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793章藤甲兵也會死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4日 06:06 [字數] 335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當初遠征西羌,通過狹窄北原道,過氐人山谷,以劣勢的兵力橫掃西羌,過程艱難無比,危險萬分,可是劉璋敢親自帶兵。

這次遠征西域,還只帶了一萬人,氣候,糧食,敵人,對川軍都非常不利,可是漢軍還是來了,拉提亞沒有證據證明領軍的是劉璋,可是拉提亞料定就是劉璋。

「好,你竟然來了,那我真的迫不及待與你的戰爭了,看我是重蹈羌人之難,還是讓你知道我西域人的強大。」

以前是川軍的俘虜,處處受制,拉提亞迫切雪恥,當拉提亞肯定是劉璋來了以後,完全沒有了救援車師的想法,料定川軍是要切斷莎車歸路,拉提亞立刻回軍,為的就是真正與川軍一戰。

遠征的川軍孤軍不可能在野外阻擊莎車軍,且末和精絕是樓蘭到莎車的兩個大城,是莎車軍必經之地,川軍肯定會在這兩座城池選一座阻擊莎車軍。

既然不在且末,那就肯定在精絕國了,拉提亞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趕到精絕了。

「所有人聽著。」

經過且末國城外,拉提亞勒轉駱駝,向著全軍,六千騎兵,五千駱駝兵,兩萬步兵凝眉喊道:「此去精絕,不是回援作戰,而是決戰,一場與漢軍的決戰,一場莎車帝國真正崛起的決戰,只要戰勝,只要殺了漢軍遠征軍統帥,西域將是我莎車一家獨霸,漢軍將再也不能對我們構成威脅,因為。」

拉提亞掃視全軍,大聲喊道:「因為,大漢遠征軍統帥,就是蜀王劉璋。大漢大將軍,皇叔劉璋,殺了他,一勞永逸,莎車帝國永垂不朽。」

拉提亞不知道劉璋已經將政務全部交給了劉循,而其他武將和文官已經默認,就算劉璋突然發病或其他原因被殺,川軍也不會有大亂,反而誰殺了劉璋。將迎來川軍的全軍攻伐。

在拉提亞想來,劉璋是川軍之主,只要殺了劉璋,川軍和川軍控制的整個勢力,就算不土崩瓦解。也會大亂,那以莎車現在的實力,西域定鼎幾乎沒有懸念。

三萬多莎車士兵愣了一下,他們不知道為什麼漢軍遠征軍是劉璋統率,哪怕是個士兵都知道不合常理,但是他們旋即就想通了,宗教的信仰力量是無窮的。莎車絕大多數將士都認為他們的巫神女王說的必定是對的。

「女王萬歲,莎車萬歲。」三軍山呼海嘯,不遠處出來送吃食的且末人嚇的渾身一顫。

「女王萬歲,莎車萬歲。」那些不滿拉提亞的士兵。因為被毒蛇控制,也不得不跟著高呼。

只有國師徐昭雪愣了好半響,「劉璋,我夫君來了。」徐昭雪的一顆心幾乎要跳出來。在西域受了這麼多委屈,擔驚受怕。徐昭雪早就忘了自己是不是喜歡自己算的那個命中之人,一個女人在落難的時候,最容易想到的是能給她安全感的人。

在西域度日如年,徐昭雪想的最多的就是劉璋,後悔當初為什麼不聽話要跑來西域,如果留在劉璋身邊,是不是會好很多。

這個時候徐昭雪早就不苛求那麼多了,只要能給她安全感,她就願意嫁,何況她心裡早就默認了劉璋是她夫君。

這個時候聽到劉璋來了,徐昭雪的心砰砰直跳,如果現在沒人,徐昭雪肯定喜極來了,我就說我沒嫁給命中注定的人,我不會死的,我就知道我能等到這一天的。」

可是現在自己還在莎車女魔頭的旁邊,徐昭雪醒過神來,驚出一身冷汗,深怕拉提亞看出自己的異常,跟著將士大喊:「女王萬歲,莎車萬歲。」清脆的聲音略顯突兀。

「騎兵為先鋒,全軍開拔。」

莎車軍踏著黃沙向精絕國行進。

……

劉璋安排了戊己校尉部的事,補給充足后,率著藤甲軍向西南行軍,半月後到達精絕國以東百里的納蘭河。

望著面前環流的河水,劉璋皺眉:「奇怪,我派出了一千藤甲軍攻佔精絕,按道理土安將軍應該派人到這裡迎接,為什麼這裡沒有人?難道沒有順利攻下精絕?」

「我才不信。」兀突骨大大咧咧道:「土安這傢伙我了解,主公放心吧,以他的勇猛,加上一千藤甲軍,肯定能拿下精絕。」

好厲害道:「就算沒拿下精絕,也該在這裡來迎接啊,土安搞什麼鬼?」

劉璋眉頭緊皺,沿途都沒聽到莎車已經回援的消息,川軍應該是比莎車更快一步才對,按照道理,土安和一千藤甲軍,要拿下一個小國精絕,應該易如反掌才對,難道出了什麼意外?

