,立刻下令通知騎兵回援,並命令士兵護衛中央。

可是現在莎車士兵已經大亂,如何回援,而且莎車兵的戰力明顯不如烏孫軍,被烏孫軍不斷絞殺,在拉提亞命令下,莎車軍沒能向中央靠攏,反而更加混亂。

烏孫軍已經殺到面前,野克急忙率人迎上去,死死保護拉提亞,拉提亞拿出短笛,笛音傳了出來。

遠處叢林中的劉璋聽著笛音,定定地看著拉提亞,的確是當初那個女孩,劉璋也想看看她這根短笛真正的威力。

笛音傳出,拉提亞的袖口,褲腿爬出十幾條小蛇,而軍中一排人拉著的竹籠中,無數毒蠍毒蟲冒出來,向烏孫軍迅速爬過去,不止如此,兩邊山中,還有荒道中,不斷從小洞中鑽出毒物。

就連劉璋埋伏的地方也大批毒蛇毒蟲爬出來,看的人頭皮發麻。

「這也太恐怖了吧?」劉璋急忙叫所有將士將防毒的葯拿出來準備吃下,藤甲軍倒好點,只露出眼睛和嘴巴,東州兵,白桿兵和弓騎兵,還有那些戰馬可沒完全防護。

雖然如果真的遭受大量毒物攻擊,藥物根本沒用,因為你不可能一直吃藥,而毒物可以不斷咬你,但總聊勝於無,在遠征時,劉璋就已經帶了很多藥物,而且木鹿大王的葯更是不少。

可是那些爬出來的蛇蠍看也沒看劉璋和川軍一眼,全部向山口匯聚過去。

轉眼之間,山口已經匯聚了密密麻麻的毒蛇毒蠍,黑壓壓的一片,並且還有不斷靠近,連川軍看的都腦袋發漲,可是那些烏孫兵竟然毫無所懼,一些烏孫兵都被蛇蠍爬滿了,依然沒有後退,提起長矛就沖了上去。

此時那些烏孫兵已經距離拉提亞不到十米,等毒物匯聚過來更是五米不到,不要命的衝鋒下,已經接近了拉提亞。

拉提亞可沒什麼武力,她完全沒料到竟然有軍隊根本無懼蛇蠍,看到這個場景,不得不停止了吹笛,擺在她面前只有一條路,勒轉駱駝逃跑。

「轟。」一名烏孫士兵點燃了自己,然後奮力向那些蛇蠍滾了過去,發出密集的「呲呲」聲,被滾過的地方,蛇蠍全部被燒,死傷一片,而後方的烏孫軍向拉提亞追殺過去,莎車軍徹底大亂。

「烏孫軍有防蛇蠍的葯,而且很強力。」

木鹿大王突然說道,劉璋也已經發現了,這麼多的蛇蠍,對著烏孫軍撕咬,烏孫軍的盔甲基本是全身包裹的,但是除非是藤甲或者全身環鐵甲,否則根本擋不住蛇蠍的撕咬。

可是那些烏孫士兵被咬中后,竟然大部分不死,死的那些,都是被咬的體無完膚的。

這木鹿大王太熟悉了,木鹿大王就是養蛇蠍的,當然對這些毒物的解藥有研究,木鹿大王就有一種葯,可以抗住大量蛇蠍咬中,堅持一到兩個時辰。

只是這種葯的藥材實在稀少,劉璋的軍隊只裝備了一小部分,大部分都是一次性藥物。

莎車軍在烏孫軍猛攻下已經岌岌可危,騎兵從山口對面殺回,可是後方也從精絕國湧出大量烏孫士兵,騎兵面對混亂的山口,根本不能衝殺,除非要踐踏自己人,還要躲過那些牛羊。

拉提亞更是被烏孫軍追出了山口,拉提亞身邊只剩下十幾人,而且短笛根本連吹奏的時間也沒有,莎車軍眼看就要大敗了。

「全軍準備出擊。」劉璋冷聲下令,蘇藍手一揮,弓騎兵將壓在地上的戰馬一下子拉起來,將馬嘴籠取下,翻身上馬。

「聽著,弓騎兵遠程壓制追擊的烏孫軍,四千藤甲兵與烏孫追兵交戰,兩千東州兵隨我拿下拉提亞,剩下一千藤甲軍和白桿兵留守。」劉璋大聲下令。

「為何留守?」奚泥大聲問出來,藤甲軍都恨不得立刻出兵呢。

「執行命令。」劉璋大聲道,說著已經解下佩劍,在好厲害和曲凌塵護衛下殺了出去,直衝向拉提亞逃跑的方向。

川軍八千人殺出,弓騎兵最先衝出來,拉弓放箭,複合弓的強大威力,隔著一百米將追過來的烏孫軍射了個對穿,東州兵緊隨而至,在劉璋率領下直撲拉提亞。

劉璋心裡十分清楚,川軍要想掌控戰局,就必須拿下拉提亞,拿下拉提亞就等於控制了莎車軍,控制了那些蛇蠍,否則川軍衝出來完全可能在三方混戰中覆滅。

「那支刀槍不入的軍隊出來了,好像人數還不少。」山口右邊的小山上,兩名男子戰力,前面的就是彌天王子,說話的是站在他身後的一名文官,五十多歲,正是最早與彌天一起捏造病情的老御醫,莫達爾漢。

「顧忌了這麼久,終於出來了。」彌天冷笑一聲,「出來就好埃」

彌天好像輕鬆了,老御醫道:「殿下,我們現在可以下令全軍進攻了吧?拉提亞要落在這支軍隊手上了。」

「等等。」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