劉璋疑惑著就要命軍隊渡河,突然從一旁山林中衝出一個人,到了一百米內,有藤甲兵認了出來,正是土安帶去的一千人之一,劉璋一種不好的預感一下就升了起來。

「主公。」那士兵一走近劉璋就拜了下去,臉上全是污垢,狼狽不堪,看起來就像被折磨了好幾天的樣子。

「你怎麼會弄成這樣,土安將軍呢?」劉璋問道。

「是啊,你是不是土安派來接主公的,怎麼這副德行?」兀突骨也問了出來。

「不是。」士兵兩個字說完,已經哭了出來,帶著哭音道:「主公,上將軍,土安將軍帶著我們越過了納蘭河,正要向精絕國進攻,突然從北方殺出來一支兵馬,好多人,足有數萬啊,他們圍著我們就打。

我們全力抵抗,殺了他們不少人,可是這群人和其他西域人都不同,他們不怕死,看到刀槍沒法刺穿我們,他們就……就……」

藤甲兵說到這裡硬咽起來,擦了一把淚水才道:「他們幾萬人把我們一千人圍起來,用盾牌將我們趕到懸崖邊,將我們的兄弟全部,全部推下了懸崖礙…」

藤甲兵說到最後幾個字,已經激動的大叫起來,哭的很大聲,很明顯,藤甲軍很少出現這麼大的傷亡,兀突骨率著三萬藤甲軍十幾年了,傷亡都微乎其微,這次一下就死了一千人,還是推下懸崖這樣震懾的場景,藤甲兵難免剋制不住心中的悲切。

而劉璋和其他川軍將領徹底愣住了,劉璋一伸手,拿出地圖,在地圖上仔細查找,精絕國附近,西南兩面都是沙漠,東面是荒原,背面是叢林,根本沒有什麼國家,哪來的數萬大軍?

難道是莎車提前回援?

「絕不可能。」劉璋一下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就算莎車瞞過了自己的耳目,提前回援,也不可能伏擊了土安,土安是什麼時候來精絕的?那個時候拉提亞肯定還沒到且末,怎麼可能以逸待勞伏擊土安?

不是莎車軍,有數萬,戰力還很強,顯然不是車師焉耆那些國家的雜兵能比的,會是誰?

「土安將軍怎麼樣了?」劉璋問道。

「土安將軍……」藤甲兵臉上浮出悲切,兀突骨心裡咯一下,士兵道:「土安將軍和其他兄弟一起被推下懸崖了,只有我們幾十個人逃了出來,後來我們去懸崖下找到了土安將軍,土安將軍已經死去很久了。」

「什麼?」兀突骨和奚泥同時大叫出來,土安和奚泥是多年兄弟,同為兀突骨效力,而兀突骨雖是兩人主上,卻也一直當兄弟看待,在一起這麼多年,兀突骨怎麼也無法面對土安已經死了的事實,頓時大怒。

「是誰,是誰殺了土安,我一定要殺了他,將他剁成肉醬,礙…」兀突骨雙掌握拳,猛力捶打胸膛。

「那支軍隊現在在哪?」劉璋問藤甲兵。

「他們已經佔領了精絕王城。」

劉璋已經肯定這絕不可能是莎車的軍隊,這麼多人,難道從地底下冒出來的不成?

奚泥捏緊拳頭,突然站出來:「上將軍,我要為土安報仇,主公,我奚泥願做先鋒,一舉拿下精絕城。」

「停下。」奚泥說完就要提著大斧去點兵,劉璋立刻叫住:「我們現在連敵人的數量,戰力,來歷都沒搞清楚,怎麼作戰,而且就算作戰,我們這裡只有五千人,必須等到匯合其他部隊。」

「上將軍。」奚泥看向兀突骨。

兀突骨面色漲紅,過了許久出了一口氣:「聽主公的。」反正對方占著精絕王城不會跑。

奚泥退到一邊。

劉璋微微皺眉,藤甲軍心裡還是以兀突骨為首的,不過這也不意外,兀突骨帶了藤甲軍十幾年,幾乎不可能脫離影響。

劉璋也不奢望能獲得藤甲軍對自己的完全效忠,那幾乎辦不到,只是組建川軍自己的藤甲軍就更加成了必要,有一支完全控制的藤甲軍,會好用得多。

「立刻派人去探聽精絕的情報,另外找個隱蔽的地方紮營。」

隨著劉璋下令,幾個機靈的士兵被派出去,劉璋找了一座隱蔽的小山後安下營寨,帶著親兵到了藤甲軍被滅的懸崖。

只逃出了幾十個藤甲兵,除了土安的屍體,其他藤甲兵屍體根本移不走,來到懸崖下,眾人只看見藤甲兵的屍體橫七豎八堆在懸崖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